分享

贾家谋逆抄家的实证:坏人就在身边,贾元春和北静王才是害人精

 君笺雅侃红楼 2022-10-02 发表于辽宁

贾家抄家不可能是普通犯罪。八十回后续书,所谓“交通外官,恃强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就被革去世职是极为荒唐的。

首先,贾家抄家是天大的事,不但家产全部被抄没,主要人等也被全部下监。皇帝的目的就是要全部清除贾家的势力和影响,不可能给他们喘息,只打半死。


虽说最后荣国府贾政这边,以及分支人等很多都放了。但宁国府和贾赦长房,以及贾政王夫人,赖大、林之孝这些人没能逃脱,该法办的法办,该治罪的治罪了。

其次,续书所说罪名根本不足以抄了贾家。

宁国公和荣国公当初的爵位,是巨大功劳的体现。也是当初皇帝“苟富贵勿相忘”的承诺。

如果当时的皇帝像刘邦朱元璋那样自己打脸也罢了。后代子孙一般不可能轻易抄家功臣取消世袭,承担对先皇不敬不孝的名声。

最后,贾家这种人家,犯错的宽容度非常大。

贾家与江南甄家不同。甄家只是臣子,因为是老太妃的娘家才富贵。老太妃一死,他们就只是世家官员。

贾家则是与皇族相同的贵族,王朝的特权阶层。就算犯法不轨一般也只会治罪主犯,换一个人继续袭爵。不会轻易处理朝廷官员那样动辄抄家。

贵族是王朝的标杆,如果贾家能轻易抄家夺爵,皇族和其他贵族的特权就不复存在。其他臣子哪里还敢兢兢业业的拼命效忠。


关键皇帝随便抄家贾家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会给人以小题大做对先皇不敬,对功臣之后卸磨杀驴之感,被冠以不仁不德之罪被史书诟病。这是皇帝不能承受的。

所以,贾家这种功勋贵族的老臣特别难抄。不但背后势力盘根错节让皇帝投鼠忌器,关键还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才可以抄家。

举个例子就清楚了,康熙皇帝诛鳌拜,平三番,哪次不是各种罗织“谋逆”罪名,不管是事实还是莫须有,皆因普通罪行根本就不可行。

所以,贾家抄家背后,曹雪芹也留下了大量涉嫌“谋逆”的罪名线索。非如此不足以将贾家在军中和朝中经营近百年的势力连根拔除,彻底消灭。

本文就要讲一下,关于贾家涉嫌谋逆抄家的伏笔。

一,与贾元春相关的

元春判词图画是“一张弓,弓上挂着一串香橼”。

弓有三层含义:贤德妃,军事冲突,鸟尽弓藏。

香橼代表心有不甘,贾元春、贾家和皇帝都心有不甘而互相敌视。

判词中,要注意“榴花开处照宫闱”,典出五月榴花神潘淑的典故,是说皇后潘淑在孙权老年卷入皇权之争,被孙权派宫人缢死。

而脂砚斋批语《长生殿》伏贾元春之死,是说贾元春像杨贵妃一样,在一场类似马嵬驿之变的冲突中被皇帝下旨缢死。


皇帝杀贾元春就会抄了贾家,是为“鸟尽弓藏”。代表皇帝有主动消灭贾家威胁的意图。史湘云说过“卧榻之侧,岂许他人酣睡”。

说回“军事冲突”,宁荣二公本是军中大佬。贾家曾把持京营数十年。与贾家相关的势力都与军方有关。

比如王子腾的九省都检点,贾雨村的大司马参赞军机(兵部尚书),京营节度使,长安节度使,平安节度使,粤海将军,神威将军冯唐等等。

贾元春死于类似马嵬驿之变的冲突中,表明贾家也卷入那场冲突。

当日大明宫内相戴权卖给贾珍的五品龙禁尉,是关键线索。龙禁尉是大内禁卫反过来就是禁龙卫,有对皇帝不轨的意思。

马嵬驿之变的本质是唐明皇与太子李亨的皇权之争,杨贵妃和杨家只是牺牲品。

此后李亨去了灵武不久称帝,尊唐明皇为太上皇。

史湘云借李白的诗作酒令“双悬日月照乾坤”,就是说“二圣同朝”。《红楼梦》也是太上皇与皇帝同朝,贾家是太上皇的人。

如果再结合“虎兕相逢大梦归”,就会发现贾家与皇帝的冲突不可避免。


虎兕典出《论语·季氏·季氏将伐颛臾》,是说君不仁,臣不忠,双方刀兵相见的意思,也证明贾家谋反。

焦大出场对贾蓉不放在眼里大骂。如果将贾蓉换成皇帝,焦大是贾家,就知道皇帝和贾家关系紧张的原因了。

焦大说反了“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就是指“反话”,有以下犯上谋反之意。脂砚斋提示“惊心骇目”,只因谋反导致贾家抄家,为日后之谶。

王熙凤也说:“就告我们谋反也不怕”,更是一语成谶的狂言。如此骄狂自大可不就是焦大!

而王熙凤讲的“聋·子放炮仗”笑话,则与北静王有关,暗示北静王与贾家要干惊天大事。

二,北静王与贾家结党谋逆

北静王虽然叫水溶,却可以肯定是龙子龙孙无疑。

皇帝赐给北静王鹡鸰香念珠,代表“兄弟急难”也是证明。

可北静王随手就将御赐之物和皇帝的心意送给了小儿贾宝玉,代表北静王不敬。

北静王不得皇帝圣旨,亲自出席秦可卿葬礼,是为不法。更有意坐实与贾家关系亲密,给皇帝二者结党的嫌疑,陷贾家于不义。

北静王暗示贾政,他门下搜罗了无数海内名士投靠,意思是他天命所归。有争权之意,是为不轨。


北静王让贾宝玉多去他府上聚谈,则是拉拢贾家与他结党共襄盛举。是为不忠。

等到第二十八回贾宝玉结识蒋玉菡时,注意蒋玉菡刚从忠顺亲王处跑去北静王那里。

忠顺亲王的“忠顺”代表是皇帝的亲信。北静王不屑于皇帝拉拢,二者对立分明。

贾宝玉送给蒋玉菡一块扇坠玉玦,换来蒋玉菡将北静王给他的茜香罗汉巾。

玉玦在古代代表决断,下定决心的意思。

汗巾是捆绑之物。

茜香国女王贡品代表了皇权。

这件事本意暗示贾家下定决心与北静王结党谋夺皇权。结果失败导致家破人“散(扇)”。

关键蒋玉菡就是将玉含,他离开忠顺亲王投奔北静王,代表贾家与皇帝决裂,与北静王结党。

王熙凤的“聋·子放炮仗”讲的几个人抬着房子大的炮仗要去郊外放,暗示日后北静王和贾家这些人在京城外策划针对皇帝的“马嵬驿之变”,不想落入皇帝的圈套被一网打尽。惊天之响只得了“噗呲一声”。


而这件事,通过薛蟠在平安州遇到强盗劫匪也有暗示。

薛蟠字文龙,号呆霸王,就有帝王之意。他遭遇强盗化险为夷,也证明贾家和北静王的谋逆失败。

关键薛蟠被劫,十有八九是柳湘莲设计的圈套,引君入彀。也暗示后面皇帝与贾家的虎兕相逢双方都是阴谋。

最后皇帝胜了,又站上道德制高点,以谋逆大罪抄了贾家。彻底消灭贾家的有生力量和威胁,

宁国府主犯在劫难逃。荣国府受连累抄家,贾宝玉他们仗着荣国公的功劳荫庇被网开一面,属于帝王之术了。究其根源皇帝的目的不是为了一个贾家,而是要消灭一股威胁。不多赘述了。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