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伪保长为讨好日军,让十个人抬着食品去夹道欢迎,结果被当场杀死

 历史探奇 2022-10-21 发表于河南
一九四一年和一九四四年日军两次沿铁路、渡黄河占领郑州。郑县(现郑州市郊区)人民遭到了日军惨重的浩劫。
一、大搞“无人区”
一九四一年十月一日(农历八月十一日)夜,日军乘汽船偷渡黄河,占领了邙山头。次日凌晨,伪保长王本立为讨好日军,让十个人抬着撰满糕点、大枣、柿子等食品的“合桌”,在王寨沟日欢迎日军。日军怀疑食品里掺毒就用机枪“点名”,将十人全部当场杀死。
接着,日军在村内烧杀奸淫。日军“扫荡”孟河时,霍马狗一家四口人,为躲避日军,全都钻进场边的玉米杆堆里,日军先用机枪猛扫,后又泼上汽油、点火焚烧,三人被烧死在里面,只有霍马狗之子霍合新幸存。
日军闯入贾七斤住宅,将其躲在屋里的母亲、妻子、姐姐、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用刺刀逐个杀害。王合妮一家被杀的更惨。其妻已怀孕八个多月,当时正在家里烙馍,日军闯入院内,见鸡窝里有鸡,就伸手抓住,抽刀砍掉了鸡头。
王妻上前阻拦,日军抬腿就是一脚,王妻用手中的翻馍铍(乡下烙馍用的炊具)敲了一下,那个日军大怒,将王妻拉到门外大街上,剥去衣服,吊在树上,其子见母亲吊在树上,哭喊上前,被日军杀死,另一日军提刀上前,将树上吊着的孕妇惨杀。其公婆见媳妇如此被杀,拼死上前,婆婆亦被杀。其公爹又上前,日军就用战刀将其杀害,惨象不堪言语!
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日军在黄河桥杀死我无辜同胞一百七十余人,烧毁房屋一千二百多间,从枣榆沟到韩洞,满目凄惨景象。日军在邙山头大筑工事,在牛沟口拉起了电网,挖掘壕沟,全村一干多人金部赶跑,黄河桥一带变成了“无人区”。
二、血洗上河王
一九四一年十月三日(农历八月十三日)下午,日军沿平汉铁路南进,用猛烈炮火轰击上河王,驻守上河王村的国民党军队仓皇溃逃,日军于当日黄昏占领了上河王村。
次日九时,日军在村中大肆屠杀无辜百姓。六十多岁的李升堂老人,被日军追赶许久,终在杨章录家被刺杀。在李兆祥的院内,日军捆住十几个老百姓,往他们身上浇汽油,然后点火,将十余人全部活活烧死。
在李马群家里,几个日本兵侮辱其女,练过武的李马群进门见状,大吼一声,挥拳而上,接连打死两个日本兵,因寡不敌众被捕。日军就用铁丝将李捆住,放火焚烧屋子,把李马群投入大火之中。
许多老人、妇女、儿童被逼跳井自尽。李马驹和母亲拉着手跳井了,李合成和母亲拉着手跳井了,薛桐保的奶奶、妈妈跳井了,梁清秀的两个妹妹和一个外甥也投井了……井中有几十具尸体。
从早晨八点到九点的两个小时内,仅上河王一个村的居民,就有八十三人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杨庆善一家十八口人。仅存三口。薛全岭一家八口人,只留一人。全村四百八十一人,死的死,逃的逃,最后仅存一百八十三口。这就是日军制造的骇人听闻的“血洗上河王”事件。
三、大花庄、北李庄大屠杀
一九四一年十月一日(农历八月十一日)夜日军由琵琶陈渡过黄河,次日天微明,日军西犯至大花庄西桥头,遇国民党八十一师吴营(营长姓吴,当地村民称吴营)抵抗,两军隔贾鲁河激战。
日军渐增,吴营无援而退。日军于是在大花庄大施淫威,惨杀百姓。据大花庄幸存者花景云、花明来目睹所记,当日该村被杀八十四人,连外村逃难的,战死桥头的国民党士兵,不下数百人。
桥头激战中,北李庄的农用大铡刀亦被八十一师吴营官兵当作武器,与日军肉搏相持,使日军不得过桥。另股日军向桥东南三里远的小孟庄、枣庄村进犯,越过贾鲁河,占领了磨李,随后包围了北李庄。国民党八十一师吴营官兵全部战死,日军亦遭重创。
日军占领北李庄后,杀戮更凶,上至七十五岁老翁,下至不满周岁的婴儿,一概屠杀。全村被杀七十四人,妇女占百分之二十八,青少年占百分之三十,五岁以下的婴儿就占百分之十五。
四、炮豪黄岗寺
日军占领郑州之后,以猛烈炮火向郑县县城西南至王胡寨、黄岗寺一带进犯。十月二十五日(农历九月初六),日军进犯黄岗寺,上有飞机轰炸,下有大炮、机枪,老百姓伤亡四十多人。
鬼子进村后,把老百姓集中起来,周围架起四挺机枪,从中挑出十一人,押送到齐礼阎村的一间草房屋,然后纵火全部烧死。过了三天,日军又到黄岗寺大扫荡,见村上老百姓外逃,用刺刀捅死三人,放火烧房一千七百多间,烧死老百姓四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