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84年四万越军伏击我军一个团,炮兵发射3400吨炮弹,打服越军

 fxiaog 2022-10-14 发表于安徽

1984年4月28日到5月15日,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14军相继收复了老山,八里河东山骑线要点,随即就地转入防御。老山、八里河东山地区相继被中国军队收复,致使越南清水地区门户洞开,河江纵深地区也受到直接威胁,越军高层极为震动。

越军总参谋长黎仲迅、副总参谋长黎玉贤很快赶到河江,与二军区司令武立等高级将领进行紧急磋商,最后制定了一个代号为“北光计划”的作战方案,准备调集重兵,以那拉地区为主攻方向,打开突破口,然后逐步收复老山地区各个阵地。我军的情报员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越军手里获得了这个计划的名称,但并不知道越军的具体作战方案是什么。

后来一直到战斗结束,我们才从俘虏的一个越军营长口中得知这个计划,这个所谓的“北光计划”内容是:从河内,老街,高平等地调集越军的316A师,356师,第一师,炮兵第三师,炮兵第18旅,特工团,坦克团,工兵团等单位调集八个团,近两万人的兵力,于1984年7月12日向老山地区发动进攻,企图一举夺回老山地区。由于这个会议是在越南河口省一个叫北光的小村庄召开的,所以起名为“北光计划”。

在7月12日之前,越军第二军区司令武立曾发动了多次小规模的试探性进攻,但是都被我边防部队打退。在多次试探性的进攻失败后,越军高层又召开了第二次北光会议,从后方抽调了一批部队,使得总兵力达到了10个步兵团,14个步兵营,两个特工团,共四万人的兵力。

越军根据对我军的试探性进攻,对这些部队进行了严格的训练。越军第二军区司令武立早年曾在南京军事学习过,和我军在前线的一些将领还都是同学,对我军的战术十分了解,所以他对这次行动十分有信心。

我军虽然不知道越军的具体方案,但对越军的大规模调动也有察觉,14军前指命令前沿各部队加紧整修加固工事,补充各种作战物资,加强阵地的警戒防备。同时针对防御正面宽、纵深浅的战场态势,重新调整了兵力,采取少摆多屯、及时补充的方法,在第一梯队只保持三分之一的兵力,以保证有足够的力量应对敌人的持续进攻。

为了防止越军的偷袭,工兵部队用火箭布雷车向老山地区防御阵地前沿抛射了30多万颗地雷,形成了东西长7公里,南北宽5公里的雷场。昆明军区派出一个运输团,昼夜不停地向前线运输炮弹,使每门炮的弹药都达到了三个基数。同时,我军还使用了先进的炮兵雷达监测系统,只要越军的大口径炮弹一发射,只需3秒钟,计算机就能准确的标绘出越军的炮兵阵地所在地和炮的种类,对越军炮兵进行打击。

1984年7月12日晚23时50分,我军电子侦听部门监听到了越军第二军分区的一个无线电讯号,经过破译,其内容是:“各部速报准备情况!”得到这一情况后,我军迅速采取行动,认为越军很可能会在7月12日凌晨发动进攻。

12日凌晨两点五十分,14军40师师长刘昌友打电话给前沿阵地的步兵团长张又侠,问他如果越军此时发动进攻,现在会埋伏在哪个地方?张又侠回答会在我军阵地前沿500米到800米处,刘师长命令他的部队不要动,炮兵会对这个区域进行炮火覆盖。

凌晨三点,炮兵开始对阵地前沿的空旷地带进行炮火覆盖,炮火打击结束后,前沿部队回答阵地前没有任何动静,张又侠团长不信,命令部队打照明弹,结果前线部队还是回答什么都看不见。我军指挥员心想这算白打了,虚惊一场,但后来根据抓获的俘虏交代,我军第一轮炮火就让越军损失惨重,越军两名营长当场死亡,但失去指挥的越军部队没有暴露,轻重伤员无一呻吟,纪律于素质让我军也十分惊讶。

但是第二轮炮击开始后,越军以为我军发现他们了,便开始鬼谷狼嚎地向我军发动进攻。越军开始进攻后,我军指挥部命令炮兵第四师,以122加榴炮向越军后方供给基地、炮兵阵地、后续部队、保障部队等可能集结或屯留的地区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之后开始加大炮火密度。

我军开始命令强大炮火强度,命令炮兵第320团,以122加榴炮对敌清水口附近地域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命令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我防御前沿三公里地段内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再改用大口径火炮射击,连坦克部队都一字排开,在我军阵地前沿构筑了一道严密的火力网。

越军的偷袭变成了强攻,我军的炮火就越军偷袭部队的救护,后勤,预备队全被消灭,走在最前面的越军成为了一股孤军。越军也很快反应过来,越军第二军区司令武立命令他们的炮兵进行还击,不少炮弹落入到我军的阵地还有指挥所,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但是我军迅速察觉到越军阵地的具体位置,我军的两个122榴弹炮营和一个130火箭炮营迅速进行反击,越军炮兵伤亡惨重,不敢再进行还击。

越军第二军区司令武立在张又侠率领的119团阵地面前,展开了四个步兵团和两个特工团共六个团的兵力,平均每公里步兵1.5个营,在四个方向上实施了8路营级规模进攻,这些部队都是越军的主力部队,武器装备不比我军差。

但是打到中午十二点左右,迫击炮的炮弹依然充足,大口径炮弹却出现了严重短缺,119团团长张又侠听到前线炮弹短缺,两臂一摊,差点背过气去,没了炮火封锁,他的一个团很难挡住六个团越军的进攻,何况越军的后方还有援兵前来增援。

为了解决炮弹短缺的问题,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将军亲自出马,命令所有能动的军车全部都去拉炮弹,并命令部队官兵到公路上去拦车拉炮弹,所有来往车辆的货物一律卸下,部队派人看管,每辆车跟一名军人,引导着往建水燕子洞仓库拉炮弹,先后有800多辆民用车参与到了运输炮弹的行列中,很多司机甚至不顾阻拦,把炮弹直接拉到前线阵地。等部队的人要登记司机信息进行补偿的时候,这些司机却跑走了,回去向亲戚朋友讲述在前线看到的景象。

不仅炮兵打得激烈,前线的我军官兵打得也十分英勇,坚守142号高地的119团8连9班的15名官兵和越军的一个营鏖战10个小时,先后打退越军6次轮番冲击,击毙敌人104人,缴获轻重机枪3挺、各种枪支12支及军用物资一批。

经过14个小时的战斗,越军伤亡惨重,仅遗留在我军阵地前沿的尸体就有3400余具,越军再也撑不住了,开始撤出战斗。7月12日一天的时间,我军炮兵向越军发射了3800多吨炮弹,有力支援了步兵的作战。当时叶剑英元帅看了战场录像后惊叹:淮海大战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多敌人尸体!

发布于:天津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