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全网等她离婚,娱乐圈这对更奇葩

 她刊 2022-11-28 发表于山东

在汪小菲和S家隔空交锋这两天,《再见爱人》又更新了。

她姐吃瓜的间隙,去补了新的一期。

火力最集中的,依然是张婉婷和宋宁峰这对,特别是输出能力爆表的张婉婷。

一到坐下来聊天的环节,就感觉张婉婷一个人站了正反两方——什么话都被她一个人说了。

她嫌弃两人相识之初时的宋宁峰不成器。

“我那时候对他就有一种看不上,一种嫌弃。”

“你这么穷,你又不红,你又没本事。”

图源:网络

也清楚地知道这段婚姻中出现问题的很大原因,可能是因为自己的不自信导致的过于具有攻击性。

“是我自己太缺乏自信了。”

“我突然意识到,就算我跟小宋把这婚离了,我这脾气我能找一什么样的,(换一个人)我就能过好了吗?我对那个人就没有要求了吗?”

图源:网络

但当易立竞指出她的咄咄逼人时,她又觉得委屈。

“我最受不了的,所有人都觉得小宋好。”

“你们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吗?你们凭什么说他好?”

“就必须当下撕下他的假面。”

图源:网络

一番操作下来,明星观察嘉宾孙怡一脸疑惑:

“她好像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然后好像又没改。然后她那段时间又很懊悔,但她后来还那样。”

《再见爱人》第二季就是这样——

热度不低,气人的本事也不小。

这是开播前她姐实在没想到的。

毕竟第一季珠玉在前,三对中年夫妻贯彻极致的be美学,美好到几乎没有寻常人家的鸡毛蒜皮,美好到近乎奢侈。

图源:《再见爱人》

没想到第二季,be美学直接变发疯文学。

他们争吵、冷战、抱怨,满屏失败婚姻的鸡零狗碎,一言不合就是“不录了,回家”的修罗场。

图源:《再见爱人2》

前后两季画风迥异,观众难免对比要对比一番。

在一众吐槽中,我听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声音:

“这一季的姐姐不够女权/女性主义啊。”

三个姐姐,要么在回味曾经的爱情,要么想修复岌岌可危的婚姻,姿态太传统、太不潇洒、太不新女性。

这可是离婚综艺,女人离婚是要重生的,上一季姐姐们的清醒、理性哪里去了?

今天倒是可以好好讨论一下这个话题。

关于和婚姻纠缠不清的女性主义,关于女性摇摆不定的姿态。

身处婚姻巨变中的女人要怎么选择,成为什么样子,才算是真正的女性主义?

陈旧的婚姻

确实,看《再见爱人2》的三对夫妻,乍一看像是在看父母那一辈的婚姻。

叙事很老旧,矛盾很传统,问题很典型。

三个女性身上,也各有各的纠结。

苏诗丁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独立女性,婚姻失败于和前夫卢歌相隔异地,且鲜少沟通。

离婚证已经领了,苏诗丁心中依然有一个解不开的结。

她参加节目,是想看看卢歌现在变成了什么样。每当谈起曾经两人的美好,她还是会笑会哭,回味着走不出来。

图源:《再见爱人2》

她一次次谈起他们曾经浪漫的旅行,还会为卢歌的拥抱心动,怀念他身上好闻的气味。

相比于翻篇了的卢歌,苏诗丁才是那个久久驻足而舍不得离开的人。

图源:《再见爱人2》

至于Lisa,更是传统。

她明明自己工作繁忙,却困于男主外女主内的惯性,一个人包揽所有家务,还要被艾威挑剔做得不好。

图源:《再见爱人2》

改不了打麻将的爱好,就被艾威施以离婚的惩罚。

即便如此,Lisa依然深爱着着这个陪伴自己三十多年的男人。

和他分居,她只觉得自己已经是没有家的可怜人。她不愿离婚,她想要挽回。

图源:《再见爱人2》

张婉婷的传统之处,更不用说。

她时不时就要讽刺宋宁峰是“拖油瓶”“二婚男”,挂在嘴边的话都是“我挺着个大肚子”“我给你生孩子”。

图源:《再见爱人2》

张婉婷身上,有身处婚姻中女性常见的牺牲感和不安全感。

她像一个脆弱又强势的母亲,努力改造不成器的如儿子一样的丈夫,然后用爆裂的情绪索取爱。

最终两败俱伤,却又相爱相杀、难分难舍。

这三个女人,都伤感、脆弱,又要强。

她们真的太典型了,真实到像是豆瓣生活组吐槽贴的楼主,像是你我身边感情出问题的朋友。

和丈夫冷战、吵架,被冷暴力、pua,她们可以有一万种关于婚姻的抱怨,但就是犹犹豫豫、抽不开身,无法潇洒地快刀斩乱麻。

她们走不出婚姻的旧秩序,也就暂时只能以旧的女性面貌,被束缚,被消磨。

潇洒的新女性

相比之下,上一季的女性太“新”了。

她们怀着坚定的信念而来,有觉醒,也有成长。

朱雅琼被王秋雨用严父的姿态pua了十几年,被打压到自信全无,她在意的一切都被贬得一文不值。

图源:《再见爱人》

纠缠多年之后,她终于从虚幻的梦中醒来。

梦醒了,她不再回头,也不再留恋。

只有给过去婚姻画上句号的决心,和对未来事业的企图心。

图源:《再见爱人》

郭柯宇也是网友们一直念念不忘的神仙姐姐。

她身上有超越世俗生活的灵气,人到中年,依旧把爱情看得无比纯粹。

节目播出时,不少人期待她能和章贺复合,但最后的浪漫拥抱之后,她选择坚定地朝前看。

她祝福彼此后半辈子每天有爱,这爱还能每天增长。温柔的言语间不见不舍,只有放下。

图源:豆瓣

佟晨洁的人间清醒,更是不曾动摇。

她和丈夫KK的最大矛盾点是要不要生孩子,但KK爱喝酒,情绪控制能力太差,佟晨洁无法把孩子带到一个不稳定的家。

不论家人如何软磨硬泡,KK如何死缠烂打,佟晨洁始终保持底线:

KK不戒酒,不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她就不会冒险生孩子。

图源:《再见爱人》

从始至终,用理性权衡利弊、维持家庭秩序的,是拎得清的大女人佟晨洁。

这三个姐姐,一个比一个坚定,她们的果敢为很多女性打开了一扇窗,原来女性还可以有这种活法。

人到中年,依然保有勇气,保持对爱情的坚持,走出消耗的婚姻,从头开始。

虽然她们的丈夫还停留在古旧男权铸就的婚姻模式里,但她们已不再跟随他们起舞,转身踏进了新女性的世界。

没有迟疑,也没有回头。

不够女性主义?

前后两季一对比,姐姐们的选择似乎就有了高下之分。

苏诗丁的犹豫,Lisa的隐忍,张婉婷的失控,在朱雅琼的坚定,郭柯宇的放手,佟晨洁的理性面前,显得太不够现代。

我们期待在离婚综艺里,看到女性挣脱过去,解放自己,在婚姻之外书写新的故事。

但这季三个姐姐在离婚边缘拖泥带水的姿态,依然重复着传统叙事中因种种原因无法脱身的女人的身影。

于是,她们才被一些网友说,不够女性主义。

经过近几年的浪潮汹涌,很多人心中都已经有了具体的女性主义标签:

强大、自信、独立、笃定。

特别是每当涉及婚姻,这一问题会变得更为复杂。

有时候,女性主义甚至与婚姻对立、互斥。

图源:新浪微博

而那些坚定离婚的女性,都会被看作追求自由的新女性,架上神坛。

娱乐圈离婚元年结束婚姻的赵丽颖、李湘、大S,甚至连AB,都在恢复单身后得到了潮水般的祝福。

最近的吴倩、孙怡离婚后越来越美,也被视作“整容式离婚”的典范。

图源:网络

女明星离婚,是当下最大快人心的爽文。

与之相反的是,流连于糟糕婚姻的女性,都被打作女性主义的反面——“娇妻”“婚驴”“恋爱脑”。

她们在垃圾堆里找宝贝,执迷不悟、识人不清,既然骂不醒,那就唯有“尊重祝福”,不值得同情。

图源:微博

男人不行,快跑;男人pua,快跑;男人当甩手掌柜,快跑......

如果守则真的如此清晰明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女性在婚姻里受苦?

我总觉得,女性、婚姻和女性主义的纠缠,并非能被一条准则片面定义,因为我也在《再见爱人2》里看到了真实的怀疑和挣扎。

没有彻底放下过去的苏诗丁,提出过一个疑问。

她不懂,为什么卢歌要因为自己是男性,单方面地默认他该独自扛起养家的责任,即便他的能力并不允许。

她说:“我没有觉得男人一定要建立信念感,我反而觉得男人总会给自己一个外加的责任感,就是我必须要撑起什么。

这个责任感,是你们不自知地背负着它。”

图源:豆瓣

身处其中的她,因此感到了明显的压力。

她本能地觉得这不对,但她无法具体描述问题的根源。

图源:《再见爱人2》

这一刻,事业独立的苏诗丁意识到了刻板的性别角色对婚姻的桎梏,但她暂时找不到那个牵引她做出违背传统思考的线头。

就像理性上的她,无法为卢歌放弃事业去上海,却又在感性上忍不住为婚姻的破裂而感怀。

她就像身处十字路口,往左是更好的自己,往右是世俗意义中更好的婚姻。

她本能地以女性的身份自处、探索,隐隐约约看到了男权文化给男性强压的压力,给女性设下的陷阱。

但做出实际的选择时,终究是左右为难。

Lisa和张婉婷也有这样的相似之处。

前者明知家务是丈夫强加于她,却摆脱不了贤妻良母的咒语。

张婉婷明明是事业有成的飒姐,却一心想做被宠、被哄的小女人。

她们都以女性的身份,身处一个狭窄的裂缝。

与其说她们的左右为难不够女性主义,不如说,她们都正走在通往女性主义的路上。

抹去标准答案

也许现在看来,上一季的三个姐姐都太潇洒了,潇洒到接近于理想化。

但我相信,她们在潇洒之前,也和这季的三个姐姐一样迷失过。

朱雅琼挣脱之前,和王秋雨数次分分合合,这是十几年的搓磨。

图源:《再见爱人》

郭柯宇挥手作别前,也在十年的冷漠婚姻里忍耐过,吃过苦头。

而这种痛过的醒悟,都经历过一场“新”和“旧”的交锋。

“新”的,是我们在当下受到新世界独立女性的感召。

“旧”的,则是我们携带的过去旧世界的传统烙印。

我们和姐姐们一样,都是正处于时代转变之中的女性样本,承受着理想和现实的激烈碰撞——

是苟且于无味却规矩的婚姻,还是追逐更真实、更锋利的自我。

《始于极限》就精准剖析了这一代女性身上的割裂:

她们身披浪漫爱意识形态的余香,带着男权的伤痕,捧着老一辈交到她们手中的尊严,还有自己决定自身价值的自由,但她们一样都不舍得抛弃,只得东奔西跑,手足无措。

既要又要的东奔西跑,让女性在时代的裂缝中越陷越深。

我们的身体已经来到了2022年,潜意识却难以挣脱父辈植入的陈旧观念。

就像up主@香芹又青了所说:

“很多时候我们的自我认同,和在爱情里的审美并不自洽。

我们对人生的追求很当代,对爱情的审美却很过时。”

图源:b站-香芹又青了

女性主义告诉我们,要读书明智,要实现理想,要爱自己。

但外面的世界却循环着古老的咒语:要找个男人结婚,要生二胎三胎,别活得太自私。

这种割裂,每个经历过“事业or家庭”“自我or婚姻”选择的女性,都能感同身受。

但可悲的是,被切割的是女性,最终被审判的却还是女性——

比如,她不够女性主义。

这样的时刻太多了。

既然是独立女性,那么要彩礼不够女性主义,孩子冠夫姓不够女性主义,约会不AA不够女性主义......

女性亲身经历着撕扯,暂且还在迷雾中摸索,却被一股强大的外力催促着表态。

是女性主义者,就要和一切代表陈旧的观念割席。

这实在太过苛刻。

因为,这里没有按下就能停止的按钮,这也不是一笔就可以抹去的痕迹。

女性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在和她浸润了数十年的文化相对抗,每一次对抗,都是女性主义的基础又艰难的实践。

没有人可以定义一个女性是不是真正的女性主义。

上野千鹤子说过,女性主义是一个自我申报的概念。

“自称女性主义者的人,就是女性主义者,女性主义不存在正确和错误之分。

女性主义是一种没有教堂和牧师,也没有中心的运动,所以没有异端审判,也没有除名。

女性主义也不是什么智能的机器,只要把问题塞进去,它就会把答案吐出来。”

所以,我不愿武断地定义在婚姻中纠缠的姐姐们是不是不够女性主义。

我更愿意看到她们在女性主义路上,一步步的实践。

我看到,苏诗丁从始至终没有为卢歌放弃自己的工作和未来。

我也看到,Lisa虽然早已习惯隐忍,却也开始学着开口为自己抗争。

图源:豆瓣

失控的张婉婷,愿意觉察自己爆裂的情绪,带给他人的伤害。

她也说了,“每个人从出生到死都在成长和犯错”。

图源:微博

她们有各自的成长背景,却因为共同的女性身份,有着相似的拉扯,也做出了抉择。

一时的定义,阻挡不了她们漫长人生的跋涉。

一句“娇妻”“恋爱脑”,遮蔽的是一个具体的人的复杂。

成长的千般姿态被笼统地归于一个没有温度的标签,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遗憾,甚至是一种暴力。

就像上野千鹤子说的,女性主义没有标准答案。

就忘了那些刻板的“女性主义”定义吧。

千万千万不能忘记的只有一条:

我们同为女性,我们最终望向的,是同一个方向。 她刊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