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童话王国:中世纪的丹麦王国

 听雪楼75iz4v14 2022-11-25 发表于中国香港

图片

丹麦,提起这个在北欧默默度日的有着“童话王国”之称的小国,当代人或许会想起诸如安徒生、小美人鱼、卖火柴的小女孩等与童话作品关联密切的文化作品与作家,会想起发达的国民经济和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甚至会想起在中文互联网大火的丹麦海岸泛滥的生蚝。但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如今人畜无害的丹麦在中世纪的征服史诗与霸主过往。

(一)早期丹麦民族的形成
如今的丹麦国土虽然并不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但是丹麦民族可以与瑞典、挪威一同将民族起源追溯到斯坎迪纳维亚半岛的维京人身上。早期的维京人实际上并没有统一的民族认识与政权构建,在族群认知方面,他们更多的按照定居点划分族群,如居于日德兰半岛地区的维京人称日德兰人,居于现今挪威南部的维京人称霍兰达人等;在政权构建方面,他们大多以氏族部落为单位,效忠于自己部落或者氏族的领袖。尽管如此这些零散的维京人聚落仍具有统一的宗教文化与民族语言,这让维京人的民族意识得以孕育,从8世纪开始,随着维京人与外界交流渐渐增加,形成了民族称呼,其中居住在斯堪的纳维亚南部沿海平原和日德兰半岛的维京人称为”丹麦人”,居住在斯堪的纳维亚西部山地冰谷和北部林地的维京人被称为“挪威人”。
 

图片


(二) 维京海盗时代的丹麦
与斯坎迪纳维亚半岛相同,日德兰半岛也同样受到自然条件的制约,土地贫瘠且气候恶劣,生活在这种地区的维京人缺乏从事农耕放牧等农牧业发展的客观条件,故而利用欧洲密集的河流网络和临近的海洋前往南方气候温和、物产丰富的地区进行殖民与劫掠很快就成为了维京人的选择。而维京人对更近的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与东欧地区的移民与劫掠开始的更早,在公元六世纪与七世纪,陆续有维京人通过河流前往东欧内陆,而这一迁徙行径在9世纪最终形成了“罗斯人”,即当地人所称的“精通航海的人”,而罗斯人所建立的国家便是基辅罗斯。而根据各地记载,维京人的活动足迹西至冰岛、格陵兰甚至一度到达美洲(存疑),东至黑海、阿拉伯。有赖于这些商业与劫掠活动带来的大量财富,这一时期的日德兰地区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地区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发展,到10世纪,这些地区具备了建立更广泛政权的基础,丹麦国家得以正式成形。随后入侵挪威杀死其国王哈康,将挪威也纳入版图,并初步入侵不列颠群岛地区,在苏格兰、英格兰等地留下赫赫威名。哈拉尔一世时期丹麦引入基督教,这样违逆维京人传统与宗教信仰的行为自然遭到了哈拉尔一世政权内部与外部的强大阻力,这最终导致了哈拉尔一世与其子斯凡的决斗,在决斗中哈拉尔被年青力盛的斯凡击败,其后被人用弓箭射杀,一代北欧传奇自此落幕,不过基督化进程已不可避免的进行着。哈拉尔一世之后继位的便是斯凡,其人因长这一副时人称美的八字胡而被成为“八字胡须王”,相较于他的父亲,他维持着维京人的海盗传统,加强了丹麦国家的构建并对英格兰大举用兵,从而在1013年征服了大部分英格兰,这使得他成为了第一位被英国人承认为国王的维京领袖,同时大量的基督教文化与修士也进入了丹麦国内,进一步催化着基督教在维京人中的发展。

图片(“蓝牙”哈拉尔一世)

(三)克努特大帝与他的北海帝国
斯凡王作为国王的能力并不差,然而在征服英格兰一年后,这位国王便溘然长逝,他所遗留的国土被他的两个儿子分割,其中长子哈拉尔二世得到了丹麦王位,统治着北欧地区。而次子即为克努特,他得到的是其父亲征服的英格兰王位,由于斯凡统治英格兰的时间过于短暂,维京人在英格兰的统治并不稳固,英格兰人很快遵奉起本土国王阿尔弗雷德大帝的后裔为王,面对这样的危机克努特与英格兰本地贵族达成妥协——以泰晤士河为界,以北的英格兰地区将由克努特继续统治,而以南的英格兰地区将交由阿尔弗雷德大帝的后裔埃德蒙二世统治,两位国王中先逝世的一人将把国土交由另一人统治,从而实现王国的统一。然而世事弄人,在协议达成当年的年底,埃蒙德二世便因为作战伤势严重而去世,克努特得以统治整个英格兰,好运连连,在克努特坐稳英格兰王位两年后,他的哥哥哈拉尔二世由于疾病而去世,死时膝下无子,使得克努特成为丹麦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克努特得以继承丹麦王位。如此年轻而拥有庞大基业的克努特并没有被荣耀与财富冲昏头脑,他组建了一支常备军,这支军队全部从维京贵族中选拔,平时领取克努特提供的报酬与衣食住所,战斗力强大且对克努特忠心耿耿。而很快克努特便得到了使用他的强大军队的机会,挪威国王奥拉夫二世(此人在斯凡王死后担任挪威国王并进攻丹麦,并在英格兰的作战中背叛克努特而选择支持埃蒙德二世,与克努特早有嫌隙)与国内贵族产生激烈冲突,挪威贵族邀请克努特干预,克努特很快便击败了奥拉夫二世,并在其逃亡后兼领挪威王位。自此,克努特成为了英格兰、丹麦、挪威三国的国王,此时他的共主联邦统治着西至冰岛、东至芬兰与利沃尼亚沿海、南至石勒苏益格、北至挪威北部山地的广大地区。这一以丹麦为构成主体的联合体便被后世称之为“北海帝国”,他由于长居于英格兰而心向基督教,以一位基督徒的身份治理国家,并多次派遣基督教修士前往丹麦与挪威布教,极大的加速了基督教在北欧的传播,巩固了他的统治同时开启了北欧海盗在前基督教时代最后的辉煌。

图片(北海帝国统治范围)

(四)基督化的丹麦王国
 丹麦国家基督教传播的进程也是其国家封建化进程,自从哈拉尔一世时代基督教进入丹麦王国,丹麦国家形态便从信仰原始多神教的“海盗王国”向着信仰基督教的封建国家迈进。克努特大帝时代是这一进程的一个里程碑,在他执政的时代,丹麦不但拥有了成文法,大量基督教僧侣也开始进入丹麦,他们开始促进丹麦人语言的拉丁字母化,这一时期丹麦的社会形态和历史得以更多的被其他欧洲封建国家所记述,在国家建构方面克努特大帝所建立的国王卫队也有了丹麦国家常备军的雏形。到了克努特大帝去世后,丹麦的基督化进一步加深,他的儿子哈德克努特在他死后成为丹麦国王,并于1040年继位英格兰国王,这一时期英格兰本地威塞克斯王朝再次受到本地人民支持,哈康为求王位稳固更加努力的向基督教会靠拢,在他执政的时期基督教在丹麦的教会得以正式建立并参与进丹麦国家政治活动之中,并且哈德克努特也开始与教皇进行书信交流,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早期丹麦天主教与教廷的一项矛盾——在克努特大帝时代其希望丹麦国家的教会能够纳入不列颠的教区,以方便其治理,而当克努特大帝去世后,丹麦也是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教会,但教会却在罗马教廷的划分下由北德意志的不来梅大主教管辖。遗憾的是,哈德克努特是位短命君王,他于1042年便因病死亡,死后英格兰本地贵族拥立威塞克斯王朝后人担任国王,教会的问题也未能解决。哈德克努特的死亡标志着英格兰的丹麦统治时代过去,也标志的丹麦第一个王朝高姆王朝正式结束,接着统治丹麦的奥拉夫森国王是位挪威贵族,其人先继位挪威王位后为丹麦国王,死后挪威王位被划分予其叔叔继承,克努特大帝的侄子斯文继位丹麦王位,丹麦进入艾斯特德王朝时代。在艾斯特德王朝时代,早期的王位继承由斯文的儿子们继承,先后五人得以继位,有趣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由斯文的正妻所生,这五人分别是哈拉尔.黑恩、圣王卡努特、饿王奥拉夫、埃里克.伊戈德、尼尔斯,这几人中最杰出者便是有“圣王”之称的卡努特,他早年也是维京海盗出身,作风极具海盗传统,同时并未对基督教表现出热情,人们认为他的上位将使得海盗传统有所恢复,但是他上位后却大力贯彻已经存在的法律与基督教的“什一税”,并表现得对基督教保有极大的憧憬,宣称要迎回圣奥尔本的尸骸,这一举措表现出了他的目的——重新征服英格兰。但这一行动在卡努特集结舰队时由于舰队内讧而不得不结束,此事不了了之。之后的丹麦王位由奥拉夫继承,并陷入了长达九年的作物欠收,征服英格兰便没有再受到丹麦的关注。奥拉夫在位九年始终没有解决饥荒,死去后由埃里克继位,这位王励精图治,不但使得丹麦作物欠收得到解决并亲自为了解决教会问题而前往罗马与教宗交涉,成功使得丹麦教会独立,脱离了不莱梅教会的管辖。埃里克离开罗马回国后又启程前往耶路撒冷朝圣——这是欧洲第一位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国王,然而路途劳顿,他不幸的在塞浦路斯逝世,消息一年后才传回丹麦国内,人们悲痛之余位这样一位贤明且虔诚的国王起称号为“伊德戈”,即“den eneste gode”的缩写,意为“唯一善良的王”。
 

图片基督教传入北欧

 

图片公元11世纪的丹

埃里克之后继位的是尼尔斯,相比于他的前任兄弟埃里克他的治理能力并不弱,同时相比于倒霉的前三任兄弟,尼尔斯享国日久,在位足足30年,在这30年中丹麦国家的贸易和海洋贸易有了长足进步,社会财富得到了巨大的进步,以难以取得的石料为材料建造并在内部装备华丽的拜占庭式的壁饰的石制教堂大量的建造了起来(此前丹麦教会大多以木材建立教堂)并得以留存至今,丹麦国内一片盛世景象。尼尔斯治下丹麦正式步入了封建骑士时代,维京海盗已经正式沦为了历史,然而与我们想象中居住在城堡中的西欧骑士制度不同的是,丹麦的骑士们更多居住在乡下庄园中,是庄园主,与土地高度捆绑,故而这一时代的丹麦骑士很少如法兰克或者德意志地区的骑士们一样流传侠义史诗,也甚少组织或者参加十字军活动。但是在繁荣与进步下,危机也在酝酿,尼尔斯的甥侄与子嗣众多,他们中地位低的当了骑士,地位高的当了公爵,他们的父亲都曾是国王,故而当尼尔斯年老时,丹麦王国迅速的陷入了王位继承战争的混乱中,卡努特.拉瓦德与尼尔斯王的儿子马格努特陷入了激烈斗争中,以至于马格努特设计杀了卡努特,卡努特的兄弟埃里克在斯堪的纳维亚起兵并得到德意志诸侯的支持,打败了尼尔斯王和马格努特的军队,在撤退中马格努特不幸战死,主政30年的尼尔斯王之后又被埃里克僚属所暗杀,卡努特.拉瓦德的弟弟埃里克得以继位,但这位君主随后又死于贵族之手,他的侄子埃里克(二人同名)因保护了其尸体而为王,但这位埃里克王毫无根基,各地大贵族相互独立自治,丹麦陷入了事实意义上的分裂,最终这位埃里克王也不得不背负“软弱羔羊”之名黯然退位。直到12世纪中期,丹麦的瓦尔德马一世继位,这位国王是卡努特·拉瓦德的遗腹子,因软弱有着“羊羔王”之称的埃里克三世退位他得以继位,但与他一同继位的还有斯文三世,二者混战多年,终于,1157年瓦尔德马一世击败了斯文三世,统一整个丹麦并定都哥本哈根,再次建立起了一套体系严密的封建体制,丹麦正式统一了国家,而后瓦尔德马一世与卡努特六世勤于治理,这一时代丹麦的教堂等建筑进一步复杂化奢华化,在农村的农业也有了充分的进步,人口的充盈与工具进步使得丹麦形成了大量新的农村与城镇,艾斯德特王朝得以进入了稳定强势的时代。过去四海为家四处劫掠的维京海盗们的后代终于变为了从事农牧业生产的自耕农,海盗领袖的后代们也变为了封建贵族,而教会则深深的干预着丹麦人的精神生活与社会活动,往昔信奉的北欧诸神被束之高阁,只在民间得以口口相传,丹麦也在此时开始正式向南部北德意志扩张开启了长期的战争。

图片

瓦尔德马一世铜像)

 

图片


(五)玛格丽特一世与卡尔马联盟的建立
 自十二世纪至十四世纪,丹麦在成为基督教国家后其国家王位继承经历多次反复,但总体仍然于埃里克三世世系的艾斯特德王朝内流传,到了十四世纪中后期,王朝在北欧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自哈拉尔一世开始的丹麦兼任挪威国王的行为虽然并未形成传统,但挪威在多段国王时期与丹麦处于共主关系,瑞典此时并为获得丹麦在斯堪的纳维亚南部的领地,国力弱小,其贵族长期遵奉丹麦国王为摄政,形成一个囊括整个北欧的国家联盟在政治方面拥有了一定基础。另一方面十四世纪正是神圣罗马帝国北部以汉堡为首的由多个商业贸易繁盛的自由市组成的汉萨同盟与北欧诸国爆发严重贸易战的时代双方于1368年进行了贸易封锁与舰队海战,丹麦惨败于汉萨同盟与北德意志联合舰队,不得不同意其提出的在丹麦的特许经营权,面对汉萨同盟妄图垄断整个波罗的海贸易的强大压力,北欧诸国也有了联合起来的经济基础,基于这样的实际需求,玛格丽特一世开始着手于组建北欧诸国的联盟。
 

图片


玛格丽特一世是丹麦国王瓦尔德马四世的女儿,自十岁开始便是挪威国王哈康六世的王后,玛格丽特与哈康二人的儿子奥拉夫出生不久便被确认为挪威王位的继承人,1376年由于瓦尔德马四世死亡时其唯一活到成年的儿子克里斯蒂安已经去世(这也标志着艾斯特德王朝男性绝嗣),奥拉夫得以继承外祖父的丹麦王位入主丹麦,但此时奥拉夫仍然年幼,玛格丽特以监管人的身份执掌了丹麦王国,四年后,哈康六世死亡,奥拉夫又得到了挪威王位,自此挪威与丹麦再次进入了共主关系,与此同时,原本划归挪威的冰岛、法罗群岛与格陵兰岛也进入了丹麦治下。一个包含挪威、丹麦的共主联邦正在缓缓呈现,但是好景不长,或许是艾斯德特王朝男性运气实在不好,1387年,还未能成年的奥拉夫便突然去世,丹麦挪威两国的君王夭折事发突然一时之间使得王位进入空位期,玛格丽特不得不在丹麦议会的选举下成为临时摄政,次年得到挪威贵族认可成为临时摄政,为了解决两国国王继承问题玛格丽特选择收养她姐姐英格堡公主的外孙,并为这个来自波美拉尼亚的孩子改名埃里克,使其在并非世第一继承顺位的情况下获得丹麦王位的继承权,并以此为依据获得挪威王位的继承权,两年后埃里克顺利继位,丹挪两国的共主关系得以维持,玛格丽特继续担任摄政。而北欧的另一个重要国家瑞典此时正与德意志境内的梅克伦堡处于共主关系之中,君主阿尔伯特长期与瑞典本地贵族不和,故而瑞典本地贵族暗中联系玛格丽特希望让她担任瑞典摄政并帮助其获得整个瑞典的统治权。如此优厚的条件玛格丽特很快便允诺下来,答应与瑞典贵族合作,二者组成联军于1389年击败了阿尔伯特的军队,巩固了在瑞典国内的地位,迫使阿尔伯特放弃瑞典王位,使得埃里克得以获得瑞典王位,玛格丽特正式坐稳了瑞典王国摄政的职位,自此丹麦、挪威、瑞典以及当时三国所拥有的冰岛芬兰等地都处于了同一位摄政者的统治之下,一个统合整个北欧的政治实体即将呼之欲出。1397年6月,三国代表来到了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的一座城市——卡尔马举行会议,在会议中三国共同的摄政者玛格丽特促进了联盟的正式成立,确立了一个由丹麦处于核心统治地位的邦联国家,即卡尔马联盟。在统治者继承方面,条约规定三个王国拥戴同一位君主,建立稳定的联盟,而联盟第一任掌权者自然就是主持会议的玛格丽特,条约还规定这位君主还必须从上一任离世的君主的儿子中挑选继承人,从而在理论上实现挪威、瑞典、丹麦三国王室都有机会成为共主的情况,然而实际情况则由于玛格丽特一世以及丹麦的强大影响力使得王位长期被丹麦王室主导。在内政方面,由于卡尔马联盟的邦联体制,总体较为松散,条约规定各国内政仍然保持高度自治,在行政机构、法律设立、关税商税收取等各方面保持独立性,只将外交权利与共同的军事事务交予共同君主管理,这样的妥协与怀柔在联盟初期极大的保持了各国贵族对玛格丽特以及丹麦王室的拥护与遵从,保证了联盟的稳定。玛格丽特及其治下的卡尔马联盟一经问世便对周边局势产生了深远影响,波罗的海经济圈内原本畅行无阻的汉萨同盟和北德意志邦国受到了巨大的经济阻力,瑞典的铁以及丹麦的农产品迅速的席卷整个北德意志甚至是英格兰与尼德兰地区,大量财富流入哥本哈根的同时,汉萨同盟却不断受到排挤,在与丹麦交手并失去荷尔施泰因公国(该公国此后与丹麦君主维持共主联邦关系直到普丹战争结束)后同盟快速的陷入了衰落之中。可以说,这一时期的卡尔马联盟是整个北欧的黄金时代,使得北欧成为了欧洲强权棋盘上新晋的操棋手。
 

图片

(卡尔马联盟的统治范围)      

图片

   (联盟的统治者玛格丽特)

图片卡尔马联盟

(六)卡尔马联盟的内斗以及解散
在卡尔马联盟形成的初期,由于联合带来的巨大利益其本身存在的缺陷得以被掩盖,但当汉萨同盟衰落,外部矛盾便开始让位于内部矛盾。卡尔马联盟囊括诸多地区,其领土面积达到124w平方千米,但由于北欧长期恶劣的气候与贫瘠的土地,当联盟成立时统共仅有150w左右人口,而这150w人中,接近一半都是丹麦人以及丹麦王国治下的石勒苏益格与荷尔施泰因地区的德语人口,这使得在联盟内部丹麦天然的有着更强的主导力,随着联盟存在时间的增加,丹麦不再满足于条约所规定的外交与军事权利,开始愈发频繁的干涉挪威、瑞典两国的内政。与此同时,挪威与瑞典也对丹麦抱有强烈的不满,对挪威而言,属于自己的冰岛、法兰群岛以及格陵兰岛被丹麦所占据,不能收回;对瑞典而言,其非常不满于丹麦和北德意志地区的长期交战,因为瑞典对欧洲出口的主要产品便是铁,而铁主要的输入地区便是德意志地区,丹麦的行为严重影响到了瑞典贵族的利益,与此同时,由于丹麦王室的瑞典王位来源的特殊性,其王室有时并不能兼任瑞典国王,比如在瑞典国王卡尔八世时期,虽然其国家仍然处于卡尔马联盟治理之下,但他并非是丹麦国王,其率领瑞典国家枢密院与丹麦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而除了三国之间的矛盾外,卡尔马联盟还面临着其他的问题,首先便是封建化后的北欧贵族们走向了所有封建地主阶级都不可避免的土地兼并,原先支撑联盟税收与王室军队的自耕农群体大为缩减,一种半农奴制在卡尔马联盟内部不断的扩展,有数据表明这一时期丹麦的土地兼并使得自耕农群体萎缩了三分之一以上,侵蚀着整个国家机体的健康与稳定,加剧了农民暴乱与大地主大贵族专权的现象;另一方面,残酷的黑死病带走了联盟高达百分之四十的人口,而丹麦领导下的卡尔马联盟与汉萨同盟之间仍然长期围绕着波罗的海经济控制权展开战争,面对汉萨同盟的压力,丹麦一方面加紧从挪威与瑞典两国的贵族讨要捐税,一方面更加严重的向本就日子艰难的自耕农群体摊派税收与兵役,以上种种都在昭示着这个设想中将永恒存在的联盟终将走向终结。1468年,联盟存在的第71年,面对愈发严重的农民暴乱,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一世不得不召开四级会议以调和联盟内部各国与各阶级间的矛盾,并寻求得到贵族的支持,但以瑞典为首的各地贵族却怀着对联盟中央的强烈不满而放任甚至参与不断发生的暴乱,直至去世,克里斯蒂安一世的努力并没能挽回卡尔马联盟不断下降的国运。如此危急的形势自然也是克里斯蒂安一世的继任者克里斯蒂安二世所要面对的,由于克里斯蒂安一世的怀柔与和平策略已经被证明并不实际,克里斯蒂安二世决定直接组织军队镇压以瑞典为首的暴乱者——1520年他派兵进驻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残酷镇压起义的人民,并将参与起义的贵族一并杀戮,造就了卡尔马联盟末期著名的“斯德哥尔摩惨案”。这样的行为显然为联盟内部所不容,当年在瑞典贵族势力强大的达拉纳便爆发了反对丹麦国王的起义,历经三年,起义的瑞典军队击败了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军队,将丹麦的控制区域严格的压缩在斯堪的纳维亚南部的沿海平原上并选举起义领袖古斯塔夫.瓦萨为瑞典国王,使得瑞典王国正式脱离卡尔马联盟,此举也正是标志着卡尔马联盟在组建93年后正式解散,克里斯蒂安二世成为卡尔马联盟的末代君王。
 

图片

(汉萨同盟的商贸航线)      

图片

(古斯塔夫一世塑像)

 

图片斯德哥尔摩惨案

(七)卡尔马联盟的遗产
 卡尔马联盟的解散虽然是对丹麦霸权的严重打击,但其依然在解散后给丹麦带去了丰厚的遗产,丹麦在联盟期间集合全北欧之力得到的荷尔施坦因地区被纳入长期统治,挪威也与丹麦维持着长期的共主联邦关系,帮助着衰落的丹麦抵御崛起瑞典的挑战,直到拿破仑战争时期“丹麦-挪威”君主国才正式解散。而在经济与文化方面,联盟时期的哥本哈根已然成为欧洲的商贸与经济中心之一,成为波罗的海贸易不可或缺的一环并参与进全球贸易中去,可以说使得丹麦至今受益。卡尔马联盟作为一场贵族之间面对外部压力临时组建的产物,其破产是必然的,但作为一场政治实验也为我们研究欧洲中世纪封建政治与中世纪北欧历史乃至于地缘政治学提供了一个优秀而资料丰富的样本。

图片

(卡尔马联盟标志)

(八)总结

 卡尔马联盟的解散与瑞典的崛起是丹麦由鼎盛走向衰落的一个转折点,自此之后丹麦陷入了长期的国内斗争与对外战争的领土损失,北方七年战争、大北方战争、拿破仑战争,这个昔日的北欧霸主在一次次欧陆政治格局的洗牌中或输或赢,缓缓的走向本该属于自己的政治地位,其间诸多抉择——是分权是集权、是改革是保守、是作战是妥协。自中世纪到近代再到现代,一次次站在十字路口的丹麦都为自己的选择而付出代价,其本身也在历史潮流下渐渐蜕变成如今这个默默度日的童话王国。回顾往事,正如丹麦国家官网首页所言:“曾经我们是残酷的维京人。现在我们是世界上最和平的社会之一。欢迎您来到丹麦。”

图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学社观点,敬请读者注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