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元春省亲时多次大哭,身为贵妃的她,为什么不快乐?

 少读红楼 2022-11-26 发表于上海

贾元春是贾府的大小姐,一出场就是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的人生高光,这样的荣耀,估计是古代许多女子的终极梦想,但令人奇怪的是,做了贵妃的元春,在省亲时竟多次大哭,她为什么不开心呢?

我们知道,贾府的许多丫鬟,以能做主子姨娘为荣,比如袭人,做豪门小妾,对身份卑贱的丫鬟来说,是她们人生的最高追求。

元春作为贾府的大小姐,先是因贤孝才德,被送进宫中做女史,这是从冷子兴口中道出,等再次提到元春时,她已然被封为贵妃,这个身份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

作为贵妃,不仅自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是娘家也会跟着荣耀起来,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可省亲时的元春为什么就是开心不起来呢?

我们知道,贾府是国公府,宁荣二公为四王八公政治联盟的其中两个,这样的家族,不只是贵族,堪称天下望族。

但再辉煌荣耀,再热闹繁华的世家大族,终究有烟消火灭之时,如果子孙败家,无人能够继承家业,那么家族会衰落的更快。

从第一代的宁荣二公到元春这一代,贾府已经到了第四代,靠着军功起家的贾府,因为后继无人,明显后劲不足,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而元春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送进了宫中,很明显,她被家族当作了一颗棋子,也许在关键时刻能起到重要作用也说不定。

就像许多影视剧里的故事一样,世家大族的女子被送进宫中,目的只有一个,要为家族牺牲自己,为了荣耀一步一步往上爬,就算是做不了皇后,谋到妃位,家族也就有救了。

这对贾府来说,自然是以小博大的政治赌博,失败了,不过就是牺牲了一个女子,而若成功了,对贾府来说,则是莫大的荣耀和恩宠,更大程度上,也会延缓家族败落,甚至会让家族迎来更大的繁荣。

但这件事,对元春来说,则是大大地违背了她的意愿,她不愿进宫,不想作为棋子背负巨大的家族期望,无论成功或失败,那荣耀和结局都不是她想要的。

可谁让她是贾府的大小姐呢,她一出生,就注定了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家族需要牺牲她换取更大的政治利益时,她明知前面是深渊火海,却也只能流着眼泪跳下去。

就像嫁给孙绍祖的迎春,日后远嫁异乡的探春,那个时代,出身大家族的女子,无一例外地,她们的婚姻都会成为家族谋取政治利益或组成政治联盟的重要筹码。

所以,元春省亲时,有句话说得声泪俱下,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对元春来说,那个人人向往的皇宫,是监狱是牢坑,禁锢了她的肉身和灵魂。

她不能像钗黛等姊妹那样,未出嫁之前,在大观园里吟诗作赋,风花雪月,读书下棋,女红针黹,做一个真正的千金小姐,可以纵情歌舞,可以放飞梦想,可以诗酒年华。

她早早地就被送进宫里,小小年纪的她,早早地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人心恶毒,她不得不学会保护自己,同时,还要背负家族期望,朝着那个既定目标,躲过无数明枪暗箭,小心翼翼前行。

谁也想不到,封妃之前的元春,一个人承受了多少凄风苦雨,忍受了多少孤独恐惧,咽下了多少辛酸泪水。如果说在宫里,为了活着,她要时时笑脸相迎,可回到娘家的她,为什么还需要如此伪装呢?

元春的不开心,来自巨大的宫斗压力和家族期望,来自内心的煎熬和对亲情天伦的向往,就像她对父亲贾政所哭诉的那样,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你受苦受难时,没有任何人在你身边,然而当你荣耀加身时,人人都来祝贺。那种无人共担苦难的无助,无人共享亲情的孤独,时刻都在吞噬着元春本已不多的热情。

如果没有元春省亲一事,也许常年深居后宫的她,还不会有如此大的情感波动,毕竟宫里的那个元春,和回到娘家的元春,完全是两个人。

宫里的元春,身为贵妃,有皇家礼仪的约束,她不会大笑,更不会大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而是一言一行都十分得体,行动坐卧没有一丝疏漏,不会让任何敌人有把柄可抓。

省亲的元春,脱下了贵妃的外衣,她是贾府的大小姐,是贾母的孙女,是贾政夫妇的女儿,是众姊妹的大姐姐,她是个有感情有喜怒的小姐,开心了她可以笑,不开心了她可以哭。

虽然贵为贵妃,可元春未必真的得宠,也许她的封妃,不过是今上笼络或麻痹贾府的手段罢了,可这些事,她又怎么会跟娘家人说起呢,只能自己烂在肚子里,终究还是她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