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子平正法》论运篇之二:论今人用神谬误

 大道至简64382 2022-10-05 发表于江苏

“用神”是什么呢?《子平真诠》“论用神”一节里说到:“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此话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以日干为命主己身之“用神”,就是“月令地支”本气!它既不是月令藏干司令之气,也不是月令余气透干之物,也不是“有杀先论杀”不在月令之官杀,更不是抑扬日元强弱旺衰的“平衡用神”。

“用神”就是配合日主成就八字格局之物,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用神就是格局,格局就是用神。例如日主是甲,生在酉月,酉是甲的正官,此时可以说甲的用神是正官,而格局就是正官格。

抑扬日元强弱旺衰的“平衡用神”并非子平真传 ,不值一提,本篇主要研究的是那些自称是传统子平术理论者所说的“用神”。

纵观当今打着“传统子平格局论”旗号的理论不少,但其中很多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而已,他们所说的“用神”并非完完全全是《子平真诠》等命学典籍所说之“用神”,也并不是正本清源的“格局论命法”,更不是真真正正的传统子平术,他们充其量是夹杂着传统子平术与其他一些江湖流派的算命术而已。

当今的“格局用神论”都有哪些呢?大体可以分为如下四种:

第一种,以月令分野司令之气为用神。

这种理论认为,月令分野司令之气是日主出生时候天地之气的主宰,它才是《子平真诠》所说的“用神”。这种理论看似十分有理,但是试想一下,天地之气若无成形,何来造物?持此理论者,不知月令分野司令之气,发用于有形之月令本气月建,才能气运四时,孕育四季,造化万物。再者就是,命学经典《子平真诠》明明白白说了“月令地支”四个字,它可没说什么藏干司令之类,以月令分野司令之气为用神,非子平之正传也。

研究这种理论,就像不去研究某人个体本身而去研究他的国家一样,国家并非你一人如此论命岂能精准?研究这种理论,就像不去研究某人个体本身而去研究他父母是如何相识未结合之前各自状态是怎样的一样,如若日主未定何知谁是其父母如若日主已定为何不研究日主本身而去研究其父母?此法对象不明,执假失真也。虽说以月令分野司令之气取用并非子平真法,但是月令分野司令之气,可究月令本气之深浅,不可不察!

第二种,以月令本气为用神。

以月令本气为用神所论之“用神”,就是《子平真诠》所说的“用神”,即是真真正正的传统子平术之“用神”。月令本气,包括月令本气天干和地支,不管其透干不透干,都以其本气为用神。一般情况下,用神特指月令本气地支,而本气天干往往认为是用神之发用。 

为什么要以月令本气地支为用神呢?月令本气大象,就是日主所在的大环境大格局,于人命而言,月令本气如同朝廷,内有九五之尊。考究沈公及诸多先贤之所说,其理然也!

第三种,以月令透干之物为用神。

这种理论认为,不管月支本气还是余气透干,用神都是其透干之物。如果月令本气透干,那么用神如上面第二种所说那样“以月令本气为用神”相同,但是要是本气不透干而余气透干,那么用神就是透干之余气。例如寅月,天干不透甲时,天干透了丙那么用神就是丙,天干透了戊那么用神就是戊。这种“用神”论法,其理论依据是《子平真诠》“论用神变化”一节所言内容,此节说到:

“用神既主月令矣,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变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墓也。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 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为提,不透甲而透丙,则如知府不临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变化之由也。”

这段话,它要表明的是“用神变化”后,谁透干谁“主事”的意思。初看之下,其意思还真如持“以月令透干之物为用神”者所认为那样,谁透干谁就是“法人代表”,八字全局都由它来决定。但细想这下,其实不然:拿着圣旨的钦差就是皇帝?披着羊皮的狼就是羊?说着人话的鬼就是人?显然不是,他们有本质的区别!持此“用神”理论者,真乃误读《子平真诠》,断章取义偷换概念而已!我们不妨研究一下持“以月令透干之物为用神”理论者是如何误读经典的:

《子平真诠》“论用神”一节,明确提出了“月令地支”便是格局用神,这是全书格局论命法之基调。尔后,它才提出和研究“用神变化”等一系列问题。我们细想,“用神变化”是什么意思呢?“用神变化”意思其实就是用神的发用、用神变善还是变恶等变化,它是在确定谁是用神的情况下展开讨论的,而不是在不确定谁是用神而在其变化之后取出一个“用神”来。这道理就像是已经确切知道谁登基做了皇帝,朝廷是谁的朝廷,然后再研究皇帝派谁当钦差到外出做事一样。而“以月令透干之物为用神”的理论者们,却是在月令变化之后才取出一个“用神”来的,这根本就有悖于《子平真诠》“论用神”一节之本意,纯属误读经典偷换概念。这种做法,就像是把钦差当皇帝一样,试问如果钦差是反朝廷的,那你也要以身试法去冒被诛九族之大罪?

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从典籍中误读其意,那就回归到典籍里领悟其真谛。

《子平真诠》“论用神”一节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清楚“如何取用神”了,继而“论用神变化”一节,其主要是想说明格局用神是变善变恶变好变坏而已,而不是又反过来否定前篇的内容又研究起“如何取用神”来。且看《子平真诠》原文:

“故若丁生亥月,本为正官,支全卯未,则化为印。己生申月,本属伤官,藏庚透壬,则化为财。凡此之类皆用神之变化也。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变之不善,其格遂坏。”

这段话便是开始研究用神格局变善与变不善的开场白,并且它特别强调了“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变之不善,其格遂坏”一说,这难道不是在已经确定谁是格局用神的前提下进行的?

然后,《子平真诠》继续解释说:“何谓变之而善?如辛生寅月,逢丙而化财为官……”这难道不也是在已经确定谁是格局用神的前提下分析格局用神“变之而善”的?它可没说“变善而取之为用”!

接着,《子平真诠》仍旧继续解释说:“何谓变之而不善?如丙生寅月,本为印绶,甲不透干而会午会戌,则化为……”这难道不也是在已经确定谁是格局用神的前提下分析格局用神“变之而不善”的?它可没说“变不善而取之为用”。

最后,《子平真诠》更加直白地解释说:“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这难道不也是在已经确定谁是格局用神的前提下分析格局用神“变之而不失本格者”的?要是没有已经定下格局,何来“失”与“不失”之说? 

综上所述,“以月令透干之物为用神”理论者实乃误读经典也,而非命学典籍之所误!

第四种,以官杀为用。

这种理论认为,不管月令是何物,凡是见到四柱之中有官星或者七杀的存在,都要以官星或者七杀为用神。这种理论依据来源是《无言独步》中的“有杀先论杀,无杀方论用”之说以及个别研命者的经验之谈。

但翻遍“格局用神”理论经典之作的《子平真诠》,全书自始至终都是在讲着“八字用神,专求月令”这一唯一的取用之法,而再没有任何专门论述“有杀先论杀”的另外取用之法。只有在其“论外格用舍”一节里轻描淡写地出现了一句类似“有杀先论杀”的话。它说:“八字用神既专主月令,何以又有外格乎?……若月令自有用神,岂可另寻外格?…… 书云:提纲有用提纲重,又曰:有官莫寻格局,不易之论也。”

看看,人家命学典籍《子平真诠》至始至终都是认为,凡是八字月令有用神都得“专求月令”,而绝不是什么“有杀先论杀”,唯有在月令是比劫建禄这种看似月令无用的情况先,再求官杀以官杀为用而已。《子平真诠》此处对官杀的论述,完全符合诸多典籍对官杀的论述,亦即是“官杀非常重要”需要特殊处理,仅此而已,而不是又偷换概念张冠李戴把“月令用神”又变成了“以官杀为用神”。试想一下,倘若真的“有杀先论杀”,那岂不是变成“八字用神,专求官杀”了?这分明和《子平真诠》“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一说互相矛盾!

又有迷惑者会反驳追问道:要是不“有杀先论杀”的话,土匪要来害你性命,你不先处理掉土匪你连命都没有了还何谈富贵?此话似乎很有道理,但细想之下便漏洞百出:要是天地造物都还没有造就你这个人身的话,你都还不是人,又何来遇到土匪之说?只有求得月令用神为何物,才能明白日主是何国之人何家之子何命之体,继而才会遭遇到社会中各种恩怨情仇、土匪强盗或者贵人好友,这是自然之序,亦是人事之理,切莫颠倒阴阳先后之序,违背自然穷通之理!

纵观上述四种取用法,唯有“以月令本气为用神”一法为子平之真传也!而多数初学晚辈,为走捷径,不自思量,而以马后炮式解读别人八字而著书立说者为师,不明真假,不辨是非,追随其师多年,精读其论数载,但最终也只是会纸上谈兵,空谈理论,实断陌生八字准确率并不高,实属可悲。被蒙蔽之后,不但不究自己所学易术之真伪,反把别人八字以时辰有误而论之,如此行径,枉送自己此生研易之慧命,实属可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