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94年,四名恐怖分子劫机成功,妄图撞毁埃菲尔铁塔,结局如何?

 历来现实 2022-12-01 发表于北京

1994年12月24日,一架法国航空公司的空客A300飞机8969号航班从巴黎起飞,顺利降落在非洲南部海岸的阿尔及尔机场。

此时,阿尔及利亚正处于内战之中,连机场附近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法国8969号航班只能在地面做短暂停留,完成返航所需要的清洗、加油及游客登记工作,就要马上返回巴黎。

11点15分,登机快要结束之际,突然上来了四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人,自称是总统府安全科的,奉命前来检查所有乘客的护照。

因为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机组人员和旅客也见怪不怪,也没怎么在意。

机长德勒姆观察了一下这些警察的举动,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所以也不敢上前询问。

这时,一名警察走到了他身旁,对着德勒姆说:“我是警察,请不要随便走动,请把我的证件给我看看。”

“好的,你等一会儿,我马上进去驾驶舱拿,顺便可以广播一下,让乘客们配合。”德勒姆说完,转身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机舱里传出机长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我是德勒姆机长,欢迎大家乘坐这趟航班,因为警察要到机舱里检查护照,起飞时间可能稍微有所推迟,请大家不要离开座位,对此造成的不便请大家谅解,我们很快就可以起飞了!”

四名警察的检查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却还是出现了意外。

因为航空公司对航班起飞时间有着特别严格的规定。

阿尔及利亚军方看见法国8969号航班未经授权就擅自推迟起飞,很快就起了疑心。

于是,他们派出被三名特种部队人员,悄悄地朝飞机走过来查看。

这一幕,立刻被正在检查护照的一名警察发现了。

刹那间,四名警察突然集体变脸,暴跳如雷,露出了歹徒的狰狞面目,马上关闭了机舱门。

同时,他们对着机舱开始大喊:“所有的人到后面去,快点儿把声音关掉,不许动!谁也不许动!我们不是警察,我们是圣战者!”

所有机组人员和乘客都震惊了,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大跳,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发生的劫机事件,现在就真实地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顿时机舱里弥漫着一种机毁人亡的紧张和恐惧。

劫机者并不消停,拿着枪命令乘客们立刻把飞机舷窗遮阳板全部放下来,所有人的私人物品都上缴入袋,还要求女性乘客必须都蒙上面巾……

外面也一下子炸开了锅,媒体记者闻讯而来,马上挤满了机场。

阿尔及利亚特种部队接到命令,开始迅速在机场集结待命。

由于劫机者手上有乘客做人质,军方不敢轻举妄动,马上成立了危机小组,试图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

劫机者显然有备而来,为了防止被军方的狙击手偷袭,他们立刻换上了普通乘客的衣服,这让军方狙击手根本找不着目标。

不过,阿尔及利亚军方也很强硬,采取了拖延战术,并在跑道上布置了多辆汽车作为障碍,不让飞机顺利起飞。

劫机者见到这一幕,立即看出了阿尔及利亚军方的用心,明白飞机在机场多呆一分钟,自己完成任务的机会就会少一分,于是立刻跑进了驾驶舱。

他们命令机长德勒姆必须起飞前往巴黎,说是要在那里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

德勒姆解释道:“现在飞机无法起飞,因为乘客登机梯还挂在飞机上面。”

一名劫机者有些恼怒,开始拿起无线电跟阿尔及利亚军方对话,并威胁说:“我们要炸掉整个世界!我们要把飞机所有的人都炸掉!你们听见了吗?!”

阿尔及利亚军方面对威胁,仍然不肯退让,要求歹徒们马上释放所有人质。

德勒姆非常担心,因为通过一个多小时的接触,心里明白这四个恐怖分子都是亡命之徒,一旦丧心病狂起来,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于是,他主动请求塔台赶紧撤走登机梯,让飞机起飞。

阿尔及利亚军方却依然态度强硬,对此不为所动。

眼看双方僵持了近一个多小时,互不退让。机组人员和飞机上全部乘客早已都吓得不敢动弹,乖乖地趴在座位上。

……

法国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得知消息后,立刻取消了圣诞假期,火急火燎地回到了办公室。

因为被劫持的是一架法国航班,上面也有八十多名的法国人。

他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与阿尔及利亚政府方面取得了国际联系,想要弄清事件的具体发展情况。

不过,阿尔及利亚政府也同样保持强硬立场,两国之间的协商进行得并不顺利。

毕竟飞机还在阿尔及利亚的机场,法国总理的电话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如果强行干涉别国的内政,只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阿尔及利亚军方与恐怖分子的谈判仍旧毫无进展。

四名恐怖分子终于忍耐不住了,准备给阿尔及利亚政府一点颜色瞧瞧。

他们上飞机检查护照时,在乘客里发现了一名阿尔及利亚的警察。

于是,一名恐怖分子走到他身边,说:“我们想请你帮一个忙,现在跟我走吧。”

警察显得很犹豫,不怎么情愿离开座位,因为他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

不过,他在枪口的威逼下,还是跟着恐怖分子到了飞机前舱门。

恐怖分子打开舱门,对警察说道:“你替我们给政府捎个话好吗?”,然后用手示意他下去。

谁料,警察刚转过身,正准备下去,却听见后面“砰”的一声枪响。

警察马上倒在了舱门外,成为了劫机者杀害的第一个人质。

机场顿时一片哗然,媒体记者们纷纷开始议论和拍照。

阿尔及利亚政府知道劫机犯开始杀人了,但他们居然还是毫不退让,甚至打算实施武力强攻。

恐怖分子开始叫嚣:“如果不让起飞,每隔半个小时就会杀一个人质!”

果然,半个小时过去后,他们马上又抓了第二名乘客到了机舱口。

这名乘客是越南人,身份是越南驻阿尔及利亚大使馆的商务参赞。

这名越南外交官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等到恐怖分子打开舱门,他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警察,这才反应过来。

不过,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他的后脑被击中,然后一头栽倒在飞机跑道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阿尔及利亚政府的态度却依旧强硬,始终不肯妥协。

法国人着急了,这样下去只会让恐怖分子彻底丧失理智,这该怎么办?

爱德华·巴拉迪尔开始向阿尔及利亚政府施压,并紧急提出了强烈的要求,要他们让飞机起飞。

阿尔及利亚政府却回应,他们的特种部队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

尽管阿尔及利亚以前是法国的前殖民地,两国关系一直非常亲密。但是,阿尔及利亚政府也是要面子的,况且这还涉及到他们的主权问题,怎么也不想让外国政府来介入此事。

夜幕降临了,一排机场探照灯照射着法航8969号航班上,这样的氛围颇有些诡异的气息。

乘客们已经被劫持长达七个小时,从最初的惊慌已经变得有些平静,飞机上的气氛却更加让人窒息。

只要阿尔及利亚政府依旧不肯让步,死神就随时可能降临到飞机里的每一位乘客身上……

阿尔及利亚政府终于确认了劫机犯首领亚海尔的身份。

他们找来了亚海尔的母亲,利用塔台的无线电劝说儿子快点放弃抵抗。

不过,阿尔及利亚政府的这个狠招并不奏效,反而有点弄巧成拙了。

亚海尔根本软硬不吃,听到母亲的声音,马上变得非常愤怒,并扬言如果飞机再不起飞,他会把乘客一个个地杀掉,最后炸掉飞机。

法国政府一看,这样僵持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于是改变了与阿尔及利亚政府交涉的策略。

一是他们继续说服阿尔及利亚让飞机起飞,先想办法让恐怖分子释放人质。

二是他们决定派法国宪兵特勤队前往阿尔及利亚支援,希望能够抓住一起机会参与救援。

就在法国方面准备整装待发的时候,一个让人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亚海尔主动提出可以释放飞机上的老人和小孩,还有那些患有严重疾病的乘客,前提条件是阿尔及利亚政府必须马上撤走登机舷梯。

阿尔及利亚政府经过商议之后,最终答应了亚海尔的要求。

于是,亚海尔释放了飞机上60名人质,但上面包括机组人员在内仍还有176人,其中有78名是法国人。

阿尔及利亚政府按照要求撤走舷梯,并让机场工作人员送去了食物和水。

不久,亚海尔又开始了他的邪恶计划,这一次决定对飞机上法国人下手。

一位可怜的阿尔及利亚籍法国厨师不幸被选中,随后被带到机舱口。

尽管他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被带了出去,随着一声枪响,他重重地摔下了飞机。

亚海尔有些得意,表示如果阿尔及利亚政府如果再不让飞机离开,十分钟后会见到下一具尸体……

听说恐怖分子开始对法国人下手,法国政府决定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抄起电话,向阿尔及利亚政府提出了最严厉的警告。

“阿尔及利亚政府必须对所发生的一切负全责,我会毫不犹豫在国际上进行控告!”

阿尔及利亚政府面对如此强硬的警告,再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妥协了。

就这样,经过39个小时的对峙之后,阿尔及利亚政府终于答应让8969号航班起飞前往法国。

不过,刚离开阿尔及利亚的上空,飞行途中又发生了新的意外。

原来,飞机滞留地面期间,机长德勒姆始终让辅助动力系统保持运转,已经消耗掉四吨燃油。而现在飞机的燃油不够飞往巴黎,只能够飞到法国南部沿海的马赛。

亚海尔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先到马赛机场去加油。

正是这个看似不妙的意外却拯救了法国人。

12月26日凌晨,飞机缓缓降落在马赛机场。

期间,法国政府却得到了一个让他们不寒而栗的情报。

从获得的相关情报来看,恐怖分子很有可能不是计划去巴黎开新闻发布会,而是劫持这架飞机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上空引爆!

这个情报不论真假,都让法国政府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他们决定无论如何不能让这架飞机从马赛起飞,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能让飞机升上天空。

因此,8969号航班降落马赛机场之后,法国机场人员把飞机引导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停靠点。

法维尔上校率领国家宪兵特勤队早已提前赶到马赛,准备和劫机犯最后摊牌。

但碍于飞机上还有那么多人质,他们也没想到好的办法,只能见机行事。

他们表面上装出非常配合的样子,满足恐怖分子提出的所有要求。

法维尔上校让特勤队员扮成机场人员,以给飞机送食物、水、维修、清洁等借口,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同时对恐怖分子在飞机上的活动情况进行暗中侦察。

亚海尔和他的手下经过两天的紧张对峙,此时也快累的不行了。

不过,他们回过神来,马上发出了最后通牒。

“必须马上给飞机加油!我们要在巴黎开记者招待会!”

法维尔上校一听,计上心头,干脆来个将计就计,就告诉他们说:“你们不是要去巴黎开新闻发布会吗?现在全世界的记者都已经赶到马赛机场了,你们干脆就在飞机上召开发布会好了,省得还要飞那么远,何必呢?”

没想到,亚海尔居然同意了这个方案,或许是越来越失去耐心了,又或许是也想扰乱法国人的判断。

法维尔上校继续说道:“既然这个新闻发布会这么重要的话,我建议把一部分乘客挪到飞机后面,这样可以腾出空间,让记者们都能够上去采访。”

其实,法维尔上校真正的目的,就是想清理出一块较大的场地,这样方便法国特勤部队对飞机发起强攻。

这样一番折腾下来,飞机在马赛机场跑道上一下子停留了12个小时。

期间,法国特勤部队已经掌握了恐怖分子的人数以及方位,只要等到天黑,趁着夜色就能马上实施行动。

事情一切顺利,却还是出了一点小意外。

16点50分,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亚海尔还没见着记者的影子,很快就察觉到法国人在玩花样。

于是,他们强迫机长德勒姆把飞机停在了塔台下面,靠近其他飞机和航站楼,并且还要求可以不召开记者招待会,但是必须在下午6点以前加满油箱,否则就杀掉飞机上所有的人。

法维尔上校的计划顿时陷入了混乱,而且他们得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情报。

亚海尔从机组人员那里知道加满油箱需要27吨燃油,但是飞到巴黎只需要9吨就够了。

这样看来,如果拖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必须马上采取行动。

法维尔上校原先的战术部署都是基于飞机停放的地点安排的,现在飞机突然跑到另一边,只能马上重新部署。

一切准备就绪,法维尔上校为突击组调度了新的进攻位置,并命令狙击手爬上了航站楼的屋顶,从那里才能够看到驾驶舱。

十分钟后,法国特勤突击部队从乘客登机梯口发动袭击。

这架飞机一共有三个登机梯口,突击组总共派出了30个人,分成三组同时进攻。

两个小组各11人从两个飞机后舱门冲进去,负责解救人质。

最后一个八人小组从右侧前舱门冲入,负责控制飞机驾驶舱。

亚海尔这个恐怖分子的头目就一直守在驾驶舱里面,必须把驾驶舱和飞机的后部断开,这样可以避免更多乘客脱离危险。

亚海尔一看燃料车仍然没有到,决定采取行动。

他走进机舱,挑选了第四个要杀的人质。正准备拉出去的时候,却从窗口看到法国突击组搭乘舷梯车迅速向飞机进攻。

亚海尔不由恼羞成怒,用AK47步枪开始向塔台疯狂扫射。

另外二个恐怖分子也打开了前舱门,开始举枪射击。

一名恐怖分子则在客舱内大声诵读超度亡灵的经文,预示着最后的告别。

法维尔上校早就受到了法国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的授权指令,只是时机成熟,他可以随时下令开始强攻。

舷梯车很快开到了飞机的旁边,打开舱门后,突击小组从左、右后舱门冲了进去,激烈的枪战立即展开。

无数的子弹在空中乱飞,不时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传出……人们顿时乱作一团,惊叫声此起彼伏,混合着枪声、爆炸声,让人心惊肉跳!

前舱门的突击队员遇到一点小问题,差点没有打开飞机舱门。他们顺利打开后,鱼贯而入,与恐怖分子也交上了火。

航站楼顶上的狙击手一动不动,眼睛看着驾驶舱内的恐怖分子,寻找着一枪致命的机会。

飞机副驾驶趁混乱之际,冒险从飞机上跳了下来,然后一瘸一拐地开始往安全的地方跑。

狙击手立刻扣动了扳机,亚海尔一声闷哼,随即倒在了驾驶舱。

不可思议的是,突击组攻进去仅仅几分钟,躲在飞机后部的乘客几乎都获救了。

两名劫机者也在混战中被突击队员击毙。

只有一名幸存的恐怖分子仍在负隅顽抗,坚持了近20分钟才终于被击毙。

整个枪战过程,在拥挤的飞机上,双方一共只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的战斗,射出的子弹多达1000余发,还有投出去的手榴弹数十枚……

最终,164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全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机长德勒姆同样是大难不死,只不过右脚踝骨和大腿都受伤了。

法国30名突击特勤兵有9人受伤,只有一人伤势比较严重。

就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劫机事件彻底结束了。

从反恐的角度而言,这是一次比较成功的世界反恐行动之一。

法国宪兵特勤部队和机组人员,因为他们的勇敢获得至高无上的国家荣誉勋章。

后来,阿尔及利亚“GIA”恐怖组织的前领导人欧玛基奇证实这次消息。

他们行动的目的就是用这架飞机撞击法国的国家标志物埃菲尔铁塔,以此报复法国向阿尔及利亚政府出售军火,但表示以后不会进行类似的尝试。

或许,人们可以想象一下,假如飞机在熙熙攘攘的巴黎街道上坠毁的情景,那极有可能会导致几百人因此丧生,这样的人间悲剧谁也不愿意看到……

2012年,法国以这起劫机事件为原型,制作了一部名叫《突击》的电影,告诫人们能够从此吸取教训,避免此类悲剧的再次发生。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