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倪海厦珍贵访谈录

 妙音禅韵 2022-11-25 发表于江苏
在教学与看病之外,倪师为人低调,很少接受媒体访谈,市面上能见到的倪师专访非常稀少,甚至二十年来网络上能找到的倪师照片也只有寥寥几张。

图片

这是一份珍贵的倪师访谈资料偶然翻到。具体访谈日期已经记不清了,大约是20年前。彼时,倪师脸颊圆润、气色饱满,手夹香烟——一副全然不同于日后的形象,甚为珍贵。
访谈中,最打动我的是倪师“我知道什么是始终如一”这句话。在欲流浊世,我们轻易便迷茫在红绿大观,心猿意马。秉“执着金刚心”专注于一门,由博而精,终有大成——这是倪师留给我们的教导。不期大成,但求道心坚固。
以下为访谈内容:
Q: 请问老师当初为何会学医?
倪:“这有一个小故事,当初我曾祖父过世时,我祖父请来一位唐山师父看风水。师父选了一个墓穴,并跟我祖父说我们家后代会出名医。我还在念大学时,我姊姊妹因为因为妇女病的问题买中医的书给我,要我帮她解决问题。结果我真的帮她治好了,我自己也读出兴趣,后来我母亲带我去拜师学中医,从此就进入中医的世界。”

那我的一个老师呢,叫做周左宇,他是以前北京的四代的家传的名医。1949年以后,他是到台湾。那时候就………我妈妈看我喜欢读医书啊,我自己最喜欢看很多古书、古籍的东西,她说你……让我拜个老师,找你拜个老师你学学中医看看,就是这样子。然后看到老师以后呢,老师就看我是年轻人嘛,也不晓得为什么?他一看到我他就很喜欢我,比对他儿子还好。他还当场表演给我看,有个病人腰痛,针下来当场就好!我说:诶!这个真是不错啊。所以那时候开始就很有兴趣开始进入中医的这个领域里面,所以我的这个中医的根基呢,启蒙老师是周左宇?哈,他现在还在台湾,还活着,已经快一百岁了。

那另外一个是徐济民,是我的启蒙的恩师。他是江苏来的,在上海的名医,他针灸非常的历害,是这两个老师引领我进入中医的大门。

所以说我虽然出生在台湾,可是呢,我可以跟各位听众讲,我真的是很……这个运气很好,因为我在台湾才有机会真正地受到那个师徒制的传承。中国几千年来,没有什么中医药大学什么东西。都是师徒传下来,或者是爸爸传儿子啊,祖父传……这样传……传子不传媳不传女,这种方式。那在台湾呢,他很……当时就开放了很多,所以说,他们不见得说一定要传自己的儿子,啊,找有他们觉得有慧根的,有能力的,有聪明才智的来教,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的荣幸。好,就是在这种文化的这种背景的熏陶之下,所以我们也受到很多的一些长辈的鼓励,所以说,认为说这个--把中医发展起来是一个作为一个我们炎黄子孙一个基本的一个动作。这样大家做是应该理所当然要做的,不然的话,这种传承的话就会失传下去。

倪海厦:对,后来我就一直跟周老--周老师周左宇还有徐济民学。那这二位名师,真的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的,所以,这二个是我一生影响我最大的这个老师,正式师传的,叫师徒制。至于经方呢,倒不是他们俩个传的,经方断代,台湾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经方家。那这个经方只好从书上去研究。

Q: 您的理论基础及处方标准都是以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及金匮等中国传统书籍,这是因为师傅的影响吗?
倪:“对。也有受到师傅的影响。中医分为两派,一个是北派经方家、一个是南方温病派,我们是属于北方经方家,以内经诊断及经方为主。”
Q: 学中医是否很难?
倪:“学中医一点都不难,反而是找好老师很难。学中医没有学历限制,有些人即使是博士,还是无法治愈病人。现代人的问题就是太重视名利,喜欢追求自身上有很多头衔,把疾病说的很严重,解释半天还是没有真正治好病人。所以我觉得当医生最重要就是医德,如果无法将病人医好就应该承认,千万不要耽误治病的时机,这会害死病人的。”
Q: 听说您的医院没有病房?
倪:“病人都医好了,还需要病房干什么呢(笑)?
Q: (笑)有道理。您认为一般人会排斥中医,甚至觉得中医很落伍的原因何在?
倪:“一般人会觉得他们相信科学,中医一点都不科学,西医才是科学的。其实他们都搞错了。《科学》跟《科技》完全是两回事,西医是 科技 ,需要不断得更新仪器,中医才是 科学 。科学 是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所谓假设—验证—结果这才是科学。如果用科学的角度去验证西医,你就会发现有很多错误的地方。”
Q: 两三千年前的中医理论,为何能治愈所谓现代人的文明病?
倪:“其实人体几千年来并没有很大的改变,人会死于疾病是因为小题大做。以艾滋病来说,其实艾滋病是不会致命的。美国柏克莱医学院教授Peter Duesberg PhD曾发表一篇文章证明艾滋病不会致命,并提出上千个证据证明HIV-Positive与AIDS无关。只是因为媒体封杀,所以这件事并没有被报道,很多人还是有错误的观念。”
倪:“很多西医会将文明病归咎于基因、遗传的问题,其实很多都是生活习惯的问题,例如糖尿病是因为有吃宵夜的习惯才得到的,一家人的生活习惯一定是一样的,所以才会有相同的疾病。中医是让人体的环境变好,只要身体变好了,疾病自然就远离。”
Q: 您为何会选择到美国开业?
倪:“其实我也可以在台湾开个小诊所,但也就是这样了,我无法发挥影响力;美国是一个强者出头的地方,也是一个强势的国家。所谓海能容。所以海能大。如果我可以在这里站稳脚步,全世界都会对中医有正确且更多的认识。我觉得这是真正能让世界看到台湾,并且体验大中华民族智慧的好机会,只要台湾能有这样让全世界不得不佩服的地方,我们根本不需要军队与武器就能让全世界尊敬我们。”
Q: 您觉得您成功的原因是?
倪:“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什么是始终如一,你看那种一年换十三个工作的人,是不可能会成功的。我知道我就是要走中医这条路,并且坚持下去,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不相信天上掉下来的,我一直很努力,我也只相信努力,到现在我还是保持每天读书的习惯。
Q: 除了中医之外,您对于命理、堪舆也有很深入烦人研究。
倪:“是的,我是由一个很好的老师引入门,我跟他学了两个礼拜后就靠自己学习研究。易经、皇帝内经及神农本草经事实上是相通的,我将易经融合在中医上,易经讲的是八卦、中医讲的是八纲,这些学问都是相关的。
Q: 您精通命理但对于一般人很喜欢算命的现状有何看法?
倪:“中国人讲天、人、地三才,算命天占三分之一、人三分之一、地三分之一,才能真正帮助别人。现代人把这三部分都分开来看,遇到困境时很难突破,这也跟一般人的认知有关,大家应该要多充实自身的智慧。”
Q: 您会不会觉得人其实充满不安全感,很容易受到影响?
倪:“没错,所以媒体很重要。现代媒体很发达,应该要传达正确的观念,不需讲大道理,只要以简单的方式去告诉大家,让大家都能更成长。”
Q: 您觉得人一生都在追求什么?
倪:“我有很多朋友,每天都在想到底我还能做些什么?每天就是上班下班,总觉得没有一个目标,不过后来他们都决定要去帮助别人,无论是出钱或出力,或者是用自己的专业…。我觉得人到了后来都是在帮助别人,并因此获得满足。”
Q: 来谈谈您私底下的一面吧。学生时期的您是个很活跃的人吗?
倪:“我是个好动儿,对很多事情都有很大的兴趣。像我以前是玩热门音乐的、电脑也是自己学的,我很喜欢学习研究新的事物。
Q: 您平时都做哪些休闲娱乐呢?
倪:“我喜欢看电视、弹吉他、滑雪、射击…,我也常听60-70年代的音乐,看一些娱乐性高、能让人放松的电影。”
Q: 您对于这一代的年轻人有何看法?
倪:“我觉得台湾的年轻人都很优秀,只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尤其目前大环境的关系,有很多的问题产生。最重要的就是要追寻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要什么。”

倪海厦老师轶事二则
倪师的床头柜经年放着纸和笔,若是当天有疑难杂症不知如何处理,睡前倪师会向仲景华佗先师祝祷,再行入睡,往往半夜高人指导后,倪师惊醒,马上就床头纸笔写下梦中所悟,念兹在兹的,都是如何让病人病痛减轻,想办法精进医术,多年来,夜间睡眠往往不足三小时。
倪师他对学术的专一和努力,他每天不间断的读书思考和反省,持续深入和进步,杰克大叔有回跟老师到外地渡假,晚上两人同房,当时大叔在看NBA,而老师在读伤寒论,大叔很惊讶的对老师说,你连渡假都在念书啊,老师很平淡的说几十年来都是这样子。

倪师谈高中时治好姐姐痛经轶事:
我在高中的时候,那我二姐那个时候在念高中,跟我很好。那我二姐长年的月经痛,每次月经一来就月经痛那我二姐月经痛啊,她就很害羞,她又不愿意到医院去给西医看,她觉得跟西医启口说我月经痛啊什么的,这个很不好、很害臊,不好意思。
梁冬:那会找你--弟弟看吗?就是找她的弟弟看呢?
倪海厦:她找我,她说:海厦,这样子,我买一套医书,你来看,看完以后,你来帮我治疗这个月经痛。
梁多:你二姐真的,我不能用变态这个词啊,对不起,打引号。不过真的很……很异干常人吧。
倪海厦:她说,因为我常常会创新,我自己看东西,就好像我们玩吉它,我们小朋友,大家都想那时候我们小孩子没有……小的时候没有钱嘛。没有钱的话,大家就把压岁钱和平常的钱凑一凑,去买了个,到乐器行去买个最便宜的吉它,然后再买一本乐谱来,然后我就学了以后,我来教大家。大家都没有花学费,然后都一脉传承跟我的……所以他们认为说。
倪海厦:对,我还可以说:我可以创新,我可以自己去研究,所以当时买了一套医书给我,叫《医宗金鉴》。她也不晓得什么医书好坏啊,就买了《医宗金鉴》。我一看,哇,什么内科、外科,什么都有在里面。就想,她妇科嘛--月经痛。我就专看妇科那里,大概看了三个月嘛。
梁冬:中学的时候啊?
倪海后:中学的时候。我就说:我开个处方,看你,你应该是这样子,就会好。结果我姐就抓了药啊,去药房抓药回来啊,诶,吃了。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月经也没有痛过,一直更年期了,都很好。所以说,从那个时候,她觉得很开心呢,她只花了一套买医书的钱,把那个月经痛治好。对她来说,她结束了,对我来说,没有结束。

倪海厦的梦想
倪海厦毕生致力於发扬中医经方,虽然常常有许多人不认同或是批评和谩骂,就好比倪师自创曲-「我的梦」歌词所述:
这些如同风、雨般的批评和谩骂,无法浇熄他心中这把对经方的传承与发扬之热火。
倪海厦始终坚信千年的经方是最好的医学,他从未放弃过这份坚持和心中的这把火。
期盼所有跟倪海厦学习中医的学生们,能将这把对中医使命之火熊熊燃烧,继续传承与发扬光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