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爱吃什么菜,就是什么人。

 齐一摄现美 2022-11-30 发表于广东

Image

物道 ©


去煎炒烹炸煮里快意生活,在酸甜苦辣咸中慢品人生。

老子曾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或许,我们的人生也是如此。

中国美食博大精深,烹调方式也花样繁多,炒煎烹炸溜,汆涮煮蒸鲊。即使同一种食材,出来的滋味都大有不同。

若是炸物,总是在油锅里翻滚得四面金黄,通身焦脆,坚硬的外壳里,却是软嫩Q弹中还带着丰沛汁水;若是炖菜,那便是原汁化原食,小火咕噜到皮酥肉烂,一抿脱骨,寸寸皆入味,软糯到黏嘴。

Image

还有炒的热辣,蒸的鲜嫩,卤的香浓,拌的清爽......总有一种,能让你钟情,被你偏爱。

你热爱什么样的烹调方式,就热爱怎样的人生。

Image




Image

吃火锅,是一件热闹的事情。一群人坐在一块,虽然各有各的需求,可最爱火锅的那个人,永远能统筹全局。
    
锅子还未煮开,扔下耐煮的海带香菇牛肉丸,辣锅一半,菌锅再一半。等“咕噜咕噜”开始冒泡了,便招呼众人开始先涮牛肚鸭肠肥牛卷,吃一个鲜嫩爽脆,再烫山药豆腐娃娃菜,尝一个绵软清爽,每样食材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Image

等菜间隙,还会适时抛出话题,让大家都能热络地聊上几句,勾肩搭背喝上一轮。期间,他还能顺手为空了的酒杯添上点酒水,蘸碟中再加些小料......方方面面俱是妥帖又周到。

所以热爱火锅的人,定是一个有大局观之人,总是能够见微知著,洞察别人的需求。对事物整体有极高的把握能力,能掌控饭桌上的节奏,有他在的地方,总能气氛热烈,宾主尽欢。

Image



Image

爱吃烧烤,其实是人类的一种“返祖现象”。

从人类学会用火至今,烧烤这种烹饪方式就从未远离过我们的餐桌。因此烧烤无论怎么烤,怎么吃,最后总归与祖先们如出一辙地豪迈。

夜晚踩着拖鞋,循着味儿来,穿着大裤衩往塑料椅子上一歪,钥匙串随手一扔,菜单也不必瞧,对着老板嚷嚷:“来一把肉串,俩大腰子,两瓶哈啤!“

Image

伴着那烟熏火燎的气息,或拿着竹签大嚼,或上手一顿撕扯,嫌麻烦了,干脆抱着骨头直接用嘴啃,最后摸着溜圆的肚子一抹嘴,心里的欲火这才被抚得妥妥帖帖。

各种规矩、讲究、分餐制,在烧烤这件事上,统统是不存在的。在爱吃烧烤的人眼里,哪里还需要保持什么体面姿态!人生嘛,不过是一场场酣畅淋漓的释放!

Image


Image

爱炖汤的人,耐心永远是他们最大的特点。

太阳还未落,先将食材处理干净,药材用细纱布仔细扎好,打上蝴蝶结,一起下锅加水熬煮。伴着有节奏的'咕噜'声眺望会儿夕阳,再哼着歌溜达回厨房,不紧不慢地留意着火候的变化。

偶尔掀盖撇沫,偶尔持勺品味,咂咂嘴,觉得淡了些,便下盐调味,即使花费数个小时,也总是不急不缓,气定神闲。

Image

苦瓜搭排骨、榴莲配母鸡、肥肠加槐花......好像无论多么桀骜不驯的食材,落到他们手中,都像被卸了反骨,化了戾气,心甘情愿彼此交融渗透,焕发出新的光彩。

热爱炖汤的人,或许就是如此,他们大多时候都温柔平和,不常与人发生冲突,并且擅于协调,解决矛盾。不仅是人与人的矛盾,还有外部环境与自身需求的矛盾,总将时间、功夫用在自己认为最需要的地方,如静水流深,宁静致远。

Image


Image

我有位朋友,最是脾气爆,性子急,你若让他慢一慢,立马一蹦三丈高。因此他最不耐做的活,就是炖汤,但最为拿手的一道菜,是爆炒腰花。

有次围观过他做此菜:刚进厨房,先将猪腰子打上十字花刀,木耳青椒切得片片利落,然后开大火,下宽油,左手一挥倒入食材,右手持铲快速滑炒,再撒下准备好的调料,趁着猛火颠几下,直接关火装盘。从进锅到出锅,竟不过一分钟。

Image

卖相虽是色泽光亮,香气四溢,但心中总不免有些疑虑。可一下嘴,腰花裹着酱汁“哧溜”滑入口中,又软又嫩,嚼起来却是脆香弹牙,“咯吱咯吱”的。青椒吃上去还带点生,但一咬就断,鲜嫩多汁,镬气十足,颜色滋味哪哪都不缺。如同他为人一样,从不拖泥带水,又利落又周全!

可能这就是热爱爆炒的人的特点所在:他们向来目标明确,行动力强,干脆且迅速,总是看上去一副朝气蓬勃的样子,风风火火去干事儿,热气腾腾的去生活!

Image


Image

喜欢吃白灼菜的人,绝对是一个追求食材纯粹本味的简单人。

无论是灼蔬菜还是灼海鲜,定会挑选当天现摘现捞的新鲜食材,若是去菜场走一遭,遇不到满意的,宁愿今日不吃也绝不将就。

若是遇到称心意的,那便好办了,带回家去“因材制宜”。

做白灼时蔬就用“武灼”:拿足够大的锅,下足够多的清水,不能让蔬菜下水后过于拥挤。再开猛火快煮,菜稍一变色就立刻捞出,眼到,手也要到。

Image

白灼海鲜就须得“文灼”:先在锅中投入葱白与姜片,略加白酒以去腥,再添水,开小火煮至水中央冒出菊花心,再将海鲜浸至其中,仅熟即出。

无论文灼或武灼,都必需保证食材最原始的一口清鲜。若是过生和过熟,都会失了白灼的本味,还糟蹋了食材。但你若要问他们具体灼多久?他们大抵会答:“心中约莫有数。”

这听上去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就如白灼这种技法一般,他们往往看上去简单纯粹,与世无争。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无欲无求,恰恰相反,他们非常遵循自己内心的标准,不喜糊弄,更不凑合。却又不会强加于他人,只是坚持自我,活的通透明白。

Image

日常生活中,我们说话行事,嘴上说的与心中想的,往往不尽相同,但唯独在吃饭的口味上,永远忠于内心,不会费力遮掩。

喜欢就是喜欢得无须道理,嫌弃也嫌弃的理直气壮。绝不愿令自己委屈了嘴,馋坏了胃。

即使口味再善变,但那一刻的选择定是发自肺腑的诚实。

Image

而人生亦如烹饪一般,无论快炒或慢炖,清蒸或红烧,终归各有各的妙处,各有各的滋味。

愿你终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经营人生,真诚选择,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不负心中热爱。

Image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