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是斩杀高怀亮的辽国猛将,杨六郎杨继业败阵,杨七郎不惯他毛病

 历来现实 2022-12-01 发表于北京

“哪里走!”杨继业刚刚在幽州杀出一条血路,护送着宋太宗和八贤王来到卢沟桥。

先插一句,这可不是真正的历史,是杨家将演义中的一幕,真正的历史上,卢沟桥是南宋年间才修建的,杨家将战斗的地方是啥桥也不可能是卢沟桥。

宋太宗和八贤王边走边说,正庆幸着呢,一个铁塔似的大汉,手持一柄大砍刀拦住去路。他大喝一声,如同平地响起一声炸雷。

宋太宗听了,吓得魂飞魄散,他腿一软,身子一晃,差点从马上跌落下来。在后面压阵的杨继业感到诧异,就在他正要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前锋呼延赞策马跑了回来:“不好了,元帅。”

“慌什么,有什么可怕的?”杨继业喝道。

“元帅,没办法不慌,斩杀高怀亮的辽国虎将乌铁头来了,在前面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尽管遭到元帅呵斥,呼延赞依旧是惊魂未定。

杨继业号称金刀杨无敌,何曾怕过敌将,他鄙视地看了呼延赞一眼,策马飞奔上前迎敌。出人意料的是,杨继业使出看家本领,与对方大战几十个回合,也没有镇住乌铁头,反而累得气喘吁吁,乱了方寸。

就在这时,从金沙滩冲出来的杨六郎也赶到了,他大叫一声:“小子休得无礼,吃你杨六爷一枪”。说着,手握一支素缨蘸金枪杀了过来。

杨继业见状,退到一边。

然而,杨六郎与对方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大战百十回合,也就没有分出胜负。杀着杀着,杨六郎开始急躁,枪法有点凌乱。

乌铁头敏锐地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挺刀过去,用尽全身力气向对方空当杀来。六郎大叫一声“不好”,说时迟那时快,对方的刀向其心窝砍来。幸运的是,这一刀恰好砍在了护心镜上,六郎没有大碍。即便如此,六郎还是惊出一身冷汗,打马败下阵来。

众人见状皆大惊失色,太宗更是吓得浑身筛糠,对八贤王说:“敌将如此勇猛,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一个少年策马过来,大叫一身:“贼寇休得逞凶,你七爷爷来了!”众人看到杨七郎出现,都长舒了一口气。

这也难怪,杨七郎武艺高强,他曾经力杀四门荡平幽州,令辽军谈之色变,是杨家将的第一猛将,勇武犹在六郎和杨老令公之上。

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开始了。

在较量开始前,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让杨继业父子败下阵来的辽将乌铁头,到底什么来头。

乌铁头出生在辽国悉万丹部落,母亲怀他八个月就出生,是个早产儿。可是他生下来的时候就比一般小孩壮实,接生婆一看惊讶了,这娃娃这么胖,我接生几十年都没有见过。她用秤一称,好家伙,足足有十二斤。所以小时候乌铁头有个外号:“十二斤”。

乌铁头出生前,蒙古包前落满了飞鸟,因此乌铁头又有一个乳名叫“鸟生”。

不管怎么说,游牧民族的孩子比中原的孩子身体壮实,胆子也壮。这很好理解,他们一出生就放羊放马听狼嚎,是在野兽的吼叫声中长大的,见惯了血雨腥风,胆量超乎想象。

乌铁头一身发青,难免让人想起《水浒》中的青面兽杨志。当然,杨志所处的年代是宋徽宗时期,要比这时间靠后几十年,两人挨不上边。

乌铁头的父亲是位好猎手,远近闻名,但是父亲觉得自己的武艺只能勉强自卫,如果想要成就一番事业根本不行。于是,在小儿子乌铁头七岁的时候,父亲就安排他与哥哥乌铁背到了遥远的北国,跟随大漠中一位隐居的高人学艺。

这个名师脾气也极为古怪,不轻易收徒,对外声称:只有石头开花了才会收徒。乌铁头当时虽然只有七岁,脑子非常管用,他跟哥哥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拿石头砸向自己的脑袋,结果证明他俩的头当时都还不够铁,随即拿着带血的石头说:“师傅,看看,石头开红花了。”

高人一见,都已经这样了还说什么呢,当即收下兄弟俩。

乌铁背学的是锤法,乌铁头学的刀法,都能将手中的兵器使得出神入化。五年之后,兄弟俩觉得武艺够精湛了,打算向师傅告别:“师傅,我们学成了,让我们走吧?”

师傅幽幽地来了一句:“你们的武艺还差得很远。”

“师傅,怎么样才算学成呢?”兄弟俩异口同声地问。

“我蒙上眼睛,你们如果合力打得过我,就算学成了”,师傅说。

两人一听,心说这还不好办,于是待师傅蒙上眼睛之后,合力向师傅出招,结果没有出三招,手中武器双双落地。兄弟俩一脸愧疚,再也不提离开之事。

又过了五年,师傅突然说:“你们可以回去了”。

“师傅,我们还没有学成”,兄弟俩说。

“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了,你们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你们是我平生以来带出的最好的徒弟”,师傅诚恳地说。

看来这回师傅也没啥藏着掖着的本事了,兄弟俩只好和师傅依依惜别,回到大草原。

时势造英雄,此时辽国第一猛将,人称“金刀驸马”的韩昌,奉了天庆王之命,前来游说六国九沟十八寨的英雄豪杰。

韩昌,字延寿,是传统评书《杨家将》中的主角。

其实,韩昌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原本是个汉人。他爸是五代十国时期晋国的一员大将,晋国灭国后,韩昌随着母亲被契丹人俘虏到辽国为奴。按说,韩昌跟辽国人是有灭国之仇的。可是到了韩昌这一辈,已经忘了亡国仇,能征惯战的他,早已对辽国有了归属感,把那里当成自己的祖国,成为辽国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

韩昌英气逼人,志向远大,一直想建功立业。为此,他拜了辽国名师,学艺十五年,文武双全,还参加了辽国高考,成为文武双状元,被萧太后任命为“扫南灭宋兵马大元帅”。

他第一次出场,就在幽州困住了宋太宗赵光义。历史上这场战役叫“高梁河之役",发生在乾亨元年(979)七月,此战是韩昌的首场秀。

此战中,防守方的韩昌临危不惧,登城指挥守军抵御宋军进攻15昼夜,待援兵赶到,内外夹击,扭转战局,大败宋兵于高梁河(约在今北京外城一带),这就是"高梁河之役"。

韩昌立下战功,授辽兴军节度使。

只不过,历史上的韩昌并不叫韩昌,而是叫韩德让,也叫韩德昌。《辽史.耶律隆运传》“统和十九年,赐名德昌”。

历史上的“韩昌”武艺高强,打败宋太宗的“高粱河战役”之后,辽景宗亲封韩德让为第一功臣,“论功第一,天子嘉之”《辽史》。

当然原型归原型,不可能照搬,我们也不必对号入座,有一点可以肯定,历史上有个姓韩的汉族将军,打仗非常厉害,投奔辽国,被委以重任,曾经打败了宋太宗,当然也包括杨继业。

演义中的韩昌不仅武艺高强还能说会道,十分侠义,北国七十二路英雄纷纷追随他。就连苏天龙、沙里红、沙里海等众多武林高手,也投到他麾下,加入了征宋的大军中。

乌铁头与乌铁背兄弟刚好学成武艺,正愁着没有用武之地,所以就毫不犹豫加入到韩昌的队伍。

韩昌本身就武艺高强, 是个内行人,一看这兄弟俩有真本事,而且武功还在自己之上,就非常欢喜,任命他们为高级将领。

从此,乌铁头就成了韩昌手下一员虎将,开始叱咤风云,建功立业。

幽州城(辽代的南京,现在的北京)一战中,初出茅庐的乌铁头兄弟双双立功。宋朝开国老将高怀德被乌铁背打落马下阵亡,而乌铁头则将高怀德的弟弟高怀亮斩落马下。

看到父亲被杀,长子高君保怒目圆睁,大喝一声“小子,拿命来!”话音未落,手中的亮银枪已经到了乌铁头心窝,两边观战的人齐声惊呼。

力大无比的乌铁头似乎根本没有在意,双臂只用了八分力气,将手中的大刀轻轻往外一磕,只听咣当一声响,高君保的手臂一震,银枪几乎飞出去。

这一招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观战的辽兵嘘声一片。

高君保身经百战,哪里受过这等屈辱,他怒发冲冠,使出最拿手的,轻易不使出的雷霆连环枪。熟悉他的人知道,只要高君保使出雷霆连环枪,对手必定血溅五步。

可是谁知道乌铁头艺高人胆大,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再次轻松舞动大刀,化解了高君保的雷霆连环枪。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将呼延赞看出对方占上风,高君保岌岌可危,他也不管什么武德,挺枪上前参战。

常言道,一拳难敌四手,但是乌铁头硬是让对方两人打得非常吃力。

就在此时,老令公杨继业来了。

杨继业人称金刀杨无敌,他的一把大刀在大宋说第二没有人说第一。而乌铁头的大刀让大辽第一金刀韩昌心悦诚服,也是天下罕见。两刀相遇,杀得惊天动地,看得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然而杨老令公毕竟奔六的人,在那个年代就是暮年了。而乌铁头20来岁,如七八点钟的太阳,体力充沛。两人又斗了二十多个回合之后,杨继业虽然金枪依旧挥舞如飞,但力度大大减小,没有了杀伤力。

说白了,就是他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毕竟老令公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将了。

老令公的动作这么一慢,乌铁头敏锐地抓住战机,开始反击,老令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呼延赞与高君保心急如焚,大叫一声“不好”,拍马联手前去助战。

就在这时,北方不远处突然响起“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两匹快马像一股飓风,到了阵前。马上两员大将飞奔而来,呼延赞高呼“六郎、七郎来了!”。

幽州一战,杨家将遭受挫折,七郎八虎被打散,杨七郎带着六郎杀出重围。经过一场恶战, 两人已经筋疲力尽。但是俗话说“上阵父子兵”,看到父亲在桥头跟辽将较量,他们还是精神抖擞,奋不顾身加入战斗。

六郎七郎的武艺不在对方之下,但是他们已经过几个小时恶战,体力也不充沛。况且宋军那么多天是被围困的,没有军粮可以补充,身上的能量就更是大打折扣。因此在六郎与对方大战四十多个回合之后,就显得有点力不从心,被对方一刀打在护心镜上。

“哥哥休息,让小弟收拾这厮!”杨七郎大喝一声替下了哥哥。

乌铁头抬头一看心里发慌,因为他跟七郎在幽州城就曾经交手,落了下风。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乌铁头也只能硬着头皮迎战七郎。

然而一切出乎意料,大刀与丈八蛇矛枪一接触,乌铁头心里暗喜。七郎的力度虽然很大,让自己虎口差点开裂,但是七郎却在马背上没有坐稳,铁打的身躯竟然晃了两晃。乌铁头喜上眉梢,对手虽然武艺高强,但已经是强弩之末,自己只要把握机会,就能将其斩落马下。干掉对方,自己从此就是天下第一了。

于是他振作精神,将金刀舞得呼呼带风,环环相扣,步步相逼。而七郎的枪法明显凌乱,力度越来越小,边打边退,明显就是要落败了,这让观战的宋兵有点着急,呼延赞和六郎以及老令公却稳坐钓鱼台,他们明白七郎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是在麻痹敌人,等待对方犯错。

果然,在乌铁头斗志昂扬,纵马狂奔之下,以千钧之力打算一刀致命,斩杀对手的时候,七郎使出了杨家独门绝技“回马枪”。

回马枪的原理谁都懂,但是能做到很难。

说白了就是一个“快”字,速度快到能赶上出膛的子弹,你乌铁头又没有火云邪神的能耐,那就是插翅难逃。

七郎拼尽全力回矛一击,雷霆万钧,乌铁头又是拼力砍杀,惯性也大得惊人。噗地一下,众人一声惊呼,还没有看清楚,乌铁头已经中枪,一头栽下马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