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南方诗词评论》第19期:涛声不觉已成诗

 齐一摄现美 2022-11-28 发表于广东
图片

涛声不觉已成诗

 湖湘文化在《诗渡迷津》中的四重奏

高  源

导 读

湘情和谐交织的人缘纽带

湘潭挥之不去的故土情结

湘军:常品常新的人文老酒

湘商:岭南群体的诗意情怀

图片

左泽亮简介

左泽亮,湖南湘乡籍,1971年出生于湖南湘潭市。1994年客深打工,1997年创业,2006年创办深圳前程泽亮教育机构至今。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尘社社员,深圳听涛诗社创社副社长兼秘书长、深圳市湘潭商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湖南省诗词协会岭南儒商诗会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深圳长青诗社常务理事、深圳市湖湘文化促进会创会秘书长、湘潭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东莞鹿鸣诗社顾问、香港文学艺术创研会执行副会长、珠江诗社社长等。

图片


开篇之前,先回放一个历史镜头。
2014513日上午,大梅沙海面风雨大作,十余位湘籍诗词爱好者在一艘乘风破浪的游艇上,成立了深圳第一个企业家诗词组织——听涛诗社。大家推举彭发生把舵,郭力宜掌印,贺贤赟坐堂,左泽亮则受命执握社鞭。
白驹过隙,一晃即逝,八载时光,匆匆而过。
然而“涛声不觉已成诗”。最近,左泽亮将自己这些年来创作的500多首绝句辑成《诗渡迷津》作为《深圳长青诗存》丛书一种出版,洋洋大观,实属罕见,说明作者对自己的绝句分量有着相当的自信。
读完《诗渡迷津》,就想到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的说法:“近体诗体制,以五七言绝句为最尊,律诗次之,排律最下”。静安先生的观点或许失之偏颇,但足见好的绝句在先贤心中的地位极高。于是又想到当代硕儒饶宗颐,百岁老人在做学问之余,毕生存诗一千余首,绝句就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达到了五六百首之多,左泽亮《诗渡迷津》的绝句正吻合了这一数目。由此可见,作者似乎在冥冥之中遵循了前贤的默默指引,在绝句创作方面做了一次大胆的冒险性尝试。

图片


我琢磨左泽亮偏爱绝句创作,大致有三个方面的背景原因:
一是作者既从事商贸活动,又主办教培机构,商务繁忙,教务繁琐,加上社会兼职多,无暇集中精力创作,对于诗词发烧友来说,写绝句未必不是最佳的选择。
二是在当下快餐文化与碎片化阅读时代,绝句短小精悍。如果写得通俗易懂,可雅俗共赏,其受众面应当在所有诗词体裁中是最大的。谁有时间去阅读那些用典过度,古涩生僻,读起来卡壳的“大制作”呢?
三是作者涉猎兴趣广泛,时空转换频繁,每日接收的来自各方面的信息量很大,如何及时消化,将瞬间的灵感、体悟,融入笔端,变成自己的人文收藏,唯有绝句是最理想的载体,因此作者乐此不疲。
那么,左泽亮的绝句具有怎样的文化内涵与创作特色呢?读者从哪几个方面着眼审视,可以迅速寻找出《诗渡迷津》中最有价值的阅读线索呢?
一言以蔽之,诗人心底与笔端的湖湘文化情结构成了这部诗稿斑斓而厚重的、也是最具审美特色的四重诗意风景。
毋庸置疑的是,这幅诗意风景画是立体的、多维的,又是相互交织与互为彼此的,这也是传统诗词艺术与特色地域文化有机嫁接的魅力所在。

图片

湘情:和谐交织的人缘纽带

《诗渡迷津》中的绝句约有一百多首是湘籍诗人之间的酬唱之作,乡情浓郁,诗意盎然,主要从三个方面串联起了岭南湘情的人文连环画。
一、同岭南湘贤的诗情互动
左泽亮与岭南诗坛湘籍知名诗人均有深度的诗词交流,唱和之间,尽显风流,其中有八十多岁的老领导、老教授、老将军,也有活跃在诗词界的实力派方家,由此用自己的勤奋诗笔临摹了一组岭南乡贤群像。
湖南省政府驻深办原主任、长青诗社名誉社长彭发生出版诗集时,左泽亮为《诗海拾贝》首发座谈会在深圳阳光酒店举行写下了两首绝句,精彩瞬间,定于一格。

(一)
今生有幸识彭师,岭外芙蓉第一枝。
十里银滩谁拾贝,涛声不觉已成诗。

(二)
一怀缱绻是春风,欲度彭词上晚穹。
有梦依稀无别事,芙蓉开处尽诗翁

曲笔白描,注入真情,点到为止,延伸韵律,是这两首绝句的特点。第一首结句“涛声不觉已成诗”,用意象浓缩了深圳诗坛湖湘文化的诗词气象。第二首的结句“芙蓉开处尽诗翁”,又用比兴手法解读了“天下诗人半在湘”的举国文化认同,从而揭橥了彭发生的《诗海拾贝》,作为“岭外芙蓉第一枝”独领风骚的引航意义。
几年之后,左泽亮又写下《辛丑季春步韵贺彭公八五初度》一诗,以“潇湘夜雨最堪忆,岭海吟怀守本真”的深情诗语,表达了岭南诗友对湘籍“诗翁”的景仰与祝福之情。

图片


同样的诗情雅韵也常常寄存在对其他湘籍诗人的文化认知上,看似乡情应景之作,却有文化传播之功。例如《步刘安定韵贺听涛诗社社长高源六旬初度》,就是一幅湘粤文化融合的温馨画面。

高山流水自由身,风景无边日日新。
粤海湘商腾细浪,不辞长作听涛人。

《甲午荷月贺听涛诗社郭力宜社长华诞》,则对“郭门儒雅传湘粤”的文化影响力做了一次精彩的直播,引申了“四百年来又一秋,湘浦月照古万楼”故里文化情怀。
而《丁酉端月乡贤陈作耕召饮大湖渔馆》,又以想象辽阔的“晚生借得洞庭水,更与先生浮一杯”的盎然诗意,传递了两代人之间诗心相印的推杯换盏之情。
不仅如此,作者的绝句作为岭南湘情的文化纽带,还具有珍藏人文记忆的功能。《诗渡迷津》也为那些逝去的在岭南不懈推广湖湘文化理念的诗友,留下了永恒的镜头。例如《庚子十月十一日别刘刚强老师》:

浊酒谁怜醉复醒,相交点点未零丁。
犹听岭外涛声咽,今夜楚魂归洞庭。

乡情之真挚,诗意之深沉,意象之哀婉,情境之感人,均能给读者留下难忘的印象。

图片


二、对岭南人文的诗意解读
以湖湘文化的视角解读岭南风物的人文内涵,是《诗渡迷津》的一道独特风景。湖南人齐白石与广东人林风眠都是现代画坛巨擘,但林风眠对齐白石有知遇之恩却鲜为人知。林风眠25岁从法国归来出任北平艺专校长时,年近六旬的齐白石还是一位在琉璃厂卖画为生的大龄“北漂”,却被林风眠聘为国画教授,从此得以改变人生。左泽亮在林风眠逝世三十周年时谒拜了林风眠故居,将这段历史往事融入自己的诗中,袒露了自己对岭南文化的由衷敬意。

紫藤芦苇绣球花,敦裕居诚梦里家。

孤雁于今焉湿泪,渚清沙白伴红霞。

这首绝句用林风眠旧居的人文景象与林风眠作品的艺术构象,合成了一幅客家山村的诗意图景。结句隐喻了齐白石与林风眠人文关联,“沙白”暗指齐白石,“红霞代指林风眠的代表作品《秋艳》,可谓小制作,大容量。作者驾驭绝句,可谓轻车熟路。
《诗渡迷津》还是展示湘籍文化名人在岭南文化建树的专门橱窗。八年前,我在深圳书城为深圳海天出版社主持过一场新书推介会,当时的场景居然可在《诗渡迷津》中找到清晰的画面。请读绝句《癸巳季冬出席王鲁湘自选集<书卷山河>深圳签售会》:

多少英雄出洞庭,江声岳色凤凰呤。

纵横中国焉能忘,一卷河殇汗竹铭

王鲁湘是我的大学同学,多年来为深圳文化建设贡献良多,没想到的是,有心人左泽亮不经意之间就记录了其中一个珍贵的精彩瞬间。

图片


三、与岭南文化的倾情勾兑
《诗渡迷津》的作者不仅仅是湖湘文化的拥趸者与布道者,也不仅仅是岭南文化的崇拜者与汲取者,还是身体力行、不遗余力推动湘粤文化的融合的实践者与先行者。
前不久,左泽亮出任广东文化学会所属的珠江诗社社长,获得了在诗词文化领域推动湘粤人文融合的更大实践平台,旋即又促成建立了“珠江诗社书画院”,为此欣然写下三首绝句,无不洋溢着浓厚的湘情与浓郁的粤韵。

(一)

今日珠江又听涛,钟情最是小蛮骚。

说来都在大湾里,一浪相携一浪高。

(二)

向来激越少潺潺,岭外白云吾亦攀。

满席珍馐犹不见,珠江一任重如山。

(三)

才听珠江诗激越,又看九叠起云屏。

谁人吟得洛神赋,百骏长驱过洞庭。

这三首绝句记录了岭南湘粤文化一次生动的互训与融和,注定要载入湘粤诗词文化交流史,从此珠江与洞庭可以交汇,两处涛声合成的诗意共鸣将长久回响在湘粤之间。
开坛纵饮青梅酒,不醉无诗岂肯归”,对岭南本土著名诗人的敬佩是湖湘文化的一种异地礼仪。左泽亮作为深圳市长青诗社的常务理事对长青诗社执行社长陈显赫的尊崇,是对湘粤人文交流的一种虔诚表达,一首《祝南天湖梅花诗词研究会成立兼贺显赫兄》就注释了这一意愿。

骚人心有梅花结,如梦如痴几许呆。

幸甚相携耕与种,南天湖畔好重来

陈显赫被称为诗词界的“绝句王”,多年来在老家汕尾南天湖推动建立梅花诗词文化基地。对于放大当代岭南文化的社会效益与展示意义,具有开拓之功,左泽亮用绝句礼赞这一事功,可看成是岭南湘籍诗人的集体认知。

图片

湘潭:挥之不去的故土情结

千载乡关雾雨稠,昭山湘水古潭州”,《诗渡迷津》在上一章节所展示的一幅幅诗化的岭南湘情画面,实际上是地域文化在异地持续发酵后的一种诗词美学的转换结果。
作者的出生地湘潭是一方神奇的水土,它是湖湘文化的正宗发祥地与许多杰出人物的故里。世人对这片土地常怀历史敬畏之心,左泽亮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其品性与人格都被天然地植入了不可更改的乡土人文元素。
借问平生何所忆,摇船深处听荷香”,旅居深圳多年后,这种基因元素如同一坛开启的老酒,散发出来的清香弥漫在了《诗渡迷津》的字里行间,颇有点自醉醉人的微醺感觉,从而能够领略一道三维立体的文化景观。

图片


一、窑湾记忆的市井烟火
窑湾在《诗渡迷津》中是一个作者梦魂牵绕的综合性的人文意象,由此散开的情感与念想几乎贯穿了全书。一首《回窑湾》便定型了作者心灵深处的神圣图腾,这是用乡情与乡愁皴染的一幅温馨国画。

窑湾古巷石街斜,燕子翩跹戏晚霞。
遥看蓬窗疑积雪,玉兰开处是吾家。
如果说这首绝句诗化了窑湾的烟火味道,那么作者另有一首自寿诗《辛丑贱降日梦回窑湾登望衡亭》,则展示了诗人故里的人文底色。

登亭回望水声潺,何记湘江十八弯。

大码头通唐古寺,老来有梦过乡关

这首绝句嵌入了“望衡亭”、“十八总”、“唐兴寺”,以及湘江、码头、乡关等古迹意象与人文典故。这些镜像都集中在一个名曰“窑湾”的袖珍江边古镇上,是古城湘潭最具文化特色的一处市井,也是作者乡情的心结起点与眷恋码头,与这种情感孪生的记忆是儿时的生活磨难与成长历练。

图片


《过窑湾煤栈犹思少年哥俩买煤如挖矿诸细节》记录了童年生活的艰辛:

兄扶锄矣弟抡铲,莫怪煤荒无一毫。

敲块拌泥兼和水,惟叹个矮藕模高。

《于窑湾老家荒废菜地旁有忆》珍藏了儿时辛苦劳作与苦中有乐的生活场景:

城里伢儿思种菜,开荒垒土植葱芫。

我来挑水哥浇灌,蕹苋丛中捉绿蠜。

《老屋废墟前采桑椹》又是一则具有生活情趣与文学细节的童年往事:

杨梅洲水几潺湲,香铺巷旁野树繁。

十指尖尖将椹采,摘来一把念家园。

而《回窑湾老家有忆少时荒唐事》虽然充满了顽皮的童趣,却反映了那个艰苦年代底层市民的无奈与对生存的本能诉求:

那年小我久相违,贱卖家财以抵饥。

好价当归油漆服,老娘报废旧工衣。

总之,这组绝句极富市井民俗色彩与底层烟火气息,凝固了诗人抹不去的故土情愫与寄籍乡愁,顺着这条饶有逸趣的审美线索,可以领略下一道人文风景,正是“借问平生何所似,秋来水旦蛮合他”。

图片


二、风物镜像的人文拼图
三十余年行万里,初心未改是诗怀”,首先,剪辑一组《诗渡迷津》中叠加了乡愁与冥想的唯美画面。这或许是诗人故里的一幅清明上河图,交织着对故土的深情眷恋。

多情应笑湘江水,不舍潭州古渡头

《与蒋鸣鸣登湘潭万楼》

故园北望渺天涯,江畔窑湾是我家

《甲午季秋忆湘潭》

梧桐北望浪声长,一大桥边是故乡

《甲午季秋梦忆莲城》

转过壶山视野开,唐兴桥畔几徘徊

《回湘潭》

岂忘唐兴桥上物,吾侪好歹老窑湾

《过唐兴桥》

重檐庑殿出墙来,古刹雄风势已开

《过大唐兴寺》

此处风光诚不假,望衡亭上觅湘流

《江山胜迹石刻》

我来风烈披襟好,待看龙舟上锦湾

《独上望衡亭》

汽渡码头方上岸,圆形雕堡即分流

《潭宝汽车站》

年少书堂遥复遥,唐兴桥复八仙桥

《拐到熙春路》

在《诗渡迷津》中,像这样的唯美景观比比皆是,说明作者对故里风物的描写与临摹极为用心用情。以绝句形式提炼出其中的人文内涵,无疑要借助过硬的诗外功夫,可见作者阅读过很多湘潭地方史志资料。这组描摹窑湾风情的绝句,可作为了解湘潭窑湾古镇历史风貌的一个民间诗意文本,具有收藏价值。不妨再延伸一下窑湾市井的纵深景观。
诗人笔下《老窑湾》的魅力,不亚于任何一处江南古镇:

城总相连三十里,米仓药铺如云起。

笙歌砧杵逾千年,试问江南谁可比

图片

而窑湾湘江之滨的《十八总大码头》,又还原了清末“金湘潭”商贸繁忙的盛况。湘潭在明清时代是全国著名的米市,昔日的繁华在诗人笔下得以重现,穿越了几个世纪的历史烟云。

湘潭城自窑湾起,千百帆樯争一水。

秦晋明清大码头,米商药贩不遑趾

登上民国时期修建的《望衡亭》,可以感受体验“十载重来一凭栏,光阴不改旧江山”的沧桑浩叹。

渔村夕照老船家,山市晴岚瞰九华。

千里湘江多胜景,钓耕湾处是生涯

在《诗渡迷津》中,故土的风物镜像不仅仅是那些名胜古迹,具有特定历史蕴含的近代文物也是其中的一道风景。清末,湘潭工商业发达,至今还保存着著名的钧兴铁加工厂旧址。这里曾是湘军的一个武库,诗人造访遗址,感慨系之,化为一绝。

青砖大屋堪珍惜,前世今生值一探。

铸剑成犁为所用,止戈图兴老湘潭

风物镜像的灵魂是人物,湘潭近代人才辈出,数不胜数,举世瞩目。《诗渡迷津》也为故乡留下了许多人杰剪影。
诗人回乡探访齐白石纪念馆欣赏大师作品时,不经意留下了一首意韵隽永的绝句。

故里山花此际开,萍翁听信返乡来。

千虫万鸟追风至,星斗塘边久不回。

其中三四句融入了齐白石花鸟虫鱼的画意与白石故居旁的星斗池塘意象,传递了后人对乡贤的追怀之情,仿佛还可以看到白石故里“溪边红叶似春花,细雨潺潺戏小虾。三两鳜鱼齐探首,谁人何处弄琵琶的诗情画面。

图片


诗人流连湘潭城内的雨湖公园,谒拜留下“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著名诗句的近代风云人物杨度雕像时,用一首精制的绝句,对这位早年投身辛亥革命,参与推翻帝制,后来又鼓吹帝制,促成袁世凯复辟,晚年却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传奇先贤表达了敬畏与理解。

平生百变不离变,一世无求似有求。

国事伤心终得悟,如今笑看正方遒

这首咏史诗蕴含的宽容与豁达,实际上是湖湘文化在审视自身流变时的一种反思。与其苛求历史人物,不如释放宽厚情怀,因为近代历史早已固化成碑石与铭文,后人只需重温与记取。
诗人还有一首高水平的咏史绝句《癸已岁末戏题以赠刘安定》,值得一提,通过一位今人对故土文化高地的坚守,带出了四位杰出的本土人物。

富厚堂前顿世尘,诗僧故里渡迷津。

圣辉长老护碑去,谁是壬秋守墓人?

图片

这首绝句的每一句都白描了一位与刘安定具有人文关联的历史人物,铺陈讲究,比兴妥帖,镶嵌自然,浑然一体,和谐奇妙。
富厚堂前顿世尘”:富厚堂是曾国藩故居,刘安定长期担任曾国藩研究会副会长,经常往返富厚堂,是曾国藩的隔代知音;
诗僧故里渡迷津”:这里的诗僧指近代中国第一任佛教协会会长、著名诗僧八指头陀,俗名黄读山,刘安定出版过两本研究八指头陀的专著,他担任社长的湘潭读山诗社的社名也由此而来;
圣辉长老护碑去”:圣辉大法师也是湘潭人,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佛教协会会长,刘安定与之共同切磋研究佛学,著述颇丰;
谁是壬秋守墓人”:壬秋是近代国学大师王闿运的字,辛亥革命后曾任清史馆馆长,他的墓园距离刘安定老家只有几步之遥,所以诗中将刘安定喻为“壬秋守墓人”。

图片


三、湘潭米粉的原汁原味
故园别去几多年,乡味依然是辣鲜”,《诗渡迷津》中还弥漫着诗人故里风味小吃的浮香,且不说诗人笔下槟榔与湘莲的味道,只提一笔可口开胃、百吃不厌的湘潭米粉就足够过瘾。它在湘中的美名盛誉,如同桂林米粉之于八桂,云南米线之于滇中,既是乡情的载体,更是乡愁的代名词。对湘潭米粉的钟情至爱已融入了诗人的血脉,以至于为湘潭米粉写下了十余首绝句,其中有一首《十八总米粉店报到》勾勒了一幅门庭若市的民俗图景,画面栩栩如生,充满了浓郁的市井烟火气息,让人倍感温馨。

四十余年独一家,惹来寻味思无涯。

捏签排队伸长颈,椒粉放多许饮茶。

诗人还为湘潭知名品牌“维生米粉”写了三首绝句,且在创作技法方面颇有新意,居然用第一人称铺陈场景,用市井俚语表述感受,将这间米粉店的特色、服务与食客体验有机地串联在了一起,手法高明,不落俗套。

(一)

湘潭米粉数维生,一碗深藏功与名。

卜蕹剁椒酸脆辣,呷完气爽复神清。

(二)

穿越五岭来看你,湘潭米粉数维生。

依然几十年前味,唆毕续杯绿豆羹。

(三)

肉丝码子三鲜味,筒骨熬汤雾色萦。

敲蛋冲开甜酒水,湘潭米粉数维生。

这三首绝句是一个整体,有情节、有细节、有记忆、有回味,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不仅袒露了一段乡愁,也给了读者一次品味湘潭美食的体验。

图片

湘军:常品常新的人文老酒

湘军既是历史概念,也是文化定义,更是一种人文认同。湘籍诗人写湘军题材是一种文化自觉,左泽亮亦不例外,但他的切入点不同,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在《诗渡迷津》中至少有三个历史审美角度。

一、对湘军人文旧迹的谒拜与凭吊
湘军在湖南的遗迹很多,左泽亮多有寻访,凭吊湘军往事,感悟湘军精神,是他的出发点,也是他的目的地。曾国藩作为湘军领袖,其故居是诗人第一打卡地,多年前的一首《与高源刘刚强诸君同谒富厚堂》就记录了诗人的一次虔诚谒拜。

曾是湘乡毅勇侯,文章伟业写春秋。
正逢三月清明节,公祭湘魂雨不休

与此同时又为记录湘军完整历史的《湘军志》作者王闿运扫墓,用诗语表达了对一代文豪的历史敬意。

矗矗坟前笔一支,平生王学竟难宜。
孤篇横绝湘军志,风起云飞弟子诗。

诗人的人文目光亦会投向湘军的旧战场,偶尔会戏谑的文笔勾兑苍茫的历史。例如站在《大码头伫望湘江水面苍茫》,作者首先想到的就是当年在这里与太平军鏖战的湘军水师。

潭州一战几峥嵘,耳畔犹闻剑镝声。
曾老爷们因不死,湘军旧事最煽情。

随后一绝《咏杨梅洲》又将湘军往事拉回到现实之中,如同品鉴一坛人文老酒。

寂寞沙洲一水间,金银鸭仔去无还。
花生小酒湘军事,一战潭州克逆顽

图片


二、对湘军将领绣像的勾勒与陈列

用绝句集中为十二位具有典型意义的湘军将领塑像,是《诗渡迷津》的一大亮点。这组群像按作品排序为:曾国藩、左宗棠、江忠源、胡林翼、刘锦棠、曾国荃、罗泽南、王錱、李续宾、杨岳斌、塔齐布、彭玉麟,借用《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的说法,这也可谓是“湘军十二将”了。
这十二首绝句(实际上是十三首,由于偏爱,诗人为彭玉麟定制了两绝)的创作水平均比较高,比兴手法运用娴熟,抓住人物的主要事功,高度凝练,精准概括,画龙点睛,恰到好处。
这里不妨一一陈列,集中展现十二位湘军将帅的集体人文风采。
首先出场的是湘军旗帜、灵魂人物、中兴名臣,中国近代历史的强力推手曾国藩。

曾感天篷龙入地,文渊巨擘挽狂澜。

正身固本兴洋务,公著家书四海看。

湘军二号人物,楚军创建者,主张塞防,叱咤风云,收复新疆的左宗棠接着亮相。

左氏湘阴字季高,文韬武略响云霄。

襄张助骆春风柳,公定新疆百代骄。

湘军鼻祖”江忠源被《剑桥中国晚清史》称为“正统上层人物中投笔从戎的先驱”。

经年戎马兴犹高,击毙南王楚勇骄。

血战庐州真烈士,湘魂无悔上云霄。

图片


胡林翼是洋务运动最早的倡导者之一,也是最早担任封疆大吏的湘军将帅。

胡公手绘大清疆,砥柱江流镇武昌。

莫道中兴名帅少,雕弓带血是国殇。

湘军后期重要将领,新疆第一任巡抚刘锦棠亦是近代历史从不缺席的高光人物。

湘营少帅不寻常,飞将威名镇塞疆。

一俟辞官归故里,捐修书院湘乡昌。

湘军嫡系将领曾国荃,曾克复金陵,后任山西、湖北、陕西巡抚、署理两广总督。

拨乱中兴建伟勋,归来挂剑把书温。

挖壕筑垒平常事,通志编成育后昆。

图片


罗泽南被称为“湘军教父”,是著名的理学大家,也是“湖湘诗派”的代表人物。

尽出湘军仲岳门,朝持戈戟暮求真。

愚夫也愿明时势,投笔从戎不顾身。

王錱是罗泽南的门生,为湘军早期骁勇善战的方面军将领,是“老湘营”创建者。

出队莫逢王老虎,静山动水我湘营。

自从岳战亏一堑,练就东方不败兵。

李续宾是湘军克复武汉、围攻九江的前敌总指挥,后在“三河之战”中以身殉国。

出兵即不望生还,扶弱携人作靠山。

猛将三河拼一死,湘乡处处雨潸潸。

杨岳斌是湘军水师统帅之一,长期封锁长江两岸,后任福建水师提督和陕甘总督。

少年提剑走东西,百战余生绊旅羁。

把酒高歌明月夜,青龙过海水师奇。

图片

出身满洲镶黄旗的塔齐布也是湘军早期名将,曾协助曾国藩创建湘军,攻克湘潭。

潭州一战蛇吞象,单骑长驱似探囊。

辗转鄂湘青史在,九江星殒涤生殇。

最后登场的是湘军水师创建者,“中国近代海军之父”,一生爱梅的儒将彭玉麟。

(一)

彭门雪帅品如琴,刚正不阿世难寻。

直谅一生三不要,公之系念万梅心。

(二)

百战长江胜未还,刚柔两济一舢闲。

直身劲气青衫瘦,且寄痴情寸纸间。

放眼纷繁的当代诗坛,以绝句手段为湘军将领集体塑像,左泽亮堪称第一人。

图片


三、对湘军文化精神的笺注与引申
书剑情怀明似月,征衣带血映甘棠”。如果仅仅把左泽亮的绝句看成是为湘军名将的剪纸,而拼成的旧式小说中的平面绣像,那说明还没有解读出其中蕴藏的人文奥义。
首先,绝句所白描的十二位湘军将领是清一色的读书人,功名在身,多为进士、举人,均有著作或诗文集传世,由此说明湘军文化背景坚实厚重,与太平军领袖苍白的文化背景形成鲜明对比,这就间接注解了湘军最后战胜太平军的深层次原因。
其次,十二首绝句还间接告诉读者,互相之间并没有隶属关系的湘军集团其实是一个松而不散的统一战线,以上十二位将帅至少分属五个系统:
左宗棠独领“楚军”,纵横中国,不受曾国藩节制;
胡林翼是“湖北湘军”的最高指挥官,自成一体,独当一面;
曾国荃是湘军劲旅“吉字营”的统帅,只听命于曾国藩;
彭玉麟、杨岳斌统领着自成系统的湘军水师,长期独立作战;
江忠源则是楚勇早期的领军人物,资格比曾国藩还老;
李续宾作为“湘军第一悍将”则属于罗泽南系统。

图片


总而言之,各路人马虽互不隶属,但在协同作战方面却出奇地配合,默契程度之高,呼应效率之速,史上罕见,而太平军则发生“天京事变”,内讧之后,分崩离析,终成散沙,败在了松而不散的湘军手下。
三是这组绝句还间接地展示了湘军将帅兼收并蓄的胸怀与广纳人才的格局。绝句中有一首写的是塔齐布,他并不是湖南人,而是地道的满族旗人,实际上湘军将领中还有不少是外省人,甚至收纳了一批广西籍和安徽籍的太平军投诚将领,这是湘军具有强大文化张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潇湘一片水云乡,纵棹归来慨也慷”,一组绝句承载如此丰厚的文化内涵,实属不易,非一般诗人所能为。它如同一盏人文老酒,可品可鉴,常品常新,是对湖湘文化精神的一种阐发和一次蒸发。

图片

湘商:岭南群体的诗意情怀

《诗渡迷津》对湘军人物与湘军精神的解读不仅仅停留在文化层面,而是具有“坐而论道起而行”的实践意义。作者将自己对湘军文化的理解融入了当代异地湘商发展的理念之中,因此他倾注了大量的笔墨,为岭南湘商的崛起写下了许多诗篇。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作品是岭南湘商在某一特定历史阶段发展的诗史,而下面这首绝句就是这组诗史一个序曲。

湘商崛起正当时,誓众悬铃举帜旗。

血脉贲张豪气在,英雄此去赋新诗

以下从三个角度展示《诗渡迷津》中岭南湘商诗史的温情画面。
首先,为众多湘商文化平台写诗存史成了诗人的一种职责与担当以深圳为例,湘商在这里先后装置了许多人文引擎,推动了深圳的经济发展与文化建设,有诗可鉴,有情可证。

图片


深圳市湘潭商会的企业家在创业之余,总会展示自己的文化兴趣,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会自创文艺节目。左泽亮有一首绝句《历史穿越剧慈禧太后与曾国藩的巅峰对话在湘潭商会新春联谊会大获赞誉》,就记录了诗人执导一幕妙趣横生小品剧的诙谐往事。

自导自编兼自演,老乡桥段不嫌多。

拿腔一句阴阳调,笑死人能偿命啵

深圳市瑜水慈善基金会是湘商搭建的一个公益文化平台,曾在云南鲁甸扶贫助学,左泽亮为此也存诗一首。

结伴而行道不孤,和风弱柳喜相扶。

且看料峭春寒日,瑜水琤琤送远桴。

深圳市魏源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黄丹,在深圳不遗余力推广《海国图志》作者、近代启蒙思想家魏源“睁眼看世界”的改革开放理念,诗人亦会及时咏诵。

先生异代存知己,犹是故邦才俊郎。

两眼睁开甄世界,百年新局许图强

图片

湘籍企业家还专门成立了深圳市湖湘文化发展促进会,诗人则用三首绝句在揭牌之日,摘取湘粤两地具有代表性的人文地理意象,尽情抒发了自己的家国感怀,顺手记录了一组湖湘文化在岭南演绎的诗意场景。

(一)

南飞雁影映明霞,好趁海风笼薄纱。

犹忆湖湘桑梓地,连天一碧水莲花。

(二)

四百万人圆此梦,一千里外可安家。

岭南堪比洞庭景,麻雀大鹏共日华。

(三)

莫谓人心难复古,尘间路险复坑深。

如能抱得一团暖,汨水珠江岂独吟?

其次,诗人对于岭南湘籍企业家取得的成就与获得的荣誉,总会深情写下发自肺腑的赞美诗,从而让更多的人分享。虽说这些作品多为应景之作,但却是用诗笔与诗情实录的当代岭南湘籍儒商的奋斗篇章,荣光与梦想,诗意与情怀,尽在其中。

图片


现任长青诗社社长高源于2014年当选为全国湘商文化十大推动力人物时,左泽亮发出了由衷地赞誉。

高谈雅步潮头立,源自湖湘誉海疆。

会聚一堂携汝唱,长歌浩荡意翱翔

郭力宜是听涛诗社创社社长,他旗下的吉达公司逆风而上,近期取得了瞩目的市场业绩,第一个用绝句祝贺的也是左泽亮。

眼见郭公又举麾,大湾区内急驱驰。

听闻业绩猛如虎,犹似一挥豪放词

罗胜前现任惠州诗联协会会长,也是岭南儒商诗会第一任会长,在他的企业日月明集团成立二十周年时,自然也少不了左泽亮的倾情贺诗。

骚坛商界双驱动,湘楚岭南两叠加。

也学碧霄云鹤起,风华日月乐无涯

以上蘸满浓郁乡情的绝句也许不入某些时人法眼,认为缺少韵味与亮点。实际上这是对诗词功用的一种误解,诗可以言志、言情,亦可以载道、载史,须臾不能偏废。在《诗渡迷津》中这类作品本身并不缺乏艺术的闪光点,有不少精彩的诗句和闪亮的诗眼,将言志言情与载道载史有机地融为一体,注入特定的、不可复制的诗史意义,才是这类作品的价值所在。若干年后,如果有人研究岭南湘籍儒商的发展史,那么《诗渡迷津》便是一部不可不读的民间参考人文样本。

图片


第三,诗人将“听涛”情怀注册成了岭南湘籍企业家诗人群体的文化商标。如今“涛声不觉已成诗”,八年磨一剑,让我们随着诗人笔下的“涛声”从终点再回到起点。
听是上乘心态度,涛为湖海大情怀”,成立于2014513日的听涛诗社,其主要创始人都已成为岭南诗词界的领军人物,这种气象万千的“涛声”效应在当代诗坛并不多见。

主要推动者与发起人高源现任深圳市长青诗社社长;

创社社长郭力宜现为长青诗社名誉社长、岭南儒商诗会名誉会长;

执行社长贺贤赟现任岭南儒商诗会会长、听涛诗社社长;

常务副社长罗胜前成为岭南儒商诗会创会会长、现任惠州诗联协会会长;

秘书长左泽亮现任广东文化学会珠江诗社社长

作为一个具有文化情怀的湘籍企业家诗人群体,他们于2016828日又搭建了一个更大的诗词文化平台,即岭南儒商诗会,实为岭南诗坛之幸,不禁令人想到长沙岳麓书院文庙王闿运撰写的一副名联:

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
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

图片


这或许就是湖湘文化的底气所在,毋庸置疑的是,他们今后都将是岭南“长青诗派”企业家诗人群体的担纲人物。
客观地说,左泽亮为听涛诗社的发展用情出力最多。例如每年513日他都会写一首志庆绝句表白心迹,八年来从未间断,诗心可证,冰心可鉴,下面不妨侧耳静听两响涛声。
乙未孟夏贺深圳听涛诗社成立一周年
深情湘拥泪儿澿,韵在潮头浪尾间。
大小梅沙呼不住,诗驰万里至家山

题听涛诗社成立八周年
粤海龙吟许有年,梅沙风景更胜前。
涛声依旧初心在,欲约扬帆趁晓天。

图片


左泽亮在听涛诗社倡导杜甫的现实主义创作风格,也须带上一笔,他写过两首《贺深圳听涛诗报创刊》的绝句,表达了自己的这种文学主张,其一为:

听得流闻有似霾,涛声响彻大风来。
诗歌本应承唐宋,报尽黎民苦与哀。

这一理念看似成为了听涛诗社的不变诗魂和创作指南,也顺势融入了南溟的诗潮与吟坛的清流。
至此,由500多首七绝交织而成的大开大合的四重湖湘文化风景,终于在岭南诗坛的“迷津”上合拢了,读者可以轻松自由地走出左泽亮设置在大鹏湾畔的《诗渡迷津》了。
一本诗集,四道风景;一部诗史,四桩功德。《诗渡迷津》无疑承载了沉甸甸的人文使命与“舍我其谁的文化担当,因此,左泽亮这部诗稿具有检索与收藏的双重价值。
可以期待的是,随后会有更多的读者向《诗渡迷津》行注目礼。

202291日于深圳大梅沙听涛阁

作者简介高源曾任湖南省政协文史办副主任兼《湖南文史》主编、深圳市龙岗区人大常委会财经工委副主任、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兼职教授、现任深圳市长青诗社社长、深圳诗词学会顾问、中华诗词学会城镇诗词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为深圳市湘潭商会创会会长、深圳市湘潭大学校友会资深顾问、深圳市瑜水慈善基金会名誉理事长、深圳市湖湘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深圳市魏源文化促进会顾问、深圳市沂蒙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