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鸳鸯,最终被卖了

 少读红楼 2022-11-28 发表于上海

古代女性地位低下,遇到艰难的年月,对于穷人家来说,卖儿卖女也是无奈之举。而这其中,女儿又是被放弃的首选,比如袭人,因为家道艰难,吃不起饭,就被卖了做丫环。这也是袭人心里的一个阴影,后来即使家里恢复了元气,母亲和哥哥商量着赎她回去,她自己也坚决不肯,一是在贾府的发展不错,二是袭人大约也对亲情不再抱什么希望。

不要说袭人这样的平民人家的女儿,其实在古代,女性就是商品,她们没有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而男尊女卑的社会环境,让她们更容易成为被压榨,被牺牲的对象。就算是家里不差钱的薛宝钗,处处不可挑剔,却也不得不为了拯救家族,和贾府联姻,嫁给自己并不喜欢,也不欣赏的表弟贾宝玉。

而贾母身边最为风光的丫环——鸳鸯,也没有逃脱命运的诅咒。鸳鸯是家生的奴才,但又不是一般的奴才。正如林之孝家的说,就是太太,老太太的屋里的猫儿,狗儿,都轻易动它不得。长辈的丫环,那也是有身份地位,不容小觑的。

更何况,鸳鸯是史太君最为器重和信任的丫环。能入得了贾母的眼,鸳鸯也不简单啊,她既有美貌,口齿又伶俐,又有个性,能力也很突出。贾府虽然美女如云,但像鸳鸯这样优秀的人才,也并不多见。

鸳鸯已然做到了丫环中的天花板,拿着丰厚的薪水,深受领导的看重,走到哪里,都受到众人的尊敬。就连王熙凤,贾琏这样的主子,到了鸳鸯面前,也没有一点架子,反而恭恭敬敬,喊一声,鸳鸯姐姐。鸳鸯也能和他们有说有笑,相谈甚欢。

但老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管鸳鸯做得多么完美出色,她到底也只是一个丫环,还是家生的丫环,她的命运,永远和贾府绑在一起,而在主子们眼里,奴才不过只是一棵草而已,要踩要铲,都是听凭心意的。鸳鸯最好的结局,也无非是给某个少爷或老爷做妾室,再差一点,就是配个小厮,那时她年龄也大了,贾母也终会西去,她也不可能做一辈子大丫环,所以在贾母身边做丫环,也是她一生中的高光时刻。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贾母的大儿子贾赦,明知贾母连吃饭都离不开鸳鸯,却看中了鸳鸯,要强纳鸳鸯,甚至不经过贾母的同意,想来个先斩后奏,并且派出邢夫人火速行动。他们以为,所有丫环都乐意当姨娘,鸳鸯自然也不例外。邢夫人还开出了不少诱惑性的条件,谁知鸳鸯根本就不为所动,不肯点头。邢夫人好说歹说,也得不到准信儿,这下不得不动别的心思了。

贾赦要纳鸳鸯,可是鸳鸯的态度很坚决,在袭人、平儿等人面前表态,就算大太太死了,叫她做正室夫人,她也不去。可是平儿替她担心,毕竟鸳鸯是家生女儿,怎么逃得出贾赦的手掌心呢?果然,贾赦夫妇先出动了鸳鸯的嫂子,后又是鸳鸯的哥哥,就只差没有把鸳鸯在南京看房子的父母拉过来了。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向鸳鸯施压,逼迫鸳鸯同意。

鸳鸯的嫂子十分高兴,得了任务,找到鸳鸯,一脸笑嘻嘻的,还说:“你跟我来,到那里告诉你,横竖有好话儿。”又道:“姑娘既知道,还奈何我!快来,我细细地告诉你,可是天大的喜事!”鸳鸯一听,气得不行,对着她嫂子又啐又骂。她嫂子自然是巴不得鸳鸯做了姨娘,至于鸳鸯乐不乐意,她才不会关心。就像鸳鸯骂的那样,“......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的丫头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得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炕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是舅爷;我要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去!”

鸳鸯的话,直击要害。鸳鸯的哥嫂,也和不少人一样,也是势利眼儿,眼里只有钱,至于亲情,那又算什么呢?鸳鸯要是能当上贾赦的姨娘,他们自然也要跟着沾沾光,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虽然贾赦是枯朽老头,鸳鸯又极不情愿,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贾赦和邢夫人高兴,他们自然能得不少好处,只要鸳鸯做了姨娘,他们更能横行无忌。这简直就是吸自家妹子的血啊!

鸳鸯的嫂子兴兴头头地说了一通,却反被鸳鸯猛呛,后来鸳鸯的哥哥金文翔又出面了,亲自将贾赦的话传给她,又是许他体面,又是当家做姨娘,好处多多,但鸳鸯还是不同意。贾赦怒了,就是儿子贾琏,也不敢有丝毫违背自己的心意!鸳鸯也不过是个丫环而已!贾赦对着前来回话的金文翔暴跳如雷,势必要得到鸳鸯,甚至说了不少狠话,除非鸳鸯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否则难出他的手心!鸳鸯可是把这个霸王得罪惨了。

鸳鸯性情刚烈,认定的事,就不会更改,她确实是奴才,但没有奴性,决不可能向强权低头。贾赦的威逼利诱,哥嫂的软硬兼施,鸳鸯都没有放在心上。鸳鸯有自己的法子,她当着众人的面,跪在贾母面前,铰发以明心志,并且立誓终身不嫁,服侍贾母归了西,就做姑子去。贾母勃然大怒,贾赦夫妇背着自己打鸳鸯的主意,这不是反了吗,当自己死了吗?

鸳鸯抗婚,贾母貌似站在了鸳鸯这边,但实际上,贾母维护的是自身利益,自己最离不开的大丫环,如何能让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撬走呢?不过,贾赦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要买妾买丫环,贾母是没有意见的。不久,贾赦就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叫嫣红的十七岁的女子。

事情好像得到了解决,但鸳鸯不管怎么做,都是最大的输家。她得罪了贾赦,贾赦能轻易放过她吗?贾母尚在时,贾赦不敢怎样,但贾母已年迈,到时鸳鸯将何去何从?贾府已然是龙潭虎穴一般,可是她又能往哪里逃呢?

一向喜欢的欣赏鸳鸯的贾母,却并没有为鸳鸯安排好后路,说到底,也不过是将鸳鸯当作了工具人而已,哪里会为一个丫环考虑那么长远。

鸳鸯曾说过,老太太一死,她就做姑子去,但她又真的能想出家就出家吗?更残酷的现实是,贾母死了,贾赦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报复鸳鸯了。到那时,谁敢护着鸳鸯,谁又能违抗贾赦呢?而鸳鸯又是家生奴才,只消贾赦动一动手指头,她就死定了。不,也许死了还好一点,最怕的,是生不如死。

鸳鸯早就料想到了一切,所以当贾母死后,鸳鸯就下定决心,要殉主而去。她对众人说的是,老太太疼了一场,要跟了去的话。其实最大的原因是,她已经没有活路了,不如死了干净!趁着众人不注意,鸳鸯上吊而亡。鸳鸯之死,震惊了贾府的人。鸳鸯得到了忠心为主的好名声,和贾母一起出殡,甚至贾琏,贾宝玉夫妇都来行礼送行,倒也是死后风光。

而鸳鸯的家人,是何反应呢?邢夫人赏了鸳鸯的嫂子一百两银子,又说闲了要将鸳鸯的东西都赏给他们。他嫂子反喜欢说:“真真的我们姑娘是个有志气有造化的!又得好名声,又得了好发送。”妹子死了,嫂子不悲反喜,也可知其情淡漠。这时候,旁边一个婆子的话,倒是说中了她的心思,“罢呀嫂子,这会子你把一个活姑娘卖了一百银便这么喜欢了,那时候儿给了大老爷,你还不知得多少银钱呢,你该更得意了。”一句话戳了他嫂子的心,便红了脸走开了。刚走到二门上,见林之孝带了人抬进棺材来了,他只得也跟进去,帮着盛殓,假意哭嚎了几声。

鸳鸯的嫂子,本来和鸳鸯没什么感情,当初极力劝鸳鸯顺从贾赦,是为了钱,鸳鸯没有顺从,她心里肯定也怨恨鸳鸯。如今鸳鸯死了,她得了一百银两,虽然人不在了,但白花花的银子,晃花了这妇人的眼,她的心情是很不错的。能吃到人血馒头,能多捞一些是一些,鸳鸯的嫂子,只看得到金钱和利益啊。

而鸳鸯,最终还是被卖了。她的死,为她的家人,换来了实打实的好处,在他们看来,真是死得其所啊。他们为她骄傲,为她自豪,却从来不在意,也不关心,鸳鸯内心真正的想法。

鸳鸯其实是被逼死的,好死不如赖活,可是鸳鸯在贾府,是真的没有活路了,倒不如陪着贾母一起上路。没有人追究鸳鸯的死因,表面上,他们都认为,鸳鸯死得其所,值得赞颂,实际上,对这一切,谁又不是心知肚明呢?没有一个人愿意救,救得了鸳鸯,从她被贾赦逼婚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最好的打算,而这一天,终于是来了。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