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什么说人类对地球是有益的?

 大科技杂志社 2022-12-01 发表于海南

人类发展到今天,对地球的负面影响数不胜数:乱砍滥伐、过度放牧、滥用资源、排放污染……地球已被人类伤害得千疮百孔,而人类对于地球的破坏还远远没有停止,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吗?

  有人的地方气候更暖

  其实,人类对地球并不只有害处,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人类,地球很难重现繁荣。

  地球大气维持碳氧平衡对地球生物来说十分重要,我们通常认为对生态环境最有价值的植物,就曾经因破坏碳氧平衡造成过一次生物大灭绝。3.5亿年前,植物刚刚从海洋登陆,地球还没有出现能够有效消化和分解它们的机制,植物很快以烈火燎原之势席卷全球。后果是氧气爆炸式上升和二氧化碳断崖式下降,气候从温暖潮湿逐渐转为寒冷干燥,一批不能适应气候快速变冷的生物走向灭亡。直到2.9亿年前,真菌——木腐菌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现状,木腐菌能够快速分解木质素,将之变成二氧化碳。由此,地球大气碳氧含量才重回平衡,地球升温,再次恢复了生机。

彗星的撞击使地球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冰期,当时的优势人种克劳维斯人因此灭绝。

  人类也曾充当过“木腐菌”的角色,化解过一次碳氧失衡危机,将地球生物从寒冷中解救出来。距今最近的一次大灭绝发生于1.28万年前,有一颗彗星在撞向地球前发生爆炸,导致北半球大部分地区温度骤降,地球经历了一个长达1000多年的冰期。长毛猛犸象、剑齿虎、大树獭和美洲狮等大批动物灭绝,欧洲平均气温降到了-8℃,严重扰乱了欧洲和亚洲形成的早期人类文明的发展,当时的优势人种克劳维斯人也因此消失,我们把这段时期称之为“新仙女木事件”。

  如果没有人类的崛起,也许新仙女木事件持续时间还要更长。

  气候变冷后,原本的狩猎采集活动无法支撑人类的生存,农耕经济开始出现。考古学家在西亚和东亚地区找到了许多这一时期农耕兴起的证据,包括作物种子、牲畜尸骸和磨制石器等。在西亚,小麦、大麦、鹰嘴豆等作物及山羊、绵羊等牲畜开始被驯化,在新月沃地两端的黎凡特和扎格罗斯山地形成了农业中心。人类的农业活动极大地提高了生存率,人口得以增长,新技术随着爆发的人口向欧洲、非洲、南亚等地区扩散。与此同时,由于作物和牲畜的增加,地球的碳氧平衡缓慢恢复,气候逐渐变暖,地球再次恢复了生机。

  当然,过犹不及,工业革命后,大量森林植被人类砍伐殆尽,二氧化碳失去了贮存空间。同时,化石燃料使用量也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应不断增加,全球温度不断上升。二氧化碳带来的温室效应,已经是地球面临的一大问题。如何维持好大气的碳氧平衡,使地球温度保持在适宜生存的范围内,仍是人类必须解决的大问题。

  有些人能让生物更多

  在大多数人类聚居地,其他生物的种类和数量非常少,但在某些地方,因为有了人类的存在,生物多样性反而提高了,那就是土著聚居区。

  土著人拥有的土地不到世界土地面积的22%,但这些土地却生活着全球大约80%的生物。研究表明,土著人民的活动对提高生物多样性有着积极作用。黑豆树是澳大利亚的一种大型常绿树,最高能长到40米高。因为澳大利亚内陆气候干燥,像这样高大的树木,通常只能生存在靠海的地方,但奇怪的是,在远离海岸并且海拔较高的澳大利亚内陆,人们也发现了黑豆树。后来才知道,原来黑豆树的种子是土著人民制作面包的重要原料,他们会用独特的方法储存种子,当土著人从海岸边向内陆迁徙时,这些种子也被带着“旅行”到了内陆。

土著人淳朴的生活使得当地生态环境良好

  土著人对火的使用也塑造了周边生境。澳大利亚的众多土著部落把火作为一种环境管理的工具,土著居民会焚烧居住地周边的原有植被,并以此为基础来耕作和种植。土著居民有技巧的焚烧可以使森林茂密、草地开阔,便于捕猎,他们在必要的情况下会移植树木并精心照料,有些族群还会存储种子并与其他地区的族群相互交换。这种方法塑造了澳大利亚更多的草、更多的疏林、较少的灌木的自然环境。

  植物并不是唯一一个受人类影响的群体,人类的火也在某些动物的生活中发挥了作用。澳大利亚有一个叫做马图族的土著民族,他们世代居住在澳大利亚西部的沙漠地带,同样生存在沙漠中的蜥蜴是他们主要的肉食来源。通常来说,在马图聚居区,这些经常被捕食的蜥蜴应该会数量稀少甚至走向灭绝,但事实上,它们的数量不减反增。

  发现这一现象的科研人员猜想,土著人的可控燃烧增加了周边地区的植被多样性。在不受马图人影响的地方,森林火灾通常是由闪电引起的,这会导致更广泛的损害和更低的植物多样性。而在马图聚居区,由于人们的管理调控,植被多样性和覆盖率更高,这样蜥蜴的生存空间和食物来源也相应增加,因此蜥蜴的数量也更多。

  现代人如何维持好环境

  土著人民得益于更高的生物多样性,同时也全力维护当地的生物多样性。现代农业生产中,农药的过度使用破坏了生态平衡,导致毁灭性病害的增加,化肥的使用则使土地变得贫瘠甚至盐碱化,但在土著人的农田里就不会出现这些现象。

  土著人从来不使用农药和化肥,而是使用一些简单可控的方法防治病虫害,比如用烟叶梗水浸液、草木灰等对付害虫,这样一方面杀死了害虫,又不会严重破坏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避免毁灭性病害的发生,而生物链和生物网间能量和物质的流动也足以满足作物的需求。

无人机放牧使牛羊更自由

  而事实上,不仅土著人的方式能维持生态良好发展,现代科技也可以用于维持生态平衡。新西兰畜牧业很发达,历史上也曾经发生过过度放牧、水土流失的悲剧,但现在他们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靠的就是高科技。新西兰的草场有许多细致入微的规定,比如嫩草只能给小羊吃、山羊必须养在特定的山坡、草场不能使用氮肥等,这都是为了维持草场的可持续发展。为了实现这些规定,人们在每只羊和牛的耳朵里都植入了芯片,记录着包括品种、出生日期、身高体重和健康状况等信息,从而实现了对动物群体的分类管理。不仅如此,在草场上空还常年盘旋着一架架无人机,播种、寻羊、放牧等许多工作都可以交给它们来做,农场主的放牧生活轻松又悠闲。

  取之于自然,用之于自然,人类不仅能通过严格的管理维持生物多样性,还能通过可控地使用能源,调节地球的碳氧平衡,提高生活水平。

  人类并不是地球的“病毒”,我们的存在曾经有益于地球的其他生物和地球本身,只要我们愿意,未来我们仍然能成为地球的好公民。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