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西功:日籍中共特工,被捕第一天死扛第二天招供,事后才知高明

 猫眼观史 2022-10-03 发表于江西

早在1901年,日本就已经在酝酿一个惊天计谋。

他们在上海创办了一所学校,名为【东亚同文书院】,是日本豪门近卫家族开办的,在1920年之前,近二十年的时间只招收日本学生,这些学生专门负责对中国进行实地调查,其调查内容包括地理、工业、商业、政治等多个领域。

简单来说,就是日本专门培养间谍的学校。

东亚同文书院在日本人眼中,跟中国人眼里的黄埔军校一样,进了书院就相当于有了敲门砖,同窗之间互相提拔,仕途一片光明。

凡在该书院出来的人无不是龙姿凤采、搅动时局之人。

如果任由这所书院野蛮发展,后果不堪设想。

而断送这一切的人名叫中西功,中共日籍特工。

一、

1929年,上海东亚同文书院迎来了一名新生,此人就是中西功。

他日后的作用有多大?当事者比喻:有他在,等于是让共产党参加了日本最高层决策会议,并做了详细记录。

是他,准确预报了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时间;

是他,提供的情报从根本上改变了二战的格局;

中西功开局就是天花板,作为书院的高材生,他却参加了同文书院举行的反战运动。

图▏东亚同文书院

1930年,同文书院有个学生安斋库治在学校组织了反战运动,参与指挥的还有尾崎秀实(此人作用堪比中西功)。

一同参与反战宣传的还有中西功、西里龙夫,虽有一批学生积极反战,但难改大势,同年秋,一行人便被抓捕入狱。

因为是学生,一年后重新复学,中西功再一次秘密策反其他日本间谍,组织了反战运动,结果就是再一次被捕。

这一次,中西功联名其他校友,为表反战决心:老子不干了!

大家一致要求返回日本,好家伙,日本豪门培养这些间谍学生,本来是为了获取中国情报的,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无奈只能放他们回到东京。

有人会问:为何中西功等人会冒死发动反战运动?

图▏中西功

这就是中央特科的厉害之处。

在东亚同文书院成立后,中共就派人先去日本留学,后以留学生的身份进入书院。

而这个人就是中共地下情报人员王学文,此人早在日本留学时就已经加入中央特科,在周恩来的领导下不断获取情报以及进行策反活动。

虽然这书院出了许多日本的间谍精英,可因为王学文的存在,也培养出了一批真正热爱中国文化反对战争的日本人,其中就有中西功、尾崎庄太郎、西里龙夫所代表的中共秘密谍报团。

王学文进书院时,并不是以学生的身份,而是去应聘老师的,还得是共产党人啊!

进入书院以后,王学文一边教授经济课程,一边在目标学生群体之中秘密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并且时刻关注这些学生的进步动向。

在王学文的不断宣传下,在书院学习的一些学生就在心中慢慢萌生了共产主义的思想,这其中就包括中西功。

正是因为王学文的讲解,中西功才真正了解到了中国历史,并深刻认识到日本侵华政策的真实目的,加上对马列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中西功即返回东京后,仍然致力于宣传反战活动。

之所以说中西功开局就是天花板,和他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图▏东亚同文书院

事实证明,东亚同文书院让他回国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二、

中西功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当时日本国内正决定让一波海军士官去上海参观,说是参观,其实是为了提前熟悉战场。

中西功察觉后,立刻赶印了反战宣传单。

当时日本反战情绪并不高,结果在他的宣传下,许多日本人知道了真相,发动战争势必也会给自己的国家带来危害。因此,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硬是惊动了日本政府。

原本日本国内一片呼声,当大家都认可的一件事,突然出现了反对的声音,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为了让中西功闭嘴,日本人将他关押了9天,还以逮捕东亚同文书院20名学生,对书院共青团以及中共支部进行破坏,来牵制中西功。

可是效果并不好,反而让更多的日本籍学生不愿参战。

中西功在日本的表现被尾崎秀实看在眼里,于是在1934年,尾崎秀实介绍他去他进入“满铁”(南满洲铁道会社)工作,地点是大连总部,主要工作是研究中国经济,收集地质、矿产以及交通等方便的情报。

当然,这只是表面工作。

因为中西功从小就有勤劳吃苦的性格,加上在同文书院的学习让他变得十分机灵干练。

所以在任职期间颇受领导的重视,在入职后没多久中西功就成为了“满铁”上海办事处调查室主任。正是这层身份的加持,使得中西功可以为中共提供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这其中就有汪精卫秘密访问日本,以及日本御前会议中关于中国的战略,甚至连日本何时何地举行“大扫荡”的部署,中西功都轻松的提前一个月搞到交给中央。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急需懂中国问题的专家,专家那么多,他们偏偏找到了中西功。

身在大连的中西功,迫切的想要获取更重要的情报,便与昔日的老师王学文取得联系,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情报小组,直属中共中央。

可这一切,日本人都埋在鼓里,对中西功毫无提防,主要是中西功再次回到中国后,伪装得太好了。

图▏中西功与家人

中西功的出色表现很快引起了中央的重视,经过中央的慎重考虑以后,决定交给中西功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三、

这项任务的原因还要追溯到斯大林写给毛泽东的一封电报说起,当时电报的大致内容:希望中共能够派出部队前往东北,迎战那里盘踞已久的日本关东军,与驻扎在苏联东部边境的苏联红军,以此对日军形成两面牵制的态势。

虽然说打击侵犯中国的日本侵略者,一直是我党的坚定立场,但是不远万里去对抗日本强大的“皇军之花”关东军,对于装备奇差,人员较少的我党部队来说,无异于是进行“二次长征”以后再与以逸待劳的强敌对抗。

而苏联也有自己的苦衷,苏德战场上苏联的节节败退使得苏联只能勉强支撑当时的战局,如果德国的盟友日本突然趁机在苏联后方发难,苏联两面受敌最终定会迎来失败的结局。

所以日本是“北进”还是“南进”都会影响中国和苏联的战局,搞清日本的真正动向成为我国和苏联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可现在的问题是,“北进”还是“南进”连日本人自己都还在争论不休。

此时在日本政府内部已经出现了“北进派”和“南进派”。

当时“北进派”认为北进全面进攻苏联,能够彻底解决苏联对于东北地区的威胁;而“南进派”认为南进可以进攻东南亚的一些小国和英美的殖民地,除了能够试探一下英美对于自己的态度,还能让日本获得充足的橡胶和石油资源。

正当日本内部争论不休的时候,中央将打听日军南进还是北进的任务交给了党内著名特工潘汉年。

潘汉年接到任务后,也是思考良久不知从哪里下手,毕竟这是关系到日本的核心战略,一般人根本搞不到,最终潘汉年决定将这项任务交给中西功来完成。

可是,即使中西功是日本籍和自己在日本情报机构担任要职的身份掩护,但是想要搞到这份足以影响二战走势的情报依旧难如登天。

中西功决定找一位战友和自己一同完成,这位战友是共产国际的秘密特工,和中西功一样都是日本人,他在日军中担任的职位要比中西功的职位高出很多,他就是前面提到的尾崎秀实,时任日本首相近卫文麿顾问兼任私人秘书。

先简单说说尾崎秀实这个牛逼人物,正是因为他,中西功才能像开挂一样,不断获取情报。

中西功与尾崎秀实是在当年回日本的轮船上认识的,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尾崎秀实作为中共日籍特工,急需这样的队友,于是将其介绍到“满铁”工作。

在别人眼里,尾崎秀实看上去是日本首相的私人秘书,实际上是不断向延安提供情报的红色特工。

因为与日本首相的特殊关系,使得他能够随时随地的出入日本首相的官邸之中,也能以首相顾问的身份参加首相的智囊团会议,所以中西功认为尾崎秀实一定是最早知道日本核心战略的官员之一。

图▏尾崎秀实

尾崎秀实的存在重要,中西功的存在同样重要。

所以日本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现象:每到日本高层举行绝密会议时,尾崎秀实就偷偷记录下来,将这些情报告知中西功和佐尔格,这些不断从日本东京出来的绝密情报,由中西功传至延安、佐尔格不断传入莫斯科。

这也让斯大林决心西调远东军20个精锐师保卫莫斯科,这一战直接扭转了苏联为国战的战局,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所以有人说,尾崎秀实和佐尔格是二战中最成功的特工,其实不然,日本军方真正拍板南进以及具体的南进方案和日期,都是中西功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

1941年,尾崎秀实与佐尔格先后被捕。

在危及关头,尾崎秀实在即将被抓之际,给中西功发了一封电报。

四、

中西功突然收到了一封化名为白川次郎从东京发来的电报,电报内容很短只有三个字:速西去!。

中西功很快就了解了这封电报背后的意思,这是在提醒他身份马上暴露,立马向西撤离,而西边正是党中央的所在地延安。

发这封电报的正是自己在东京的战友——尾崎秀实,因为百川次郎是他们二人在传递情报时所共同使用的化名,显然这封电报就是尾崎秀实在逮捕前紧急发给中西功撤退的电报。

毕竟中西功与尾崎秀实交往密切,如今被抓,中西功自然也会被抓去盘问。

图▏尾崎秀实与中西功

但是他并没有向西去,他认为尾崎秀实定不会供出自己,加上自己的位置非常关键,很难找到替代自己的特工。

所以决定留在原地,继续完成尾崎秀实和佐尔格的事业,此后足足与敌特斡旋了8个月之久。

8个月里,他获取了更加重要的情报。虽然大概知道了日本要南进,可是并不知道具体的行动日期,这一切还要自己去获取准确的信息。

可这种情报在日军报道部出来的几率并不大,但中西功还是决定前去碰一碰运气。

本来中西功打算去找自己在日军报道部熟悉的一名记者打听消息,可是这位记者恰好被派往前线担任随军记者。所以中西功只好采用所有间谍手法中最简单的一种间谍手法——蹲点。

中西功便以找朋友的名义大大方方地坐在日军报道部,听报道部的记者谈天说地,在这些记者谈天说地的氛围中,中西功也得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情报。

毕竟记者所说的话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夸大的成分在里面,中西功还需要对这些情报进行一定程度的处理。

功夫不负有心人,中西功在记者的谈论当中得知了日本陆军将在大连地区举行大规模登陆演习的消息。

当时军部的记者认为这是日本陆军向苏联宣战的前奏,只有中西功知道,进攻苏联根本不需要进行抢滩登陆作战,因为日本军方还并未知道消息泄露,所以故意释放烟雾弹,以此迷惑对手。

不过,这则消息并不能确定日军南进的具体方案,因此,中西功又想在日本国内寻找更可靠的证据。

可之后中西功的运气就不太好了,因为国内军国主义的盛行,使得国内的反谍意识十分高涨。这就让中西功获取情报的难度增加许多,这让中西功获取情报的工作一时间陷入到了困境。就在中西功想方设法寻找日军具体战略的时候,中西功意外收获到了一份惊喜。

五、

当时中西功正在拜访一位开书店的朋友,想要让这位朋友将在日本军令部担任通讯参谋的姐夫介绍给自己。

因为通讯参谋在军令部能够接手许多重要情报,知道军方的内幕也非常多,所以中西功想要以此为切入点,看看能否在他身上窃取一点有用信息。

这名通讯参谋在得知中西功是“满铁”特务部门的负责人后,就十分放心地将许多重要情报当成酒后的闲聊泄露给了“自己人”。

这其中一项关于日美谈判的消息引起了中西功的注意,当时日美谈判的截止日期是十一月三十日,日本军方对于与美国的谈判一直没有十分充足的信心。

他们秘密将日本海军的潜艇航母集结在一起,准备在日美关系破裂的时候对美国宣战并且从海上发动突然袭击。

中西功听到这件事后,当即感到极为重要。可能因为日本对美国宣战导致二战的局势再次发生逆转,而日本对美国宣战也将侧面证实了日本南进的策略。

于是中西功立马回到上海,发密电告诉中央:日军将选择南进战略,在十二月一日到十二月十五日之间会对美国发动突然袭击,十二月八日发动袭击的可能性较大。

这一情报中央先将日本南进的消息告诉莫斯科,随后又让潘汉年将日军突袭美国的消息告诉军统设立在上海的秘密情报处,让其转交给美国驻中大使。

莫斯科方面收到消息以后,斯大林立即将原来在东线备战日军的苏联红军火速调往西线,参加莫斯科会战。这也让苏联在苏德战场上开始逐渐地反败为胜,为后来对德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而美国方面呢?

美国情报部门在收到中西功千辛万苦弄来的情报以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很随便地认为“以中国的情报技术水平,根本无法获得如此重要的情报,一定是中国为了拉拢美国参战而制造出来的假情报。”

图▏日军偷袭珍珠港

自大狂妄的美国很快就迎来最惨痛的打脸时刻,1941年12月8日,日军真如中西功所说的那样偷袭了毫无防备的美国珍珠港。

本可以完全避免被重创的美国,最终在轻视之下还是伤亡惨重。

而中西功这边,为了获取日本具体的南进方案,在8个月内频繁地打听日本军方的关键情报,使得日本特高课开始怀疑中西功有间谍行为。

可这并没有让中西功折戟,反而迎来了他人生中更加高光的时刻,他之后的一系列操作,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六、

中西功发现自己的周围有一些形迹可疑的人正在秘密地跟踪自己,暗自打听以后才知道,日本关东军特高课早就已经怀疑自己,现如今已向日本驻上海司令部,递交了秘密逮捕中西功的请求。

而这些“形迹可疑”的人实际上是司令部派来监视中西功的特务,中西功也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即将暴露。

为什么在明知身份已经暴露的情况下,还毅然选择继续坚持了半年之久呢?

这就与当时的国际形势有密切的联系,当时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此刻只要多获取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就会在这场战争中起到关键性作用。

而中西功在日本情报机构安插的情报网,也已经开始逐渐运作起来,能在这关键时期起到重要作用。

所以中西功情报小组只要多坚持一天,就能为中央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情报。而如果自己冒险转移,那么辛苦经营多年的情报网,终将功亏一篑。

不过在辛苦掩护八个月以后,中西功还是于1942年夏被日本特高课抓捕。

中西功被捕以后,在特高课的押送下来到了东京的巢鸭拘留所中。

可接下来的操作,着实让审讯人员一头雾水。

在拘留所中的第一天,中西功就经历了非人的毒打和漫长的审讯。

特高课的特务们为了从他嘴里获得一些有用的情报,使出了浑身解数依然没有奏效。中西功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体内器官也遭到了严重的创伤。不过纵使遭受到这样的毒打,中西功依然坚持没有泄露一点机密。

他告诉审讯的特务:“日本最多坚持三年,必然会走向失败,然后我就会光明正大地从这里走出去”。

然而在第二天,还没等审讯人员动手,中西功便招供了,这个反转是不是有点快?

其实这正是中西功的聪明和灵活之处,早在先前,他就和自己情报小组的成员说过,只要自己被抓,其他人员务必在第一时间进行转移。

意思是:你们第一时间要是不跑,后面我扛不住肯定会招的,被抓可就别怪我了。

确实,中西功在战后也曾解释说:第一天死撑着是为了保护下线,让他们能够安全转移,第二天招供,下线基本都跑完了,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招,等待自己的就真的只有死亡了。

中西功的厉害还不止这些,你以为他招供后什么都坦白了?

如果是拍电影,中西功绝对是影帝级别,他招供后就向日本审讯人员说,自己会写关于中国共产党的事迹,相当于中共党史,如此一来,日本高层可谓是如获至宝,要知道,他们几乎很少得到中共高层情报。

于是吩咐下去,好好招待中西功,务必让他写完。

图▏中西功所著

之后在拘留所内,中西功通过自己的经历编写了《中国共产党史》一书,在特高课设立的秘密法庭上,中西功当着所有特务和法官说道:“我们有能够为此献身的信念,我们愿意为我们信仰的共产主义所献身,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日本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获得应有的平等与自由”。

这番言论说出以后,让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由衷地佩服中西功。不过最终,中西功还是被秘密法庭判处死刑,只是因为中西功编写的《中国共产党史》引起了特高课的关注,于是特高课便决定让中西功写完这本书以后再对其实施死刑。

不得不说中西功脑子就是好使,一个人就有800个心眼子。

中西功知道他们都等着自己把这本书写完,所以干脆把这些内容放大了些,结果这一写就是三年,直到1945年10月,依旧还剩一点没有写完。可此时日本早已宣布投降,审讯人员也知道上当受骗了,因为中西功所写的基本是中共党史的一些组织架构,没有丝毫有用的情报。

最终,中西功以政治犯的身份得到了释放,也正如他三年前所说的那样,他将堂堂正正地从拘留所中走出来。

此时肯定有读者会问,审讯人员又不是傻子,狗急了还跳墙,怎么不会杀他?

原因就在于中西功实在太能“忽悠”了,正如赵本山在小品里说范伟一样:双脚一离地,聪明的智商就占领高地了。

中西功在监狱也没有闲着,每次接受审讯时,就时不时地跟狱警和审讯人员讲课,分析当前的国际形势,这波人是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反而不想杀了,毕竟谁会拒绝一个能让自己进步的机会呢?

不过这也体现了人性自私的一面,这些人无非是认为,万一日本战败,靠着中西功,好歹还能落个好下场。

1973年,中西功因为胃癌去世,在去世之前他还对周围的人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真想去那里看看,看看那些取得胜利的人民,他们已经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人民共和国”。

中西功是一位跨越国籍,心忧和平的共产主义战士,正是在中西功的帮助下,党中央一次次获得至关重要的情报,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日本帝国主义法西斯行径走向灭亡的进程。

编者简介:宋小乐,一位90后奶爸,普通家庭出身,专职写作5年,靠自媒体写作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与多家新媒体公司有合作。如果你对自媒体、写作、赚钱感兴趣,想每个月都能靠下班时间做副业、兼职,可以微信搜索关注我的公众号“今日人物志”,一起探讨一起进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