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洋人物志:陕西乱局之阎相文(4)

 金色年华554 2022-12-01 发表于上海

阎相文引兵入陕,其本部人马一个师,另有吴新田部一个师,以及先前奉命讨伐陕西靖国军、时任潼关镇守使的张锡元所部一个混成旅,另外还有驻扎河南信阳的冯玉祥部第一个混成旅,其中以冯玉祥部作战能力最强,阎相文倚重冯玉祥部,行军时常以冯部为先头部队,张部、吴部居中,阎部则殿后。当时陕西省长刘镇华两面三刀,表面投靠直系欢迎新督军,暗地里支持陈树藩拒不接纳,陈树藩拥兵三个师,刘镇华“镇嵩军”亦扩充至三个师,加上地方军足有十几万,故陈树藩自认有实力阻止阎相文督陕。

文章图片1

北洋军

前文提到冯玉祥因反对袁世凯称帝,其所部被调往四川镇压护国军,何以又驻扎于河南信阳?原来冯玉祥因反对帝制被北洋老派视为异类,于1916年排挤出陕赴四川镇压护国军,不久袁世凯病死,段祺瑞吩咐冯部移驻剑阁控制四川,随后冯玉祥以“回京就医”为由率部违令移驻廊坊,因而受段祺瑞冷遇弃之不用,至1917年张勋复辟赶走段祺瑞,随后段祺瑞倚重冯玉祥部打败“辫子军”,故冯玉祥又受到重用。事后段祺瑞自认“再造共和”有功,大肆包揽北洋政府大权,欲破坏《临时约法》禁止重开国会,故而国会议员纷纷南下与孙中山会合,于广州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发起“护法战争”。

文章图片2

护法运动南北情势

1918年段祺瑞命令冯玉祥进剿,冯部行至湖北武穴驻扎,通电要求和平恢复国会,段祺瑞吩咐直系曹锟查办,曹锟拉拢冯玉祥使其免职留任,从此冯玉祥倒向直系。1918年3月冯玉祥部移驻湘西站住脚跟,至1920年6月直皖战争爆发后,湖南皖系田应诏部、湘军赵恒惕部进攻冯玉祥部,迫使其北撤移驻河南信阳。驻军河南期间,北洋政府经常拖欠冯玉祥部军饷,官兵每日两餐仅以杂粮及盐水混食,冯玉祥不得已铤而走险,先是拦截火车劫去北洋政府铁路收入10万元(占总收入的1/3),后又截留河南税款3万元,因而与北洋政府关系日趋僵硬,且一度与河南督军赵倜所部交战,所部人马境遇十分狼狈窘迫,因而急于寻找稳固的落脚之处,恰值阎相文引兵督陕,据说阎相文、冯玉祥为连襟关系,故冯玉祥随同入陕寻找一处稳当落脚之地。

文章图片3

赵倜(1871—1933)

直军自潼关入陕大举进攻,冯玉祥一马当先,又暗中联络胡景翼夹击陈树藩,使陈部众叛亲离仓皇逃出西安,期间刘镇华观望倒戈缴械陈部手枪队和重炮营,事后凭此微功继续留任省长,而冯玉祥于阎相文麾下处置公私事务甚为融洽,尤其攻克西安战功第一,故阎电请北洋政府将冯玉祥部扩编成师,总统曹锟复电同意,吴佩孚却故意压下不准。经过阎相文多次催促,吴佩孚同意将混成旅扩编为师,但只更改番号却不增加军饷,使冯玉祥对吴佩孚怨望不已,而对阎相文则十分感激。

文章图片4

吴佩孚(1874—1939)

起初直军初攻西安,陕西北有于右任靖国军,南有郭坚组建的民军,直系仅占据西安一地,阴险狡诈的刘镇华则占有省内富庶地方,且不向省府纳分毫赋税,地方上仍有胡景翼一个师及井岳秀等四个旅,全省十多万军队称霸地方各自为政。阎相文督陕改编胡景翼部为陕军第1师,又使冯玉祥、吴新田等分驻要地,故陕省大局稍稍安定,然陕军各部以郭坚部人马出身刀客者居多,往来倏忽滋扰地方颇为严重,阎相文命令冯玉祥摆“鸿门宴”除之,席间郭坚发现情况异常欲逃离,冯玉祥麾下“武林高手”赵登禹徒手杀死郭坚,此举使陕军颇感胆寒,致使郭坚旧部党玉琨等人始终与冯玉祥为敌,直至后来被宋哲元攻灭为止。

文章图片5

赵登禹(1898—1937)

郭坚之死还招致另一个恶果,就是陕督阎相文的自杀。当时吴佩孚预备武统四川,欲借重驻军陕南的郭坚部牵制川军,然而事先并未告知阎、冯等人,故阎、冯诱杀郭坚使吴佩孚十分错愕,随即对阎相文严加斥责,阎相文原本就无独当一面才干心量,此时自揣初担封疆之任便得罪吴佩孚,又思及先前要求冯部扩编即遭重重阻挠,心想既失直系吴佩孚支持,又以直系“客军”督陕人心未附,日后治理省务必将举步维艰,竟留下遗书于8月23日在督署自杀。此时直军入陕仅两月余,冯玉祥、吴新田急忙从驻地赶往督署,两人惊诧之余相顾无言,北洋政府曹锟、吴佩孚闻讯亦感震惊,只得任命冯玉祥接任陕督,处置尚未了结的陕西乱局。

文章图片6

冯玉祥(1882—194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