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名门女星一生淡泊名利,人生圆满幸福

 笛韵悠然 2022-10-07 发表于北京

五颜六色的天空

人生就像一个舞台,只是从一个角色向另一个角色的转换而已,既然你的上一个角色演完了,就要把现在这个角色演好,我想我人生的最后一个角色,是做一个专注吃喝玩乐纵情看花赏月的老人家。”

这句话是老一代香港女星朱虹说的,她出生名门世家,她一生淡泊名利,她的人生圆满幸福。

图片

朱虹原名朱圆圆,1941年10月21日岀生在风光旖旎、四季如春的昆明。

朱虹是名符其实的大家闺秀,朱家在昆明市设有银行、金铺,在市郊还拥万顷良田。

朱虹的舅公缪云台是云南省第一批留美学生,他在回国后任云南省财政部长,还曾参加过闻名世界的“重庆谈判”。

朱虹的父亲朱希贤曾就读于黄埔军校,回到家乡后,在云南省主席龙云直属的省政府护卫营任营长。

在云南白药的历史中曾有关于朱希贤的点滴记载一一

“曾经给云南省主席龙云担任过侍卫长的朱希贤,当年在台儿庄战役中,对白药有了亲身的体验:伤口负得太重,拿出自己的白药洒上一点。白药洒上去以后,包扎起来,两天伤口就愈合了……”

朱虹的母亲更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她曾是昆明市“昆华女子中学”的校花,年轻时名誉昆明,追求者无数。

图片

据说朱虹的母亲之所以会选择朱希贤,是因为朱希贤别出心裁,拿着一支手枪,开着军车去追求她。

朱虹的母亲被朱希贤的执着与浪漫所打动,最后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与他牵手。

因为父母都是俊男美女,朱虹出生时就美得不行,朱虹明亮而透明的大眼睛像她的母亲,而高高鼻梁则遗传了她的父亲。

要说朱虹长得到底有多美,曾经有一篇文章这样描述一一

“也许是五彩云之南滴风花雪月和钟灵毓秀孕育了她沐雪山茶花般滴明艳:两道弯眉似苍山新月,一双鳯目似洱海碧波;高挺如笋的鼻梁下,被秋枫染红了滴丹唇靥涡永远挂满了蜜糖般滴明朗笑意。上关风亲吻、梳扬着她如云滴秀发,下关花则羞惭于她娇美艳丽滴绝世容颜。这是一张专为银幕而生滴photogenic(上镜)之脸,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都很美, 特别是近景和大特写更似美得令人心醉与窒息,恍惶然不敢逼视......”

朱虹的美是多变,她时而清纯,时而妩媚,时而俏皮,时而冷艳……

图片

这样一个女孩子天生就是做演员的料,朱虹从小就喜欢表演,可是她的父亲坚决反对女儿的选择。

“放着好好的大家闺秀不做,非要去做什么演员,真是岂有此理!”

朱虹见父亲反对,她只能不言语了,可梦藏在心里,无人可以改变。

由于时局的变化,朱虹的父亲与云南王龙云去了香港,而朱虹与母亲及弟弟妹妹依然呆在昆明。

父亲刚离开昆明的时候,朱虹一家依然丰衣足食。

后来,随着形势的变化,朱家日益败落……

图片

  小学毕业的朱虹(前排左一)

朱虹的母亲先让大女儿留在昆明,自己带着朱虹的弟姐设法去了香港。

随着朱虹祖母的故去,失去生活依靠和资助的朱虹在无奈之下,只能背井离乡,前往香港去投奔父母。

刚到香港的朱虹年仅17岁,她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可是不会说广东话。

由于在香港人生地不熟,朱虹每天除了读书,就是看书,同学们都戏称她为“书虫”。

那时朱虹住的地方在九龙城联合道的万里片场附近,那里经常有电影在那里拍摄,可当时朱虹只想读好书,对片场拍戏并不在意。

图片

  少女朱虹

有一天,因为朱虹妹妹的要求,她们利用送东西的机会溜进了片场……

朱虹和妹妹从来没有到过片场,她们东张西望,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朱虹姐妹活泼可爱的表情引起了一位女士的注意,她就是后来影届名人鲍方的夫人刘甦。

刘甦一眼就看中面容姣好的朱虹,主动与她攀谈,并将她引荐给著名导演朱石麟。

朱虹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机会试镜,童年时的梦想再一次燃起……

图片

几天后,朱虹被导演叫来片场看拍下雨的戏。

在此之前,朱石麟身边的女导演任意之也看中了朱虹,这一次她特意问朱虹一一

“你说下雨的戏好看吗?”

朱虹说一一

“不好看。”

任意之又问一一

“你喜欢拍戏吗?”

朱虹不加遮拦地说一一

“不喜欢,我要把在昆明没有念完的书重新念完。”

其实朱虹的心中是喜欢演戏的,可一想到父亲的反对,孝顺的她一下子就退缩了,再说她也的确想把书读完。

图片

女导演任意之爱才心切,她专程找到朱虹的父母,说明来意一一

“我可以让你们的女儿边拍戏边读书。”

朱虹的母亲很开明,她没有反对;可朱虹的父亲还是不乐意。

可不管怎么样,朱虹还是去拍戏了。

在片场里,任意之让朱虹化了妆,试了几个镜。

朱虹秀丽的容颜,自然的表现,让大家都觉得她是天生做演员的料。

1957年,朱虹正式加入凤凰公司,她主演了陈召编剧、罗君雄和陈静波联合导演的《男大当婚》。

巧的是,担任这部影片总导演的,就是朱虹第一次进片场见到的朱石麟。

朱虹未进入凤凰公司的时候,公司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

朱虹的加入犹如吹进了一股清风,凤凰公司立刻有了年轻的活力。

导演朱石麟给这个小女孩取了一个艺名“朱虹”,这个名字来源于朱石麟儿子的名字。

朱石麟希望朱虹能在银海中像彩虹般灿烂。

图片

《男大当婚》是朱虹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她在镜头前手足无措,不过这样正好体现了初恋女孩忐忑不安的心情。

电影《男大当婚》上映后,反响不错,朱虹松了口气。

就在同年,朱虹又和傅奇联袂主演滴轻喜剧《情窦初开》。

由于此片内容轻松愉快,男女主角表演自然,因此深受观众欢迎。

电影《情窦初开》在香港、九龙连续热映四十多天,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也打破了当时票房卖座的最高纪录。

图片

朱虹是幸运的,她仅拍了两部电影,就达到难以企及的高度。

朱虹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香江,影迷们热情地称她为“糖美人”、“甜姐儿”。

朱虹成了电影明星,可她的父亲并不高兴,他以为女儿只是玩玩而已,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把演戏当成了职业。

朱虹的父亲命令自己的女儿不许再拍戏,可这一次朱虹不再妥协,她热爱自己的工作,她要走自己的路。

朱虹的父亲因为这件事,气愤至极,他终身不肯原谅女儿,也从不看女儿拍的电影。

1958年,朱虹在朱石麟编剧并导演的影片《夜夜盼郎归》中,出任该片女主角。。

图片

朱虹戏路宽广,她在电影《小月亮》中,扮演了一个学习成绩好、喜欢打篮球的中学生。

这个角色和朱虹以往的形象完全不同,她以精湛的演技成功地表现了中学生的清纯可爱。

朱虹为了塑造好这个爱打篮球的中学生,她每天回到学校苦练篮球,因此成为了“影联”女子篮球队的中锋。

虽然朱虹主演的每个角色都很成功,但她总想要超越自己,突破自己。

朱虹演过惊悚片《画皮》,她在里面扮演一个披着画皮的妩媚恶鬼。

《画皮》这部电影至今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图片

朱虹在电影《三凤求凰》中,反串男角,英俊帅气。

朱虹又在电影《风雪一枝梅》中,扮演了为偿负债下嫁暴发户,最后改过自新,报复恶人的“狠角色”。

电影《金鹰》中,朱虹扮演了权贵家的顾念珊丹,她通过与坏人的生死搏斗,最后与爱人重返自由。

图片

电影《金鹰》在香港公演后,成为当年第一个票房突破百万的影片,朱虹因此获得了“朱百万”的外号。

朱虹还在电影《屈原》中扮演了妖艳狠毒,残害忠良,楚怀王的爱妃南后。

无论是正是邪,是忠是奸,朱虹都可以拿捏到位,毫无违和感。

1970年,朱虹与合作了12部电影,大她13岁的导演陈静波结婚了。

图片

朱虹是香港大名鼎鼎的女明星,而陈静波则是离过婚的男人。

面对外界对这场婚姻的质疑,朱虹真诚地说道一一

“他是一个对待家庭有绝对责任感的男人……我更流连他在精神上对我的鼓舞和感召力,他的才华、为人处事,品德和人格魅力,都是我一辈子最崇拜的良师益友。”

朱虹的回答让广大影迷有些失望,因为他们更愿意把她和鲍方联系在一起。

影迷之所以会这样想,那是因为朱虹和鲍方多次合作,在电影中饰演的情侣深入人心。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外界一直盛传朱虹的丈夫是鲍方,媒体也趁机炒作,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图片

有些时候,一个演员演绎的角色太真实了,难免会让别人产生误会,这也是一种美妙的烦恼。

不管外面有多少风言风语,朱虹与陈静波婚后幸福,俩人育有一子,生活美满。

图片

1978年,陈静波荣升为“凤凰影业公司”经理。

1982年,长城、凤凰、新联三家电影公司合作,改组为“香港银都机构有限公司”,陈静波又出任该公司副总经理。

朱虹在婚后并未息影,她在40岁的时候,出演电影《父子情》。

图片

《父子情》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公司小职员望子成龙的故事,朱虹在该片中塑造了一个朴实无华、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形象。

《父子情》是朱虹参与的最后一部电影,这部电影获得了1982年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奖,这也是朱虹的“封箱之作”。

不再拍戏的朱虹又开始了新的人生,1985年,她出任“银都机构”行政执行监制,担任了《黑太阳731》、《百老汇100号》的监制。

再到后来,朱虹摇身一变担任香港华南影业工作联合会的理事长,当上了中国电影文化大使的重任。

朱虹在担任中国电影文化大使期间,一手策划了《情系香江50年》等记录片。

朱虹从影24年,出演了28部电影,她己经成了那个时代的符号。

尽管自己的演艺事业如此成功,观众们对她如此热爱,可朱虹自己却充满了遗憾一一

“别人常问我最喜欢自己拍摄过的哪一部影片,其实我哪一部都不喜欢,时代不同了,现在来看这些影片艺术水平并不是很高,那时候我对化妆、造型这些东西考虑得太多,忽略了对人物内心的表达,这是我从影最大的遗憾。”

除了对电影事业的遗憾之外,让朱虹更加遗憾的是父亲的不谅解。

图片

  朱虹一家三口

朱虹的弟弟是博士,她的妹妹们也都出国留学,只有她才读到高中就拍戏,这在父亲心中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父亲从来没有看过我出演的任何一部戏。”

父亲的不谅解是朱虹心中永远的痛,这个痛随着父亲去世而无法消除。

随着年龄的增长,朱虹已经彻底告别电影界,她唯一的儿子现在在美国从事电脑工作。

现在的朱虹除了做一个专业“吃喝玩乐”的老太太,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多陪伴自己的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可惜的是,朱虹的丈夫陈静波在1995年因病去世,夫妻俩没有白头偕老。

如今81岁的朱虹从容安度晚年,回首悠悠往事,朱虹坦然地说:人生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十全十美,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我的人生很圆满,我很满足……

作者简介一一婉儿(婉):一个喜欢读书,痴迷历史的女子,爱写文章的小女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