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62年杜聿明参加国庆庆典,看到一中将很惊讶:你没被我们击毙?

 历来现实 2022-11-22 发表于北京

“这位仁兄不是被我的部下击毙了吗,如何复活的,难道是我见鬼了吗?”

看着一个身着中将军装的人缓步从眼前走过,面孔是那样的熟悉,站在国庆庆典观礼台边上的杜聿明心里一惊。

他随即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眼前这人面孔虽然非常熟悉,但是走路却一瘸一拐的,也许是自己看花了眼。

就在他望着那个人的侧影发呆的时候,那人似乎也看见了他,突然转头说道:“你是不是光亭?”

杜聿明愣怔之下,机械地点了点头。“敢问你是?”端详着眼前似曾相识的陌生人,杜聿明问道。

“我是吴瑞林!你老兄最近可好?”看杜聿明一脸惊讶,吴瑞林笑盈盈地说。

听见对方这样说,杜聿明眼睛不禁瞪大,惊恐地说:“你……你不是已经被我们……不,早就牺牲了吗?”

这一幕,发生在1962年10月1日的国庆典礼上。

杜聿明是刚刚获得特赦三年的国民党将领,吴瑞林则是开国中将,南海舰队司令员。

吴瑞林

两人到底有何交集?吴瑞林又是如何“起死回生”的?

杜聿明是陕西米脂人,和李自成是老乡。

20岁那年,他和堂兄,以及阎揆要、关麟征、张耀明等陕西老乡,一起考取了黄埔军校,成为一期生。

黄埔一期出了很多优秀人才,堪称将星如云。

我军中,有左权、蒋先云、许继慎、王尔琢、徐向前、陈赓等杰出指挥员;国民党军队中,有贺衷寒、胡宗南、关麟征、宋希濂、郑洞国、陈明仁、黄维、俞济时等赫赫有名的战将。

至于杜聿明,同样非常有名,不是泛泛之辈。

杜聿明的父亲是清末秀才,家境优越,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而且他从小就喜欢军事,在黄埔学习刻苦,知识掌握得很全面。无论是步兵、炮兵,还是工兵;无论是战术战法和队列操,他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尽量做到一点不落,装进脑子里。

毫不夸张地说,杜聿明是一匹千里马。但是初出茅庐的他,无人赏识,尽管他满腹经纶,在军中度过两个春秋,还只是一个连长。

这样的进步不能说慢,但是对杜聿明来讲,仍不免有怀才不遇的感觉。直到1928年,杜聿明这个千里马,才终于遇到了赏识自己的伯乐。这个伯乐不是别人,是蒋介石手下“八大金刚”之一的张治中。

1928年,担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训练部主任的张治中,邂逅杜聿明,十分欣赏他的才华,任命他为该校杭州预科大队第二中队中校队长。

张治中是蒋介石的亲信,杜聿明攀上他,也就等于成为“天子门生”,想不红都不行。从此,杜聿明成为张治中的亲信、蒋介石的干将,开始大显身手,平步青云。

1930年初,蒋介石成立教导第二师,张治中任师长,当即把杜聿明调了过去,让他任该师第六团上校团长。

杜聿明

1932年初,教导第二师改番号为陆军第四师。杜聿明作为第二十四团团长,在大别山曾经重创红军。杜聿明因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连升两级,担任了十七军第二十五师副师长。

1935年,杜聿明到中央军校高级教育班进修,一年后毕业。这时候的杜聿明,军事理论更上一层楼,堪称如虎添翼。这个高级教育班的总教头是徐培根,民国军事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不仅是保定军校的高材生,而且还在德国参谋学员进修,是公认的军事理论家,曾先后给李宗仁和白崇禧当过高参。

1937年,杜聿明成为国民党军队第一个陆军装甲兵团的首任团长,让同僚羡慕不已。

"八·一三"淞沪抗日时,杜率领装甲兵团第一营的两个连,在上海汇山码头协同步兵作战,阻击企图登陆的日军,让侵略者吃了不少苦头。日军指挥官惊呼:中国军队也有了机械化部队!

不久杜聿明的装甲团扩编为装甲师——200师。

1938年10月,国民党的一支"铁马雄师"在湖南省湘潭县横空出世。它是当时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机械化军。

当时,这支"铁马雄师"的番号是国民党新编第11军,由第200师扩编组成,军长是杜聿明的老上司徐庭瑶,副军长则由杜本人担任。

民国装甲兵之父徐庭瑶

1938年底,第11军番号又改为第5军,杜升任军长。

第5军堪称是王牌中的王牌,最盛时期,该军曾云集了国民党军队中的三个王牌师:第200师、荣誉第1师、新编22师。

该军中,将星云集。

他们有:200师师长戴安澜;新编22师师长邱清泉,副师长廖耀湘,荣誉1师师长郑洞国。

平心而论,杜聿明整军确实有一套,他在训练军队中提出一个经典的口号“操场如战场”。"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口号,也是他率先提出的。

在他的严格要求下,新编的第5军基本上做到了具有"五除"(除骄、惰、伪、欲、恶)、"三习"(习精、诚、勤)。

杜聿明还在军中开展了各项比武活动,谁的武艺精湛,射击技术过关的,当场发奖金。

如此一来,该军战斗力迅速提高。

1939年3月,国民党军委会派员对第五军的战斗力进行全面考察,它的军事训练名列全国之冠。

正因如此,蒋介石视第五军为珍宝,把它当做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不投入使用。

在全国军队与日军浴血奋战的时候,蒋介石却舍不得让第五军上前线,足以证明,蒋介石抗日是有所保留的。可是到了1939年底,形势所迫,蒋介石不得不咬牙把自己压箱底的宝贝拿了出来。

1939年11月,为了切断国际上援助中国的南方交通线,保持对中国大西南后方的威胁,日军开始进攻南宁。

11月24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长中村正雄率领号称"钢军"的所属部队攻占了南宁。一个月后,兵锋直指桂南战略要地昆仑关。

昆仑关是南宁门户,对日军来说非常重要。反过来,昆仑关也是四川的门户,对国民政府来说同样是生死攸关。如果日军占据昆仑关,大西南后方就岌岌可危,国民党只有再次迁都到大西北。因此蒋介石不惜血本,用上了杀手锏。

而攻陷昆仑关的日军第五师团,也是日军陆军中最精锐的一个主力师团。它组建于1888年,曾在甲午战争中痛击清军,也曾在日俄战争狠揍俄军,赢得了"钢军"的称号。在侵华战争中,它也多次充当"急先锋",先后参加了南口、忻口、太原、台儿庄、广州等战役。

作风彪悍的第二十一旅团,是第五师团中的精锐,堪称是"主力中的主力"、"王牌中的王牌"。

有意思的是,该旅团也是一支机械化部队。于是,两支机械化王牌部队之间的巅峰对决打响了。一个月的时间过后,第五军第三次攻克昆仑关,灭敌5000余人,敌21旅团班长以上的军士官死亡达85%以上,敌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在此地命丧黄泉。

虽然中国军队的伤亡比日军多了3倍,但除了第5军,第99、第36军也参战了,第5军的表现可圈可点。

入缅作战,第5军还是唱主角,演重头戏。

远征缅北滇西期间,第5军打出了威风,打出了名气,从此长居国民党军队“五大主力”之列。作为第5军军长,杜聿明也出尽风头,极尽荣耀。

文章开头出现的吴瑞林,又是什么来历?

解放军将领吴瑞林,四川省巴中市人,比杜聿明小了11岁。

吴瑞林17岁就参加革命,加入中国共产党。他1932年10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但是他军事生涯的前十年,主要是从事组织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这从他的履历不难看出,最初他担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共青团团委副书记,后来担任共青团赤江县委书记。

1934年秋起任少共川东北特委组织部部长、书记兼特委委员。后任川东北少共特委,大金川省委组织部部长。1936年任大金川省干部大队大队长兼政治委员。

抗日战争前期,吴瑞林先后担任中共鲁东南临时特委书记,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支队政治委员。

吴瑞林没有上过一天军校,他也打过不少仗,但是没有指挥过大规模的战斗。既然如此,吴瑞林如何成为开国中将的?

老祖先有句话叫“无师自通”,吴瑞林有军事天赋,可以说是自学成才。在解放军中,这样的将领不胜枚举,如粟裕、徐海东、黄克诚、许世友、聂凤智等。

我军很多将领大多“出道”很早,25岁以前就带兵打仗当师长的也不乏其人,他们属于大器早成。相比来说,吴瑞林属于“大器晚成”。

从1940年起,吴瑞林开始走到前台,指挥部队作战,表现出超人的军事才能。

在抗战时期,他先后担任过鲁中军区第一、二军分区司令员;山东军区警备第一、二军分区司令员;以及山东军区警备第二旅旅长和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解放战争中,吴瑞林率部来到东北,参加了解放战争。到了东北之后,吴瑞林担任辽南军分区司令员,兼辽南独立师(后称南满独立一师)师长。

抗战胜利两个月之后,杜聿明走马上任担任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正是在这种情形下,杜聿明和吴瑞林有了交集。

吴瑞林的独立师共有4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团。跟抗战时期相比,也算得上是鸟枪换炮,战斗力非常强劲。但是跟美式装备的蒋军相比,还不能同日而语。

1946年下半年,吴瑞林的对手,是杜聿明的得力干将廖耀湘,他率领的新六军是王牌中的王牌,在中缅印战役中战功显赫,有“丛林虎”之威名。

敌人装备精良兵力雄厚,廖耀湘本人的作战指挥水平在国民党将领中也是上乘的。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独立师遭受挫折,到12月初,岫岩、万福、青城、盖县、庄河等地先后陷落。

为保存有生力量,辽南独立师主力主动暂撤退到“关东洲”根据地养精蓄锐。

那么,杜聿明说的“打死”了吴瑞林,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军撤离之后,杜聿明下令廖耀湘乘胜追击。

廖耀湘调集了五个师八个团从岫岩以西,中长路(大连至沈阳铁路)以东,海城以南,庄河、万福以北准备了一个大口袋,准备将我军全歼在这一地区。

敌众我寡,吴瑞林只能跟敌人周旋。但是敌人是机械化部队,比在山东时期碰到的日军机械化程度都高。而我军还是两条腿,想要跑过敌人的汽车轮,难度非常大。

这天下午,我军到达绵羊沟,以为把敌人远远地甩在后面,就“安营扎寨”,开始埋锅造饭。饭刚刚做好,还没有开饭,前面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原来,敌新六军十四师利用他们的机械化优势很快又沿着盖岫的公路从北面迎头拦住去路。

没多久敌一八四师也从万福、矿洞沟方向迅速包抄过来,和军区警卫营短兵相接。我军殿后的三十四团也跟蒋军交火,形势非常危急。

幸好不久之后夜幕降临,吴瑞林下令全师向东转移,翻过三座大山到达杨木沟地区。但是敌人兵力多,机械化程度高,紧紧咬着我军不放。

次日下午,敌人把独立师逼进猫儿岭附近的峡谷。六七千人的部队被封锁这河谷地带,两头堵上,两边是崇山峻岭。

一旦到了天亮,敌人的援兵赶到发起攻击,独立师在劫难逃。幸亏独立师的林一山政委上大学时学过地质学,从地图上看出有一条小路。最后,队伍在一个守林人的带领下,从羊肠小道神不知鬼不觉转移出去。

这时候,峡谷南北的敌人不知道我军已经转移,他们在黑灯瞎火之下开始狗咬狗的战斗。天亮之后廖耀湘才知道,他的部队闹了乌龙,大水冲了龙王庙。

蒋军损失惨重,廖耀湘无法交差,只好对杜聿明编造谎言说,已经把我独立师消灭,师长吴瑞林也被打死。

为了糊弄杜聿明,廖耀湘不知道从哪弄到了吴瑞林“阵亡”的照片,交给杜聿明。而杜聿明一直蒙在鼓里,以为吴瑞林被他的部下打死了。

1948年的辽沈战役中,新6军被东北人民解放军包围在黑山、大虎山以东地区全军覆没,廖耀湘也当了俘虏,成为败军之将。

廖耀湘兵团被全歼之后,老蒋依旧对杜聿明信任有加,任命他为徐州"剿总"副司令,组织"徐蚌会战"(淮海战役),结果再次遭遇败绩,杜聿明和廖耀湘一样被俘,到功德林接受改造。

我党并没有因为他是战犯而歧视他,对他的医疗和照顾无微不至。在此期间,困扰杜聿明多年的胃溃疡、肺结核和肾结核等疾病逐渐好转、康复甚至痊愈。

1959年12月4日,杜聿明作为第一批特赦战犯,接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特赦通知书 。这时候的杜聿明已经脱胎换骨,意识到了国民党的腐败,共产党的进步。

释放后,杜聿明被任命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的文史专员,他开始发挥余热,积极撰写文史资料,真实记录那段历史。

1962年,杜聿明受邀参加了国庆典礼。这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他遇到了已经被自己部队“打死”的吴瑞林。他俩之前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彼此都是优秀的军事将领,都要研究对方的资料,包括照片。

因此,吴瑞林一眼就认出了杜聿明,杜聿明自然也认出了对方。

吴瑞林的腿是在战斗中负伤,曾经拄拐杖行走。丢掉拐杖后留下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人送外号“吴瘸子”,这一点杜聿明并不知道。

“老朋友”相见,“死去”的对手复活,杜聿明不由感叹道:“唉!连廖耀湘都学会了谎报军情,国民党焉能不败?”

诚如杜聿明对陈毅说的,国民党的失败,一半是败在了军事上,另一半是败在政治上,军队内部欺上瞒下、派系纷争、享乐贪腐盛行,又怎能不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