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疫情的创伤:你还是原来的你吗?

 心理咨询师拉拉 2022-12-03 发表于广东

前几天,广州终于解封了,防疫终于松缓了,社会终于走上了逐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的道路上。

疫情这几年,大家从开始的可以获得短暂的喘息而感到窃喜,到后来的开始躁狂,再到抑郁,然后到抑郁爆发,最后到现在抑郁的缓解。这种变化过程,是一种集体的心理历程,这个心理历程有很多创伤,有些创伤可以弥补,有些创伤可能再也无法弥补,但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去承受。

就我个人而言,疫情这几年,特别是今年,我的人际关系也出现了比较大的调整。

因为对防疫政策的不同意见,我和一些朋友渐行渐远,分道扬镳,也因为相同的意见,和一些陌生人,朋友走得更亲近,关系变得更紧密。

失去了一些关系,又获得了一些新关系。

今天反思起来,那些失去的关系,也不是突然失去的,而是以前就有分裂的苗头,只是在疫情这个外在因素的推动下,变得激化和不可调和,最终走向了分离。

心理学总强调接纳,社会政治学叫做求同存异,有些接纳和求同存异,在某一些特定的情境,是可以的,但在某些特殊时期,是不能的。我们不可能接纳所有一切,或者说,我们接纳不同意见,但并不接受,因此,分离也成了接纳的一种表现,我们接纳因为不同而分离,大家都在各自的道路上继续往前行走。

疫情造成很多隔阂,障碍,对立,撕裂,也会激发很多团结,融合,和谐和统一,它会消耗很多东西,也会生长很多东西。疫情是让人痛苦的,这个痛苦是一场洗礼,让人变得不一样。

前段时间梦到和阿尼姆斯的分离,今天早上梦到和阴影的沟通整合,中耳炎也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后终于日趋痊愈。

子宫肌瘤的痛,时不时还是会出来折腾一下,但我也接受了它的存在,接受时不时被折腾一下。这个痛提醒着我的脆弱,无力,从而也让我变得更柔软,更有同理心和共情能力。

我还是我,可又有些不一样了。

你呢?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