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实故事||我的初恋女孩一边撩我,一边给我爸生孩子,报应来了。

 猪小浅 2022-11-15 发表于上海

一个写真  实  故  事的公众号

/ 每 天 8:40 与 你 相 约 /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今天是男主版本,错过女主版本的点这里我要嫁给青梅竹马,结婚前3天,他说了个可怕的故事。

01

我是陈博然。

我一直喜欢看小说,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故事的男主。

其实从没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什么特别,可是被剪剪切切,浓缩在一起,好像一瞬间变成了跌宕起伏的电影。

是的,我喜欢的女孩叫韩宝仪。

宝仪说,爱情有时候并不是祝福,而是可怕的诅咒。

我想,可能是这样吧。一生无情无爱,一生不伤不痛。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宝仪和我在一起后,她从没有问过我,以前谈过多少次恋爱,有过多少女朋友。

也就是说, 她默认我之前谈过许多次恋爱,有过许多女朋友。但她不敢问。

面对我,不论她是海口朝气蓬勃的野丫头,还是上海光鲜亮丽的职场精英,始终都带着不可言说的自卑。

而当她了解到那个被我备注了“贱人”的女人后,她更是受不了。

因为那个女人和我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叫冷倩。

一个注定成功,却也注定让我厌恶的女人。

02

我妈在海口的免税店做导购。

所以宝仪一直以为我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

我告诉她,我爸搞停车场。她就以为是那种承包了一个停车场的农村大叔。

而事实上,我爸手里的停车场不止一个,巅峰时期,大大小小加一起,能有几万个停车位吧。

传说中躺着赚钱。

我虽然够不上富二代,但从有记忆起,我的生活就比大部分同龄人优越。

我爸老家在上饶农村,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他从小不怎么受爷爷奶奶喜欢。

八零年代初,第一波打工潮,我爸就离开了家。

他和我妈是在广东认识的。

那时候,广东那边挺乱的。我爸个子不高,但人很厉害。江西佬嘛,说话都带着狠劲。有一次,我妈下夜班,被人抢。我爸救了她。两个人就好上了。

那是1984年,我妈17岁,我爸21。

我妈家里有4个女儿,一个儿子。小学毕业就出来工作了,挣钱养弟弟。也是苦命的女人。

1985年,我爸又惹事了,得罪了人,待不下去了。他问我妈,愿意跟他走不。

我妈就想,在哪里不是干呢,有靠谱的男人带着她,总比自己单着强。

就这样我妈跟了我爸。

春节登了记。没有婚礼,只是为了在外面打工方便住一起。那时候,没结婚证,男女是不能同居的,连小旅馆都住不了。

他俩边走边打工,后来到了杭州。

我爸跟着朋友在大学里做保安,一年多,升了队长。

两人就算真正定下来了。

03

1987年,我妈生了我。

一胎就是儿子,我爸可高兴了。

小时候应该是苦过的,但我没什么记忆。因为我爸在大学做保安,所以我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大学校园里疯跑。

九十年代,私家车慢慢多起来。

我爸跟着朋友,开始承包停车场了。摸熟了关系,他开始自己单干。

到了我上学,家里已经有自己的车。

虽然我爸妈都没什么文化,但从小在大学里长大,耳濡目染,都是文化人的气息。

再加上一直是妈妈带着我。她是那种传统又温善的女人,所以我小时候性格很礼貌,也很胆小。

比如一件玩具,就算喜欢,别的小朋友要拿,那我肯定就不拿了。

这让我爸特别看不上眼。

四年级的时候,把我强行送去学散打。

据说差点送少林寺来着,我妈死活不答应。最后送去了武校。

最初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各种花式挨打。

我师兄说,想打人,就要会挨打。因为别人攻击你的时候才会露出破绽,你扛住第一下,才能有效反击。可我的小身板,哪扛得住啊。

周末,我妈接我回家,我们母子抱头痛哭。她心疼,我委屈,感觉日子好惨啊。

武校说是有文化课的,基本上就是摆样子。

我妈眼看着我学习不行了,就给我找了家教,周末给我补补数语外。

那个家教,就是冷倩。

04

我本来是抗拒的。

好不容易放假,谁想上课。可是,我第一次见到冷倩,再没反对过。

因为冷倩长得非常漂亮。皮肤白,有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

她来自黑龙江的农村,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像播音员似的,特别好听。

我妈对普通话有执念的,她自己说不好。以前我爸总笑她。

每次看老谋子的《我的父亲母亲》,我就会想起冷倩。

因为她好像片子里的章子怡,美丽,天真,眼神却有种不服输的倔劲儿。

那是1998年,她18,我11。

许多人把这个年纪的男孩当小孩。可事实上,真的什么都懂了。特别是在武校里待着。

每次冷倩给我讲课,我都会偷偷看她的脸,那么近,那么美,像块羊脂玉,散着微微的光。

她身上还有种很甜美的气息,淡淡的,特别好闻。

冬天的时候,有一次,她来补课,发现我手上都干得快皴裂了。她就从背包里拿出一支护手霜,给我擦手。

一个很普通廉价的牌子,但是那股香味,我永远忘不了,带着甜暖的,杏仁的奶香。

当然,我更忘不了,她给我擦手的那一刻。

那么轻柔仔细地擦遍我手上每一块皮肤。

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自己的脸,肯定是红透了。

冷倩就拧我的耳朵,说,小屁孩还知道脸红呢?

我感觉自己的头发梢都着火了。

05

这个小小的片段,怎么看都是心怀鬼胎的小弟弟,对温柔可爱的大姐姐不怀好意。

我当时还偷偷对着镜子骂自己臭流氓。

但许多年后,我回想起来,我觉得她可能是故意的。故意对个小孩子,释放一种似是而非的暧昧。

但那时候,我像掉进盘丝洞的猪八戒,根本逃不了。

我说,姐姐,这个真好闻啊。

冷倩对我说,你知道我为这个东西挨过多少打吗?

她和我讲,她家里特别穷。4个姐妹,饿得哇哇哭的那种穷。别的孩子捡破烂换钱,买好吃的。她去买1毛钱一盒的蛤蜊油。

好像是东北特产的一种护手霜。

她拿来擦脸,擦手。同学笑她臭美,她不听。老师说她从小就立志当狐狸精。她不管。

爸爸嫌她家里都揭不开锅了还买这种没用的东西,打过她好多次,可她始终我行我素地擦她的蛤蜊油。

冷倩对我说,你记着,别管别人说什么,去做你认为对的事。你爸让你去学武,是因为他的成功,是靠拳头打下来的。但现在是凭脑子吃饭的时代了,你听他的,就毁了。

她把她的手,伸到我面前说,你看,我所有姐妹的手,又黑又糙。她们注定一辈子离不开那个小村子。现在,她们对我的嘲笑,都变成了羡慕。多爽。你也要一样,不要因为身在武校,就放任自己做个野小子。姐姐知道你内心里还是个温柔的男孩子。

我当时真的哭了,觉得她看到了我心里去。

两个月后,她和我妈道歉。她说,对不起,我当初骗你了。我不是全日制本科生,我只是参加自考的。

她告诉我妈,她是逃婚跑出来的。家里为了彩礼,逼她嫁给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

她现在自己打工赚钱供自己读书。

冷倩说,如果你介意,就换别人吧。

我妈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换呢。更何况,那时候我已经开始转变了。认真读书,刻苦训练,早晚还要擦上杏仁味儿的护手霜。我妈谢谢她还来不及。

新年的时候,我妈叫冷倩来家里吃饭。她和我爸聊天,讲怎么大闹订婚现场,怎么逃出父母看管的小屋。怎么在大雪里,咬紧牙关一路走到县城,偷偷爬上了大巴。

后来,售票员查到她,她当场跪在过道上,说,我求求你,我回去就只能嫁给老头子了。

后来车里面的叔叔阿姨,你一块我二块的,给她捐了个车票钱。

我爸夸她有勇有谋。

不得不说,东北女孩是真能喝,那一顿饭,冷倩把我爸喝到桌子底下去了。

从那以后,我爸有意带她见见生意上的人。因为那时候酒桌文化很浓,能喝是种技能。

06

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

先不说冷倩的身世是真是假。

她似乎在有选择地对我们一家人定制人设。

在我眼里,她是鼓励我向上的温柔大姐姐。在我妈眼里,她是同病相怜,不被家人重视的小妹妹。而在我爸眼里,她是敢闯敢拼的小女孩。

很快,她就获得我们一家的喜爱与信任。

等我初三那年,我爸在冷倩的建议下,把我送回了普通学校。

但依然要每周去训练。

那时候,冷倩已经拿下了大专文凭,进了我爸的公司。

她有了钱,更会打扮自己了,艳丽,但不俗气,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轻熟又朝气的美。

我爸谈生意,很喜欢带着她。十分有面子。

而我已经15岁,是个身高破1米8的男生了。

多年的散打训练,让我的身材不亚于成年人。我在她面前,总是极力地表现出成熟的样子。

可她对我,越发像是在逗一个小屁孩。

反倒是对我爸,有种说不出的粘。

她说,她对我爸越来越敬佩。

可我觉得,她在撒谎。她心里是瞧不起我爸的。我隐约觉得她在勾引他。

这让我不论对我爸,还是对她,常常发无名的火。

而冷倩呢,不但不生气,还看着我笑,然后用一种温柔乖哄的口吻说,怎么了?小少爷,谁又惹你不开心了?

我简直要气炸了,无数次想把关起来揍一顿,让她向我求饶,看她还笑不笑得出。

当然,我也只可能是想想。

07

再后来就是高一了。

下学期刚开学不久,我爸谈成了新的场子,很开心,订了饭店一起吃饭。我妈早过去了。那时候,学校不让带手机。我放学回来,还不知道冷倩开车来接我。

那天的她,真美啊。我盯着她看,挪不开眼睛。

而我没想到,她突然走过来,轻轻地吻了我。我的脸红到脖子,忘了呼吸。

那是我的初吻。

冷倩却笑了,说,小屁孩,长大了呀。

那天之后,我对她又爱又恨,欲罢不能。

高二上学期,我有一个很好的哥们儿突然跟我说,哎,我那天和我哥去KTV,看见你爸和你那个家教抱在一起。

那时候,我在私心里,把冷倩当成了我的初恋,当成了我的女人。可想而知,听到这句话时的打击有多大。

我一下就火了,我说,你他妈胡说!

我那个哥儿们也是死心眼。

他说,真的,我亲眼看见。我还叫你爸来着。

我顿时爆炸了,揪着他的领子,给了他一拳。

之后我们就打起来了。我原以为他挺能打的,再加上喝了酒,下手更是没轻重。

把他打折两根肋骨。闹到进局子,学校果断把我开除了。

我妈并不知道,我为什么打架。

她把一切源头,归结在我学散打上。她觉得我从小就是温柔的孩子,就因为学了散打,才这么暴力。

她和我爸大吵了一架,禁止我再去练散打。

那时候,她并没有想离开我爸。

因为在我妈心里,我爸一直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不会背叛她。

然而大吵之后,冷倩去安慰我妈,不要生气。

最后,图穷匕见,她说,姨,其实……你应该离,马上。

我妈吓一跳,说,别乱讲,哪能随便就离婚!

她那么传统的一个女人,脑子里就没有离婚这条选项。

可冷倩却说,我是看不下去了才劝你。你知道叔他好赌的吧?

我爸爱赌,我妈知道。一是没有输过大钱,二是钱上的事,我妈也管不了。

冷倩却告诉我妈,我爸在自家的地下停车场里开局。

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

冷倩劝我妈,早点离,撇清关系,要不然会影响到我的将来。

我妈一听要影响到我,有些急了。但是突然说离,她有点接受不了。

冷倩轻声叹了口气说,姨,你们还能脱身,就脱吧。

这事对我和我妈的打击都很大,然而更大的打击是,我爸和冷倩有了孩子。

也就是说,我哥们看到的都是真的,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那天冷倩是想摊牌吧,她当着我妈的面,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里,她叫那个人,老公。

而那个声音,是我爸。

08

我爸妈一直想要个二胎的。

开始是没钱生,后来是身体不行。我妈一直怀不上。

在她的概念里,多子多孙是福气。她只是没想到,我爸和冷倩搞到了一起。

我愤怒,绝望,我去了冷倩的家,一个很好的小区。

那是我爸买给她的。

我敲开了门,在门口,质问她是不是真的有了我爸的孩子。

她就笑,笑得我火大。

是的,她成功地激怒了我。那一刻,我失去了理性。我抱住她,想去吻她,想以此证明她是我的女人。

没想到她在楼道里大喊,救命啊,有人非礼啊。

我当时吓坏了,第一反应,就是把她往屋里拉。推推搡搡之间,都被楼道的监控记录了下来。

这才是我妈离婚,带着我回海口的真正原因。

冷倩手握证据,却没有报警。

她所谓仁慈地放了我一马,条件是我妈净身出户。

我很喜欢读金庸。

小说里有一句话,让我在日后的时间里,深以为然。

张无忌他妈说的,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从那以后,我对漂亮的女人免疫了。越是美丽,越是觉得她们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09

我妈和冷倩谈判的条件,是背着我爸谈的。

所以就算我妈提出净身出户,我爸还是给了我妈一部分存款。

离婚后第二个月,我爸就和冷倩登记了。

第四个月东窗事发。因为我爸不只参赌,还提供场所,判了5年。

我严重怀疑是冷倩举报的,因为我爸入狱后,名下公司全部落入冷倩手中。

但我没证据。

那时候,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孩,已经出现了。

她就是韩宝仪。

她热情,阳光,可爱,重新纠正了我对爱情的偏好。

我要怎么说呢。

在我开始对异性感兴趣的启蒙阶段,大我7岁的冷倩成了我幻想的对象。

以至于我在她身边,没法接纳同龄的女孩。

直到我离开她,才开始懂得,同龄女孩的可爱。

有时回想起来,在海口的日子,真的是我人生里最春光明媚的日子。

因为宝仪改变了我。

我妈说的。我爱笑了,有了正常的社交。

很少有人年少的时候,一眼看到未来的。

但我看到了,觉得可以和宝仪一辈子这样天真到老。

然而,一切美梦在我们到上海上大学之后,开始破裂了。

10

我爸出狱了。

他患了严重的肾病。他知道我人在上海,打电话来让我去看看他。

我说,你不是还有儿子,何必找我?

我爸就在电话里哭了。

我这才知道,他的第二个孩子,两岁的时候就夭折了。

我还是去看了他。

怎么说也是我爸。和我印象中飞扬跋扈的样子,相差得太远了。

他躺在病床上,瘦得只有一把骨架子了。

冷倩只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显然也不太认真。

冷倩知道我来看过我爸, 随后就从杭州找来学校了。

她是带着协议来的,让我放弃继承权。

我说,我爸还没死呢!

她说,这不是快了吗?

我说,他最后这点日子,你要好好对他我就签。

冷倩就笑了。她说,你别后悔。

我看着她的表情,真不知道自己当年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蛇蝎一样的女人。

我说,现在是法律社会。

她说,放心,我比你懂。

那天我就在她车子里谈的,不欢而散。结果,我下车的时候,让同学看到了。

很快传到了宝仪的耳朵里。

11

我很怕宝仪知道冷倩的存在。

因为冷倩就是我的一道耻辱,一道深深的疤。

但我必须承认,冷倩是个有能力的人。

我爸的公司让她经营的规模大多了,也正规多了。

我爸算是吃到时代红利的人,运气多过才能。就像宝仪她爸九几年就拿上大哥大,可等到后来产业化一上来,也就只有开个小店的实力。

他们没能力把公司搞成规模化。

我爸没有实权,可他股份还在。他要是走了,我是有权分的。

其实,我不是在乎那些钱。

我和我妈现在生活得很好,我不需要。可是我凭什么放弃啊。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却因此连累了宝仪。

12

宝仪知道冷倩的存在后,背着我悄悄去查了。

她甚至还跑去了杭州,见了她。

宝仪这么单纯,哪玩得过冷倩。

在冷倩嘴里,她是背井离乡的可怜女孩,做了我的家庭教师。而我小小年纪就喜欢她。

我妈就是为了断了我们之间的联系,才带我回海口的。

可没想到,我一回到上海,就来杭州找她。

宝仪因此大受伤害和刺激。

可我当时完全不知道她们见过面。只感觉宝仪开始变了,对外表和虚荣过度关注。

而我心里,藏着巨大的阴影,很怕她变得像冷倩。她上班化妆,我就说她像调色盘。她和我讲工作上的成绩,我就说她爱虚荣。

我们就此陷入了一个怪圈。她不断向我证明她的优秀,而我不断说,那不算什么。

致使她在自我怀疑中,越陷越深。

2012年,宝仪患了皮肤病。

原以为是过敏,没想到越来越严重。她压力太大了,免疫力低下。

那时候,我拼命地对她好,关心她,照顾她。可是她却越来越易怒。

后来我发现,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而是只要我健康,对她就是种刺激。

那时候,她的心病了。

可如果当初不是冷倩在宝仪心里种下了自我怀疑的种子,从小乐天的她,怎么可能崩溃失控。

但这些,都是在我和她分手之后,才逐渐了解的。

当时,我只以为她无理取闹。而当她告诉我见过冷倩后,终于轮到我崩溃了。

我感觉自己像突然被扒光了衣服一样,所有的秘密被一览无余。

因为我知道,冷倩手里还有更可怕的东西没放出来。

我在楼道里和她推搡拖拉的视频。

如果宝仪看到,我怕这辈子都解释不清了。

我终于明白,冷倩为什么警告我别后悔了。她有一百种方式毁了我。

所以,我决定和宝仪分开了。

不论是我,还是她,都再也承受不起这份爱情。

13

分手之后,有过一段很长的低潮期。

情绪缓和了一些后,我独自去找治疗方法,把药寄到徐明明家。托他去看看。

那时候,也就徐明明能靠近宝仪了。

而我呢,终是找到了一个解压的工作,当散打陪练。

隔三差五,让人打一顿,心里就舒服了。

而且,还有钱拿。

慢慢从徐明明嘴里,听到宝仪的消息,知道她心态越来越平和了。离开上海内卷的圈子,远离我,她心里的压力也就释然了。

所以,我一直不敢再打扰她。

哪怕我,经常在夜里梦见她。

梦见我们坐在金色的沙滩上,手里捧着冰凉的椰子,或是双份清补凉。

爱情是一道清澈的虹,横跨在我们的头顶之上,闪着不真实的光。

14

我爸是14年过世的。我去送了葬。

那是我和冷倩最后一次见面。

我和她说,股份我不会给你,该拿的分红,我一分都不会让。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烂命一条。我和你做个保证,这辈子,无论如何,我会让你走在我前面。

冷倩终是没再继续恶毒下去。她说,其实我也不想做坏人。但我做好人的时候,没得过好报。

后来就是15年了,宝仪的病好了。

而我却倒下了。

没办法,人生里总要遇到几个SB的。5月,我陪练时间到了,那个客户却非要接着打。我正低头摘护具,他趁我不备,上来给了我一脚。

正中我后脑,我直接就晕过去了。

晕迷了两天,醒来,左边肢体就不太协调。打我的人,进去了。

手术之后,基本痊愈,就左手不太灵活,脑子反应也会慢一点。

我妈接我回了海口疗养。

此时,宝仪已经开始谈婚论嫁。

我分不出是手更疼一点,还是心更疼。

忽然发现,我还是爱着她啊。

我们就在同一座鼓满海风的城市。

可我与幸福,永远一步之遥。

9月,宝仪和徐明明马上就要买房子了,徐明明压力大到彻夜难眠。

他在微信上和我说,兄弟,我心里不安啊。我好怕又像以前那样,在一起两个月就吹了。可这次是结婚啊,要不你见见她吧。

15

最终,韩宝仪来了。

我知道她要来,紧张得忘了呼吸。反复练习,要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

我说过的,我喜欢金庸,所以我最终挑了杨过小龙女式的重逢。

韩宝仪一进门,我就学着小龙女平淡的口气说,你来了,我留给你的水果都吃了吗?

名家就是戳心。

韩宝仪当场落泪了。

她说,谁要你的破水果,早扔了。

不愧是她。

当年的篮子里,我把准备求婚的戒指放进去了。我当时还留字条,说这辈子不会给别人了,就留给你吧。

如今不知去了哪个垃圾场。

徐明明也在门口,我不想表现得太激动。

可眼睛不听使唤,不停地掉眼泪。

后来,徐明明和我说,他一看那场面,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我说,对不起了,没想把你拖进来。

徐明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放心上,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愿意祝福的。

被他感动了。

再后来,宝仪每天都来看我。

两个人把这些年心里憋着的话,都讲出来了。

我发现,年少会害怕讲述秘密,人生有了阅历,才学会了坦诚。

那时候觉得是天大的事,我喜欢我爸的小三,这事我一直过不去,好在终究过去了。

我和宝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就像窗外的天气。

16

其实,也才分开2年多。但感情经过沉淀,变得坚定了。

9月的时候,身体好了一些。每天和宝仪去逛街。

一座城市,可以因为一个人悲伤,也可以因为一个人快乐。

有宝仪在我身边,一切都改换了气场。

我们去了从前常去的海滩。海风一阵阵地吹过,像许多年前一样。

宝仪去买椰子了,回来,递给我的时候,手指在夕阳里,闪闪发亮。

我愣了一下,说,你不是扔了吗?

那是我当年留下的戒指。她得意地笑,我扔的是水果,戒指还留着呢。

我说,哦,你戴上就是答应了。

我一把抱住她,紧紧抱住了她,生怕再一次弄丢了他。

我和宝仪16年结的婚。

婚前,有人加宝仪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段视频,是我当年最不想她看见的片段。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宝仪拿给我看,我说,拿来,我来骂她。

宝仪说,才不。

她搂住我,录了一段长长的接吻的视频,发了过去。

对方把我们拉黑了。

有时候我也想,到底冷倩为什么要这么坏。可能她从小吃过太多的苦,所以想把所有能抓住的东西都抓在手里,通过伤害别人,来填补心里的洞。这样的她,真的幸福吗?

遇见她,大概是我们家里的劫难吧。

我和宝仪的婚礼是冬天办的。

徐明明自告奋勇来当伴郎。彼时,他身边也有了心爱的姑娘。看着他发自内心的幸福,我和宝仪终于松了口气。

不知不觉,时光已经推着我们走到了2022年,马上就要迎来2023年了。

我和宝仪有了一儿一女,我妈身体也还好,日子平缓而幸福。

说起往事,好像只是往事,好像在看一场属于别人的电影。

时光终究拉着我,一路向前,走到了繁华深处。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