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乌尔根现象”浅探

 本溪老刘azr7z5 2022-12-02 发表于辽宁

                                               ——纪念钱学森诞辰99周年

                                                  (2009-12-09 21:04:56)

           作者:乌尔根  印大民(单位扬州职业大学数学系) 沈润生 张平 张江涌 侯凤梅 徐强

                摘要:被电击人乌尔根在一定条件下进行实验时,可以影响交流电,最高达17伏。

           关键词:“乌尔根现象”

           一、 引言

       通过本文实验“我们意识到,最细微的现象也可能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因此,唯有最极端的个案研究,才能够有益于最极端的普遍研究。”[1]我们无法想象,一位法国先哲索绪尔的一段话,会如此深刻的描写出我们此时的情况。和发现电子一样,本文实验完全是开创性的,本文作者之一乌尔根九岁时被220伏电流击倒30多分钟,获救后与电结下不解之缘,已经上百次做过与电有关实验,这些实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确实是“最细微的现象“,当然乌尔根的情况也真是“最极端的个案研究”,但是很可能正如索绪尔所说,“也可能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或者如科学泰斗钱学森教授上世纪所希望的“判别性实验“,本文作者期望它有益于科学下一步“最极端的普遍研究”。或者说在物理大师普遍认为”在化学和生物活动的能量层次上,只有电磁场是基本的相互作用力”时[2],对于研究类似乌尔根的人在电磁场中的作用时,开拓一条新的研究思路。

             二、“乌尔根现象”简介

        2.1  实验基本过程

       内蒙古人乌尔根,扬州系统工程学会人体科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扬州职业大学数学系印大民副教授、建工系退休教师沈润生、汽车与电气系张平副教授,张疆涌讲师、电子系朱海青副教授,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侯凤梅,扬州移动公司电工徐强等八人组成的课题组,在江苏省生物医学工程学会、扬州市科协、扬州市系统工程学会领导支持下,2009年10月18日,在扬州职业大学瘦西湖校区九思园宾馆303房间,以印大民为组长,沈润生张疆涌徐强4人,经过连续九小时废寝忘食的艰苦工作,对曾经被强电电击40分钟的内蒙古人乌尔根进行了长达连续六小时的严格观察实验。先后有四台摄相设备进行了拍摄。

       当天上午,由乌尔根、印大民、沈润生组成了采购小组,在乌尔根指点下,在四季联华商场采购了实验所需要的可调光台灯,但调节时灵敏度比较差。这时意外发现303房间可调控灯泡的旋钮在旋转时,让灯光起始发光时旋钮旋转距离比较长,“渐变过程“明显。于是由专业电工徐强对303房间可调控灯泡临时加了一个电压表,作为实验对象,其他设备原封不动,乌尔根原来不知道要对303房间可调控灯泡作实验,加装电压表时有其他四人(其中一人是魔术教师)并有摄象机全程跟踪,乌尔根无法作弊。

       实验时,根据反复摸索,我们找到了可调灯泡发亮临界点在15---21伏左右,当天连续5小时实验中,被处于极其安静状态下的乌尔根控制了4次以上(为纪念他们的努力,可以称为 “乌尔根印大民沈润生张疆涌徐强现象”, 以下简称“乌印沈张徐现象”)。


时  间

原来电压

后来电压

原来电灯状态

后来电灯状态

1

16:21’03”

14伏

6伏

2

16:22’14”

20伏

0伏

3

16:25’28”

17伏

0伏

    亮

      亮

4

16:37’23”

17伏

0伏

                                   表一、乌尔根影响电压情况表

       也就是说,实验时多次捕捉到在乌尔根未知原因作用下,使旅馆墙上15瓦可调光灯泡无人调节时突然变暗,与其并联的电压表指数明显下降,大大超出电网波动造成的影响。有时也发现并联的电压表指数明显上升,特别是在当天16时37分23秒以后,由印大民副教授控制的对电表、灯泡以及旋钮和乌尔根人监控的全局监控摄象机,捕捉到灯泡从亮的状态瞬间变暗,而由沈润生老师控制的对电表、灯泡专用监控摄象机,同时捕捉到电压从17伏瞬间跃变到5伏,接着又从5伏瞬间跃变到0伏(这一极其珍贵的瞬间已经被扬州天纳数位影音公司免费编辑成电子文挡),经过与供电局调度室认真核对,2009年10月18日16时37分23秒左右,电网电压波动和正常一样,在千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不可能由于电网电压波动造成灯泡变暗。而且当天室内其他灯泡也没有发现突然变暗情况。

       中国地质大学博导沈今川教授、中国科学院高能所刘易成教授,以及林业大学博士樊京等同志2007年以来,对乌尔根用严格的科学程序,排除使用魔术的可能,多次验证了宏观强交流电在灯泡发亮临界点附近可以被处于一定状态下的乌尔根控制(为纪念他们的努力,可以称为 “乌尔根沈今川刘易成现象”, 以下简称“乌沈刘现象” 以及“乌尔根樊京现象”, 以下简称“乌樊现象“),“乌印沈张徐现象”、 “乌樊现象” [3]和“乌沈刘现象”[4](以下总称“乌尔根现象”)”互为印证,说明“乌尔根现象”不仅可以在一个实验室重复,而且还可以在其他实验室重复。当然由于生命现象中特有的极其困难的重复性,使得“乌尔根现象”还不可能在任何观察者、任何实验室、任何时间下快速重复。也就是“山羊绵羊效应” [5],但是我们认为,做类似“乌尔根现象”实验时,应该“山羊表面绵羊化“[6],或者说应该“表扬为主”,人性化实验。当然应该排除作弊、“魔术“的可能。而不应该不顾人的心理感受,粗暴的以违反现代科学为理由,我们坚信“乌尔根现象”应该可以在尊重客观事实,尊重乌尔根心理的各个实验室重复。

            三、能量问题

       首先,我们讨论能量。

       由电路基本知识,P=UU/R,我们不难得到:220伏15瓦灯泡电阻R为3227欧姆,在实验时

U’=17伏,由P’=U’U’/R,我们得到,实验时正常实际功率P’为0.09瓦。

      “乌印沈张徐现象”中时间在一秒左右。即“乌印沈张徐现象”中有0.09焦耳能量变化。由于电路中电压”无缘无故”下降为零,也可以认为0.09焦耳能量似乎不翼而飞,或者由于某种微扰引起了0.09焦耳能量的巨涨落。

       科学界对于“乌印沈张徐现象” 中0.09焦耳能量似乎不翼而飞或巨涨落是无法容忍的,这是第一个无法容忍。我们暂且称为困惑科学界的” 0.09焦耳灾难”。

       当然其他“乌尔根现象”中”还有无缘无故”消失能量更大,由“乌沈刘现象”时电压由60伏”无缘无故”下降为零,容易得到U=60伏,由P=UU/R,不翼而飞能量约为1.1焦耳。这是第二个无法容忍。我们暂且称为困惑科学界的”能量消失不确定灾难”。

            四、初步分析

       据前苏联报道,36岁女司机朱沃罗比约夫,1978年不幸遭电击,被确诊为临床死亡,运输到尸体站解剖时,发现血管中有流动着的血液,立即抢救,病好后,机体出现了特异功能。

       据俄罗斯媒体4月7日报道,家住利佩茨克市的叶琳娜,在亲戚朋友及邻居同事眼中是一个神秘的“磁铁人”。因为不管她走到哪里,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能将周围的铁制品吸附到自己身上。她的家人经常会看到一个满身都是勺子铲子和叉子的叶琳娜出现在自己目前。

       据叶琳娜透露,26年前她曾遭遇过一次意外事故,自那以后自己的身体开始出现这种特异功能。谈及当时的情景,叶琳娜说:“那个时候,我在塔甘罗格市的一家罐装食品厂工作。有一天下班,我发现有人忘了关掉肉类生产车间的水龙头,以致水流得满地。危险的是,地上到处都是电线。因为担心引发安全事故,所以我找了一根木棍,试图把水阀关掉。然而一不小心我掉进了水池。可想而知,我遭到了电击,但还幸运地活了下来。医生都说我的苏醒完全是个奇迹。不过,从那以后我就成了一块'磁铁’!”【7】

       由以上两特例,可以佐证乌尔根遭电击之后,可能产生异于常人的未知场。本文称为“乌尔根未知场”。

            五、乌尔根未知场的本质分析

       下面对“乌印沈张徐现象”即“乌尔根现象”产生的“乌尔根未知场”本质做一些简单分析。

       现代物理学认为宇宙中有四种相互作用,即弱相互作用和强相互作用,万有引力相互作用以及电磁力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和强相互作用只适用于微观世界。万有引力相互作用与“乌尔根现象”无关。那么是不是仅仅只能考虑电磁力相互作用呢?

       现代科学还认为,任何尚未发现的力,必将是极微弱的,或者说其效应将受到强烈的限制。这些效应,要么被限制在极短的距离内,要么只对极其特殊的客体起作用。【2】

       由于“乌尔根现象”中起作用客体的普遍性,我们认为“乌尔根现象”中的相互作用可能不是新发现的力,但是由于作用强度比较大,所以有可能和电磁力相互作用类似。之所以说和“电磁力相互作用类似”的原因,是因为在迄今为止的科学探索中,电磁力相互作用基本上为无生命物质之间的电磁力,基本没有人考虑研究过这些极其特殊的“遭电击人”。而这些人红外电磁作用的影响不会这么大。

       综上所说,我们假设“乌尔根未知场”的本质可能和电磁力相互作用类似,但是又有自己的特殊性。初步分析应该与时间有关。即可以写成解析式:

       E(t)以及B(t)。具体形式以及产生的原因有待进一步探索。

       在人体科领域探索多年,特别感谢钱学森教授当面关于“要突破现代科学”的指点,衷心感谢南京大学老院长匡亚明教授多次耳提面命,另外对于多年来一直无私的指点自己的朱灿生教授、宋孔智研究员一并表示深深的谢意!至于沈今川教授令人无法忘怀的指点就不敢用谢谢简单表示,唯有不惜生命勤奋探索才有望不辜负前辈的厚爱!

           参考文献:

       [1] 《普通语言学手稿》索绪尔 2002年法文版P.162

       [2] 评“新的相互作用” 周光召  《伪科学爆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3 1996年10月

       [3] 樊京实验手稿

       [4] 沈今川实验手稿

       [5] “山羊“与“绵羊”宗春启《伪科学爆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269 1996年10月0

       [6] (2008-10-29 21:11:52)  人体科学实验若干问题浅探   扬州市职业大学  印大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ff84bd0100b8n9.html

       [7]   无锡日报 /szb/wxsb/html/2009-04/09/content_352073.htm

        2009年12月9日 

       (来源:新浪博客 乌尔根的禅诺的博客,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1758610100fyqg.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