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联谊报:故作淡定的雅量

 稼穑居 2022-11-29 发表于江苏

故作淡定的雅量

王兆贵

看过一段鸡汤文,原话照录:“即便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也要心如止水、云淡风轻。”能做到这般淡定,实属不易。可往骨子里看,这种所谓的雅量,岂不是装出来的?就像卖萌、卖惨之类的网红,或多或少有点表演的成分。这样的现象并不新鲜,古已有之。

在《世说新语》中,刘义庆专辟一章说雅量,计有40多条。统而观之,其中不乏气度非凡的例子,如,嵇康临刑前索琴弹奏《广陵散》,但更多的是硬装出来的,所谓故作镇定、故作旷达。如,夏侯玄倚着柱子写字,当时下大雨,雷电击坏了他倚的柱子,衣服烧焦了,却面不改色,照旧写字。再如,王徽之、王献之同居一室,屋顶突然起火。王徽之鞋也来不及穿就往外跑;王献之却慢悠悠地叫来随从,搀扶着走出去。

夏侯玄和王献之的淡定,还只是处变不惊,比起指挥若定的谢安来,实属小巫见大巫了。

据史书记载,发生于公元383年淝水之战,以东晋的完胜而收官。捷报传来,谢安正在跟人对弈,看完文书后搁一旁,照常下棋。对局的客人料是前线战报,就问胜败如何。谢安淡然地说:“小儿辈大破贼。”应战的部署是他定的,前方统帅谢玄是他力荐的,打了这么大的胜仗,谢安能不高兴吗?可他硬是波澜不惊。

其实,谢安当着客人的面若无其事,送走客人却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掩门闭户,舞跃不止,欢喜如童,屐齿竟折”。尽管如此,我们也不得不佩服谢安的淡定。但是,类似表现实属装模作样,何谈气度?雅量在褒义上是指宽宏大量,靠的是内在修为。当雅量定格为标签时,就变得矫揉造作起来,为博虚名而故作姿态。因常人做不到,也就没了人味,剩下的只是文人雅客的一种精神自慰罢了,或曰:演而优则红。

附注:本文发表在《联谊报20221129浙江潮,责任编辑范东升。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