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浅析法国在大湖地区的战略利益——以刚果(金)为例

 平心静气定神闲 2022-11-27 发表于河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非洲大湖区作为一个地理和地缘概念,主要指非洲中部地区五大湖的沿岸国家,包括刚果(金)、卢旺达、乌干达、布隆迪及周边坦桑尼亚、肯尼亚、马拉维、赞比亚、安哥拉、刚果(布)等国。

大湖地区是非洲矿产资源最丰富、部族关系最复杂、治理难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冷战期间曾成为美苏在非洲地缘博弈的焦点之一。上世纪90年代以来,该地区先后发生了卢旺达大屠杀(1994年)、两次刚果战争(1996-1997年,1998-2003年),对地区国家间关系和地缘政治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在域外国家中,法国之于大湖区国家是一个“特殊的伙伴”,它既没有比利时与地区国家的殖民历史纠葛,也没有可与美国相比拟的霸权追求,而是出于自身独特的战略考虑,关注并适时干预大湖区事务。

本文以刚果(金)为例,简要梳理自刚独立后法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演变。

01

法国在非洲的三重利益

法刚关系是法国对非战略的缩影。法国在非洲最首要的战略利益就是维护法国的专属影响力。自戴高乐以降,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任总统都将非洲视为法国国家实力的重要依托,“没有非洲,法国将沦为二流国家”,只有确保法国对非洲事务拥有独一无二的影响力,才能确保法国在欧洲、在联合国的独特地位,才能实现独立自主外交,不受其他任何大国的制约。这也就意味着法国必须采取各种手段维护在非“势力范围”(pré carré)。

在法国对非外交中,英国及其代表的盎格鲁撒克逊势力被视为“永恒的竞争者”。这一情结可追溯至1898年法国在法绍达(现苏丹南部地区)遭到后来者的英国强有力的挑战,并最终败北的屈辱历史。当时法国政治精英深受震撼,将此事看做法国海外利益拓展的“灾难性事件”,“法绍达综合征”由此而来。戴高乐在其个人回忆录中,曾将法绍达事件列为对其影响最深的外交事件。担任总统后,为避免历史再次上演,他曾采取实际行动分化和削弱西非英语大国尼日利亚,上世纪60年代末为尼国内比夫拉分离势力提供武器。

除应对大国挑战外,法国还通过各种形式的援助,延续对前殖民地国家的控制和影响。上世纪60年代以来,戴高乐总统先后试图通过组建“法兰西共同体”、签订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项“合作协议”、以及借助前殖民地官员与非洲政治精英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与官方交往并行的私密关系网络等手段,对独立后的法语非洲国家社会进行全面渗透和控制。为支持亲法政权,在其遇到内乱或外部安全威胁时,法国还会直接出兵干预。冷战结束后,法国历任总统都承诺改变传统法非关系,减少对非军事干预,实现法非关系的正常化,但政治宣言最终都抵不过现实政治需要,法国对非关系的本质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

第二重利益是经济利益。法语非洲国家曾是法国最主要的初级产品来源地和重要的商品出口市场,许多法国中小企业的国际市场就在非洲。据法国外交部统计,三分之一的法国出口企业在非洲有业务。因此,法国一直极为重视对非投资。冷战结束后,法国对非外交的经济属性更为明显。

新世纪以来,法国在非洲的经济影响力受到其他大国和新兴国家的有力挑战,法国对非贸易、投资都呈现明显下降,如何维护和开拓非洲市场,也成为法国对非政策的重要考量。就刚果(金)而言,矿产资源一直是法国希望能够进入并充分获益的领域。目前约有40多家矿企在刚东部的卢本巴希地区经营,但受资金及安全风险等影响,矿业领域合作规模相对较小。

第三,保护法国在非侨民安全。上世纪60年代以来,法国在非洲前殖民地的官员就地转换身份,成为执行对非援助协议的技术人员。据统计,在高峰时期,法国对非援助人员达到50万。非洲国家独立后的30年,在法语非洲生活的法国公民人数从独立前夕的12万增至25万。因此,保护在非侨民安全也是法国干预非洲事务的重要动机,也是其多次军事干预非洲内乱的旗号。

02

法国在刚果(金)的战略利益演变

刚果(金)在法国对非战略版图中具有特殊地位。刚果(金)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非洲法语人口最多的国家。刚果(金)还处于大湖地区法语国家/英语国家的交界地带:刚东部邻国乌干达、卢旺达(1994年后)、坦桑尼亚、肯尼亚、赞比亚均是英语国家,以西是刚果(布)、加蓬等法语国家。因此,守住刚果(金)就等于确保法国在中部非洲的利益有了坚实的屏障,足以抵御美英国家的“战略西进”。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法国发展对刚果(金)关系的考虑都有所不同。

1960-1963年刚果(金)独立初期,刚国内爆发了以总统卡萨武布和总理卢蒙巴的权力之争,以及加丹加省和开赛地区的分离危机。总理卢蒙巴四处求援,最终获得苏联提供军事援助的承诺,这也触及了美欧对社会主义苏联在非洲拓展地盘的警惕性。法国与比利时、美国等西方国家选择了立场更加温和的卡萨武布,对卢蒙巴遭到中情局的暗杀而袖手旁观。

蒙博托上台后近30年,法国一直是其忠实的支持者,提供了大量的经济和军事援助。1973年,法国与扎伊尔(1971年变更国名,1997年再次变更为“刚果民主共和国”)签署了军事合作协定,并成为扎伊尔重要的军火供应商。当时,蒙博托因与以色列断交、对外国资产进行“扎伊尔化”运动而与美国产生嫌隙,法国也趁机密切了与扎伊尔全方位合作。1975年,吉斯卡尔·德斯坦总统访问扎伊尔,获得蒙博托热情接待。访问期间,法国宣布了对扎伊尔新的援助举措,并获得了铜矿勘探权的丰厚回报。1989年,法国取消全球25个最贫困国家的26亿美元债务,其中包括扎伊尔。1990年,法国再度宣布为扎伊尔提供1.8亿美元的发展援助。

1977年和1978年,流亡在安哥拉的刚反政府武装组织“刚果民族解放阵线”连续发动两次沙巴战争,刚国民军无力抵抗,美国、比利时对援助蒙博托曾一度犹豫不决,法国则很快提供支持。1977年动员摩洛哥军队直接介入,并提供军事运输。到1978年第二次沙巴战争,法国直接将伞兵部队空降至战争的最核心地带。

在文化领域,1963年,法国就与刚签署了文化与技术合作协议,1977年扎伊尔加入法语国家组织,法国还援助修建了当时非洲最大的电台“扎伊尔之声”。这一时期,法国已经逐步取代比利时,成为对扎伊尔影响力最大的欧洲国家。

上世纪90年代,随着冷战结束,美国在非重心从遏制苏联扩张逐步转向促进非洲政治民主化、发展美非经贸关系,扎伊尔的地缘政治重要性也随之下降。法国也开始施压蒙博托,促其改革政治体制,并一度向反对党领导人提供支持。但总体而言,法国对蒙博托采取了比较宽容的态度。

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事件震惊世界,西方国家纷纷与胡图族极端势力划清界限,法国却因与胡图族当权者往来甚密,甚至为极端分子提供武装和庇护而遭到国际社会谴责。1996年,卢旺达、乌干达支持洛朗·卡比拉发动反蒙博托政权的叛乱,蒙博托政权岌岌可危。法国再次试图挽救,在联合国推动成立维和部队,实际上是希望能够平息内战,避免蒙博托倒台,否则可能在法语国家引发骨牌效应,危及法国在刚果(布)、加蓬的利益。不过联合国这一决议后来遭到卢旺达反对而流产。  

1997年5月,蒙博托下台,洛朗·卡比拉上台。这一时期,法国对刚主要提供经济援助,如2002-2003年,法国宣布对刚提供7.04亿美元发展援助。除此之外,法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没有对第二次刚果战争进行有效的斡旋或者冲突管理,这其中既有卡比拉不愿与西方国家接触的态度有关,也反映了卢旺达大屠杀后,法国表现出的干预疲惫,不希望再次卷入大湖区的冲突。

2003年战争结束后,约瑟夫·卡比拉(小卡比拉)上台执政。在小卡比拉的第一任期(2006-2011),法国积极为刚提供援助,并支持欧盟和联合国在刚开展维和行动,以提升其在欧盟和联合国内部的影响力,并分担独自介入刚事务的政治和安全风险。2004-2005年,法国为刚果(金)提供了1.33亿美元发展援助,并推动欧盟先后在刚开展两次维和行动。2008年小卡比拉访问法国与总统萨科齐会晤。2009年3月,萨科齐访刚,这是自1984年密特朗访刚以来首位法国总统到访金沙萨

小卡比拉的第二任期(2011-2018)受到修宪连任的事件影响,法国对刚态度发生微妙变化,对刚政治反对派的支持有所增加。2012年,奥朗德访刚参加法语国家组织峰会,曾公开批评刚果(金)的人权问题。不过法国仍然试图通过经济援助来塑造一个更加亲西方的刚果(金),尤其是考虑到刚果(金)与中国的经贸联系日益密切。在安全问题上,法国支持大湖区国际会议组织发挥主导角色,促进刚果(金)东部武装组织问题的解决,以减少欧盟及法国在该地区的安全负担。

2019年以来,菲利克斯·齐塞克迪总统上台执政,这是刚历史上首次实现权力的和平交接。齐塞克迪的父亲生前是刚果(金)最知名的反对派领袖,在蒙博托、卡比拉父子执政期间都曾获得西方支持。法国也对齐塞克迪政权继续提供支持。2021年12月,法国发展署与刚签署备忘录,拟于2022-2025年提供5亿欧元,支持刚果(金)能源、教育、城市发展、健康、农业等领域的发展。

在安全领域,2021年11月以来,刚东部战火重燃,曾于2013年签署和平协议的M23运动再度发动叛乱。刚政府指责卢旺达为叛军提供支持,遭到卢方否认,两国关系再度紧张。

2022年6月起,法国开始积极参与斡旋卢刚关系。法外长科隆纳与刚外长卢通杜拉和卢外长比鲁塔密集磋商。9月,法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轮值主席国,多次与两国总统通话。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还牵头与刚卢情报部门负责人进行会晤。9月21日,在联大会议期间,马克龙邀请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和齐塞克迪举行午餐会。据报道,在法国协调下,卢刚已达成协议,将尽快实现M23分子撤离刚国土,齐塞克迪也承诺将配合卢打击在刚境内的卢旺达叛军。据法方消息称,法国积极斡旋是因为“肯尼亚和美国人的努力并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法国系列调停举措背后考虑也十分明显:在大湖区事务再度成为国际热点问题并引发美国等大国关注之际,法国不希望置身事外。除此之外,俄罗斯在非洲势力的迅速扩张,尤其是延伸至萨赫勒、中非共和国等法国长期经营的地区,令法国在非的危机感不断上升,或许也促成其积极介入大湖地区事务。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