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专栏|王敏杰:​手 镯

 当代文摘 2022-11-24 发表于河南


《 手 镯 

作者丨王敏杰上海


老林最近有些背,疫情,失去了工作。捣鼓些手饰,本想赚点脚步钿,又没有经验,尺寸小了,卖不出去。人弄得黑瘦黑瘦,象根扔丢的旧晾衣杆。他想去了开按摩店的老扳娘,去碰碰运气,说不定瞎猫碰到死耗子。

按摩店叫美体养颜馆。不大,外面写着男士免进。不过现在生意难做,你懂的。房间不大,用粉色的玻璃璎珞隔成二间,整体成娇嫩的粉红色,外面是客厅,有一张美人躺,里面是工作间,一张床,床上铺着缀着蕾丝的床单,坐着一个人脸朝里。

老扳娘见老林进来,忙笑着说:“带来什么好物件”老林递上手镯。老板娘眼晴一亮,伸手往手上一套,套不进,转身抹了些沐浴露,好不容易把手伸了进去。回头媚笑着说:“还是我哥想着我,谢了。”老林又干了:“别人一千,少一钿不卖。店里比我差的还三,四千呢!”。老板娘扭身不理他。老林软了下来:“你要。”老林停了停,叹口气:“八百,亏大了。”女人嘟着嘴,要把手镯褪下来,却怎么也捋不下来…

“伲来看看。”床上坐的人扭过地中海式的秃头,脖子里挂着一粒粒黄豆大小串起来的金项链。此人名叫张三毛。本地人,本来也是做做吃吃的本份人。这几年因了拆迁,分了几套房子,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人戏称张三疯。

“你看,大老倌(大哥)。”老板娘麻利地手一缩,把镯子递给了三疯。“迪(这)种垃圾货,还好意思拿出来,六百,一口价。”老林心里暗笑:“不卖,亏死了”。唔?三疯暴眼一瞪,把钱揉成一团,朝老林头上扔去:“侬这垃圾坯,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整天街上窜来窜去。”老板娘扯了扯老林的袖子,歪了歪嘴,把老林推出了门。

屋里三疯心想等会见小女人的礼物有了,心里甜啊。三疯三十岁前从没女人正眼瞧过他。三疯想起小女人的樱桃小嘴丁香舌,心头小鹿乱撞。

三疯得意地拿起手镯,手一掂,忙对着灯光一照“咣”把镯头扔在了桌上,起身要走。老板娘忙陪着笑:“大老倌侬贵人多忘事。“多少?”“二百。”三疯指着手镯:“便宜侬了,拎不清。”三疯手里盘着二只锃亮的钢球,扬长而去。

入夜。女人望着天上那轮孤寂的冷月,想着千里之外的家。含着眼泪,刚要吃那中午剩下的半碗方便面,手机响了。屏幕上是她白发零乱的老母。老母说:“么姑,仔瘦了,脸色也不好。”

人说:“没有,挺好的。你看,我新买的翡翠手镯……”

本刊特邀专栏作者

原 创 · 首 发

· 作 家 文 艺 专 栏 作 品 ·

❀ 作 者 风 采 简 介 

☆☆王敏杰,上海人,1961年出生。二千年在上海财经台“散户取胜之道”一书中收有拙文“炒自己熟悉的股票”一文。



 ©2022 

 ©2022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