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那么好命,硬是作没了

 汕头能率 2022-12-01 发表于广东
图片


婉容怎么也没想到,溥仪会在他们的大婚庆典上,点一出《霸王别姬》。
 
唱戏的是名角儿,梅兰芳和杨小楼。
 
饶是普通百姓家的婚宴,这也会被视为晦气,更何况是帝王。
 
散戏之后,王公大臣们心事重重,认为这兆头极其不祥。
 
十多年后,婉容被打入冷宫,又疯又傻。
 
而同时进宫的皇妃文绣,干脆把皇帝休了,落下个千古笑话。
 
图片
(婉容)
 
回顾前朝旧事,人们总说:「这都是大婚时演《霸王别姬》惹的祸!」
 
给糟心事儿找个理由,总是十分容易的,真相谁能说得清,哪怕是当事人。
 
那年的溥仪17岁,婉容16岁,放到现在,中学的俩孩子罢了。
 
帝王尚且不知,他的命运早被历史圈定了。
 
而女孩至死都没参透,她的命运早被帝王圈定了。

 
01
 
放在溥仪面前的,是四个女孩的照片,他圈中谁,谁就是皇后。
 
本该是慎重考虑的事情,他却漫不经心,一切都是政治考量而已,他说了不算的。
 
四个女孩他都没看中,稍微顺眼的是文绣,他在她照片上画了一个圈。
 
果然,端康太妃不满意。
 
文绣相貌平平,出身一般,远不如内务府大臣的女儿婉容。
 
图片
(文绣)
 
婉容家三朝为官,是妥妥的名门望族,且自小接受过良好的中西方教育,里外都是最理想人选。
 
溥仪就知道自己的「御笔」等于废物,其实他无所谓谁当皇后,娶妻之事他本就没兴趣。
 
但让他头疼的是,旁边的几个太妃不乐意了,跟端康太妃吵了起来,加之,文绣既被皇帝选中,就没法另嫁他人。
 
于是大家各退一步,两个都娶,婉容为皇后,文绣为妃子。
 
回头看来,这样的争执未免可笑,大清都亡了11年了,皇帝只是紫禁城的皇帝,出了宫门啥也不是,更何况所谓的「皇后皇妃」。
 
图片
 
1922年12月1日,溥仪大婚,虽说江山大势已去,但门面还是得撑起来。
 
掏空家底凑出来40万银元,跟当年光绪帝大婚花费的550万两白银一比,零头都不如。
 
按照清朝惯例,皇后入宫要经过大清门,再从紫禁城的正门--午门进宫。
 
午门有讲究,这是皇帝的御道,皇后一生只有在大婚这一天才能从这里进入,而婉容偏偏没这命,她的凤舆只能从东华门入宫。
 
大清遗老们再怎么自嗨,这一点还是拎得清的,婉容虽贵为「皇后」,但已不能和大清帝国真正的皇后相提并论。
 
在这场婚姻中,婉容从一开始就是个悲剧的存在--被决定、被议论、被丈夫撂在一边。
 
「新娘子低着头坐在炕上,我环顾了一会儿,只觉得眼前一片红:红色的帘子,红色的蜡烛,红色的褥子,红色的喜服,红色的裙子,就连婉容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我感到很不舒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觉得还是养心殿好,便开开门,回来了。」
 
图片
(末代皇帝 剧照)
 
少年时,溥仪被太监们教会了手淫,生生把自己玩儿坏了,对后来的他来说,跟女人调情,还不如斗蛐蛐有意思。
 
在太监孙耀庭的回忆里,婉容洗过澡常常裸着不肯穿衣,被人看光身子也不介意,偶尔她会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的肌肤,似是孤芳自赏,又似是黯然神伤。
 
多么好的人儿,摆设。

 
02
 
婉容比文绣大3岁,由于家境的优越,她的思想比文绣前卫得不只一星半点。
 
文绣很传统,而婉容则非常西式,她看不惯旧时帝王的三妻四妾,认为理想的婚姻就是一夫一妻制。
 
她介意文绣的存在,绞尽脑汁地想要独占溥仪。
 
而溥仪也真的宠她,相较于旧时代的文绣,他显然跟有着新思想的婉容更聊得来。
 
他带着婉容在紫禁城里骑自行车,下令砍掉了不少门槛;
 
图片
 
会跟婉容拿着照相机到处拍,两人的合照也颇为甜蜜;
 
图片
 
而文绣就显得很孤寂,即便偶尔的三人行,她也是透明的那个。
 
溥仪讨厌女性吸烟,更讨厌有人沾染鸦片,但婉容全占了,史料记载说,她有痛经的毛病,吸烟能缓解痛苦,但最主要的原因怕是心理上的。
 
图片
 
紫禁城的大门隔着两个世界,正如庄士敦所描述的:「门外面是风驰电掣,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而门里面却让人仿佛置身中世纪。」
 
诡异的氛围压抑着旧皇城的每个人,作为这里的主子,溥仪注定无法像普通人那样享受婚后的甜蜜,被定格的欢愉之外,更多的是无聊和惴惴不安。
 
婉容想把幸福建筑在这个男人身上,注定是虚无缥缈的,还不如在吞云吐雾中享受的快乐实在。
 
溥仪也由她去了,偶尔还会亲自帮她点上烟,这可不是什么甜宠,他只是觉得「这玩意儿花不了多少钱,却能让她脾气变好」。
 
图片
 
恍恍惚惚中,两年过去了。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不请自来,他要求溥仪在三小时之内搬离紫禁城,不然就开炮。
 
文绣识时务,她对溥仪说:「搬出去也好,省得在这里担惊受怕!」
 
婉容却对这里万分留恋,她大叫道:「反正我铁下心,今天不搬,不能搬!」
 
然而在大炮之下,溥仪还是乖乖交出了皇帝之宝和宣统之宝两颗印玺,从此,归期无期。
 
他们搬去了天津,一住就是七年,这里虽不比京城,却有着紫禁城里所没有的自由。
 
尤其开心的是婉容,她在天津读书成长,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
 
她拉着溥仪到处游玩,参加宴会,逛百货商场,甚至还剪掉长发,烫上大波浪,脱去清宫服,换上新式洋装。
 
她的美貌与学识在一群女子中十分亮眼,因此,她也是报纸的常客。
 
溥仪乐得为她花钱,她总能满足他的虚荣心,更何况他有的是钱,老家里带来的古玩字画,足够他们过上奢华的生活。
 
夫妻俩饶是这么灯红酒绿下去,倒也不错,但日子总归有些不如意的。
 
图片
 
天津的静园可不比昔日的皇城,每个妃子有自己独立的院子,在这里大家都住一块儿,低头不见抬头见。
 
文绣虽是个小透明,但终究是个妃子,眼看自己的丈夫被别人独占,心里一定是不舒服的。
 
婉容和溥仪住在二楼,文绣只能独居在一楼,甚至跟仆人住一块儿。
 
溥仪走到哪都带着婉容,他们出入的是高档场所,见的是她见不到的世面。
 
婉容拿皇后的身份打压她,溥仪视而不见,婉容告状说,文绣向自己吐口水,溥仪直接让太监传旨:「淑妃目无尊卑,辱骂皇后,古来无你这等之人,大清二百多年无你这等不知礼数之人。」
 
最伤人的一次,文绣受不了自己的处境,拿剪刀捅向自己的小腹,溥仪只冷冷的一句:「她惯用这伎俩吓唬人,谁也不要理她。」
 
仆人们看在眼里,对这个受冷落的妃子也不咋尊重。
 
那些无眠的夜晚,万分难熬,她不是没想过死,但死了又如何,成全别人而已。
 
图片
 
心灰意冷之后,文绣将一封离婚协议送到溥仪手上,本以为文绣又在耍什么花招,不料他却在《国强报》上看到了一份报道:
 
「淑妃文绣不堪皇帝虐待、太监威逼,自杀未遂,设计逃出。聘请律师离婚。」
 
这招太狠,「刀妃革命」火速传为笑柄,皇帝被妃子休了,前所未闻。
 
图片
 
溥仪慌了,转而与她协商,然而文绣态度坚决,最终,溥仪用5万元了结了这桩婚事。
 
皇家的颜面扫地,但婉容却暗自开心,溥仪终于是她一个人的了。
 
但机关算尽,她万万没想到,这是她堕入深渊的开始。

 
03

婚姻,对婉容来说是全部,对溥仪来说,是狗屁。
 
他曾在《我的四个妻子》中写道:「如果从实质上说,她们谁也不是我的妻子,我根本就没有一个妻子,我有的只是摆设,为了解决不同问题的摆设。」
 
婉容曾给他带来荣光,所以他宠着,文绣走了,他被世人嘲笑,而他把这件事归因为婉容的嫉妒。
 
所以他对她的宠爱,说收回就收回,不留一点余地。
 
从掌心的宝贝变成弃妇,不过几天而已,婉容无法接受这巨大的转变,一头扎进了鸦片里。
 
图片
 
溥仪懒得看她一眼,该玩的都玩够了,他想起了祖上的基业。
 
1931年11月10日,溥仪被日本特务劫持,送往旅顺,为伪满洲国的建立做准备。
 
婉容气得跳脚,但此时的她,说话已没有任何分量。
 
50天后,川岛芳子设计把她送到旅顺,原本以为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但婉容越发觉得不对劲,她被禁足了。
 
她多次想要逃跑,但都以失败告终,更令她灰心的是,溥仪一心想着他的复辟大业,根本不想逃。
 
1934年,婉容成为了傀儡皇后,但徒有名声,实际上她是被圈禁的。
 
图片
 
暗无天日之下,她疯狂作死。
 
吸烟事儿小,骇人的是,她胆敢与溥仪的侍卫通奸,还怀了孕。
 
这对溥仪来说,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里子都要被人扒出来笑话了。
 
快临盆时,他答应婉容把孩子送给她哥哥抚养,然而孩子刚出生,他就把婴儿丢进了熔炉,直接火化了。
 
有争议说,生下来的是个死婴,所以才被丢进熔炉,但前者的说服力似乎更大,无论真相如何,溥仪的这个骂名怕是永远也抹不去了。
 
分娩之后,她依旧被囚禁,溥仪娶了年轻貌美的谭玉龄,婉容被彻底遗忘在了冷宫里。
 
图片
 
她疯了,终日靠鸦片续命,溥仪的侄子回忆道,哪怕是靠近她的房间,那甜甜的鸦片味都能让人窒息:「那里的空气仿佛可以用刀砍得开!」
 
1945年,日本大势已去,溥仪又开始了逃亡生活,婉容作为战犯,被带上一列「闷罐列车」押送到吉林的监狱。
 
而此时的她,已经像个活死人。
 
图片
 
她生活无法自理,不能站立,几乎失明,大小便失禁,月经糊得满身,周围臭气熏天...更惨的是没了鸦片供应,烟瘾犯了时,她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撕心裂肺。
 
牢里的其他人忍无可忍,纷纷喊着杀了这毒瘤。
 
1946年6月20日,婉容孤独地死在了牢里,年仅40岁。
 
三年之后,溥仪知道了婉容的死,毫无波澜,仿佛死了只苍蝇。

 
04
 
婉容本可以有活路的。
 
溥仪早帮她总结好了:「如果婉容在天津的时候,能像文绣那样和我离了婚,很可能不会有那样的结局。」
 
但她做不到,她既贪恋溥仪的偏爱,又贪恋皇后的名分。
 
这些东西只能仰仗溥仪,可惜,溥仪自身难保,更何况,他只爱自己。
 
把幸福建立在别人身上,终究是战战兢兢的。
 
图片
 
后来的文绣怎么样了呢?她当过小学教员,做过报纸校对员,经历过落魄,卖过香烟,做过重体力活。
 
虽然经历坎坷,但始终用双手和智慧养活着自己。
 
抗战胜利后,她与国民党少校刘振东结为夫妻,安稳的日子只有六年,文绣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4岁。
 
图片
 
回首那出《霸王别姬》,晚年的溥仪说:「当时正在学唱《霸王别姬》,点这出戏的目的只是想借机跟名角学一下。」
 
由此可见,他对大婚之事不上心到什么程度。
 
至于那两个女子,随手圈了两笔而已,若换成别人,结局大抵相似。
 
站在上帝视角对别人的命运指指点点,是很容易的。
 
婉容活该,文绣洒脱,简陋的说辞而已。
 
假设,她们可以预知未来,但在100年前的深宫大院里,她们又能做什么呢?
 
依旧是浮萍,知道自己必将悲剧的浮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