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清丽绝俗的美妙词句:醉梦还稀,卧时留薄妆,算来一梦浮生

 acerbookstore 2022-11-21 发表于天津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欧阳修很喜欢「玉楼春」这个词牌名,这一首中,他以闺中思妇的形象和感受,抒发幽怨凄苦的情感。

词中思妇独身一人,对远在他乡的人怀着深切的思念。她满目凄凉,心中有说不尽的愁苦;远游人一别无影,连书信都断了,雁绝鱼沉,茫茫海天,她就是想找也无处可找了。

在此深夜,她伴着孤灯,听屋外风吹竹叶萧萧声,只觉得万叶千声都是别愁离恨。她斜靠枕头,希冀现实中找不到的人能在梦中相见,谁知就算是迷离梦幻,也是无处可觅。这是何等的凄楚。

欧阳修以女性的视角,详细描绘她的离愁别恨,全篇情感逐层深入,语言深曲婉丽,将愁怨写得深沉凄清。

夜初长,人近别,梦觉一窗残月。鹦鹉卧,蟪蛄鸣,西风寒未成。

红蜡烛,弹棋局,床上画屏山绿。褰绣幌,倚瑶琴,前欢泪滴襟。

冯延巳是五代时期杰出的词人,王国维认为他的词“开北宋一代风气”。

由于生活在词体刚开始发展的五代十国时期,题材比较有限,且受到花间派的影响,冯延巳多写男女离别相思题材,这首「更漏子」便是如此。

词中,女主人公和心上人分别后,在睡梦中醒来,独自在长夜中品味离别的愁苦。

冯延巳以寒风加入其中,让环境渲染得更为凄清冷落。而下片又追忆昔日的欢乐时光,由此两相对比,在反差中更渲染悲情。

冯延巳的词风清丽多采、委婉情深,往往能让人感受到深沉的“伤春悲秋”,这实际也是他在表达自己的悼国伤亡之感。

绿槐阴里黄莺语,深院无人春昼午。画帘垂,金凤舞,寂寞绣屏香一炷。

碧天云,无定处,空有梦魂来去。夜夜绿窗风雨,断肠君信否?

此为韦庄之词,身处晚唐五代时期,韦庄此作的题材同样是经典的女子怀人,为花间词常见之作。

上片全为写景,描绘春日室外的优美景色。槐树绿荫,黄莺乱啼,午后庭院寂静,窗帘随风微动,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室内又有一炷幽香缭绕,境界相当幽绝。

下片便写女子怀人的情思,写她在幽绝之中的孤独,只见风雨摇窗,所思念的人宛如空中云彩,行踪不定,女子为思君是愁肠百转,夜不能寐。

韦庄这首词的环境描写非常有画面感和意境,对庭院所呈现出来的那种宁静幽绝写得相当入味,而在此种环境中凸显女子的闺情,细致又引人入胜。

池塘暖碧浸晴晖,濛濛柳絮轻飞。红蕊凋来,醉梦还稀。

春云空有雁归,珠帘垂。东风寂寞,恨郎抛掷,泪湿罗衣。

这是五代词人牛希济的一首闺怨词。开篇先写景,有一池碧水,浸着一轮春阳,其光芒斑驳陆离,令人心生暖意。

飘飞的柳絮朦胧轻抚,面对着凋谢的红蕊,女主人公认清青春不返的现实。回看空中大雁归来,却未见思念的人回归,不觉心生凄凉。

词中的女主人公,有等待,有希望,也有失落和悲伤,她的情绪随着一幕幕徐徐展开的春之图景变化起伏,勾勒出一幅交织着希望与迷茫的画图。

夜来皓月才当午,重帘悄悄无人语。深处麝烟长,卧时留薄妆。

当年还自惜,往事那堪忆。花露月明残,锦衾知晓寒。

温庭筠,字飞卿,被尊为“花间派”的鼻祖,常写思妇的离情别绪、哀怨愁思。这首「菩萨蛮」即写美人春夜独眠,充满了画面感。

词中为午夜时间,当是时皓月当空,万物沉寂,四周悄然无声,女主人公难以入眠,在屋内回忆往事。

此时的屋内,香烟燃出的烟雾形成了一条直线,温庭筠的“长”字很有线条感,描绘静定之中的烟气,颇有艺术观感。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此词的情感一片凄苦。词写昨夜风雨交加,飒飒秋声响了一整晚,直教人心烦、身冷,睡不着觉。睡不着那就索性做起来伴着风雨声直到天明了。

此首作者为李煜,他的愁,毫无疑问来自国破家亡后的凄凉处境。南唐被灭后,无论是他还是旧臣百姓,无不都置身于风雨飘摇之中。

这种时候,李煜自是感到痛苦悲凉,在风雨交加的夜晚辗转反侧,想着人间世事如流水,他这一生,就像做了一场荣华富贵的大梦,而梦已经醒来,过往已不可追回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