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少女玩火5年一场梦,“大款”骗情自食恶果!1999年长沙情杀案

 人之意 2022-12-03 发表于陕西

只有了解监狱的人,才知道阳光下还有这样的温柔杀手。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卫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也许是家境贫寒,也许是学习环境不好,卫娴升入长沙市某中学,仅读一年便辍学。那年,她刚满15岁,有人说女孩的15岁年龄是青春躁动期,没有书读,只得整天东游游,西转转。城市的繁华,阔少的潇洒,富姐的花哨,还有那名车、时装、首饰深深地吸引着她,她渴望得到和拥有这一切?然而,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又是那样遥远,那样虚幻,那样可望而不可即。

随着岁月的流逝,卫娴伴着都市的喧嚣长成了一个清纯可人的大姑娘。1993年初,同住一条街上的比她大几岁的刘姐,介绍她来到长沙娱乐城打工,具体是做收银工作。她在娱乐城结识了很多有钱的大老板,一个个都是手持大哥大,腰挂BP机,脚蹬“老人头”,身穿名牌衣,身边陪伴的小姐们,也是一个个穿金戴银,一身的珠光宝气。见到这“世面”的她觉得,自己不比那些人差,为什么她们能拥有的自己就没有呢?

正是这年仲夏的一天,刘姐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对她说:“娴娴,现在的社会啊,要想过得好,就得找关系,托门子。”刘姐摆出一副大姐姐的派头,“今天我带你见一个人,你一定得去啊!”

晚上,卫娴随刘姐来到其租住的长沙市坡子街的房间玩。约摸半个小时,长沙市某实业总公司总经理莫某某走了进来。于是,他们3人聊天,聊得很开心,也很投机。不知不觉已到了午夜。卫娴说要回家,莫某某提出用车顺便送送她,她也没有拒绝?那一夜,她失眠了?过去,她虽然见过莫某某,但从没跟他说过话,因为,她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小打工妹,真没想到心目中的大老板竟然这样平易近人,没半点大老板的架子。

卫娴根本不会想到,与莫某某的邂逅,便是她悲剧命运的开始。

比她大十多岁的莫某某是广东省陆丰市人,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莫某某兄弟3人来长沙做生意,兴办了实业总公司,下辖娱乐城、大酒店、啤酒销售公司、洋酒总汇等实体,生意十分红火。在全公司上上下下和长沙市生意圈内,莫某某有着很好的口碑。也许是为了事业的成功,专心致志经商发财,也许是初涉商场,不敢有半点懈怠,莫某某来长沙的头几年没有寻花问柳,更没有“包二奶”、“养小密”的传闻。不知是什么原因,当他第一次见到卫娴的时候,那清纯可人的面容,那腼腆羞涩的神情,那轻言细语如黄鹂呜唱般的嗓音,深深地打动了他。这次在刘姐的精心筹划下,他与她终于有了深交的机会。

自此以后,莫某某外出应酬或是节假日休息,时不时带她一起出去吃饭、游玩、逛商店,还给她买了不少衣服、首饰等。就这样,卫娴这颗18岁姑娘的心被打动了。

其实,卫娴已交了一个在社会上混的男朋友,此人因劣迹已被送劳动教养。她曾经抽空去看过几次。面对成熟又事业有成的大款莫某某的关怀、体贴,她心里不时涌起一股异样的冲动,有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因而对过去的男朋友也就慢慢淡忘了。

1994年盛夏的一天,著名的中国三大火炉之一的长沙气温高达摄氏39度,太阳毒辣辣地笼罩着长沙城,使人们喘不过气来。

卫娴挽着莫某某的手臂逛了几家商场,买了套高档连衣裙,回到了莫某某的宿舍。莫某某稍息一会就到卫生间洗了个凉水澡,当他穿着短裤光着上身走进客厅时,见卫娴很疲倦地躺在长条绒布沙发上似睡非睡的样子,他走过来,推了推卫娴,说:“娴娴!你也去冲冲凉!再试试这套裙子吧!”说完,他拉起卫娴就往卫生间推。

莫某某转身打开电视机,端坐在沙发上欣赏着昨天借来的那盘不良录像带。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卫娴穿着那套新买的连衣裙,笑嘻嘻地从卫生间走出来,在穿衣镜前端详了一会,又喜滋滋地站在莫某某面前,说:“老二(莫某某在家排行第二,他的铁哥们及亲近他的人都称他老二),这条裙子真是太合身、太漂亮了。”

“人要衣装,菩萨要金装,娴娴,你穿上这套裙子,真是个十足的美人了!”莫某某帮她扯扯裙子的下摆,奉承地说。

卫娴侧过身看到电视里的不健康画面……她羞得低下了头,双颇泛起一片红云j莫某某见她这样,心里一阵窃喜,站起来把她拉进怀抱。开始,她挣扎着推脱着,但她的力量太小,一切都是枉然,很快,她那身连衣裙被他脱下了,甩在了靠墙边的单人短沙发上,他抱起她,轻轻地放倒在那长条绒布沙发上……

事毕,她似乎一切都明白了,猛然坐起来,对着他捶打着,哭泣着、撕扯着:“你……你坏,你……你欺负人……”

莫某某却不慌不忙地又一次抱着她,说:“娴娴,请相信我,我发誓要给你一辈子幸福、快乐、开心……将来我给你买车、买房、买首饰……”

“不!我不听,你们男人就是会骗人。”卫娴哭着说。

莫某某顺手从茶几上拿起把水果刀,往她面前一摆,说:“娴娴,我向你发誓,要是我变心,对你不好,你就拿这把刀捅了我。”

不知是被这句话感动了,还是走到这一步已无奈的缘故,她转过身,扑进他怀里,抽抽搭搭地哭着说:“我……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

从此以后,卫娴整天与莫某某形影不离。虽然她知道莫某某结了婚,并且有了小孩,但她不在乎。心想,要他离婚是不可能的,只要他对自己好,一辈子就跟定了他。她就是凭着“一辈子都对她好,给她买车、买房、买首饰”的承诺跟着他。随后,他们在长沙市黄泥街租了一间房子,开始了非法同居。

不久,卫娴带着莫某某回家拜见了父母。开始,父母并不知道莫某某已有妻室,以为莫某某真是为了事业,先立业,后成家,拖到了30多岁还没结婚。不过,封建思想较浓的父母还是极力反对她和莫某某这种不清不白的关系,但后来眼见成了事实,他们二人已同居了几个月,父母心想与其让卫娴和原来的男朋友在社会上瞎混,还不如跟着个大款,一辈子有个依靠。凭着卫娴和莫某某的关系,卫娴的父亲、哥哥及远近亲戚都纷纷来到莫某某的门下打工。

几个月后,卫娴的父母家人知道莫某某已有妻室,便劝卫娴离开莫某某。特别是她父母苦口婆心地说:“做别人的情人总不好,你人长得像模像样的,找一个男人安定下来,我们也就放心了。”

然而,吞下秤砣铁了心的卫娴,根本就听不进父母的劝告,还说:“你们真啰嗦,我的事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为此,她父亲骂过她,打过她,还剪过她的头发,但都没有用,父母转念一想,现在的社会风气不好,加上女儿也长大了,随她去吧。也许与卫娴一样,她的父母及家人忙着眼前的生计,根本无法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及未来。以后逢年过节,莫某某不忘提着高档烟酒,或打着厚实的红包,专程上卫家的门,拜访“岳父母”大人。就这样卫家慢慢默认了莫某某这个身份不明的“角色”。

1995年初,卫娴流产后,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莫某某决定到江西萍乡经商,卫娴也跟着去了,在江西的两年间,莫某某忙着做生意,卫娴就在“家”洗衣、做饭忙着家务,担当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贤妻角色。

两年后,莫某某又回到长沙,在黄泥街又重新租了一套房与卫娴继续同居。在长沙的日子真难受,时常遇到一些尴尬难堪的场面,卫娴与莫某某手牵手走在大街上,遇到过去的同学、熟人时,她很不好意思向人家介绍这是自己的“夫君”。她再冷静地想想,也许当初父母的话是对的,总不能就这样一辈子不清不白的跟着莫某某吧!还是趁着自己年轻,尚有几分姿色,早点嫁人找到真正的归宿。

就在这年下半年深秋的一天,卫娴很慎重地向莫某某提出要分手。当晚,莫某某独自一人在黄泥街一小餐馆喝闷酒,喝得酩酊大醉,踉踉跄跄回到“家”就死睡,嘴里一个劲地喊:“娴娴!你……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我……我这辈子只有你,我要给你幸福,永远……永远给你幸福,我……我有的是钱,给你买车、买房、买首饰、买……”就这么喊了大半夜。

卫娴守在一旁,内心非常感动。她回想起几年来,跟着莫某某虽没得到什么贵重的东西,也没得到多少钱,但过得是一种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离开莫某某,凭自身的素质能赚到钱?没钱怎能生存呢?何况莫某某对自己不薄,要啥有啥,言听计从,想到此,卫娴又扑倒在莫某某身上,哭着说:“你别说了,只要你对我好,永远永远地对我好,我跟着你,永远永远地跟着你,一辈子也不分离。”莫某某睁开眼,紧紧抱着她,很久很久也没有松开,她像只温驯的小猫,躺在他的怀抱里。

但在以后的日子里,过去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似乎再也不存在了,两人经常为一些琐事发生争吵。卫娴每次都说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他,算是他的什么人?她要离开他,去过一种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只是这么讲讲就过去了。

1999年过完春节,莫某某郑重其事地对卫娴说,要她去找一个男人结婚,但是要怀莫某某的小孩,并继续跟他来往,永远保持情人关系。卫娴没有同意。两人又吵开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吵得凶。

从此,莫某某就开始对她冷淡,经常很晚才回家,卫娴便去他公司找他,他躲着她,不愿见面。她在公司与员工们闲聊时,隐隐约约听说莫某某又有了新欢,而且是娱乐城的一位吧台小姐。开始,她不相信,一天深夜,卫娴通过一要好的姐妹,直接进入一豪华包厢,眼前的一幕使她惊呆了,只见莫某某与一小姐搂抱在一起。她发怒了,与莫某某扭打在一起。莫某某怕把事情闹大,自己没面子,便与她说回家再说吧。尽管莫某某说尽了好话,卫娴再也不相信他了。

自己从18岁开始,做莫某某的情人达五年之久,先后堕胎4次,特别是最后一次的宫外孕,差点为他送了命。五年来,没有得到多少钱及值钱的东西,可以说是无名无利,而他还要这样对我,难怪有人曾提醒自己说,有钱的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对!他是发过誓的啊!承诺一辈子都对我好,要是变心……

于是,一个罪恶的行动计划在脑子里渐渐形成。

1999年11月17日下午,卫娴将家里一长一短的两把水果刀藏在包里,用身上仅有的300元钱在长沙日银大酒店开了一间房,并将刀藏在床下。下午5时许,卫娴到莫某某的办公室,要莫某某与娱乐城的吧台小姐断绝关系。莫某某沉默良久才说:“现在别扯这些,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下午6时许,两人相约到街对面粉店吃粉。卫娴柔声地,几乎是用乞求的口气劝他放弃那个小姐,两人再重修旧好,和和睦睦过日子,莫某某甩来硬梆梆的一句:“真烦躁,一天到晚尽扯这些!”

两人在谈谈吵吵中,不知不觉已到18日凌晨2时许,在卫娴的一再请求下,他们来到日银大酒店卫娴开的客房内。卫娴流着泪,再次恳求他断绝与那个吧台小姐的关系。莫某某咬咬牙,很不耐烦地说:“你少扯点这些东西,烦躁。”卫娴低着头,泪水如喷涌的两注清泉往外冒,再也不说一句话。

莫某某靠近卫娴,像哄小孩子一般帮她擦眼泪,擦得很轻很柔,轻声地说:“娴娴,我的小宝贝,小乖乖,你没看出来吗?我的心里只有你,永远……永远……”她如一团面糊,又像一具僵尸,毫无反应地躺在他怀抱里。他又将她抱上床,她仍然毫无反应,只有那两汪泪水往外涌j他得到满足后,喘着粗气,滚向一边沉沉地睡过去了。

然而,卫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跟着莫某某以来,缠缠绵绵,吵吵闹闹过去的五年,自己失去的青春,受到的伤害,他曾答应过一辈子都不抛弃自己,而如今却像丢抹布一样要丢掉自己,又与其他女孩在一起。他的承若,他的发誓,原来都是逢场作戏,都是在欺骗自己。她愈想愈恨。你……你骗我,你耍弄我,我……我要教训你,我要杀了你。

极度悲愤之下,她从床底下抽出那把短刀,咬咬牙,运运气,举起水果刀,朝莫某某的腹部猛扑下去。惊醒过来的莫某某迅速站起来,从腹部抽出那把刀,顿时血流如注,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声。卫娴站在一旁恨恨地说:“我为你献出了贞操,献出了青春,献出了身体,献出了一切,你说你如果对我不好,就用这把刀杀死你,真要你去死,你甘心吗?你愿意吗?……”话还没说完,莫某某摇晃了几下,就倒在了墙边的沙发下,气绝身亡。

卫娴见状大惊,忙撕下两张日银大酒店的便笺纸,写下遗书后准备跳楼自杀。遗书是这样写的:

我卫娴18岁起就跟着莫某某,直至23岁,我一心一意待他,胎都打了4个,其中宫外孕一个,不为别的,只为他对我好,从来没要求他给我一点什么。可是,他这个感情骗子,骗了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又另找新欢,就一脚要把我蹬了。他曾经跟我讲过,他不会离婚,但是会一心一意待我,一世都不会丢掉我,跟我过一世,也不会找别的女人,所以我即使没名分我也跟着他,如今他却像丢抹布一样要丢掉我,今天,我和他的事情希望给那些有一点钱就骗女人的男人和那些痴情女子及虚荣心强的女孩一个教训。

一个受到伤害和欺骗的女孩。11月18日

写完“遗书”已是18日上午11时许,她小心翼翼地把“遗书”压在写字台的台灯底下,再转身站在衣镜前梳梳披肩的秀发,整整衣裳,推开窗子准备往下跳。窗外一股寒气袭来,她不禁打了个寒噤,抬头望着远处,街上的小雨渐渐沥沥地下个不停,却没阻止闹市的喧哗,街道上车来人往,显现着现代化城市的繁华。她仿佛第一次发现生命的珍贵。

最终,她没有勇气跳下去。

11月18日晚上11时许,卫娴打电话给家人,说自己已杀死了莫某某。当时,她的父母、兄嫂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一个平时连鸡也不敢杀,看见一只壁虎或一条毛毛虫都会吓得大呼小叫的弱小女孩,怎么会杀人呢?当家人再一次证实卫娴确确实实杀人后,已是19日零时30分。卫娴的大哥才拨打110电话报了警。公安民警当即赶到日银大酒店,将在房内等候的卫娴带走。

2000年3月23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卫娴对主要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那天莫某某的妻子吴某某也到庭,向法庭提出刑事附带要求被告索赔32万元的民事诉讼。4月18日下达的宣判书上这样写道:

……被告人卫娴为泄私愤,采用暴力手段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罪该处死。但被告人卫娴犯罪后能投案自首,且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在起因上确有一定过错,故对被告人卫娴予以从轻处罚,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合理,本院应予支持,但被告人卫娴确无赔偿能力。据此,依照……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卫娴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卫娴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某的经济损失不予赔偿。

当年10月,卫娴被押进了江南某女子监狱服刑改造。她在这遥遥无期的服刑岁月里,远离了社会的尘嚣,隔断了父母的宠爱,摆脱了感情的缠绕,然而,她却有了更多悔思罪责,反思过去的时光。她说,她要好好想想,这世间到底情为何物。

纵观卫娴杀人案的悲惨结局,一个命赴黄泉,一个身陷囹圄;还有莫某某的父母、妻子、三个未成年的儿女;还有卫娴的父母、哥哥等亲人们,一个个整天忧心如焚,生不如死。

错误的选择,伤痛的经历却未能使我们的女主人公卫娴幡然醒悟,而是执迷不悟地坚持着自己的“信念”,把错误进行到底,最终毁了别人也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不要怪“爱情”伤害了你,其实能伤害你的只有你自己。

随着“拜金”的行为和言论一次又一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人们不禁慨叹:在日益功利化和物质化的今天,纯粹的爱情已经变得黯淡和脆弱,婚姻在不经意间掺杂了太多的金钱、利益与权势的素。中国人拜金婚恋观的产生,源自弱者害怕权利受侵害的不安感,“拜金女”相对更多则是源自她们比男性更缺乏自信和安感,更依附金钱的保护。高额的房价,飞涨的物价,沉重的生活力,父母、个人的心理期望以及同龄人之间的攀比等因素,都是造成拜金婚恋观的原因。在现代社会中,拜金婚恋观已然不是一个耻辱的标签,相反却成了部分人口中“难以否定的现实”,难怪少数人在表达拜金观点时照样理直气壮。

这起情杀案足以警醒那些对婚外情心存幻想的男人和虚荣心极强并愿做大款情人的“拜金”女人:玩火者必自焚!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