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水样的春愁,人在高中,回忆童年时的朦胧情绪

 真游泳的猫 2022-11-30 发表于浙江

(此文写于高中时期,文字拙劣,然其情绪可观也。)

郁达夫先生曾经写过《水样的春愁》,记载他童年时朦胧的情思。

这种朦胧情绪,大概很多人都有过的吧。至少,我也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美丽而又好笑的朦胧往事。

要辛苦搜寻才唤醒的一丝情愫当然称不上爱,顶多是可有可无的回忆,开开自己的玩笑罢了。人生最多的岂非正是这般的匆匆而过?

而我要讲述的也不过是懵懂的觉悟,不安的躁动,不过是生命本能初开时稀里糊涂的明媚与忧伤,不过是水样的春愁。

那年,我十二岁,小学五年级。已看了许许多多书,做了许许多多梦,不知不觉,越长越大,有点自命不凡,有点萧瑟清狂,却构成最真实的童年。

大约是成绩不错,还被选为了优秀少先队员。不知哪一天,忽然接到学校20个优秀少先队员要到一起合个影的通知。

我兴冲冲去了要照像的草坪上,到时已有许多人聚集在一起了。扫一眼,女生居多。往近看,不认识的居多。仔细看,便看到了她。

当时我是什么感觉呢?石破天惊!没有过的感觉从心里喷涌,女孩的概念第一次在心头立体起来。

她的眼波如何温柔,樱唇如何小巧,今时已说不上来了,但只看她的脸,便觉得秀色扑面。她是既恬静又活泼,既娇羞又大方。含睇含笑,顾盼生姿。我的心狂热,仿佛眼前是突然打开的神秘的宫殿。

摄影老师说按年级排列次序照相,很有幸的她便站在我侧前方。原来,她是四年级的啊。

她的头发不很长,可也绝不短,用一根轻柔的丝带扎起,自然而清新,小小的马尾向我招手,像极调皮的孩子。站得很近,甚至有几缕发丝粘住我的眼,痒痒的,使我弄不风是往哪吹。

据说女性的头发很能增长男人的柔情。便于当时懵懂的我,也欣赏她的头发的飘扬,有种去抚摸那柔顺的想法。

自然,纯洁的你我,想要拥有的,还是那道明丽的让人目炫的光影吧?至少,少年的心,天真得可爱。

拍照的时间毕竟很短,不一会大家便散了。但目送,芳尘去,并没有什么交流。

许多人许多事擦肩而过,想想总有点怅然若失。但仔细思量,更多时候,我们会长出一口气,因为解脱了,从此云淡风轻,天高海阔。

可我没想到又见到了她,所以我一共是见了她两面。小学时很有意思的,在校门口要检查带红领巾,要检查是否长指甲是否戴手饰。

而检查的任务却交给所谓的优秀少先队员,每周两个轮流排班。那么巧,又遇见她了。我俩面对面站着,检查着来往人群。我偷偷看着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天,我本是比她早到岗的。看到她来时,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做个示意,很是没礼貌的。

为我是不懂搭讪的。

我只能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望几眼,贼兮兮的,有点心虚。有时没有学生进校门的空档,她会抬头四望。

当我们目光偶尔交汇,倒是我一脸通红,心慌意乱。

我和她站在校门两侧,这么近,那么远。校门不宽,望去就是她的笑容。她笑的很好看,真的好看,说不出的好看。

我特想和她说话,可就是觉得好别扭,一时间只感觉自己是个呆瓜,笨笨的,有那么点手足无措。

也许,我是在难为情吧,我可是个很害羞的人呢。

她的声音很轻柔,即使对着不戴红领巾的“刁民”脸上还是那份浅浅温柔。我心惶惑,不知所安;我心狂乱,不知所至。那刻,她的风姿,吹过死寂寒冬,霎时明媚无限。

再后来,我鼓起勇气和她聊了几句,没想到她却极热情,还说从老师那里听说过我的名字,说我写作文很厉害之类的话。

于是我们聊了很多很多,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站岗结束。具体的聊天内容,如今早已忘却了。后来,我亦渐渐忘却了她。

直到小学毕业,我坐着中巴车去初中报道那会,忽然心头泛起一个念头:“她也快毕业了吧?不知她成绩怎样,能不能被选去县里读初中呢?不知她还有没有一点关于我的印象呢? ”确实是突然涌出心里的想法,泛起一阵怅惘。

大概我究竟不是洒脱的人,居然还有些牵念。这样想着,车外青山,天边残阳,一时都没了味道。

再之后,经历渐多,我再没有想起过她。心中那道残影,一如漂荡云彩,轻意的抛去,早忘了漫天朝霞的绮丽。只有当我写下这文字时,往事如潮,不能自已。

其实,我所怀念的并不是她,而是那时候懵懂的自己,那时候水样的春愁吧。

失业在家,写文糊口,喜欢我文章的朋友,请赞赏、收藏和转发我的文章!这对我非常重要。一块钱是情,两块钱是爱,再次感谢大家!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