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点感悟

 大山里的蜻蜓 2022-10-02 发表于陕西

  我师父是一位道家思想的践行者,虽然他也出书,但他却不愿意以学者自居,非但如此,他也不愿意跟学者在一块。

  老头过着简单而又平静的生活,特别是离开中国前几年,除了一位保姆之外,就是我们师兄弟陪他。

  他对双修有着近乎痴迷的执着,不仅自己奉行实践,还带领我们师兄弟一起实践。

  他不喜欢听空谈,也不喜欢听理论,什么阴阳,龙虎,铅汞,鼎炉,老头是一概不听。

  如果有师兄弟有自己的体验,就是一点点体验,老头也愿意跟你聊很多,他会给你指明前进的方向,鼓励你继续实践,继续探索。

  我刚开始学艺的时候,老头让我练习握固凝神,无论行走坐卧,都关注自己的神阙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肚脐眼。

  刚开始我觉得这个东西很简单,就不愿意练习,遇到老头考核的时候,就根据书上的东西应对。

  记得老头第一次问我:“老六,你肚脐眼守的怎么样啦?”

  我说:“肚脐眼发热啦。”

  老头继续追问:“怎么个发热?”

  我说:“就是热乎乎的,很舒服。”

  不知道是老头看出来我胡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老头没有在追问下去,而是跟我说:“好好练”。

  我被他追问的怕了,想着下次他再问,就下不了台啦,我就开始尝试凝神守窍的法门。

  我每天把凝神守窍法阳练半个小时,然后阴练半个小时,差不多一个多星期,真正的体验到肚脐发热啦。

  心里有了底气,就不怕见老师,我又一次敲开师父家的门,结果师父竟然没有问我练功体验。

  我几次想开口,都被老头打断,看来他是不想听我胡言乱语,可是师父,我真的有在练习呀。

  怀着悻悻的心情,我离开了师父家,不过我并没有放弃练功,我知道他不会放弃我,说不定哪天,又要问我的练功体验,到那时可不能再让他失望啦。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我凝神守窍法练出很多体验,虽然我还是每周跟老头见面,但他从来不谈修炼,我也没法问。

  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老头看着我说:“老六,说说你的练功体验吧。”我马上说:“师父,我错啦。”

  哦,你怎么错啦?

  上次您问我体验,我其实没练,我照书上回答的,我骗了您。

  那现在是什么体验?

  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并不会产生热乎乎的感觉,这个热在表皮上,而且时有时无,并不固定。

  老头露出笑脸,问道:“然后呢?”

  后来感觉这个热聚集在神阙穴的周围,开始一想就有,不想没有。

  然后呢?老头追问道。

  然后感觉这个热会往皮肤里面走,而且越走越深。

  还有没有?

  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怎么错了?

  这个热不是从外往里走,而是从里向外冒出来?

  然后呢?老头笑着问。

  然后没有啦,我没有更深的体验啦,师父。

  好,非常好,老六,今天你才有资格听道。

  然后师父语重心长的说:“练功是实实在在的体验,不是知识,不是头脑的游戏,我最担心你看的书太多,没法真正的开始,没想到你这么有恒心”

  这才是真正的学道,修道,悟道。现在很多人,学了一点知识,自己都根本没有认真练习,就开始诽谤道家功夫,岂不是浅薄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