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发展的转折时代----简论五代与北宋王朝对处理契丹辽政权问题的不同策略

 九彩飞翔 2022-11-11 发表于广东

图片说到中华历史上的残唐五代及十国,虽然时间很短,前后不过七十多年,却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最黑暗的时代之一,与魏晋南北朝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之后继起的两宋王朝,却是中国历史上文治最辉煌、经济最繁荣的时代,与五代十国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要说从五代十国至南宋末年这三百八十年中出现的大约八十三位皇帝中,可称为雄才大略,开一代盛世的英明君主恐怕只能有两位上榜,就是被称为“五代第一明君”的后周王朝世宗皇帝柴荣,和大宋王朝开国皇帝太祖赵匡胤。

他们二人在面对威胁中原王朝的北方游牧强权契丹国家时,却是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国策。

为什么柴荣主张先解决契丹,而赵匡胤要后解决契丹,两个人谁更正确?

图片

笔者首先回顾一下当时历史背景,看看契丹与五代诸王朝以及大宋的历史渊源。

公元907年,就是大唐王朝灭亡的那一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成为契丹部落联盟首领,公元916年始建年号,建国号“契丹”,定都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南波罗城)。

公元947年,辽太宗耶律德光应后晋王朝开国皇帝石敬瑭之邀率军南下中原,攻占汴京(今河南开封),灭亡了后唐政权,耶律德光在汴京登基称帝,改国号为“大辽”,改年号为“大同”,后退回北方。

公元983年,即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大辽”复更名“大契丹”。

公元1007年,即北宋真宗景德四年,辽圣宗耶律隆绪迁都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

图片

公元1066年,即北宋英宗治平三年,辽道宗耶律洪基复国号“辽”。

公元1125年,即北宋徽宗宣和七年,被女真人建立的政权金国所灭,共传九帝,享国二百零九年。

辽强盛时期疆域东到日本海,西至阿尔泰山,北到额尔古纳河大兴安岭一带,南到河北中部的白沟河

辽朝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发展史上一个划时代意义的政权,从这个时候开始,北方游牧民族再也不仅仅满足于南下劫掠财富人口这个目标,而是有了与中原王朝争夺天下的战略规划,之后的女真金朝,以及蒙元王朝全部都是为了这个目标,与两宋展开了数百年的战争。

图片

辽朝将重心放在民族发展,为了保持民族性将游牧民族与农业民族分开统制,主张因俗而治,开创出两千年游牧政权建设上划时代意义的两院制的政治体制。

辽朝创造契丹文字,吸收周边的渤海国五代北宋西夏以及西域各国的文化,有效地促进辽国政治、经济和文化各个方面发展。

辽朝的军事力量与影响力涵盖西域地区,因此在唐朝灭亡后中亚、西亚与东欧等地区更将辽朝(契丹)视为中国的代表称谓,直到今天中国一词在印欧语系诸语言中的发音拼写基本上仍为“契丹”。

契丹族在建国伊始,就先后与五代时期的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及随后的北宋王朝展开战争,长期形成南北对持的局面。其中最主要的战争成果就是夺取了五代之前历代中原王朝重要的北方屏障燕云十六州,并且占领长达四百多年时间。

图片

公元936年五代后唐王朝发生内乱,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以自称儿皇帝、割让燕云十六州为条件,请求辽太宗耶律隆绪支援发兵攻打后唐。

耶律隆绪亲率5万骑兵,于晋阳洛阳等地击败后唐军队,协助石敬瑭攻灭后唐,石敬瑭得以建国后晋

燕云十六州具体指:幽州(今北京市区)、顺州(今北京市顺义区)、儒州(今北京市延庆区)、檀州(今北京市密云区)、蓟州(今天津市蓟州区)、涿州(今河北涿州)、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市)、莫州(今河北省任丘市北)、新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妫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武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蔚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应州(今山西省应县)、寰州(今山西朔州市东)、朔州(今山西省朔州市区)、云州(今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相当于今北京、天津全境,山西和河北的北部地区。

图片

燕云十六州的丢失使得北宋政权建国后整个华北地区无险可守,都城东京汴梁直接暴露在契丹铁蹄的巨大威胁下持续长达一百六十多年,而北宋王朝被迫耗费巨资长期维持一直数目庞大的军队。

可以说,燕云十六州的丢失造成北宋王朝及其不利的战略态势,是造成北宋“冗兵冗官,积贫积弱”的最直接的原因。

接下来看看,柴荣和赵匡胤这两位英明君主,为了各自王朝的长治久安,对威胁国家安全的强敌“契丹辽朝”都采取了怎样的战略对策。

契丹国获得燕云十六州后,将燕云十六州建设成为进一步南下的基地,为实现其入主中原的宏伟目标对之后的后晋、后汉和后周三个朝代发动了连续不断的进攻。

在这样严峻的形式下,后周显德元年(公元954年),后周太祖郭威驾崩,柴荣登基为帝,即后周世宗皇帝。

图片

柴荣心怀统一大志,雄心勃勃,决心遵照养父郭威的遗愿,干出一番大事业。他曾向左谏议大夫王朴发问:“朕当得几年?”精究术数的王朴答曰:“臣固陋,辄以所学推之,三十年后非所知也。”

柴荣听后十分欣喜地说:“若如卿所言,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

北汉皇帝刘崇趁着柴荣根基未稳,笼络北方契丹军十万一路南下,打算覆灭后周。

柴荣召大臣议欲亲征,宰相冯道极力止,柴荣因言:“唐初,天下草寇蜂起,并是太宗亲平之。”

冯道奏曰:“陛下得如太宗否?”

柴荣怒曰:“冯相何少也!”

柴荣乃罢其相位。曰:“以我兵力之强,破刘崇山压卵耳!”

图片

柴荣率军兼程速进,在高平之南与北汉军遭遇时,右军樊爱能,何徽部不战遁溃。在危险时刻,柴荣不畏矢石冒死督战,北汉骁将张元徽被杀,刘崇单骑北逃,契丹军退逃。此战巩固了柴荣的地位,他趁胜整饬军纪。樊爱能、何徽等70多名将士因临阵脱逃悉数斩杀,同时对作战有功的李重进、赵匡胤等将士给予重赏。

经此一役后,柴荣不但稳固了自己的政权,也打得北汉失去了与后周抗衡的资本,同时,使契丹在之后数年再不敢轻举妄动。

十月,柴荣班师回朝后,吸取高平之战周军将不用命、士不能战的教训,下令整顿军队,他说:“侍卫士兵,老少相半,强弱不分。”“况百户农夫,未能瞻一甲士。且兵在精不在众,宜一一点选。精锐者为上军,怯懦者任从安便,庶期不用,又不虚费。”

图片

柴荣遂命赵匡胤负责,广募天下壮士“选取优者为殿前诸班”,通过整顿,禁卫军成为一支威震邻国无比强大的军队。

显德二年(公元955年)一月,柴荣下诏:“在朝文班,各举堪为令录者一人。虽因族近亲,亦无妨嫌。授官之日,各署举主姓名,若在贪官浊不任,懦弱不理并量事轻重,连坐举主。”

三月又下诏:“应逃户庄田,并许人请射承佃,供纳租税。”

柴荣委派忠武节度使王彦超与彰信节度使韩通带领士兵,征发民夫疏通深州和冀州之间的胡卢河,并在李晏口夹胡卢河修建城垒,派重兵戍守。

柴荣又派德州刺史张藏英召募边境骁勇之民组成一支精悍的边军,形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边民得以安居乐业。

为选拔人才,诏曰:“国家设贡举之司,求英俊之士,务询文行方中科名。比闻近年以来,多有滥进,或以年劳而得第,或因媒势以出身。今岁所放举人,试令看验,果见纰缪,须至去留。”

图片

柴荣亲自阅览新举进士的诗赋、论文与策文。

四月,柴荣诏于京城四面别筑罗城,期以来春兴役。令近臣二十余人,各撰《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平边策》各一首,柴荣亲览之。并采纳比部郎中王朴的“攻取之道,从易者始”的建议,制定了“先南后北”的战略。

柴荣派向训、王景率军西征割据四川地区的后蜀,欲收复秦、风、成、阶四州。

七月,因西征军需供应不继,战事陷于僵局,诸将执意请求罢兵。柴荣派赵匡胤作为特使前往秦州前线视察战局,具实上奏,极言秦、凤诸州可取。

柴荣提拔王景兼西南面行营都招讨使,向训兼西南面行营都监。

九月,诏禁天下铜器,始议立监铸钱。规定除“县官法物,军器次寺观钟磬钹铎之类所留外,自余民间铜器、佛像,五十日内悉令输官,给其值。过期隐匿不输,五斤以上处死,不及者论刑有差。”

图片

闰九月,大破后蜀军,秦、成、阶三州相继归附。

显德三年(公元956年)一月,发丁夫十万城京师罗城。柴荣下诏亲征南唐,派李谷李重进赵匡胤等战将出征。

此战攻取了南唐的滁、扬、秦、光、舒、蕲六州。后因雨季来临,留李重进军围攻寿州,五月班师回京。

柴荣征集工匠“于大梁城西汴水侧造战舰数百艘,命唐降卒教北人水战。数月之后,纵横出没,殆绝唐兵。”

显德四年(公元957年)二月,柴荣再次亲征南唐,攻破南唐援军紫金山寨,克寿州。消灭唐军四万人,获船舰数百艘,钱帛器械无数,车驾发下蔡还京。

十一月,柴荣亲率诸军第三次征南唐,攻濠州、败唐军于涡,泗州守将降,柴荣亲率水陆大军东下,得敌舰船三百余艘,加之周军数百艘舰船,水陆俱奔,所向皆捷,连降濠州、涟水、亳州。

图片

显德五年(公元958年)一月,柴荣亲攻楚州,破扬州,继续扩大战果。三月,幸泰州、广陵、迎銮江口,大败敌军。

南唐主李璟迁陈觉奉表陈情,献贡品,被迫谴人献四州之地,画江为界,岁输贡物十万,以求息兵。

柴荣至此完全平定了了南唐占据的江北十四州,南唐去帝称号,只称“江南国主”。

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四月,柴荣亲率诸军北伐契丹。至宁州,刺史王洪降。

之后,领兵水陆俱下,至益津关,契丹守将终廷晖降。至瓦桥关,守将姚内斌降,鄚州刺史刘楚信以州降。

五月,瀛州刺史高彦晖归顺。

图片

柴荣这次北伐契丹,仅四十二天,兵不血刃,连收三关三州,共十七县,如果照此发展下去,以后周此时的军力和柴荣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全部攻取燕云十六州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天不作美,柴荣却于取瀛州后患病。

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六月,柴荣因病班师回到汴京,解除张永德殿前都点检职务,升赵匡胤为检校太傅、殿前都点检。

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六月十九日,柴荣驾崩,终年三十九岁。

周世宗柴荣之所以改变了“先南后北”的战略方针,在攻取南唐江北之地后转兵向北,没有继续挥师扫平江南,是因为他意识到了燕云地区重要的战略地位,为了南征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必须一劳永逸的解决北方的强敌。

图片

柴荣了解到契丹的贵族阶层矛盾激化,公元951年九月,即后周建国第一年,辽世宗耶律阮为配合割据山西的北汉政权攻打后周,行军至归化(今内蒙古呼和浩特)的祥古山时,由于其他部队未到,先行驻扎在火神淀。其间喝酒、打人、打猎,众将很是不满,最后被宗室耶律察割杀死于梦乡中。

耶律察割自行称帝,辽太宗耶律德光之长子耶律璟和耶律屋质等率兵杀死耶律察割后,被立为帝,即辽穆宗

辽穆宗前期,朝廷内部不稳,离心离德,大臣经常发生叛乱或是南奔中原的事件。

公元952年六月,萧眉古得欲叛辽南奔后周,阴谋败露,被杀。七月,政事令耶律娄国林牙耶律敌烈等谋乱被捕后伏诛。

图片

公元953年十月,耶律李胡之子耶律宛等人谋反,事情被察觉后被捕。

公元960年七月,政事令耶律寿远、太保楚阿不等人谋反,事败伏诛。十月,耶律李胡之子耶律喜隐谋反,事败被捕,因供词牵涉耶律李胡,耶律李胡入狱而死。

由于政局动荡不安,迫使辽穆宗停止了辽太宗、辽世宗一贯执行的南伐中原政策,以恢复因长期战事而消损的国力,与南唐北汉联合对抗遂渐强盛的后周

公元959年在后周世宗柴荣发动北伐时,辽朝连续丢失三州三关,后周大军直取幽州,辽穆宗甚至有意放弃燕云十六州。

最后因为柴荣重病南返,莫州、瀛州归后周领有,辽军加强防御,此后二十年不敢南下,直到公元979年,北宋太宗赵匡义在位时,才有重新与中原开战。

图片

柴荣在位时能够实现自己先期的“先南后北”,后期的“先北后南”的战略构想,说明柴荣除了出色的战略思想外,对治国也有一套自己的思路。

在登基后,柴荣立即下旨求谏,请求身边的大臣们向自己说些“逆耳忠言”,要求,只要对国家有益的改革方针,大臣们一定要写成奏章上表,也可以随时觐见面谈。

柴荣在广开言路后任用了一大批能人帮助自己治理朝政,并时刻要求自己不要因情绪而对大臣进行赏罚。

为了巩固皇权在地方的影响力,柴荣还对全国各地方的官场进行了整顿,对于任选地方官吏的过程一律从严。

在柴荣统治期间,国家鼓励农民开垦荒地,并大幅减轻了老百姓的赋税,废除“圣人府”的特权,免掉了部分不必要的苛税和劳役。

图片

以开封为交通中心,后周王朝在全国兴修水利交通工程。拆除寺庙三万余座,强制僧侣还俗成为劳力。

此外,柴荣还命令全国拆除铜制雕像,将其熔炼制成铜钱投入到社会中,加速商业发展。

柴荣驾崩后,赵匡胤以“陈桥兵变” 的方式篡夺了后周江山。

有了柴荣打下的良好基础,赵匡胤模仿柴荣的举措继续着自己的统一事业,轻而易举的吞并了其他政权。

可以说,在当时中原纷繁复杂的形势下,北宋仅用了二十年便完成统一,这固然离不开赵匡胤的英明决断,但更重要的是他接手的后周政权在世宗皇帝柴荣的治理下,国力强大,中原统一之势已不可阻挡。

赵匡胤在统一路线上的选择与柴荣不同,他的战略是“先南后北”,先消灭南方各个割据政权,巩固中原和江南,但是却让使契丹得以休养生息,度过了内忧外患的危机,重新恢复生机与强盛的辽朝也就成了北宋政权百年的心腹大患。

图片

笔者接下来探讨一下柴荣的“先北后南”与赵匡胤的“先北后南”孰优孰劣,他们对待北方强权契丹辽朝的国策谁的正确。

结合历史背景来看,没有谁更正确,都是看当时面临的国内外环境所决定的战略。

周世宗柴荣并未遵循初期制定的“先南后北”战略,他在攻占南唐江北十四州后便挥师北上直取契丹,没有丝毫的停留,准备夺回被契丹占领的燕云十六州。

这次北伐仅仅只用了42天,柴荣就攻占了三州三关,几乎将整个幽州以南全部攻取了,契丹的燕云十六州看来即将要易手了。

在准备攻打幽州的时候,柴荣突然病倒,之后不久驾崩。

契丹得以死里逃生,平静的发展了二十年的时间。

柴荣捕捉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才马不停蹄的转兵攻打北方,因为刚刚夺得了南方的大片土地,正是士气高昂的时候,只可惜,柴荣英年早逝,未能实现自己的战略构想。

图片

赵匡胤在建立宋朝的时候,北有契丹,南有南方数个割据小政权,“先南后北”战略是在北伐割据山西的北汉遇挫后制定的,顺带全部收复燕云十六州也就此搁浅。

当时的北汉已摇摇欲坠,完全依靠契丹的支援勉强存活,契丹内部当时统治阶级的内乱持续不断,国力大大下降,其实这个时期是北伐的最好时期,是全部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最佳时机。

北宋政权从正统意义上来说,得国不正,政权基础不是很稳定,国内隐藏的反对势力不小,原来后周的军民们对新朝充满疑虑。

因为连年征战国库已经空虚了,如果跟契丹开战的话,一战而胜还好说,一旦战败,最后的局面很有可能是亡国。

因此,赵匡胤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肯定不会首先选择北伐,“先南后北”是非常符合当时的国情的。

图片

大宋王朝先消灭南方藩镇割据政权,等经济充实了,再进行北伐。

在赵匡胤的决策下,大宋军队先后平灭了后蜀、荆南、南汉、漳泉等南方政权,最后一个吴越国也在太宗赵匡义在位第三年“纳土归降”治理下,北宋出现的盛世“建隆之治”,此时各方面条件都已满足北伐契丹,可惜的宋朝后来屡战屡败,是有多种原因的,“先南后北”战略本身没有错。

在赵匡胤刚刚当皇帝之后,先是用了两年的时间整顿了内政,为自己创造了一个相对安稳的政局,但经过两年的停战,辽国的实力也有所恢复,宋辽之间达成协定,双方互不侵犯。

当时赵匡胤考虑到了,经过五代五十多年的征伐,当时的中原地区生产力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以中原大地为主的大宋王朝必须寻求可以支撑自己活下去的资本,因此从经济角度来考虑,南征比北伐更为急迫。

图片当年赵匡胤跟着柴荣打过契丹,知道契丹是中原王朝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劲敌,很难一鼓而定。

所以,赵匡胤在柴荣的基础上总结经验,放弃了先打契丹的计划。

相比辽国,南方各政权皆比较弱小,很容易被大宋攻下,占据整个南中国之后,除了可以增加丰厚的赋税,也可以通过这种统一功绩来彰显赵匡胤天命皇帝的威严和正统性,这是一种非常必要的政治认可,大宋王朝就是后周的合法继承者,皇帝赵匡胤就是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了。

大宋是在后周的基础上建立的,取得了大宋王朝的基业。

两位皇帝的统一战略都没有大的问题,如果不是天不假年,两位皇帝都在大业即将完成时去世,历史将有另一个面貌。

综上所述,柴荣主张先解决契丹,而赵匡胤要后解决契丹,两种策略都是都是历史大背景下审时度势、深思熟虑后的正确决策,并没有对错,也没有孰优孰劣之分。

也许,历史就是这样充满了未知与不确定性吧!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