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广西剿匪不力,毛主席为何急调叶帅入桂?震怒背后其实是另有原因

 哈哈狮的信箱 2022-12-01 发表于广东
图片

1950年11月16日,毛主席急电广西区军司令员兼政委张云逸,对广西剿匪工作表示严重不满:“广西解放在西南之前,而剿匪成绩落在西南之后,为什么这样?请你们加以检讨并以结果告诉我们”!这封电文口吻之严厉,而且明确广西军政首长们必须公开检讨,确属非常罕见。

图片

张云逸

众所周知,第四野战军早在1949年12月14日,就已胜利地结束了广西战役,白崇禧军事集团基本就歼。

换句话说,广西地区在1949年底即宣告解放,如今一年时间过去了,广西境内的匪患反而愈来愈严重,也难怪毛主席发脾气,认为广西省委和广西区军的工作非常不力。

作为当时广西主要负责人的张云逸,为此向中央做了检讨和自我批评,各级党组织和驻桂各部队也纷纷召开会议,打算贯彻中央的精神,尽快剿灭境内匪患。

按常理来说,中央既然有了严令,广西军政负责同志们也认识到了自身的错误,下一步调整思路和加大力度剿匪,不就行了?

然而毛主席似乎特别的焦急,数日后再电华南分局书记、广东区军司令员兼政委叶剑英,要求叶帅:“去广西帮助工作,直到广西匪患平息再回广东”!

区区一些土匪,为何引起中央如此高度的重视,还需急派叶帅亲自入桂主持呢?当然是有深层原因的。

图片

叶帅

01

广西土匪为何难剿?

广西是新桂系军阀的老巢,李、白、黄等人在此苦心经营长达20余年,根深蒂固。桂系在统治期间,强力推行了民团制度和“三寓政策”,使整个广西地区的军事化程度普遍较高,说直白点,就是民间接受过军事训练会用枪的男丁非常之多。

所谓民团制度,就是从城市到乡村,桂系都建立了各级民团组织,广西省当时被划分为十二个民团区,每个区的行政长官兼任民团头子,然后在每个区下面的县、乡再设各级民团指挥部。

比如县长就兼任该县民团司令、区长兼任民团联队长、乡长兼任民团大队长、村长兼民团中队长,这样一级级组织下去,形成了系统性的民团编制。然后各级行政地位,再把18到45岁的壮丁,统一编入相应的民团队伍。

所有壮丁再根据年龄段,编成常备队、预备队、后备队等三级组织,很有点日本军队常备役、预备役和后备役的影子,从广西民团的编制名称,也能看出一些“仿日”的猫腻来,想来是白崇禧的主意。

图片

李、白

所谓“常备队”,是由各县轮流抽调18到30岁的壮丁组成,每期训练和“服役”时间为六个月,它既是桂系正规军的第一批次补充兵,也是桂系维持地方统治的军事力量。

所谓“预备队”,则是由常备队训练期满退役返乡的团丁组成,但是每年仍需集训一次。

所谓“后备队”,就是由常备队、预备队以外的其他适龄壮丁组成,基本就是稍微年幼或者年长者,这些团丁不需要到县上或者区里集中,而是由民团司令部派人组织就地训练,每期两到三个月。

所谓“三寓政策”是:寓兵于团、寓将于学、寓征于募。翻译过来说,就是藏兵于民,随时可以补入正规军;开办各类军事学校,培养大批基层军官军士;当桂军需要快速扩充时,随时可以进行征召。

如此的后果,是当时广西的大部分成年男子,或多或少都经过一定的军事训练,摆弄枪械成为家常便饭,加之民风彪悍以及桂系多年的反动宣传,使匪帮“聚众”比较容易,且战斗力普遍不弱,我军剿灭自然困难。

图片

桂系三巨头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桂系正规军被我军团灭时,战场毙伤的毕竟是一小部分,大部分是被俘或者投诚,比如广西战役总计歼敌173000余人,其中仅俘敌数量即高达157000余人。

那也就是说,毙伤的数量还不到20000人,而许多被俘或者投诚的桂军基层官兵,一般经过教育后也就释放了,这帮人回到原籍后无所事事,极容易被蛊惑,重新操枪为匪。

另外还有少量战场上的漏网之鱼,其中多为军官,思想更是反动,他们潜回老家后伺机再起,在特务的联络和白崇禧的遥控之下,搜罗旧部发动叛乱。

所以解放初期广西的匪众,并不完全都是只会打家劫舍的“土匪”,有相当一部分是“政治土匪”,也就是有组织、有目标的正规军残余。这样的匪帮善于山地作战,又是本乡本土熟悉地形,剿灭确实不易。

广西的地理情况也是非常复杂,有什么十万大山、六万大山等等,那些名称一听就是深山老林,遂有“无处无山,无山无洞,无洞无匪”之说。

图片

广西兵

02

广西剿匪为何不力?

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解放初期广西的匪患确实非常严重,有一定规模的股匪就多达280股,其中有编制甚至有番号、兵力在500人以上的股匪就有75股,他们还与逃至境外的桂军残部相勾结,为祸甚大。

比如1950年1月25日,曾经的桂系骨干将领、北伐时期的第七军旅长钟祖培,就拿着白崇禧送来的金条,纠集了2800余名土匪,在其老家恭城发动大规模叛乱,匪众悍然围攻县城,杀害干部群众200多名,一时震动全省。

据不完全统计,从1950年底至1951年5月间,广西的土匪和特务组织叛乱多达52次、袭击区乡级政府多达247次、围攻县城也达到52次之多,杀害干部民兵3073人,堪称血债累累。

这些土匪横行乡里,互相之间各有地盘,又经常与我剿匪部队发生战斗,从而造成整个广西的许多地方交通堵塞、土地荒芜、工厂停产,情况确实是触目惊心。

图片

大将张云逸

我广西区军最初是由四野第十三兵团改制而来的,当时下辖第45军、第49军两支野战部队,也组建了十个军分区和地方武装,但是总兵力亦不过11万人,且野战军数量只占半数,面对四处出现的匪患,略显兵力不足。

再说说负责人情况,全国解放之初,我军一般都选派熟悉各省情况的将领,来担任当地的党政军领导,比如黄克诚去了湖南、程子华回到山西、叶剑英主持广东等等。

而广西区军则是以张云逸为司令员兼政委、李天佑为副司令员、莫文骅为副政委。张云逸虽然祖籍广东,却曾长期在广西工作,是百色起义的领导人之一,而另外两位四野名将都是广西人。

不过在剿匪指导思想上,当时的省委和区军部分领导,确实出现了偏差,主要体现在对政策理解上,把“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方针,误解为以宽大为主,进而影响了剿匪工作的顺利开展。

图片

上将李天佑

总体而言,在前期的剿匪斗争中,广西各级军政单位的手有些“软”,对罪大恶极的首要分子镇压得不够严厉,该杀的不杀、该抓的不抓、或者重罪轻判。

甚至在有些地区,还出现了对匪首和惯匪“四捉四放”、“八擒八纵”的情况,简直是把诸葛亮七擒孟获的那一套搬过来了,以为能够因此感化土匪们。

然而这样做,反而助长了土匪的嚣张气焰,也严重挫伤了民众参与剿匪的热情,暗藏的敌人还写对联相讥:“迟进来,早进来,迟早进来;迟出去,早出去,迟早出去”。

这足以说明广西区军在前期剿匪中,手段和政策都不够硬,致使多地匪患死灰复燃,让剿匪部队事倍功半。

剿匪如此不力,不仅广大百姓不满意,连一些民主人士也看不下去了,多次向上级反映情况。

图片

解放军剿匪

03

毛主席为何特别重视?

实际上,广西前期剿匪工作的不得力,影响的已经不是单单是一个省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了整个华南沿海的军事部署,这才是引起毛主席特别重视的深层原因。

我们知道,1950年10月志愿军已经开始赴朝作战,痛揍美国鬼子,那么中美两国之间虽然没有互相宣战,也事实上进入全面军事对峙时期,这种对峙自然也包括了华南、华东沿海地区。

当时美国第七舰队在福建和广东沿海的活动很猖獗,并且还公然叫嚣支持蒋政权“反攻大陆”,因此福建和广东两省的局势骤然紧张起来。

注意这个时间点是有延续性的,志愿军10月入朝,毛主席11月严重关切广西剿匪问题。

彼时福建和整个华东沿海地区,是第三野战军(华东区军)的防区,期间三野只调出宋时轮第九兵团北上参战,因此机动兵力还是比较充足的,谅敌人不敢轻举妄动。

图片

张云逸

而两广地区是第四野战军(中南区军)的防区,在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等部队先后入朝或者北调后,留驻中南五省的兵力严重不足。

因为四野的军力要兼顾中南五省,湖南要剿匪、湖北要剿匪、江西也要剿匪,上述三省都要驻扎相当力量,留驻两广的兵力本来就不多。

尤其是在海南岛解放以后,需要准备反登陆作战的地域更为广大,广东地区的野战军兵力实在有些捉襟见肘,因此在沿海局势日趋紧张之后,增加广东之兵力迫在眉睫。

早在志愿军入朝的前一天,也就是1950年10月14日,毛主席曾同时致电叶剑英和张云逸,电文强调:

“为对付蒋匪帮可能向广东进犯,有增强广东兵力之必要,为此广西必须提前肃清匪患,以便从广西抽调一个军增强广东”。

图片

部队出发

也就是说,作为闽粤大后方的广西,如果迟迟不能剿灭匪患,导致四野相当兵力被牵制在内陆,将直接影响广东沿海地区的布防和安全,更直白点说,是拖了军委调整和部署兵力的后腿,主席当然震怒。

因此在严厉批评广西军政首长的同时,毛主席特别命令叶剑英去广西“帮助工作”,还给广西省委、广西区军下达了最后期限:六个月内肃清全省主要匪患,争取次年5月1日前,调出第45军前往广东。

1950年11月21日,叶帅到达桂林指导剿匪工作,当时的华南分局管辖着广东、广西两个省委和香港工委,以叶剑英为第一书记、张云逸为第二书记,因此叶帅是整个两广地区党的最高负责人。

图片

叶帅入桂

但是广东也是刚刚解放,工作千头万绪,叶剑英身兼广东的党政军的领导职务,长时间留在广西是不可能的。

经过反复研究,华南分局会同中南局向中央提出:推荐中南区军(第四野战军)政治部主任陶铸同志,来督导和领导广西剿匪工作。

毛主席复电表示同意,指示叶剑英:“不宜在广西久留,至多以一个月为宜”,同时对委派陶铸去广西工作,也表示满意:

“陶铸应在广西久留一会,直至剿匪问题基本解决然后回来”,说明一下,当时的四野兼中南区军司令部,驻于湖北武汉。

于是陶铸走马上任,以第四野战军政治部主任的身份,兼任广西省委代理书记,在张云逸司令员身体不好的情况下,开始全面主持广西的剿匪工作。

图片

陶铸

04

陶铸铁腕剿匪

陶铸同志貌似在四野的“知名度”不高,主要是他一直担任东北区军而非野战军的职务,曾任辽西、辽北区军的政委。

其实陶铸那是黄埔五期毕业的老资格,参加过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1949年1月任东野政治部副主任,后接替谭政出任第四野战军政治部主任。

也就是说,因为叶剑英元帅不能久留广西,张云逸大将身体不允许,这才形成了陶铸主持剿匪工作的局面。

陶铸上任后立即主持召开了广西第三次高级干部会议,会上亲自作了《争取在半年内消灭广西全省土匪》的动员报告。

陶铸特别要求,在军事上,广西区军要借鉴其他区军的剿匪经验;在政治上,要纠正镇压工作中的过宽倾向,对土匪大小头目的镇压要做到“稳、准、狠”,以迅速解决广西匪患问题。

图片

剿匪宣传

与此同时,为支援广西的剿匪工作,中南区军司令部也加派陈明仁起义部队第21兵团前来,从而使我军驻桂正规部队,达到17个师近20万大军,在兵力上也形成了绝对优势。

在陶铸的强力主持下,广西省委和区军迅速调整了剿匪的方针政策,集中兵力打击大股土匪,仅仅70天时间,就消灭股匪55891人,有力地震慑了其他散落的匪帮,土匪的气焰明显下降,市面稍安。

一直关注广西剿匪斗争的毛主席接到报告后,也非常高兴,特地在电报中表扬了陶铸和广西其他领导同志:

“你们过去几个月剿匪工作有很大成绩,甚慰”!是年12月底,还亲笔在陶铸的剿匪工作报告上批示:“广西最近时期的经验是很好的,值得研究”。

图片

部队剿匪

经过第一阶段近三个月的打击,广西的土匪已被消灭了90000余人,中心地区的成规模股匪几乎不复存在,剩余的大股土匪,均逃至左江以南地区(六万大山)、大小瑶山地区,广西区军随即调整兵力,实施第二阶段的进剿。

在左江以南地区,我军集中了第45军的全部、第二十一兵团的一个师,连同三个军分区的部队,共17个作战团50000余人,以六万大山为中心区,以雷霆之势实施兜剿,从1950年12月底至次年2月初,基本歼灭了该区土匪共万余人。

在大小瑶山地区,我军则集中第二十一兵团主力和两个军分区的部队,共14个作战团近40000人,于1951年1月10日起,从数个方向实施围剿,至2月底也基本消灭了该区土匪万余人,

1950年2月间,第45军134师还在平而关地区,全歼逃出国境后回窜的刘嘉树第十七兵团部、第100军军部和第19师、第197师的残部,破灭了境内土匪企图内外勾结的梦想,至此,广西剿匪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

图片

公告书

对于恶贯满盈的匪首、以及死不悔改的惯匪,陶铸主张坚决镇压,到任三个月内即枪毙此类分子3000余人,包括那个钟祖培,也于1951年2月被判处死刑,并且在桂林执行了枪决。

这一系列举措,极大提振了广西百姓对新政权的信心,也震慑了一批“有心为匪”的分子和企图反复为匪的家伙,广西人心大定。

至1950年2月底,广西境内的大股土匪全部被歼,残存的一些散匪只能逃进深山老林,已经不能再对地方政权构成威胁,广西剿匪工作由此进入第三阶段:分区搜剿残匪。

在这个阶段,我军不再需要动用大批兵力了,四野第45军得以提前进入休整,并于1950年4月起,逐步调往广东驻防,其中第158师往兼广州警备司令部。

第45军军主力其后移驻广东省的清远、佛山等地区,担负守卫珠江口和机动作战任务,有力缓解了广东沿海的军事压力,陶铸带领广西省委和广西区军,也终于圆满地完成了毛主席交给的任务。

图片

剿匪部队

结语:

发生在1950年到1951年底的广西剿匪之战,并非孤立的一省之剿匪斗争,而是涉及到了整个两广地区军事部署的全局性问题,因此才引起毛主席的高度关注,并要求广西方面限时解决。

在此期间,为了加强领导力量,才特别派出叶剑英和陶铸入桂,主要是为了统一思想和认真贯彻中央的精神,叶帅和陶铸同志其实均非普通战将,打仗的问题,有李天佑、莫文骅、陈明仁等那么多四野名将呢。

只要指导思想对路,战术思想对头,以50年代初期第四野战军的强大战力,消灭十万八万的土匪,根本不在话下,无非时间早晚罢了。

而更深层的原因,是广西驻军必须限时完成剿匪任务,以抽调有力部队增援广东,保卫祖国海防线防止敌人反扑,远比剿灭几个土匪更为重要。

历史已经证明,美蒋当局也就是打打嘴炮而已,当他们发现四野严阵以待后,哪里还敢实施大规模军事行动?

图片

广西大山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