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老炮”痛殴的“宇宙神炮”,2010年延坪岛炮战中的那些主角们

 lixj1028 2022-10-02 发表于天津

#头条创作挑战赛#

2010年对素有“东亚火药桶”和“冷战活化石”之称的朝鲜半岛来说注定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份。当年3月26日夜间,韩军“天安”号护卫舰在黄海(朝韩称为'西海’)海域的白翎岛和大青岛海域巡逻时突然发生爆炸,军舰随即断为两截迅速沉没,导致46名官兵死亡(其中还包括一名第二次延坪海战虎头海雕358艇的幸存者朴景秀中士)。美韩在打捞起“天安”舰的残骸后经过短时间的调查后即迅速将“黑锅”推给了朝方,认为该舰是遭到了朝军鱼雷或水雷的攻击才沉没的。

文章图片1

被打捞出水的“天安”舰

随即美韩方面调集大批部队,从当年7月份开始在朝鲜半岛及其邻近的海域和空域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演习,其中包括了“不屈的意志”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乙支自由卫士” 联合军事演习、“最响雷鸣”空军联合军演、第一、二次美韩黄海联合军演等大规模军演。这些演习一个接着一个,除了有在政治和军事上对朝鲜实施恫吓与威慑外,其更毒辣的深层次的算计是牵制朝鲜人数庞大的预备役部队和工农赤卫队,使其不得不长期保持戒备状态,不但无法进行工农业生产,反而要耗费大量的资源以保持其处于战备状态,以达到破坏朝鲜的经济,迫使朝鲜在半岛核问题等方面做出大幅度让步,甚至使朝方经济最终崩溃、政权垮台的目的。

至2010年11月,双方的紧张态势有增无减,隔空的“口腔体操”也一再升级。11月22日,韩国再次宣布将从11月22日至30日在首都地区、京畿道、江原道和西海海域等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的“护国军演”。参演部队不但有韩军的陆、海、空三军和海军陆战队,驻韩美军也将出动多型号战机参演,总兵力约为7万人。在对方没完没了的军演和挑衅下,已经被逼到墙角的朝方决心以主动出击的形式来破局。

11月22日当天,也就是在韩国宣布军演的当天,朝方就通过板门店向韩国提出了警告,要求其停止在所谓“北方界线”的争议海域附近进行军演。但韩国国防部长金泰英一笑置之,根本就没把警告当回事。他认为此次演习是“例行”的,朝方不过是小题大做,他命令演习继续进行。

11月23日上午,韩方再次接到了朝方的警告,声称“如果韩方一意孤行,朝方不会袖手旁观”。然而韩方依旧置之不理,甚至还挑衅性地动用了驻延坪岛的K-9自行榴弹炮向争议海域进行“训练射击”。虽然事后韩方脸红脖子粗地反复向国际社会解释说当时“仅有”数十发炮弹落入了争议海域,而且根本没有打到朝方的海岸线,但这次挑衅已足以最后让朝方下决心进行反击。

事实上,韩方对朝方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已经有所察觉。早在2010年的1月和8月,延坪岛的韩军观察哨就报告发现朝军部署在延坪岛对面康翎半岛和茂岛的炮兵部队在进行“TOT”战术射击训练。

文章图片2

卫星图片中显示的朝军部署在康翎半岛的一个自行多管火箭炮连炮兵阵地

所谓的“TOT”战术,就是几个方向的炮兵阵地同时对一个目标实施射击,并且确保所有的炮弹在同一时间内同时命中目标,对于挨炮击的一方,这将使其无处隐蔽,精神和意志受到极大的震撼。

朝方挑选的目标是恰好位于所谓“北方界线”边缘的延坪岛,该岛面积约为7.3平方公里,岛上居住着1800多名平民,此外还有1个联队(团)1000多韩海军陆战队驻守,该联队作为一线单位进行了加强,下辖数个特种作战和情报单位,还有2个炮兵连,其中一个是105毫米牵引式榴弹炮连(六门),另一个就是本文的主角,装备着六门K-9自行榴弹炮的自行炮连,该连还有三辆K-10装甲弹药补给车。

文章图片3

K-9自行榴弹炮

文章图片4

K-10弹药车

多年来,韩军对延坪岛可谓是苦心经营,在小岛上挖了无数的加固地下掩体、硬化的炮兵阵地、多重海滩防线、大型地下储存设施、3个直升机停机坪、指挥中心等大量军事设施。依仗着坚固的防御体系,韩军经常对朝方进行挑衅和渗透,双方可谓是积怨已深。

11月21日,也就是在韩国方面宣布即将军演前1天,韩国国家情报院在判读例行的卫星侦察照片时,发现朝鲜人民军第4军团第33师的六辆M1992“金策-1”型122毫米自行多管火箭炮(1个连)前移到康翎半岛并进入了发射阵地。由于朝鲜方面通常会在美韩演习期间将其部队进行重新部署并加强战备等级,此外韩国人认为这些火箭炮是苏联BM-21火箭炮的仿制品(其技术确实源自苏制BM-21,但这批BM-21来自以色列向朝鲜出售的缴获自阿拉伯国家的战利品),已经是30年前的老炮了,因此这情报并没有立即引起韩方的重视。

文章图片5

朝军M1992型122毫米自行多管火箭炮连在齐射

在韩军对争议海域进行炮击的大约同一时间,驻北仓郡的朝空军第60战斗机团出动了5架米格-23ML战斗机向西南方向做威慑性飞行,并且在黄海上空进行了长时间的盘旋。与此同时,人民军岸炮和岸基导弹部队也都进入了警戒状态,一些小型舰艇也出海巡逻,第4军团的一些远程火炮部队也进入了阵地……

文章图片6

朝鲜人民军空军的米格-23ML型战斗机

这些行动很大程度上迷惑了韩方,使其无法判断朝方到底要干什么。此外朝军还使用有线通信,避免使用无线电以免被韩方截获,这些因素最大程度地达成了袭击的突然性。

下午14时43分许,朝军以1个部署在康翎半岛的多管火箭炮连突然对延坪岛实施了短促而猛烈的火力突击。为了迷惑韩军,在茂岛的朝军1个岸炮连的苏制ZIS-3型76毫米加农炮也参与了炮击,在3分钟内,大约150发122毫米火箭弹如倾盆大雨般落在延坪岛上,其中约60发炮弹击中了包括3个直升机停机坪在内的韩海军陆战队的营地和阵地上,使得韩方阵地一片火海。

文章图片7

朝军岸防部队的苏制ZIS-3型76毫米火炮在射击

韩军陆战队下士朴泰敏事后说了当时的情景:“最初我看到一两发炮弹呼啸着落在岛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数十发火箭弹就接踵而来,爆炸的烟雾和四处横飞的弹片很快笼罩了小镇,被直接命中的建筑好似玩具似的被连根掀起,残骸在空中飞舞……”

延坪岛多处被朝军火箭炮击中,升起滚滚浓烟

文章图片9

延坪岛对峙示意图

在经历了短时间的沉寂后,凄厉的警报声、哭喊声、求救声以及韩军的声嘶力竭的命令声和骂声顿时响彻全岛。平民先是赶往掩蔽所躲避炮击,随后又拥到码头边,意欲逃离延坪岛。韩军则连滚带爬地进入工事准备展开反击,大家都将眼睛投向了上午才刚刚展示完武力的六辆K-9自行火炮,大家都信心满满,只要这些“神炮”一开火,那肯定会打得对方连爹妈都认不得,把自己遭受的损失连本带利讨回来。

14时47分,就在朝军炮击结束仅1分钟后,身负厚望的K-9自行火炮向着北面喷吐出了愤怒的火舌!随即韩军掩体里传出了阵阵欢呼声和“万岁”的呼喊声。可是,欢呼声很快就低落下来并渐渐停止了。因为大家发现:这个炮兵连不是以爆发式的急射速对着北方倾泻死亡的弹雨,而好像是在“过家家”。不但六门炮只有三门在射击,而且打得还特别慢。前5分钟内每门炮仅仅只打了4发炮弹!

阿西巴——跟你们这帮“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打胜仗呢?!

被骂做“虫豸”的K-9炮兵连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们早上才刚刚威风凛凛地亮了一把相,返回防弹车库后,还没来得及对车辆进行保养就突然发生了炮击,当时天气已经颇冷,在强行对自行火炮进行冷启动后,六辆车里只有四辆驶出车库投入了战斗,结果一辆战车挨了1枚近失的122毫米火箭弹,当即丧失了战斗力,最后只能以三辆自行火炮投入战斗。

文章图片10

延坪岛炮战中1辆K-9自行火炮被122毫米火箭弹近弹爆炸受损

文章图片11

受损的韩军自行火炮防弹车库

这时延坪岛上的2台AN/TPQ-37反炮兵雷达同时声称遭到了朝军的严重干扰,无法向K-9自行火炮通报朝军炮位!但事实上这2台雷达自从2月初安装到岛上后就故障不断:2月21日雷达的信号接收器出现问题,4月16日发生天线故障,5月28日再次发生变压器和电源故障,7月21日又是接线故障,等等。

文章图片12

AN/TPQ-37反炮兵雷达

但韩军陆战队雷达部队也相当委屈,因为这2台雷达是韩国陆军分别于1996年和1998年从美国购买的,他们用的是陆军不要的货色。这问题再深究下去很容易牵扯到两个军种和军费分配这些更深层次的复杂问题,于是11月23日当天的故障最终被含糊地说成是“未知问题”。

没有雷达指示目标,K-9等于是瞎子,完全不知道该向哪里开火。只能根据海岸观察哨的报告,根据战前标定的茂岛朝军目标坐标,包括指挥部和兵营等实施炮击。到14时55分,三门火炮在不紧不慢地打了50多发炮弹后,AN/TPQ-37雷达终于恢复正常了。根据雷达测算出的弹道,K-9自行火炮连此时才反应过来,刚才把自己胖揍一顿的不是什么76毫米岸炮,而是122毫米火箭炮!

随后K-9火炮停止射击,开始重新设定射击诸元。这一番折腾花了15分钟,到15时10分,K-9再次仰起长长的炮管,对着康翎半岛朝军的火箭炮阵地喷出了复仇之火!炮击一直持续到15时41分,半个多小时的炮击总共打出去了——30发炮弹(阿西巴)。

至此,这场炮战算是告一段落。

文章图片13

11月29日的卫星照片显示的朝军火箭炮阵地

韩国国防部新闻办公室当日下午证实,朝军发射了170枚以上的炮弹,韩军则回击了80发炮弹。韩方有2名陆战队员阵亡,15人受伤,此外有2名平民遇难,3人受伤,此外有10多座韩军的营房和设施也遭到严重损毁。

对于朝方的伤亡和损失,韩方一开始称不清楚对方伤亡,后来又突然冒出了多种说法,一说朝军阵亡至少5人;一说战死10余名、负伤30余名;一说战死10余人,受伤10余人,等等。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纯粹是在吃了败仗之余在给自己的面子找补,因为韩国方面自己公布的K-9自行火炮的命中精度就将否定这些伤亡数字。

至于被韩国媒体称为“世界上最高水平的自行火炮”的K-9自行榴弹炮的命中精度如何呢?在经过几番调查和卫星图片判读后,韩国军方才遮遮掩掩地拿出了最终报告,3辆自行火炮打出80发炮弹,其中35发无法确认命中位置,45发可确认;其中命中康翎半岛30发,有14发打在了田里,6发打在朝军阵地附近的田里,10发打在朝军火箭炮阵地附近,但无一命中,所有炮弹落点距离朝军炮位都很远;15发炮弹命中茂岛,其中12发落在距离朝军阵地很远的荒野中,1发炮弹命中朝军营房25米处,2发炮弹命中距离朝军阵地10米处。这些弹坑距离朝军的炮位从50~130米不等,毫无威胁。

可以肯定的是,朝军的设施没有一处被直接命中。这也说明了韩国方面公布的所谓朝军伤亡数字是多么的离谱,可以肯定的是——朝方在本次炮击中全身而退,毫无损失。

很明显,炮战是以韩国方面吃了个大亏告终的。虽然韩国空军从14时50分开始就出动多架次F-15K和F-16K在事发海域附近盘旋,实施威慑,但鉴于朝军炮击已经停止,飞行员只看到了己方的K-9自行火炮的一通滥射。虽然韩方宣称因为李明博总统下令“务必控制摩擦不再扩大”,最终这些飞机没有对朝军目标实施打击就悻悻而归,但实际上大家都清楚韩军的指挥权在美军那里,因此是美国人出于各方面的综合考虑而喊停的。

文章图片14

韩国时任总统李明博

既然没法在军事上进行报复,韩国政府只能改用另外的方式,当晚,韩国在三八线南侧准备了4个共携带40万份心理战传单的巨型气球,借助风力飘到朝鲜一侧,进行了所谓的“报复”,总算是出了口恶气。11月25日,韩国国防部长金泰英作为此事的替罪羊向李明博递交了辞呈,此事告一段落。

文章图片15

向李明博辞职后的金泰英

在本次炮击事件中丢尽颜面的“宇宙神炮”——K-9自行榴弹炮是韩国陆军为了取代已经过时的美制M-109A2K(韩国称K-55)型自行榴弹炮而自行设计研制、自主生产的新一代自行榴弹炮。

韩国装备的M-109A2K自行榴弹炮

K-9设计定型时恰逢韩国经济腾飞的年代,因此韩国陆军对其期望相当高,定的指标是和美国的下一代自行榴弹炮看齐,瞄准了21世纪的作战需求。K-9自行榴弹炮的研制始于1989年,三星重工提交的方案经过竞争后中标,于1994年生产出第一门原型炮,但因为军政府的倒台和冷战的结束,新的民选政府对此已经没有那么热心,因此研制进度立即就变得拖拖拉拉,到1998年才又制造了三辆原型车用于各型测试并于当年年底定型并命名为“雷霆”,1999年开始列装部队,号称是亚洲第一款52倍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韩军共装备了1100多辆并在2001年实现了对土耳其的成功出口(土耳其根据生产许可证生产并命名为T-155型自行榴弹炮)。

K-9自行榴弹炮的战斗全重为46.5吨、长12米(炮向前)、宽3.4米、高2.73米(不含高射机枪),乘员5人。韩国人意欲将该炮打造成集天下神兵利器之大成的“神器”,因此挖空心思地引进了各先进国家的技术和专利。K-9的火炮是引进德国莱茵金属公司生产的155 毫米52倍径榴弹炮,能够发射所有北约标准制式的155毫米炮弹,发射普通弹时最大射程为30公里,发射底部排气弹时为38公里,使用火箭增程弹时为40公里,而全膛火箭增程弹射程达到了惊人的50公里!

K-9自行火炮由于安装了自动装弹机,其最高理论射速为6/分钟、持续射速为2发/分钟;该炮的火控系统是由美国霍尼韦尔公司提供,其高精度弹道计算机可以控制多发炮弹同时命中目标的能力,可在15秒内以急速射发射3发炮弹并且同时命中目标。K-9自行榴弹炮的动力系统是1000马力的德国MTU公司的MT881Ka-500柴油发动机,底盘的传动系统是美国艾利逊公司授权的M1A1主战坦克同款型号,液压气动悬挂系统则是英国艾尔·洛格公司,理论最大公路时速67公里/小时,最大行程480公里。明眼人一看便知,所谓的“宇宙神炮”本质上其实是个“极品混血儿”,关键系统没有一个是韩国的自主知识产权。

延坪岛炮战中K-9糟糕的表现严重影响了该型武器的声誉,一度影响到了K-9的销路,以至于第二笔外销订单直到延坪岛炮战结束后5年的2015年才正式和波兰签署(第一笔外销订单是在2001年和土耳其签的,当时打包了特许生产权并附送了一条汽车生产线),而且还是以极低的价格半卖半送出去的,之后几乎都是靠近乎亏本赚吆喝的倾销才占据了不低的市场份额(几笔单子算下来每门炮的单价都没超过350万美元,而K-9在韩国国内的采购价格为每门单价600~650万美元)。

在纸面上,K-9的确是一款无敌的“神炮”,但韩国人也行忘记了武器并不是有高科技的加成就天下无敌了,很重要的一点还需要有很高的可靠性,在一件武器上集成了如此多不同国家的科技,韩国现有的工业和科技水平是不一定能够将其整合到位的,能生产民用汽车和船舶,不一定就能玩得转自行火炮。

文章图片17
文章图片18

上两图:本厂长制作的爱德美1/35比例K-9自行榴弹炮模型

而将“宇宙神炮”摁在地上一顿摩擦的朝方武器——M1992“金策-1”型122毫米自行多管火箭炮系朝鲜熙川兵工厂于1977年开始仿制,其原型是1975年从以色列进口的苏制BM-21火箭炮(系1973年中东战争的战利品),1981年定型,以朝鲜人民军宿将金策将军的名字命名为“金策1号”。

文章图片19

金策

相比BM-21,“金策1号”火箭炮改用解放CA10型卡车为底盘,并对发射管结构进行了相当的简化,从BM-21的40管减少为30管,分为左右两组,每组三排,每排5根发射管。发射管的减少意味着“金策-1”型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相比BM-21型自行火箭炮的准备时间更短,发射时间更短,快速转移的耗时更短。正是依靠这种快速投射火力的能力,使得比K-9的年纪大了二十多岁的“老炮”能在此次延坪岛炮战中将新锐的“宇宙神炮”完全摁倒在地反复蹂躏的原因。

文章图片20

“金策-1”型122毫米自行火箭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