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88年加拿大女子骨灰送到中国,中方隆重接待,葬于烈士陵园

 兵说 2022-11-28 发表于云南

作者:闪闪

1988年5月,一名加拿大女子抱着母亲的骨灰,乘飞机来到中国。

中方多位领导去机场隆重迎接,将骨灰送到了河北唐县的晋察冀烈士陵园,墓碑上写:加拿大友人琼·尤恩之墓。

之所以葬在这里,是因为老太太的遗言是“葬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她曾在这里帮助中国人民跟日军血战。

关于她的一生,要从1912年说起。

尤恩出生在加拿大。母亲去世很早,父亲本是穷困潦倒的铁匠,加入红色阵营之后,曾是加拿大的红色领导人之一。

父亲曾蒙冤入狱,尤恩被迫辍学做了童工,1933年在总算找了份工作,被派到中国山东的无棣县做护士。

尤恩小姐在山东工作了4年,学会了当地的方言,还得了个中国名字“于青莲”。

1937年,尤恩返回加拿大,但心里始终挂念着那个远在东方的国度。尤其是得知抗战全面爆发,她急切的想要去往中国,帮助那里苦难的军民。

尤恩通过红色阵营,加入了白求恩的援华医疗队,担任护士和翻译工作。

原以为她会是白求恩的助手,可实际上她做出的贡献,远远超出了预想,但这也是后话了。

(右二尤恩在为新四军伤员做手术)

1938年3月来到延安见了主席,白求恩去了前线,尤恩则在陕北和晋绥边区,救治伤员培训医护人员。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跟白求恩分开,却成了永诀。

最让尤恩难忘的经历,便是“新升隆号”炸船事件,可谓是九死一生。

此事说来话长,那是在同年10月,尤恩因病要回加拿大治疗,于是去了武汉。

可武汉即将沦陷,蒋军撤退的时候,带走了绝大部分的轮船,以至于尤恩无船可坐。

尤恩想要撤出武汉,于是去求助英国领事馆,领事馆表示自身难保,更何况保加拿大人?

无奈之下,尤恩去八路军办事处(下文简称八办)求助周公。

周公让尤恩跟随李克农撤出武汉。

李克农在武汉,也仅仅只租到了一条小船,名叫新升隆号。

李克农带队撤离,船上有大概一百多人,除了八办的人之外,还有两位外国女士,分别是尤恩小姐和安娜小姐。

(新升隆号)

船上有警卫排、新闻记者、印刷厂工人。

小船逆水而行,带着汽笛声和浓烟离开武汉。船上本就拥挤,又因为带着很多办公用品和药品,所以超载严重。

在江水中航行了一天,仍旧没能离开湖北,天黑之后只能靠岸抛锚休息。

经商议决定,尽量夜晚行船,因为白天敌机会来轰炸。

23日早晨,船停在嘉鱼县燕子窝,找了大树做隐蔽,防止敌机轰炸。

众人下船去买吃的,安娜小姐和丈夫王炳南走在前面,尤恩小姐和李克农走在后面。尤恩的山东口音,留给大家深刻印象。

休息到下午3点多,李克农让大家上船,而他负责殿后。

突然之间,远处飞来三架敌机,李克农指挥大家散开。

炸弹落下,新升隆号起火,众人纷纷跳到江里,周围一片大乱。敌机开机炮扫射,弹雨犹如冰雹一般落下。

敌机走后,船上幸存者仅剩30多人,而且其中十人身受重伤。

王炳南保护安娜和尤恩,躲到了附近的村庄里,他们搭建临时急救场所,提前准备好开水跟毛巾。

与此同时,李克农指挥渔民,去江水中打捞医疗药品和器械。

尤恩和安娜惊慌失措,李克农找到二人,他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受惊过度还没有恢复过来,可是这里只有你们两位还懂得医疗。现在请你们考虑一下怎样治疗伤员。”

尤恩是职业护士,曾协助白求恩抢救重伤士兵,是有抢救经验的;而安娜在德国,专门学习过抢救,是懂一些医术的。

尤恩担任医生,安娜则作为助手,俩人成了伤员的最后救星。

尤恩曾长期在中国生活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为没有打捞出镊子,所以她用开水煮筷子代替,用筷子夹出伤员肉里的弹片。

因为没有绷带,于是尤恩利用农民家里的毛巾包扎伤口;因为没有脱脂棉,恰好是棉花收获的季节,所以用采来的棉花去籽儿,以盐水蒸煮使用。再用买来的烧酒,代替药用酒精。

(1938年合影,前排右起:安娜、尤恩;后排右起:王炳南、李克农)

一直抢救到夜里,尤恩和安娜用烛火照明,完成了最后的包扎,俩人累得是瘫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幸亏李克农一直贴身带着小皮箱,里面装着一笔钱,能用来购买医疗和食物,才避免了饿肚子。

夜里,李克农研究撤退路线,该如何安全抵达长沙。

众人都分别住在农户家里,因为没有床,所以都打地铺休息。

男人可以躺在薄薄的稻草上,相互依偎着取暖;安娜有一件皮大衣,跟丈夫住在一起,俩人有个照应。

可怜的是尤恩,身上仅仅穿着布军装,她带来的衣服、钱包、相机等等物品,全都随着新升隆号损毁了。

夜里,尤恩感觉很冷,双肩凉到透骨,右腿也跟着疼痛,实在是睡不着。

无奈之下,尤恩于是去门外走走看看,想找一些御寒的东西,刚好在外面看到了一个大草垛。

尤恩生活经验丰富,钻到了草垛当中,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度过了这个寒冷的夜晚。

李克农等人忙完工作,去农户家里查看大家休息的怎么样,找了几圈都没有找到尤恩小姐,急忙分头寻找。

他们喊着尤恩的名字,而尤恩在草垛里回话,李克农这才放下心来,嘱咐警卫员午夜后要再去看看。

尤恩通过这次磨练,才明白红军为何能挺过苦难,同志之间亲如手足,共同追求胜利。

幸存者们休息一夜,第二天继续出发,尤恩和安娜的医术,为队伍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两位外国女子得到李克农的高度评价。

众人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到了长沙,人人都衣衫褴褛。

八办的周公,连日来担心新升隆号的幸存者,当他终于看到大家的时候,急忙过去了解情况。

李克农因为太激动,跟周公拥抱的时候,眼角流出了泪水。

周公跟大家一一握手,表扬了两位外国女士。

11月12日,一场大火烧到了八办门外,在周公的指挥下,尤恩死里逃生。

周公让尤恩去南方,找江苏和安徽那边新四军,于是她来到了苏皖,认识了叶挺和陈毅。

尤恩虽然身患疾病,依旧在新四军医院抱病工作,救治伤员、培训医生,一直到1939年6月才离开中国。

叶挺去送尤恩的时候说:“感谢你所做的一切,我和战士们永这都不会忘记你。”

尤恩回到加拿大,万万没想到,回国没过多久,白求恩在中国因病去世了。

解放后,尤恩曾写信给周公,祝贺革命胜利,并且把她收集的白求恩医生生平资料和照片,寄到了北京。

中方曾多次邀请尤恩访华,奈何她身体有恙,因病没能再来中国。

1979年,中国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炳南,去加拿大访问的时候,专门去拜访尤恩。

(右起:王炳南,尤恩)

两年后,尤恩在身患重病的情况下,写了《在中国当护士的岁月》一书。

1985年,73岁的尤恩坐着轮椅,在女儿的陪同下,终于再次来到了中国,获得了中国朋友的热情接待。

每当提起在中国抗战时期的经历,她就感到无比的自豪。

不幸的是,1987年尤恩因病去世,遗嘱是把骨灰安葬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女儿带着尤恩的骨灰来到中国,中方高度重视,把尤恩的骨灰葬于唐县晋察冀烈士陵园,葬在了白求恩墓的右边。

参考资料:《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人李克农》《白求恩传》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