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

 我的七彩石 2022-10-09 发表于浙江
《行人更在春山外》冬还未来,就眺春山?总有行者,不舍昼夜,千回百转。

读诗词吧,读欧阳修的《踏莎行·候馆梅残》: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馆舍前的梅花已经凋残,溪桥旁新生细柳,春草送暖。远行人摇动马缰,走得越远离愁越没有穷尽,就像那春江之水,连绵不断。

寸寸柔肠百转,行行泪水湿衫,登高凭栏,难解心中忧患。草地平坦,尽头就是重重春山,行人还在那重重春山之外,极目亦难。

从梅残到柳细,从“迢迢春水”到“寸寸肠”、“盈盈泪”,都是婉约派的痴缠,
然后却陡一转,“楼高莫近危阑倚”,境界顿宽:你那样凭高倚阑远望,又能望得见什么呢?

结句“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又更一宽,竟是已有了千山踏尽的沧桑之感。

又去想周华健那首《最真的梦》:总是要历经百转和千回才知情深意浓/
总是要走遍千山和万水才知何去何从

是的啊,又转到这童话塔尖,这云朵丝般,是否还记得我,是否已忘了我,谁做谁的行人,谁是谁的春山。


《又见江南锦》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这枝春,在哪拎?在滴水屋脊,在青瓦弹起的啼莺?在陡峭坡度,信步石林。

江南应所有,聊添一抹夏。
 
这抹夏,何所凭?在枝头烧云,在暖风缓动的铜铃?在湖平如镜,流转浮萍。
 
江南定所有,聊捧一掌秋。
 
这掌秋,绘何景?在穹幕薄阴,在黄叶堆积的小径?在踏叶前行,侧耳细听。

江南丝丝绕啊,悲喜谁定。

是高扬的芦花,是枯叶装点的绿茵,是掌纹消失无形,是时间爬过皮肤,是繁花似锦,点点星星。


《细雨更添江南韵》细雨又添了江南的韵,似乎执意要人忽略,这里还是在北京。

白墙檐轻,枝头滴落流水音。

黄花艳影,蜂蝶追戏流杯亭。
 
波光粼粼,垂柳拂向不远处的山岭,紫色的狗尾草,点头频频。
 
却又有南方未见的银杏,披了盛装,风动处,秋声新,邀人细听。
 
院中小树,亦追上了时令。

再一恍惚,天际已起风云,塔尖如剑,似欲断了红尘柔情,却又割舍不尽。

揉搓着,这颗模糊南北,辗转颠沛的心。


《热烈秋山》
        
是漫天流霞点燃
热烈的秋山
还是秋山红叶
让西天更加灿烂
 
是一刮而起风寒
竖衣领阑珊
还是呼啸林涛
藏最后一声鸣蝉

是擎天一塔炼丹
舞霓裳招展
还是妙指水袖
转万千长索飞环
 
是暮烟四合落单
眺渐起灯盏
世间万物对话
留心头火种取暖


《秋阳洗天》天蓝得就象是假的,顺着梧桐和银杏微黄的叶子望天,光影倾泻而下,如细流涓涓。

枝叶下,秋阳中的黄瓦飞檐,它们很暖,它们,睡得很甜。

去想很多年前的北师大校园,缺席很多课后,终于又能来上,老师讲的是李健吾的“漂泊者”情结。

李健吾说:“理想的,或接近于理想的一点都存在于过去当中,所以实现理想,哪怕是在未来实现理想,都只能回到已逝的原点。” 

是吧那天,也是这样的银杏和梧桐枝叶,镶嵌黄色的边,抬头望,无垠的,仿佛无限透明,又无限深远的天。

是哩,所以觉得它们契合“漂泊者”情结,因为就在指掌之间,不经意的一恍惚,却又都已升腾,飘向无限深远。

是啊,正午秋阳洗净满园,没有花,却比花更艳,盛放枝尖。

嗯,今天竟是重阳,天蓝得就象是假的。我不登高,也不再漂泊去远。我就在原地,站成一把,待秋阳涤洗,锈迹斑驳的剑。


《人间烟火》听到一首今年的歌,《人间烟火》,词曲作者的名字挺有意思:宁缺。演唱的是程响,嗓音很独特,略显刻意的吐字不清,营造婉转纠葛的氛围,象江南粘稠湿润的风。是强作平静下的汹涌,是洞悉世间的欲舍还留。

感受两段歌词吧:

一人后来过江南 烟雨锁惆怅
听得乌篷轻摇浆 竟不知所想
画船萧鼓声声唱 几曲断人肠
谁家墙头有梅 自芬芳

江南花已凋落 怎堪再斟酌
可怜良辰无多 竟似无人说
你撑纸伞回头望 千年乌衣巷
问君青丝有几丈 能把风月量
谁言杯酒醉他乡 红尘皆可忘
凭栏数尽孤帆 泪两行

浓郁的古典风韵,又能以白描流畅的方式铺陈,功底颇深。但在我个人看来,写得太满,太多的元素,反不如郑愁予淡淡的那几句: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再者,这更象人间焰火,不管不顾地开过,我心目中的人间烟火,是这样的。

是当年借住在东平,母亲与当地农民的关系很好,他们给些地我们种菜、养鸡。辛勤的汗水让蔬菜长得很茂盛。豆角结得又多又长,苦瓜长得很大,鸡也养得很好。母亲会把丰收的蔬菜拿给同事们分享,大家都很高兴。早餐,母亲做的猪肉葱花馅和白糖花生馅的包子,蒸熟后裂嘴露馅,热气腾腾,香喷喷的。父亲和我们都很喜欢吃。记得一次,我一口气吃了十一个,一动也不能动,捧着溜圆的肚子瘫在椅子上打嗝。

是那天离开惠州,明哥和新嫂来了,他们一大早去乡下买了鸡,还有热气腾腾的叉烧包和猪红粥。明哥说勇弟,家乡的味道,你一定多吃点。我说好,使劲地一口口吞咽,去压要涌出来的泪流。使劲地,一口口,充实胸膛和咽喉,充实那,要大步迈向远乡的骨骼。

更是从小就喜欢的那张明信片,是了,你还是画面中那个踮着脚,露着肚脐眼的牧童,暮烟渐合中眺向远村的炊烟,眺向星星点点、依次亮起的,人间灯火。


《秋之咏叹》
 
把火红的秋
串了一手
挂墙上腊起
落雪时下酒

把斑斓的秋
盈了一袖
寒风中共韵
舞步不停休
 
把凋零的秋
藏在案头
写几笔思绪
诉不尽乡愁

把明晃的秋
贴上高楼
映碧山千里
送暮云不收


《皆可受雾雨雷电》
 
染一黄边
枝叶茂密相连
连成拂尘
扫出万里无云天

枯荣镶嵌
成就气象万千
壮哉此景
群山如奔象呈现
 
喧嚣世间
犹可浮想联翩
迈步当剪
裁去生离死别怨

天际延绵
幻变尽收眼前
作如是观
皆可受雾雷雨电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又到夕阳西沉的时候,一切变得安静,而后落日坠落山峦,剩下淡淡的黄,淡淡的白。

是断鸿声里,立尽斜阳?不,这里没有归鸿,却听到叽叽喳喳的雀声,是无尽的烟火气,仿佛把斜阳,也逗得欢快。

去看山线,不经意的一勾,特别简洁,又象是水和岸的间隔,再眺远,就藏着,汹涌的大海。
 
温柔的电线,温柔地擦过树枝,温柔地漾起黄叶,温柔地,探向山脚,大大小小的楼台。
 
这是谁的画笔,描摹安静温柔的色彩?这是谁的弦音,唱老季节与等待。
 
假期去了外地照顾生病老父亲的兄弟,父亲身体反复还需住院,他打电话来续假,絮絮叨叨说着各种细节,竟是勾起我许多回忆,万千感慨。

兄弟啊,我在心里说,其实真正最宝贵的,正是这些陪伴的细节。若干年后,甚至直到永远,它们都是美好的记忆。甚至是最宝贵的柴,让我们在感觉到冷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点燃,温暖襟怀。

又去想珂兄前两天的回复,他说:70年代初,单位食堂包肉包子,不限量供应。足有一两多一个的大包子,我也一口气吞了11个,还喝了两饭盆的猪脚汤。又说:母亲笑着看我大快朵颐,笑着笑着就哭了。

是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我又看一眼西沉的夕阳,轻声说:人生幸有这些,温暖的点滴,让我们没有白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