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霧色裏的江南。

 棋中王 2022-11-29 发表于上海

喜歡就點 - 誰最中國 2022-11-28 16:00 发表于北京



江南,是水做的衣,是风做的裳,是绵绵千万里的水汽,是在雾色与雪色里重叠的故乡。
梦入江南烟水路,大雾起时,宛如归乡。

片 | @Healing

三四月的阳春,我打江南走过,那是一片春水绿波的地方。烟雨濛濛,长亭接着短桥,乌篷船袅娜地在江面上婉转。

片 | @黄梦梦的吃和远方

暮秋初冬的天,再从江南走过,那是另一片雾色濛濛。水汽沿着屋脊攀爬,至于高而更高的半空,弥漫在天与地的交接处,叫人分不清日与夜。

人走进江南,宛如走进一片雾里,亦是走进一片幻境里。恍然间,我好像几百年前便到过这江南。

片 | @蒽子-苏州

不知有多少人,是生于江南,长于江南的;又不知有多少人,是从未曾到过江南,却将心丢在江南的。徽州有一句古话,“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徽州,亦是江南。一往情深,亦不知有多少痴人便就是在这梦里到了江南。

片 | @Healing

江南,是极容易让人发梦的地方。江南与其说是一个实际之所,更像是一个难以言明的精神故乡,是人心上永远的一片诗意之地。

繁华的钱塘,风流的扬州,清冷的姑苏,雾色无尽的徽州,走不完的瘦长西湖……水路一折叠一折,水雾一重笼一重。江南,是一处让人想了又想的地方,是痴缠一生也不愿放手的梦。

片 | @Healing

岁暮时候,雾色千里万里地流淌。就连原本皎白的月也被雾色罩住,只余下莹莹一点微光,照得这江南愈发朦朦胧胧,影影绰绰,不见形状。


南方山多水多,蜿蜒之处总多水雾,十里百里都是这缥缈不似人间的模样。幼年时候,偏爱在这大雾之间戏耍,似乎游走在梦境与仙境之中。待往后的岁月里,忆起故乡,总是这大雾茫茫的模样。

片 | @Healing

冷冬时,人易思乡。江水边芦花飘飞,远处笛声悠扬,见大雾弥漫,故乡便在雾中长出来。而江南,是漂流四处的人极容易寄怀的『故乡』。

江南,会让人从三月想念到十二月,是即便身处江南依旧会想念的地方。这是十分奇怪的一种心理,像是一张巨大的网,里面装着一个心理的故乡。

片 | @黄梦梦的吃和远方

初冬的江南,初雪还未落下,她站在雾色之中,等待炊烟渐起,等待远行的人归来,等待一个时节的终结,也等待一个新的春天到来。看到这雾色里的江南,无论身处南方或是北方,都有一种循着远路归家的感觉,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心感。


片 | @Healing

江南的垂柳,黛色的瓦檐,垂落的冷雨,小小的巷道,青石板上留下的回响,长街上的背影,熹微的晨光,遥远的吆喝,这些细碎的烟火,都让人无比安心。

柿子挂满枝头,檐上砌满白雪,雾色连天,山峦茫茫。远行归来的人,不必叩门,望见徐徐的炊烟,与一盏暖暖的灯,便知家的方向。

片 | @Healing


在茫茫的大雾里,江面会吹来一叶孤舟,月落在舟上,落在江心,水影晃晃,雾色里却看不真切。

雾色里的江南,仙风飘摇,隐约能看见吴冠中笔下水墨的白墙黑瓦,细小婉转流动的河水。山一程水一程,染尽秋风的树木,站立在雾色里,披着青霜,沐着寒凉,等待归人。

片 | @Healing

大雾,会勾起人无尽的乡愁。这乡愁是极抽象的,朦胧的,是体表感知的初冬的冷意,是一片迷蒙的白色中,人在乡野间或是小巷中穿行而来的影子,是一种从今日追溯昨日的故土之感。所以,雾色里的江南,惹人相思,引人牵肠。

片 | @Healing

郁达夫说,北平深秋纷飞的芦花会让他有此相思。于我而言,江南冬日的大雾亦是如此。

我欲穿行其中,溯流而归。


片 | @Healing

文字  |  清 子
图片特别鸣谢:
小红书@Healing @HZ2020
@蒽子-苏州@黄梦梦的吃和远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