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刘文峰:高血压的独家“秘方”,芩菊降压汤

 长沙7喜 2022-12-04 发表于广东
中医医案/医话/学中医学临床的参考文章
图片
导读:中医如何看待高血压?又如何治疗呢?刘文峰教授提出高血压的病因在血瘀,病机在肝,更拟出治疗高血压的基础方。


高血压病病位在肝,高血压是以血压升高为主要临床表现伴或不伴有多种心血管危险因素的综合征。

一般常见症状有头晕、头痛、颈项强直、心悸等。中医学对本病无特定的认识,也没有相同的病名。

但历代医家在头痛、眩晕、肝阳、肝风、中风等病证中均有类似的、较为详细的论述。

刘文峰教授认为,高血压属于中医的“眩晕”范畴,肝为风木之脏、刚脏,体阴而用阳,主升主动,易劫阴耗液,肝阴不足,风阳易动而上扰清空,故高血压病患者常见眩晕、头痛。

“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故高血压的病机在肝。其分型包括:

1.肝火上炎证

本证多因情志所伤,肝胆疏泄无权,气郁化火,火性炎上,上扰巅顶,故眩晕。

临床症见眩晕,头痛,胁痛,面赤,口苦而干,心烦,耳鸣,目赤,小便热涩黄赤,大便秘结,舌边光红,苔黄,脉象弦数。

2.肝阳上亢证

本证多因素体阳盛,性急多怒,肝阳偏旺;或长期精神抑郁,气郁化火,阳气偏亢暗耗阴液;或平素肾阴亏虚,年老阴亏,水不涵木,阴不制阳,导致肝阳偏亢上扰所致。

临床症见眩晕耳鸣,头目胀痛,面红目赤,急躁易怒,失眠多梦,舌红少津,脉弦有力或弦细数。

3.肝肾阴虚证

本证多因久病失调,阴液亏虚;或因情志内伤,化火伤阴,导致肝肾阴虚,阴不制阳,虚热内扰所致。

临床症见头晕,目眩,耳鸣,健忘,腰膝酸软,口燥咽干,失眠多梦,五心烦热,舌红,少苔,脉细数。

刘文峰教授认为,高血压病病因在于血瘀。高血压这种慢性病证中,以瘀血为害尤为多见,高血压初病多气结在经,久病则血伤入络,导致气滞血瘀。久病、频发之病必然兼瘀。

高血压初病在经,久病入络是病变发展的规律,慢性病缠延不去,反复发作,导致体内气血流行受阻,脉络中必有瘀凝。

如《素问·痹论》谓:“病久入深,营卫之行涩,经络失疏,故不通。”

《难经》谓:“气留而不行者,为气先病也,血壅而不濡者,为血后病也。”

《东医宝鉴》亦谓:“久病日轻夜重,便是瘀血。”

清代傅山更明确指出:“久病不用活血化瘀,何除年深坚固之沉疾,破日久闭结之瘀滞。”

故此病时轻时重、时发时止,对于年久不愈的沉疴、顽症、痼疾当从瘀治。

张景岳谓:“气血不虚则不滞,虚者无有不滞。”刘文峰教授认为,五劳七伤,消耗气血,正气不足,推血无力,体内必有瘀血内潜。

《诸病源候论》谓:“瘀久不消则变为积聚癥瘕也。”刘文峰教授认为,不论寒积、水积、气积、痰积、湿积,积久则碍气阻血,气血不行,瘀从中生,久积为瘀,久瘀必结,故久积不愈,当从瘀论治。

刘文峰教授在临床不同证型的选方用药上,积累了自己丰富而独特的经验。

清泻肝火降压:药用夏枯草、野菊花、黄芩、茵陈等;

平肝降压:药用天麻、代赭石、白蒺藜、石决明、决明子等;

滋阴潜阳柔肝降压:药用龙骨、牡蛎、生地黄、龟甲、白芍、玄参等;

活血通脉降压:药用莪术、红花、川芎、桃仁、丹参、葛根、水蛭、地龙等;

除痰祛湿降压:药用石菖蒲、郁金等。

从兼夹证选方用药:有便秘者,宜通腑降压,药用莱菔子、大黄、桃仁、当归等;小便不利者,宜利尿降压,药用泽泻、车前子、益母草、防己等,但有热象者不用防己。

刘文峰教授在临证治疗中,创立了治疗高血压的基本方

芩菊降压汤

方中黄芩、野菊花、夏枯草清泻肝火,钩藤清热平肝,石决明、龙骨、牡蛎平肝滋阴潜阳,白蒺藜平抑肝阳,川芎、益母草、地龙活血化瘀、通达气血,杜仲、益母草补肝肾之阴以潜阳。

全方针对高血压的病机选方组药,体现了清泻肝火、平肝潜阳、活血化瘀的治疗原则,在临床中取得了很好的疗效。

刘文峰教授认为,肝火、血瘀是高血压病的突出病因与病理基础,贯穿于疾病始终。清肝、平肝、养肝与活血化瘀是重要的治疗方法。

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养精安神、避免大悲大怒,使机体阴阳时刻保持平衡,身体才可处于一个健康的状态,才能达到降压的目的。
本文来源于《刘文峰中医学术思想及临床经验集》,由水木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