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古风泊客一席谈:杂诗·月蚀诗·卢仝

 古风泊客 2022-12-03 发表于上海
《月蚀诗》   [中唐·卢仝·杂诗】

新天子即位五年,岁次庚寅,斗柄插子,律调黄钟。

森森万木夜僵立,寒气赑屃顽无风。

烂银盘从海底出,出来照我草屋东。

天色绀滑凝不流,冰光交贯寒曈曨。

初疑白莲花,浮出龙王宫。

八月十五夜,比并不可双。

此时怪事发,有物吞食来。

轮如壮士斧斫坏,桂似雪山风拉摧。

百炼镜,照见胆,平地埋寒灰。

火龙珠,飞出脑,却入蚌蛤胎。

摧环破璧眼看尽,当天一搭如煤炱。

磨踪灭迹须臾间,便似万古不可开。

不料至神物,有此大狼狈。

星如撒沙出,争头事光大。

奴婢炷暗灯,掩菼如玳瑁。

今夜吐焰长如虹,孔隙千道射户外。

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自行。

念此日月者,太阴太阳精。

皇天要识物,日月乃化生。

走天汲汲劳四体,与天作眼行光明。

此眼不自保,天公行道何由行。

吾见阴阳家有说,望日蚀月月光灭,朔月掩日日光缺。

两眼不相攻,此说吾不容。

又孔子师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

吾恐天似人,好色即丧明。

幸且非春时,万物不娇荣。

青山破瓦色,绿水冰峥嵘。

花枯无女艳,鸟死沉歌声。

顽冬何所好,偏使一目盲。

传闻古老说,蚀月虾蟆精。

径圆千里入汝腹,汝此痴骸阿谁生。

可从海窟来,便解缘青冥。

是眶睫间,掩塞所化成。

黄帝有二目,帝舜重瞳明。

二帝悬四目,四海生光辉。

吾不遇二帝,滉漭不可知。

何故瞳子上,坐受虫豸欺。

长嗟白兔捣灵药,恰似有意防奸非。

药成满臼不中度,委任白兔夫何为。

忆昔尧为天,十日烧九州。

金烁水银流,玉煼丹砂焦。

六合烘为窑,尧心增百忧。

帝见尧心忧,勃然发怒决洪流。

立拟沃杀九日妖,天高日走沃不及,但见万国赤子艥艥生鱼头。

此时九御导九日,争持节幡麾幢旒。

驾车六九五十四头蛟螭虬,掣电九火輈。

汝若蚀开齱bg轮,御辔执索相爬钩,推荡轰訇入汝喉。

红鳞焰鸟烧口快,翎鬣倒侧声醆邹。

撑肠拄肚礧傀如山丘,自可饱死更不偷。

不独填饥坑,亦解尧心忧。

恨汝时当食,藏头擫脑不肯食。

不当食,张唇哆觜食不休。

食天之眼养逆命,安得上帝请汝刘。

呜呼,人养虎,被虎啮。

天媚蟆,被蟆瞎。

乃知恩非类,一一自作孽。

吾见患眼人,必索良工诀。

想天不异人,爱眼固应一。

安得常娥氏,来习扁鹊术。

手操舂喉戈,去此睛上物。

其初犹朦胧,既久如抹漆。

但恐功业成,便此不吐出。

玉川子又涕泗下,心祷再拜额榻砂土中,地上虮虱臣仝告愬帝天皇。

臣心有铁一寸,可刳妖蟆痴肠。

上天不为臣立梯磴,臣血肉身,无由飞上天,扬天光。

封词付与小心风,颰排阊阖入紫宫。

密迩玉几前擘坼,奏上臣仝顽愚胸。

敢死横干天,代天谋其长。

东方苍龙角,插戟尾捭风。

当心开明堂。

统领三百六十鳞虫,坐理东方宫。

月蚀不救援,安用东方龙。

南方火鸟赤泼血,项长尾短飞跋躠,头戴井冠高逵枿。

月蚀鸟宫十三度,鸟为居停主人不觉察,贪向何人家。

行赤口毒舌,毒虫头上吃却月,不啄杀。

虚眨鬼眼明,鸟罪不可雪。

西方攫虎立踦踦,斧为牙,凿为齿。

偷牺牲,食封豕。

大蟆一脔,固当软美。

见似不见,是何道理。

爪牙根天不念天,天若准拟错准拟。

北方寒龟被蛇缚,藏头入壳如入狱。

蛇筋束紧束破壳,寒龟夏鳖一种味。

且当以其肉充臛,死壳没信处,唯堪支床脚,不堪钻灼与天卜。

岁星主福德,官爵奉董秦。

忍使黔娄生,覆尸无衣巾。

天失眼不吊,岁星胡其仁。

荧惑矍铄翁,执法大不中。

月明无罪过,不纠蚀月虫。

年年十月朝太微。

支卢谪罚何灾凶。

土星与土性相背,反养福德生祸害。

到人头上死破败,今夜月蚀安可会。

太白真将军,怒激锋铓生。

恒州阵斩郦定进,项骨脆甚春蔓菁。

天唯两眼失一眼,将军何处行天兵。

辰星任廷尉,天律自主持。

人命在盆底,固应乐见天盲时。

天若不肯信,试唤皋陶鬼一问。

一如今日,三台文昌宫,作上天纪纲。

环天二十八宿,磊磊尚书郎。

整顿排班行,剑握他人将。

一四太阳侧,一四天市傍。

操斧代大匠,两手不怕伤。

弧矢引满反射人,天狼呀啄明煌煌。

痴牛与騃女,不肯勤农桑。

徒劳含淫思,旦夕遥相望。

蚩尤簸旗弄旬朔,始捶天鼓鸣珰琅。

枉矢能蛇行,眊目森森张。

天狗下舐地,血流何滂滂。

谲险万万党,架构何可当。

眯目衅成就,害我光明王。

请留北斗一星相北极,指麾万国悬中央。

此外尽扫除,堆积如山冈,赎我父母光。

当时常星没,殒雨如迸浆。

似天会事发,叱喝诛奸强。

何故中道废,自遗今日殃。

善善又恶恶,郭公所以亡。

愿天神圣心,无信他人忠。

玉川子词讫,风色紧格格。

近月黑暗边,有似动剑戟。

须臾痴蟆精,两吻自决坼。

初露半个璧,渐吐满轮魄。

众星尽原赦,一蟆独诛磔。

腹肚忽脱落,依旧挂穹碧。

光彩未苏来,惨澹一片白。

奈何万里光,受此吞吐厄。

再得见天眼,感荷天地力。

或问玉川子,孔子修春秋。

二百四十年,月蚀尽不收。

今子咄咄词,颇合孔意不。

玉川子笑答,或请听逗留。

孔子父母鲁,讳鲁不讳周。

书外书大恶,故月蚀不见收。

予命唐天,口食唐土。

唐礼过三,唐乐过五。

小犹不说,大不可数。

灾沴无有小大愈,安得引衰周,研核其可否。

日分昼,月分夜,辨寒暑。

一主刑,二主德,政乃举。

孰为人面上,一目偏可去。

愿天完两目,照下万方土,万古更不瞽,万万古,更不瞽,照万古。


《月蚀诗》,载于《全唐诗:卷387-1》。
月食是一种天文现象,早在甲骨文中已有记录。诗人卢仝的《月蚀诗》用一千九百八十二字描述了公元810年(元和五年)旧历十一月十四日一次月全食。
第一段:从诗首到“孔隙千道射户外”。描写月食的初亏、食既和食甚。
“新天子即位五年,岁次庚寅,斗柄插子,律调黄钟。”新皇帝即位5年了,现在是庚寅年,冬至,十一月。
斗柄插子:北斗的“柄”在天盘的“子”处,也就是正北,指冬至。律调黄钟:古人的音律和月份相契合,黄钟契合十一月。
第一句说明了月全食发生的具体时间。
“森森万木夜僵立,寒气赑屃顽无风。烂银盘从海底出,出来照我草屋东。天色绀滑凝不流,冰光交贯寒曈曨。”繁密的一万多棵树在夜晚僵立,寒气就像赑屃一样沉重,没有风。灿烂的银盘从海底出来,照在我草屋的东边。天色青红,滑,又凝固不动,冰与光相交融,寒气朦胧。

森森:出自唐代杜甫的《蜀相》,多用于形容繁密或者寒冷。赑屃,一种善于负重的神兽。绀,青红,黑红,紫红。曈曨,即朦胧。

海中生明月,明月何其灿。
“初疑白莲花,浮出龙王宫。八月十五夜,比并不可双。”这月亮真好看,我开始还以为它是浮出龙宫的白莲花。八月十五的夜晚真好,什么都比不上。
八月十五夜月也比不上今夜月。
“此时怪事发,有物吞食来。轮如壮士斧斫坏,桂似雪山风拉摧。”这时候怪事出现了,有东西要吃月亮了。一轮明月就像被壮汉的斧子砍坏,就像雪山被风摧毁。
月食初亏。
“百炼镜,照见胆,平地埋寒灰。火龙珠,飞出脑,却入蚌蛤胎。”那月亮如百炼后的镜子,极其明亮可以照见人的器官,现在就像埋在平地的灰里。那月亮那么光明,如同火龙的明珠,飞出了龙的脑子,现在却像进入了河蚌里。
“摧环破璧眼看尽,当天一搭如煤炱。磨踪灭迹须臾间,便似万古不可开。”圆环月亮被摧毁,玉一样的月亮被破坏,眼看着就消失了,就像放进煤烟子里。踪迹转眼间就磨灭了,似乎永远都不会再开出来。
搭,放进去。煤炱,煤灰。
月食食既
“不料至神物,有此大狼狈。”真想不到月亮这种至为神奇的东西,居然这么狼狈。
对月食出现惊讶之甚。
“星如撒沙出,争头事光大。奴婢炷暗灯,掩菼如玳瑁。今夜吐焰长如虹,孔隙千道射户外。”月亮没了,星星就像撒沙子一样出来,争着比谁亮。奴婢点着昏暗的灯,用草做灯芯,本来暗得像玳瑁,现在月亮没了,这破灯显得光焰如虹,从屋里透出房子的一千个缝隙照到屋外。

掩菼(yǎn tǎn) :灰暗的光。玳瑁就是龟壳,就像象牙一样,用来做名贵的器物,光滑能反光。

月食食甚

第二段:从“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自行。”到“但恐功业成,便此不吐出。”。向食月的虾蟆请刑问罪。

“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自行。”我玉川子,涕泗交流,在院子里自己走着。
卢仝号“玉川子”。
诗人大段慷慨激昂议论开始。
“念此日月者,太阴太阳精。皇天要识物,日月乃化生。走天汲汲劳四体,与天作眼行光明。”我想这日月分别是至阴至阳的精华,天帝要辨别各种东西,才化生了日月。日和月在天上急切地劳累着身体整天行走,来充当天的眼睛,放出光明。

汲汲(jí jí):汲的本义是从井里打水,取水,汲水器,参见“欹器”。而“汲汲”则专门形容急切的样子,表示急于得到的意思。

诗人对于日和月的看法:天之眼睛。

“此眼不自保,天公行道何由行。”这眼睛不能保全自己,天帝之道还怎么行在人间?
日和月保全之重要意义。
“吾见阴阳家有说,望日蚀月月光灭,朔月掩日日光缺。两眼不相攻,此说吾不容。”我见到阴阳家说,“望”的时候太阳侵蚀月亮,月食就发生了,“朔”的时候月亮掩盖太阳,日食就发生了。可是天的双眼怎么能自相攻击?我不能同意阴阳家这个说法。
望,月亮在地球的正后面。朔,地球在月亮的正后面。阴阳家是战国到秦汉的一个学派,创造了阴阳五行等说法。阴阳家这个关于日食月食的说法是正确的。
诗人不同意阴阳家关于日食月食的说法()。
“又孔子师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吾恐天似人,好色即丧明。”还有孔子的老师老子说过,各种颜色让人眼睛瞎。我害怕天帝也像人一样,喜欢看各种颜色,就瞎了(从而发生了月食)。
诗人也不同意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
“幸且非春时,万物不娇荣。青山破瓦色,绿水冰峥嵘。花枯无女艳,鸟死沉歌声。顽冬何所好,偏使一目盲?”幸好现在是冬天,不是春天,万物不娇媚,不繁荣。青山的色彩像破瓦,绿水上是峥嵘的冰。花都枯萎着,没有显出美女一样的艳丽,鸟都死了,歌声沉沦。这顽固的冬天有啥好的?怎么就使天的一个眼睛瞎了呢?
诗人不同意老子说的理由。
“传闻古老说,蚀月虾蟆精。径圆千里入汝腹,汝此痴骸阿谁生。可从海窟来,便解缘青冥?恐是眶睫间,掩塞所化成。”有古老的传言说,是蛤蟆精吃月亮。一千里大的圆球入了蛤蟆肚子,蛤蟆这么强大的身体是怎么产生的?如果是从海底的深洞来,怎么就会上青天呢?恐怕是在天的眼眶睫毛间,某些堵塞的污物化成的。
某些堵塞的污物大概指眼屎。
诗人为了阐述自己的政论,因而采取了“蚀月虾蟆精”说。
“黄帝有二目,帝舜重瞳明。二帝悬四目,四海生光辉。吾不遇二帝,滉漭不可知。何故瞳子上,坐受虫豸欺。”黄帝有两个眼睛,舜每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这两个圣帝的四个眼睛照亮四海。我没见过他们,一片混沌,不知道那时候的情况。可是怎么会让小虫子欺负眼睛呢?

滉漭(huàng mǎng):犹渺茫,不确定。

诗人不相信圣人会被小虫子欺。

当小虫子初生之际,虽有“二帝悬四目”而不能为祸。
“长嗟白兔捣灵药,恰似有意防奸非。药成满臼不中度,委任白兔夫何为。”我叹息月中白兔捣着灵药,它应该是有意用药防止出乱子。药盛满了容器,却被认为不合规矩,那干嘛要任命白兔捣药?
臼,研磨用的工具。中度,合规矩。
诗人也认为月中白兔捣着灵药的目的就是为了驱虫。故此,小虫子也不能为祸。
“忆昔尧为天,十日烧九州。金烁水银流,玉炒丹砂焦。六合烘为窑,尧心增百忧。”回忆起当年尧为天子的时候,有十个太阳灼烧天下。金也被烧化了,水银到处流,玉就像被炒了,丹砂也焦了。天下就像变成了大砖窑,尧心里真着急。
六合:常用于指上下和四方,泛指天地或宇宙。
当年,小虫子逐渐长大,遇到尧天十日为患。
“帝见尧心忧,勃然发怒决洪流。立拟沃杀九日妖,天高日走沃不及,但见万国赤子艥艥生鱼头。”天帝看见尧心里着急,就勃然大怒,发下大洪水,准备淹死九个太阳。可天太高,太阳走了,洪水淹不到他们,只看见万国的人民被淹死,只露出脑袋,就像聚集起来的鱼头。

艥艥(ji ji):古同“楫”,船桨。

天帝想出力,却不能为民解愁,反而是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九御导九日,争持节幡麾幢旒。驾车六九五十四头蛟螭虬,掣电九火輈。”这时候九个太阳乘着九辆车,争着持着节杖,打着幡,旗子上面的飘带相互摩擦。拉车的是六九五十四头蛟龙、螭龙、虬龙,九个带火的车风驰电掣。
輈,就是车的意思。幡(fān):一种用竹竿等挑起来垂直挂着的长条形旗子。麾(huī):古代指挥军队用的旗子。幢 (chuáng):1.古称旗子一类的东西。2.刻着佛名或经咒的石柱子。旒[(liú):1.旗子上的飘带。2.古代帝王礼帽前后的玉串。
九个太阳还是耀武扬威,继续为祸。
“汝若蚀开齱齵轮,御辔执索相爬钩,推荡轰訇入汝喉。红鳞焰鸟烧口快,翎鬣倒侧声盏邹。撑肠拄肚礧傀如山丘,自可饱死更不偷。”你这个蛤蟆啊,如果你用你不整齐的牙咬开日轮,那些车上的辔、索,最后全推到你的嗓子里,那长着红鳞的火焰鸟烧得真好吃,它们羽毛立着,声音变得微小,而你的肚子肠子全撑破了,流出来一块块像山丘一样——那时候撑死了,就不会现在出来偷吃月亮了。

齱齵(zōu yú):意思是左右牙齿不正。轰訇(hōnɡ hōnɡ):亦作“ 轰哄 ”,意思是形容巨大而嘈杂的声音。翎鬣(líng liè):意思是上冲的羽毛。礧傀(léi guī):一块块。

那个时候,希望蛤蟆精食九日,却不食。

“不独填饥坑,亦解尧心忧。恨汝时当食,藏头擫脑不肯食。不当食,张唇哆觜食不休。食天之眼养逆命,安得上帝请汝刘。”你蛤蟆也不饿了,尧也不愁了。你那时候应该出来吃,却缩头缩脑的不去吃。这时候不应该出来吃,却张开大嘴吃。吃天的眼睛养你不该存在的生命,天帝什么时候让你这样杀戮了?
擫(yè):以手轻按。觜(zī):星名。二十八宿之一。(zuǐ):同“嘴”。刘,本意为杀。
当食不食,而今不当食,却食天之眼以养其逆命,又何其“奸非”!诗人流露出盼望将食月的蛤蟆精消灭的迫切心情。
“呜呼,人养虎,被虎啮。天媚蟆,被蟆瞎。乃知恩非类,一一自作孽。”唉呀呀,人养老虎,被老虎吃。天帝讨好蛤蟆,被蛤蟆弄瞎。所以就知道,给那些不正的东西恩惠,是自作孽啊。
诗人痛恨又伤心失望天帝的养虎为患、姑息养奸。
“吾见患眼人,必索良工诀。想天不异人,爱眼固应一。安得常娥氏,来习扁鹊术。手操舂喉戈,去此睛上物。其初犹朦胧,既久如抹漆。但恐功业成,便此不吐出。”我见到那些害了眼病的人,一定会去找好医生。我想天和人一样,都爱护眼睛。要是有月亮上的嫦娥,学到了扁鹊的医术,拿着可以破碎喉咙的戈,消灭这眼睛上的蛤蟆就好了。那样的话,开始的时候朦胧着,然后眼睛就变得明亮黑漆漆。但我害怕蛤蟆现在成功了,就再也不会吐出月亮了!
期望又害怕天帝无所作为,任其横行。也是对当朝皇帝朝政的提醒。
第三段:从“玉川子又涕泗下”到“愿天神圣心,无信他人忠。”。对整个天官刑法不修提出了严厉的谴责。
“玉川子又涕泗下,心祷再拜额榻砂土中:地上虮虱臣仝告愬帝天皇,臣心有铁一寸,可刳妖蟆痴肠。”我玉川子又哭了,心里祈祷,身体磕头,额头陷入砂土中,说:臣卢仝卑微得如同地上的虱子,上告令人恐惧的天帝,臣心里有一寸铁,可以把蛤蟆妖的顽固肠子划开。
虮虱(jǐ shī):1.虱子及虱卵。2.比喻卑微。愬,恐惧。刳(kū):剖开后再挖空。
诗人有办法也有策略,想献给天帝,消灭蛤蟆精。
“上天不为臣立梯磴,臣血肉身,无由飞上天,扬天光。”可是上天不给臣立梯子的话,臣是血肉之身,不能飞上天,来发扬天上的光。

梯磴(tī dèng):梯子的梯级;磴道。

此句是诗人可恨自己是一介布衣,无法施展抱负。

“封词付与小心风,颰排阊阖入紫宫。密迩玉几前擘坼,奏上臣仝顽愚胸。敢死横干天,代天谋其长。”我把上告天帝的言辞封好,托付给小心的风,风穿过天门,进入紫色的宫殿。密信在玉桌子前拆开,我顽固愚昧的心声上奏给天帝。试图干涉天的行为,代替天来做事。我做好了死的准备。

颰(bá)或(fú)。读作bá,半包围结构,意为疾风;读作fú,意为风。阊阖(chāng hé)神话传说中的天门;宫门。紫宫(zǐ gōng)星官名。指紫微垣。指帝王宫禁。神话中天帝的居室。密迩(mì ěr)意思是贴近;靠近。出自《国语吴语》。擘坼(bò chè)开拆。

拨正朝纲,匹夫有责。

诗人对刑政失修、奸非为乱提出指责,表达了自己惩除凶顽、整顿纲纪的强烈主张。
“东方苍龙角,插戟尾捭风。当心开明堂,统领三百六十鳞虫,坐理东方宫。月蚀不救援,安用东方龙。”东方的苍龙是角宿,如同戟插着的尾巴分开风。它在明堂中央,统率了三百六十种鳞虫,坐镇在东方的宫殿里。可是你不去救援月蚀,要你有什么用呢?

捭[bǎi],分开。角宿,星宿名。

第一个层次指责四像二十八宿失职:
第一个指责东方苍龙宿“月蚀不救援”。尸位素餐!
“南方火鸟赤泼血,项长尾短飞跋躠,头戴井冠高逵枿。月蚀鸟宫十三度,鸟为居停主人不觉察,贪向何人家。行赤口毒舌,毒虫头上吃却月,不啄杀。虚眨鬼眼明,鸟罪不可雪。”南方的火鸟红得就像泼了血,脖子长,尾巴短,飞得极慢。头上戴着井宿的帽子,高高的像堆起来的桩子。月蚀在你鸟宫下发生了十三次,鸟作为“居停主人”,也没有觉察,你是去谁家贪吃去了?你嘴巴热舌头毒,而毒虫在你头上吃了月亮,你还不去啄死它。你的鬼眼睛白眨了,鸟的罪不能宽恕。

跋躠(bá xiè):行动迟缓困难的样子。井,指井宿,星宿名。逵,堆积。枿(niè):树木砍去后从残存茎根上长出的新芽,泛指植物近根处长出的分枝。

第二个指责南方朱雀(火鸟)星宿“毒虫头上吃却月,不啄杀”。罪不可赦!
“西方攫虎立踦踦,斧为牙,凿为齿。偷牺牲,食封豕。大蟆一脔,固当软美。见似不见,是何道理。爪牙根天不念天,天若准拟错准拟。”西方的掠夺虎就这么站着,牙齿像斧子,像凿子。你偷祭祀的食品,吃大猪。大蛤蟆一块肉,应该软软的很好吃吧?你见到了它也当看不见,是什么道理?你的爪牙都是天给了,你却不念着天,天要是由着你,那就错了。

攫:1.用爪抓取。2.掠夺。踦踦 jī jī):站着的样子。

第三个指责西方白虎(攫虎)星宿偷吃祭品,对虾蟆食月的逆行“似见不见”,孰视无睹。大错特错!
“北方寒龟被蛇缚,藏头入壳如入狱。蛇筋束紧束破壳,寒龟夏鳖一种味。且当以其肉充臛,死壳没信处,唯堪支床脚,不堪钻灼与天卜。”北方的玄武,就是冬天的龟被蛇缠着,脑袋藏进壳里,好像进了监狱。蛇紧箍着快把你的壳给箍破了,你冬天的龟和夏天的鳖吃起来应该一样。应该把你的肉做羹,壳就没啥用了,只能拿来支持床脚,连钻开占卜都不能用。

臛[huò],肉羹。古人好用龟壳占卜

第四个指责北方玄龟(寒龟)星宿。面对蛤蟆精食月,当了缩头乌龟!
“岁星主福德,官爵奉董秦。忍使黔娄生,覆尸无衣巾。天失眼不吊,岁星胡其仁。”岁星是主福气德行的,你的官就像是董贤、秦宫一样,靠谄媚得来的吧?你怎么忍心让黔娄这样的好人生在世上,死的时候连盖尸体的衣巾都没有?老天看走了眼,岁星啊,你这也叫仁?

董贤(前22年-1年),董贤是汉哀帝的男宠,性情柔和,喜欢逢迎哀帝,以谄媚姿态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因此扶摇直上,董贤二十二岁官至大司马、卫将军,后操纵朝政,其父、弟及妻父等并官至公卿。董贤乃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君王男宠之一,成语“断袖之癖”便是来自于他。秦宫,秦宫者,汉大将军梁冀之嬖奴也。黔娄生者,春秋时齐国高士,因为不求仕进,死时穷得连遮体的衾被都没有。岁星:我国古代指木星。因为木星每十二年在空中绕行一周,每年移动周天的十二分之一,古人把木星所在的位置作为纪年的标准,所以叫岁星。

第二个层次,对五星(他们与日、月合称七曜或七政),一一作了谴责和评判。
《晋书·天文志》说:“岁星(木星)以德”。但其不仁不义!
“荧惑矍铄翁,执法大不中。月明无罪过,不纠蚀月虫。年年十月朝太微,支卢谪罚何灾凶。”荧惑星是个矍铄的老头,执起法来可真不行。月亮明亮有什么罪过?你怎么不去纠察吃月亮的虫?你年年十月朝见天庭,你赏罚了啥灾凶?

荧惑(yíng huò):1.使迷惑。2.中国古代天文学上指火星。太微:1.亦作"大微"。2.古代星官名。三垣之一。位于北斗之南,轸翼之北,大角之西,轩辕之东。诸星以五帝座为中心,作屏藩状。3.用指朝廷或帝皇之居。支卢,赏。卢即弓,古代天子赏给有功劳的人弓,叫做支卢。

《晋书·天文志》说:“荧荧惑(火星)以礼”但其执法不中。

“土星与土性相背,反养福德生祸害。到人头上死破败,今夜月蚀安可会。”土星与本性相违背,不养福德,却生祸害。你到人头上,人就死了,破败了,今天月蚀,你还有脸来聚集?
《晋书·天文志》说:“镇星(土星)有福,太白(金星)兵强,辰星(水星)阴阳和。”但其不养福德
“太白真将军,怒激锋铓生。恒州阵斩郦定进,项骨脆甚春蔓菁!天唯两眼失一眼,将军何处行天兵!”太白金星是真的大将军,愤怒激动,锋芒毕露。可你就像在恒州被叛军所斩杀的神策大将郦定进一样,在这昏庸的官僚体系下,你的颈骨就像春天的草,被小人轻易地杀了头!天只有两个眼睛,又失去了一个,将军啊,你再也不能带领你的天兵!

公元809年(元和四年),成德节度使(领恒、冀、深、赵四州)王士真死,长子王承宗自为留后(河北三镇相沿以嫡长为副大使,父死便称留后),待朝廷任命后,正式称节度使。唐宪宗想革除藩镇世袭制,准备用兵,这当然是合理的。但他不顾群臣“自古无中贵人为兵马统帅者”(《旧唐书·宦官传》)的反对,任用自己最宠幸的宦官吐突承璀为统帅,结果威令不振,士无斗志。各道统兵将校受宦官指挥深以为羞耻,不肯齐心竭力,战势完全陷于被动,号为“骁将”的神策大将郦定进被叛军所杀,诗中“恒州阵斩郦定进”云云即指此。

《晋书·天文志》说:“太白(金星)兵强”但其英雄无用武之地。
辰星任廷尉,天律自主持。人命在盆底,固应乐见天盲时。天若不肯信,试唤皋陶鬼一问。”辰星你任职廷尉,主持天上的法律。在你的主持下人命如同沉在水底,你现在看到天瞎了,你很开心吧!天帝啊,你要是不信,把皋陶的鬼魂叫来问问就知道了。

皋陶(gāo yáo),中国上古传说中的人物,上古时期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被史学界和司法界公认为中国司法鼻祖。皋陶是与尧、舜、大禹齐名的“上古四圣”之一。

《晋书·天文志》说:“辰星(水星)阴阳和。”但其主宰法律,一手遮天。不为民做主。
“一如今日,三台文昌宫,作上天纪纲。环天二十八宿,磊磊尚书郎。整顿排班行,剑握他人将。”就像今天吧,三台星和文昌星,负责运作上天的纲纪。二十八星宿环绕天空做尚书郎,看起来也挺磊落的。排排站得很整齐,只是剑被其他人给握去了。
第三个层次,指责三台星和文昌星以及二十八星宿未做到法立而令行。
“一四太阳侧,一四天市傍。操斧代大匠,两手不怕伤。”十四个星宿在太阳旁边,十四个星宿在天市星边,拿着斧子代替大工匠,也不怕伤了两只手。
二十八宿不务正业,去给太阳和天市星谄媚,帮他们干重活。
“弧矢引满反射人,天狼呀啄明煌煌。”弧矢星拉满了弓,不做该做的事,却反而射平民,天狼星更是牙齿明煌煌。
如弧矢星、天狼星甚至危害百姓。
“痴牛与騃女,不肯勤农桑。徒劳含淫思,旦夕遥相望。”傻牛郎星和蠢织女星,不肯勤劳种地纺织,却整天徒劳地隔着银河看来看去,想着淫事。

騃女(ái nǚ):傻女子。

如牛郎星和织女星不勤农桑。
“蚩尤簸旗弄旬朔,始捶天鼓鸣珰琅。枉矢能蛇行,眊目森森张。天狗下舐地,血流何滂滂。”蚩尤星颠着旗搞一旬一朔的计时,蚩尤星当郎当郎敲鼓。枉矢能像蛇一样前进,眼睛森然吓人,就是看不清楚东西。蚩尤星下凡舔地面,舔过的人民血流滂沱。

眊[mào],眼睛昏花。

蚩尤星、蚩尤星、蚩尤星祸乱民间。

“谲险万万党,架构何可当。眯目衅成就,害我光明王!”狡猾又险恶的你们这千万个党派(指这些星星们),整全的架构怎么经得起你们这些蛀虫!你们眯着眼睛整天争执,最后害了我们的光明王!

谲险(jué xiǎn):诡诈阴险。

诗人愤怒地指责星宿们非但没有消灭蛤蟆精,反而危害百姓,祸乱皇帝。

“请留北斗一星相北极,指麾万国悬中央。此外尽扫除,堆积如山冈,赎我父母光。”请天帝留下一个北斗星来标志北极,悬在天中央,指挥地上万国。除此之外,其他星星全都要扫除,把它们像山一样堆起来,来赎出我的父母一样的月光。
第三个层次,诗人提出了自己具体的改革计划:即整顿体制,留下有用之才,削减冗员。
“当时常星没,殒雨如迸浆。似天会事发,叱喝诛奸强。何故中道废,自遗今日殃。善善又恶恶,郭公所以亡。愿天神圣心,无信他人忠。”以前有一次,星星沉落,陨石雨就像水喷发一样下来。似乎天帝在动手除掉强盗奸人。为什么那一次,半途而废了呢?这才会有今天的灾难啊!郭公就是因此而死的啊!我愿天帝喜爱善,憎恨恶,神圣的心,不要相信其他人所谓的“忠”。

“郭公”典出有二。其一是《春秋·庄公二十四年》公羊谷梁二传皆谓古“失地之君”。宋人刘敞、孙觉以“郭公”为“郭亡”之误,谓指僖公二年晋借道于虞以灭郭的事。其二见《乐府广题·邯郸郭公歌》,其序有“北齐后主高纬,雅好傀儡,谓之郭公,时人戏为《郭公歌》,及将败,果营邯郸,高、郭声相近,尽如歌言”云云。总之,郭公之亡,亡国之亡;或轻信他人,或身似傀儡,都是君主立国兴邦的祸害。

诗人希望天帝铲除妖孽,不要半途而废。否则就如亡国之郭公。

第四段:从“玉川子词讫”到“奈何万里光,受此吞吐厄。描写月食的生光、复圆。
“玉川子词讫,风色紧格格。近月黑暗边,有似动剑戟。须臾痴蟆精,两吻自决坼。初露半个璧,渐吐满轮魄。众星尽原赦,一蟆独诛磔。腹肚忽脱落,依旧挂穹碧。”玉川子说完了,风刮得紧急。在原来月亮的位置,边上的黑暗,似乎有剑戟在动。很快,这顽固的蛤蟆精,上嘴唇和下嘴唇自己分开了。开始的时候,半个月亮露出来,然后渐渐地,整个月亮都被吐出来了。众星都被宽恕了,只诛杀了一个蛤蟆。它的肚子掉下来,月亮像过去一样挂在碧绿的天上。
坼(chè):同义字是皲、皴,意思是指裂开;分裂;撕裂。
月食生光。
“光彩未苏来,惨澹一片白。奈何万里光,受此吞吐厄。”只是月亮的光彩还没复苏,看起来一片惨白。这照万里的光茫,受了这一吞一吐的灾难。

 惨澹(cǎn dàn): 暗淡无光。

月食复圆。

第五段:从“再得见天眼,感荷天地力。”到诗尾。说明创作意图。

“再得见天眼,感荷天地力。或问玉川子,孔子修春秋。二百四十年,月蚀尽不收。今子咄咄词,颇合孔意不。”人们又见到了天的眼睛,感慨天地的神力。有人问玉川子,孔子作了《春秋》,二百四十年,不收录月蚀的记录。今天您这些锋芒毕露的话语,是与孔子的意思相契合吗?

咄咄 (duō duō):表示惊诧或感叹。

设问:为什么《春秋》不收录月蚀呢?

“玉川子笑答:或请听逗留。孔子父母鲁,讳鲁不讳周。书外书大恶,故月蚀不见收。”玉川子笑着回答:或许你可以留下来听我说!孔子的爸妈是鲁人,孔子修《春秋》,只避鲁国国君的讳,却不避周的天子。在他的书外,现实生活在书写大恶,他不收录月食。
诗人笑道:这是因为自古以来,人们有重日食而忽略月食的思想。
“予命唐天,口食唐土。唐礼过三,唐乐过五。小犹不说,大不可数。灾沴无有小大,愈,安得引衰周,研核其可否。”我是大唐天下的人,吃的是大唐之土地提供的饭。唐的礼仪胜过古代的“三礼”,唐的音乐胜过古代的“五乐”。小的东西不说,大的地方,超过古代的,都数不过来。灾祸不管小大,全都能从中康复,怎么能把我大唐和衰弱的周相比?你研究核实一下,怎么可以?

唐礼过三:三礼,一指祭祀天、地、宗庙之礼;二指《仪礼》、《周礼》、《礼记》儒家经典。古代中国礼乐文化的理论形态,是对礼法、礼义作了最权威的记载和解释,对历代礼制的影响最为深远。唐乐过五:五乐,意思为五种乐器,是琴瑟、笙竽、鼓、钟、磬五种乐器的合称。

更主要的是诗人对于唐朝的信心,反对把大唐和衰周作简单比较。

“日分昼,月分夜,辨寒暑。一主刑,二主德,政乃举。孰为人面上,一目偏可去。”太阳分管白天,月亮分管夜晚,寒和暑才能分辨开。第一是日主刑法,第二是月主道德,政治才能良好运转。人脸上有两个眼睛,怎么能去掉一个?

诗人强烈希望天帝(人间是皇帝)能以月食为警诫,刑德并举、政治清明。

“愿天完两目,照下万方土,万古更不瞽,万万古,更不瞽,照万古。”愿天的两只眼睛完好,照耀下面万方的土地,千秋万代不会再瞎,一万个千秋万代,不会再瞎,照耀千秋万代。
诗人写作此《月蚀诗》的真实意图美好远景。
月蚀诗》是唐朝诗人卢仝写的一首杂诗。
《月蚀诗》表面上描写了公元810年(元和五年)十一月十四日的一次月全食现象,实则是一首讽喻诗。它是一篇在时事的感发下呼吁唐宪宗吸取玄宗朝的经验教训能不惑于所溺之宦官而明于为政的反思之作希望最高统治者以月食为警诫,刑德并举、政治清明。

附录:

月蚀诗效玉川子作

韩愈 
元和庚寅斗插子,月十四日三更中。
森森万木夜僵立,寒气屃奰顽无风。
月形如白盘,完完上天东。
忽然有物来啖之,不知是何虫。
如何至神物,遭此狼狈凶。
星如撒沙出,攒集争强雄。
油灯不照席,是夕吐焰如长虹。
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行。
念此日月者,为天之眼睛。
此犹不自保,吾道何由行。
尝闻古老言,疑是虾蟆精。
径圆千里纳女腹,何处养女百丑形。
杷沙脚手钝,谁使女解缘青冥。
黄帝有四目,帝舜重其明。
今天只两目,何故许食使偏盲。
尧呼大水浸十日,不惜万国赤子鱼头生。
女于此时若食日,虽食八九无嚵名。
赤龙黑鸟烧口热,翎鬣倒侧相搪撑。
婪酣大肚遭一饱,饥肠彻死无由鸣。
后时食月罪当死,天罗磕匝何处逃汝刑。
玉川子立于庭而言曰:地行贱臣仝,再拜敢告上天公。
臣有一寸刃,可刳凶蟆肠。
无梯可上天,天阶无由有臣踪。
寄笺东南风,天门西北祈风通。
丁宁附耳莫漏泄,薄命正值飞廉慵。
东方青色龙,牙角何呀呀。
从官百馀座,嚼啜烦官家。
月蚀汝不知,安用为龙窟天河。
赤鸟司南方,尾秃翅觰沙。
月蚀于汝头,汝口开呀呀。
虾蟆掠汝两吻过,忍学省事不以汝觜啄虾蟆。

於菟蹲于西,旗旄卫毵㲚。

既从白帝祠,又食于蜡礼有加。
忍令月被恶物食,枉于汝口插齿牙。
乌龟怯奸,怕寒缩颈,以壳自遮。
终令夸蛾抉汝出,卜师烧锥钻灼满板如星罗。
此外内外官,琐细不足科。
臣请悉扫除,慎勿许语令啾哗。
并光全耀归我月,盲眼镜净无纤瑕。
弊蛙拘送主府官,帝箸下腹尝其皤。
依前使兔操杵臼,玉阶桂树闲婆娑。
姮娥还宫室,太阳有室家。
天虽高,耳属地。
感臣赤心,使臣知意。
虽无明言,潜喻厥旨。
有气有形,皆吾赤子。
虽忿大伤,忍杀孩稚。
还汝月明,安行于次。
尽释众罪,以蛙磔死。

点击辑期图标,畅游古诗文世界。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