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04年,阿拉法特死于法国,8年后,妻子为何说丈夫是被人毒死?

 历来现实 2022-11-26 发表于北京

2004年11月11日,巴勒斯坦前总统阿拉法特在法国贝尔西军医院骤然离世。

根据他的病历本记录:死因是由于血液疾病引发的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死亡。

原以为这件事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却没有想到,八年后,阿拉法特的夫人苏哈却把丈夫的生前日常用品送去检测,让阿拉法特的死因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2012年年初的一天,一名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记者,拿了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旅行袋,悄悄进入了瑞士洛桑大学的地下室。

他的动作看上去小心翼翼,举止非常神秘,不过袋子里却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而是牙刷、衣服、帽子等常见的生活日用品,这些东西都是阿拉法特生前用过的。

记者前去这个地下室也不一般。因为联合国和国际刑事法庭里,那些重要案件里所涉及的相关证物,都会被送到这里进行检测。

没错!记者正是受阿拉法特夫人苏哈的嘱托,前来调查他的具体死因。

不久后,检测结果出来了,却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因为这些日用品当中,含有大量的放射性元素-钋210,总计约为246.7毫贝克。也就是说阿拉法特并非死于心肌梗塞,而是被人下毒害死的!

这是为什么呢?那就必须提到“钋”这个厉害的元素了。

1898年,著名科学家居里夫人和她的丈夫迪埃尔在实验室发现了一个新的放射性元素,为了纪念自己的祖国波兰,于是把它命名为“钋”。

这玩意不得了,堪称是人类目前为止发现的放射性杀伤性武器当中的极品,是一种没有解药的剧毒物质。

据说,它的毒性是氰化物药膏的2500亿倍,只要一接触到人体,它就会完全毁掉人体细胞的DNA结构,人必死无疑。

1946年,居里夫人的实验室突发爆炸。当时她的女儿伊雷娜不幸暴露在“钋”辐射放射性环境之下,十年之后不幸患上了白血病,最终毒发身亡。

除了剧毒之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据检测结果显示,阿拉法特日用品上的“钋”,并不是自然界的产物,而是完全由人工制造。

问题是阿拉法特早在2004年就已经突然去世了,他的夫人苏哈为何现在才托人来检测?以前为什么不提出来?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1929年8月4日,阿拉法特出生在耶路撒冷的一个商人家庭,年少时家境优越,衣食无忧,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长大后更是考上了开罗大学,前程一片光明。

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法特的父亲却不幸在战场上遇难。

闻知噩耗,当时年仅19岁的阿拉法特气愤填膺,烧掉自己的课本,追随父亲的脚步踏上了战场,最后却并未挽救阿拉伯联军的失利。

1950年,阿拉法特考上了埃及纳塞尔军事学院,毕业后在埃及军队中服役。

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后,阿拉法特跟随部队英勇抗击英法联军,并立下了汗马功劳。

战争结束后,阿拉法特前往科威特生活工作,不久联合巴勒斯坦的老乡们成立了“法赫塔”组织。也就是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的前身之一,从此拥有了自己的武装部队,并命名为“暴风战队”,以袭击以色列的基础设施为目标,渴望重新回归故土。

1968年,阿拉法特正式成为“法塔赫”的领袖,随着组织不断壮大,逐渐拥有了上万名武装士兵,可惜他们闲散惯了,眼里素来没有组织纪律,虽然一直试图对以色列发动全面战争,可最后并未掀起什么风浪。

1972年,他们制造了著名的“慕尼黑惨案”,一下子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恐怖组织,导致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想将他们铲除。

此后,阿拉法特见硬的玩不了,于是改变斗争策略,以“和平”的方式与各方势力达成了共识,并最终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1989年,阿拉法特不负众望,为选为巴勒斯坦国家领导人,随后还与以色列签订协议,并1994年在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国际社会知名政治人物。

2004年,阿拉法特去世的时候,当地官员以保护隐私为由,拒绝对外界公开阿拉法特临终前的身体状况和确切死因。

时隔八年,阿拉法特的夫人却突然要检测丈夫阿拉法特的遗物,并检测出剧毒“钋”,那这个投毒的人会是谁呢?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多数人会认为是以色列,因为他们一直对阿拉法特恨之入骨,早就想将他暗杀!

阿拉法特生前自称,以色列曾经对他进行过57次暗杀行动,不过他每一次都能够死里逃生,化险为夷。

1968年迪卡玛拉战役爆发,以色列军队兵分三路,大举进犯约旦河东岸的城市卡马拉。

当时武器装备相对落后的法塔赫组织无力招架,只能与以色列军队打游击战。

比较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阿拉法特的亲自指挥下,法塔赫竟然以少胜多,炸毁以军一架飞机和17辆坦克,这让阿拉法特一战成名!

从此,以色列的枪口就开始瞄准阿拉法特,不过最后都让他一一化解。

1969年,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花重金收买了一个巴勒斯坦人,这名间谍很快就混到了阿拉法特的身边。

一天,间谍趁人不备,把摩萨德交给他的一个脉冲雷达装置,偷偷地安在了阿拉法特座驾的底盘上。

这个装置实际上是一个定位仪,它的作用就是给以色列的轰炸机指引目标,而装置发出的信号可以锁定阿拉法特的当前具体位置。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以军的轰炸机早早就飞上天,可是转悠来转悠去,就是等不到信号,最后只好打道回府,回到了指挥部。

他们以为是装置失灵了,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名间谍早就被阿拉法特识破了。也就是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装上的玩意儿,让阿拉法特几下就给废掉了。

有一回,阿拉法特前往自己的办公室,准备给部下们开会。

进入办公室,他见到桌子上那么多信件,就随手翻了翻,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邮包,上头写着“阿拉法特兄弟亲启”。

刚开始,阿拉法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手下有很多战士的母亲都知道他爱吃蜂蜜,经常一大罐一大罐给他寄,所以并没有立即打开包裹,直接就开会了。

谁知道会开到一半,阿拉法特突然就惊恐地大喊:“那个邮包里一定装的是炸弹!我已经闻出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警卫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立刻把邮包扔到了门外。

就在那一瞬间,邮包发生了爆炸,巨大的声浪把警卫的耳朵都给震聋了,阿拉法特却是毫发无损。

阿拉法特曾经自嘲,因为他拥有狗一样灵敏的鼻子,所以能够闻出危险所在。

1985年10月1日,以色列空军突袭突尼斯城南郊的法塔赫总部,主要针对目标就是阿拉法特。

十几分钟轰炸过后,整个法塔赫总部几乎被夷为平地,伤亡数十人。

阿拉法特当天本来要开会,不料睡过头了,身边警卫也没敢叫醒他,又一次逃过了一劫,运气这东西根本无法解释。

1992年4月7日的晚上,阿拉法特乘坐阿尔及利亚民航A26专机前往利比亚,准备去视察一下巴勒斯坦的游击队。

谁知道,刚起飞就发生了意外,因为遭遇了一场特大的风暴。

这一次更加离谱,阿拉法特的专机和地面无线电联络均已中断,连人带飞机全部都失踪了。

大家发现这架飞机的时候,已经从空中坠落到地面,并且摔成了三截废铁,不少人估计这回阿拉法特肯定是在劫难逃了,都准备给他筹备丧事了,可是他再次奇迹般的生还。

原来,飞机垂直俯冲的最后关头,阿拉法特的八名护卫队成员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护送到了飞机的尾部,然后用身体组成了一道人墙,死死地护住了阿拉法特。

最后,这八名护卫用自己的牺牲换回了阿拉法特的生命。

正是因为部下的忠诚效忠,让阿拉法特的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后从一名好战分子变成了一名和平主义者,从那时候起开始为了巴勒斯坦解放事业而活。

当然,阿拉法特之所以能够一次次死里逃生,除了靠的是自己的鼻子之外,还有他对于危险的天生警觉性。

比如说,他从来不单独行动,出发前从不向别人透露任何行程,而且还经常的临时改变目的地等等。

阿拉法特曾经开玩笑说,如果奥运会有躲避暗杀这个项目的话,那我绝对有足够的资格代表中东去参加比赛。

对于人们的猜测,以色列方面很快就做出了回应,并且理由非常令人信服。

那就是,在阿拉法特去世之前,他们有着足够的时间和机会下手,根本没必要用下毒的方式!

2000年9月,时任以色列总理的沙龙强行参观耶路撒冷的宗教圣地圣殿山。

这让巴勒斯坦的宗教狂热分子彻底疯狂,认为以色列总理踏足圣地,无疑是对圣殿山的侮辱,同时也是挑衅他们的虔诚的信仰!

于是,巴以局势瞬间水火不容!他们直接对以色列发起了各种自杀性爆炸,导致两国大规模流血冲突事件发生。

为了避免危险,当时阿拉法特立刻让妻子带着女儿离开巴勒斯坦,却万万想不到,这一次的匆忙离别竟成永诀。

2001年12月3日,以色列军队大举进攻约旦河西岸的城市拉马拉。

这一次,阿拉法特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从此被围困在拉马拉的官邸里,并且一呆就是三年。

三年里,阿拉法特一直住在一个破败的地下室里,而屋子外面全都是全副武装的以色列士兵。

阿拉法特本身患有白癜风和帕金森综合症,地下室里却断水断电,食物一直供应不足,这让他的生活举步维艰,倍感痛苦。

如此恶劣的情况之下,阿拉法特仍然坚持每天工作,即使以色列方面阻断了他和外界的所有联系,但他仍然坚信还有希望。

2004年8月4日,阿拉法特75岁生日的这一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乐观地表示自己会坚持下去,巴勒斯坦也会坚持下去。却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生日。

2004年10月27日的晚上,阿拉法特在吃过晚饭以后,突然开始呕吐发烧,有些不省人事。

当时,医生诊断他得了病毒性感冒。得知这个消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从约旦请来了最好的医生给他医治。

2004年10月29日,阿拉法特的妻子苏哈向以色列方面提出:把丈夫送去法国贝尔西军医院进行治疗的请求。以色列很快就批准了。

上飞机前,阿拉法特还能微笑着打招呼,告诉前来送行的巴勒斯坦人民,如果身体情况允许的话,他会立即回到巴勒斯坦,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回到巴勒斯坦的土地上。

却不料 飞机到达法国之后,阿拉法特由于病情突然恶化,已经没有办法自由行动了,最后被推车推进了医院。而仅仅两个星期以后,阿拉法特就不幸去世了。

所以,以色列的方面的意思也很有道理,要对阿拉法特动手的话,早就动手了,何必拖这么长时间呢?!

以色列总理也坐不住了,说从当时中东的形式上来看,以色列已经处于上风了,直接杀掉阿拉法特,对他和以色列那绝对是弊大于利,压根儿就没有必要用这样的下毒方式。

更何况,阿拉法特死之前一直都被以色列“软禁”着,而这个“钋”却含有剧毒,下毒的人本身在下毒的时候也要冒着很大的风险,就算以色列方面真的要杀掉阿拉法特,那也犯不着用这么危险复杂的方法。

这些话说得还确实有道理,让巴勒斯坦人一下子还找不到话来回击。

以色列总理于是乘胜追击,并提出来自己的看法,认为有一个人嫌疑很大,那就是阿拉法特的妻子苏哈。

为什么会怀疑她呢?一是阿拉法特曾经发誓终身不娶,最后却为何要秘密迎娶小14岁的苏哈?二是这件事过去了八年,苏哈如今重提阿拉法特死因,究竟有何目的?实在让人看不懂。

苏哈原名苏哈·塔维勒,出生于耶路撒冷的名门望族,父母都是巴勒斯坦民族运动的积极拥护者。

遇到苏哈之前,阿拉法特有其实很多的女性追求者,但是他完全不为所动。因为他曾经公开发誓,为了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将终身不娶。

当然,缘分这玩意真不好说,或许阿拉法特发誓的时候,还没有遇到适合自己的女人!

1987年,阿拉法特前往安曼出席会议。苏哈经人介绍给他担任翻译。

会议结束后,阿拉法特被苏哈的美貌和才华所折服,也可以说一见钟情,于是对她展开了狂热的追求。

1989年,阿拉法特邀请苏哈到巴勒斯坦工作,并担任他的助手,苏哈也爽快地答应了。

又过了一年,他们俩就秘密结婚了,接着两人喜得千金,一家三口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阿拉法特曾经说过,这段婚姻把他从一个孤独的神变成了一个有牵挂的人。

如今,以色列方面说是苏哈一手策划了阿拉法特钋中毒的戏码,到底有什么证据呢?

以色列的生化专家卡尔蒙埃利博士认为,时隔八年,苏哈提出的钋中毒说存在太多疑点,首先一个就是元素钋的半衰期。

钋的半衰期大概是138天。也就是说,每过去138天,原来的钋就会变成一半。而从瑞士洛桑大学检测的结果来看,八年之后,阿拉法特遗物上的钋却足以毒死20个人,这让人非常吃惊!

照此推算,在八年之前下毒的人用的剂量就太过庞大了,甚至大到很容易被人发现。

所以,他认为这些遗物上的钋,极有可能是在阿拉法特死之后,被人放上去的。

还有一点,就是阿拉法特的临床症状和钋中毒的症状完全不符。一般来说,钋中毒的身体特征比较明显,人的头发会完全掉光,肾脏和肝脏都会出现大面积的损害,甚至骨髓坏死的症状。

而从阿拉法特的当时症状来看,与钋中毒的情况不太吻合。

最后,卡尔蒙埃利博士还提出了最关键和重要的疑问,如果阿拉法特的衣物上真的存在大量的钋,那么为什么在这八年期间,和这些遗物几乎朝夕相处的苏哈本人却没有中毒呢?

还有,八年前苏哈并没有对阿拉法特的死因提出过质疑,甚至没有要求进行尸检,八年后却旧事重提,甚至非要进行尸检,她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博士的这个说法一出来,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大家对苏哈的同情瞬间变成了怀疑。

国际社会的舆论导向也开始慢慢偏向以色列方面,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件事其实是巴勒斯坦方面的政治需要。

根据媒体的猜测,苏哈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对目前自己和女儿的生活状态不满,想延续丈夫的政治影响力,获得更多的关注。

另一方面很可能是被巴勒斯坦的政治人士所利用,想让巴勒斯坦重新受到世界瞩目,因为如今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个国家。

苏哈提出重新为阿拉法特验尸的申请之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随后就批准了。

2012年11月,阿拉法特的灵柩被打开,专家们正式取出阿拉法特的遗骨并提取样品。

2013年12月3日,法国专家才发布了尸骨取样化验和相关调查结果。

最终并没有足够证据显示阿拉法特被下毒,他们判定他是属于自然死亡。

当然,这个说法至今仍然被不少人质疑,人们依然相信阿拉法特的死因是一桩悬案。

但是根据种种迹象表明,所谓阿拉法特死于钋中毒死亡的说法,很有可能是别有用心的政治斗争。

至于最终的真相,到目前为止仍然众说纷纭,并没有统一的说法。

或许,阿拉法特如果地下有灵的话,会更希望在耶路撒冷入土为安,一直没有人打扰。

从他生前的行事作风来分析的话,或许他最大的心愿,可能也不是一定要找出真相,而是希望他陵墓旁边的橄榄树能够四季常青,希望巴以能够和睦相处……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