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历史上的俄罗斯究竟做了什么,被整个西方诸国所不容?

 浙江LBZ 2022-12-04 发表于浙江

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从年初打到了年底,现在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战争爆发后,一众欧洲国家大力鼓噪,积极制裁俄罗斯。援助乌克兰。他们的目的真的是要为乌克兰伸张正义吗?

当然不是,他们希望通过对乌克兰的援助,削弱俄罗斯的国家实力,阻止俄罗斯势力向西发展。

长期以来,最大可能压缩俄罗斯(包括沙俄、苏联)的势力范围,避免其对中、西欧地区产生影响,是欧洲各国一贯的政策。无论互相看着多不顺眼,一旦面临俄罗斯的威胁,他们就会团结起来,一致对俄。

俄罗斯则一直抱着融入欧洲的愿望,希望能够成为欧洲大家庭中真正的一员,但是多少年过去了,这个愿望仍然难以实现。那么,俄罗斯究竟做错了什么,如此不容于欧洲国家呢?

罗马帝国建立正统,日耳曼人一统欧洲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从欧洲的历史上加以追溯了。我们知道,从整体上看,欧洲有三大主要种族,分别是拉丁人、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

这其中,拉丁人的概念稍显模糊。最早拉丁人指的是居住在意大利中部的一部分民族。后来,因为罗马帝国的巨大影响力,生活在罗马帝国境内的居民也被划入了拉丁人的范畴。

包括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法国人、罗马尼亚人等,这些人现在都习惯上被称为拉丁人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欧洲最早的文明发源于地中海东部的希腊。希腊之后,罗马人继承了希腊的衣钵,又建立了地域辽阔的罗马帝国。罗马人属于拉丁种族,所以我们说,在欧洲三大种族中,拉丁人是最早建立统治地位的

罗马帝国分裂为西罗马和东罗马两部分,西罗马不久灭国;东罗马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延续了一千年的统治,在公元1453年被奥斯曼土耳其灭国。

拉丁人建立的帝国持续了近十五个世纪,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帝国的统治范围远离了欧洲的核心地区。在欧洲核心地区,从北方南下的日耳曼人占据统治地位。

现在,中欧,北欧和西欧的大部分国家,主体民族都源于日耳曼人,比如德国、奥地利、荷兰,比利时、丹麦,挪威等。英格兰的主体民族盎格鲁-撒克逊人也属于日耳曼人的一个分支。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也就是说,在中欧和西欧,长期以来日耳曼人是处于绝对统治地位的。西罗马帝国灭亡五百多年后,在现在的德国、奥地利区域,众多日耳曼邦国共同组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继承了西罗马帝国的衣钵

自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日耳曼人对中欧和西欧的统治持续至今。继承西罗马正统的观念也深深的刻入他们的思想中。所以,对其他种族,日耳曼人天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基督教发迹并在中欧和西欧被广泛认可后,种族优秀的理论又获得了宗教的加持,使得这一区域的国家和民众对自身优越感的认识愈加强烈。

在日耳曼人一统欧洲的过程中,欧洲其他一些种族渐渐退至边缘地带,凯尔特人蜗居爱尔兰岛,希腊人固守爱琴海岸,色雷斯人占据罗马尼亚,保加尔人建立保加利亚,还有匈牙利人,芬兰人等,都无法染指欧洲核心区域。

但是,斯拉夫人的崛起,给日耳曼人,尤其是中欧地区的日耳曼人带来的持续不断的巨大威胁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斯拉夫人后起发力,波兰王国平独镇露

公元1000年开始,斯拉夫人逐渐崛起。在中欧的东侧,以波兰人为代表的西斯拉夫人建立了强大的波兰王国,斯拉夫人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威胁中欧和西欧的力量

长期以来,位于中欧和西欧的诸多邦国,打起架来都是窝里横;面对来自东方的异族入侵,往往是一触即败,溃不成军。历史上,匈人、突厥人的不断西进,给自命天高的日耳曼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凡是来自东方的力量,都是狠角色,必须积极防堵,以免这些异族践踏了神圣的罗马文明。在这样的思想作祟下,高鼻深目的波兰人在日耳曼人的眼中,与匈人、突厥人没有什么区别。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波兰的斯拉夫人,此时刚刚进入封建时代,对中欧、西欧传承千年的历史,在内心里则极度畏惧和仰慕。

就这样,麻杆打狼两头怕,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战战兢兢地互相对峙了二百年,大冲突没有,小冲突不断

就在双方互相试探的时候,又一股来自东方的强大力量席卷了东欧和中欧,这股力量就是来自遥远东亚的蒙古铁骑。面对这些黄色人种,斯拉夫人和日耳曼人放弃了彼此之间的嫌隙,联合起来一致作战。

在这场战争中,波兰人成为日耳曼人和蒙古人之间的防火墙,蒙古人的铁骑大多在波兰境内肆虐,对中欧造成了影响远较波兰要小。

中欧的日耳曼人也没有尽到全力帮助波兰人的义务,多数时间隔岸观火,坐看两个异族厮杀。因此,波兰在蒙古西征时期损失惨重。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尽管这样,波兰人的军事作战能力却在战争中得到了极大提升。来自蒙古的威胁缓解后,波兰反手击溃了条顿骑士团,接着与立陶宛大公国成立联合王国

至公元15世纪末,波兰-立陶宛联邦已经成为地跨波罗的海和黑海,国土面积超过一百万平方公里的欧洲强国,拳打德意志,脚踢俄罗斯,人称平独镇露大波波

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之间的对峙重又开始,两个种族之间的大战随时可能爆发。

彼得大帝厉兵秣马,沙皇俄国横空出世

就在波兰人积极整军备战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一股来自东斯拉夫的强大力量悄然崛起,这股力量就是东斯拉夫一系的俄罗斯民族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蒙古铁骑大举入侵欧洲后,俄罗斯民族即被四大汗国之一的金帐汗国牢牢统治一百余年。

金帐汗国式微后,俄罗斯民族所在的莫斯科大公国又被波兰长期霸凌,国王的继承都深受波兰势力的干涉。可以说,当时的俄罗斯是波兰根本瞧不上眼的小角色。

16世纪下半期,莫斯科大公国在伊凡雷帝的率领下,开始扩充领土的尝试,一举攻占了波罗的海沿岸的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但不久,波兰-立陶宛联邦就击溃了伊凡雷帝的军队,夺走了莫斯科大公国的部分领土。

此后几十年间,波兰一直对莫斯科大公国的王位继承施加巨大的影响。在1610年甚至攻占了莫斯科,逼迫当时的莫斯科大公国国王退位,并将其押送至波兰首都华沙

风水轮流转,莫斯科大公国自彼得大帝登基后,励精图治,厉兵秣马,逐步将俄罗斯打造成一个强大的国家,莫斯科大公国也正式升级为沙皇俄国。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到了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沙皇俄国更是伙同普鲁士、奥地利瓜分了波兰,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一位情人成了波兰-立陶宛国王。波兰复国一次就被灭一次,直到彻底消失

叶卡捷琳娜二世作为正宗的日耳曼人,曾经贵为德意志邦国的公主,继位女沙皇后,一心要和日耳曼人为主体的德意志各邦国搞好关系。

但是,在失去了波兰的缓冲后,直面沙皇俄国的日耳曼人蓦然发现,相较波兰而言,俄罗斯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那一只毛熊

波兰人尽管属于斯拉夫族,但是毕竟改宗天主教,大家还有宗教上的共同语言,而俄罗斯信奉的是东正教,还自称是东罗马帝国的真正继承人。这种信仰上的分歧,使得日耳曼人为主体的中欧、西欧国家与斯拉夫人为主体的沙皇俄国始终难以相互信任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在当时,沙皇俄国落后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也同样不入普鲁士、奥地利、法国、英国等一众国家的法眼。在他们看来,沙皇俄国就是一个暴富的野蛮民族统治的国家,而这个国家却偏偏有强大的力量,随时可能踏入中欧,西欧这片富庶之地。

日耳曼人对斯拉夫人,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恐惧自此产生,并逐渐根深蒂固。每一个有所作为的欧洲强人都将击败沙俄,占领乌拉尔山以西作为称霸欧洲的终极目标。

俄罗斯面对欧洲的浓浓敌意,仍然不断的释放善意。在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中,俄罗斯一举击败法军,攻占巴黎,解放了中欧、西欧的大片国家

此后,俄罗斯还多次充当欧洲争端的调解人,扮演了“欧洲宪兵”的角色。但这样的“善举”并没有得到欧洲国家的正面回应,反而让它们对沙皇俄国的军事力量更加恐惧起来。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因此,没过多久,英、法、意大利的撒丁王国联合起来,在克里米亚击败了沙皇俄国,彻底断绝了沙皇俄国占领土耳其海峡,染指地中海的念头。

尽管如此。沙皇俄国的庞大体量仍然让欧洲各国深为恐惧,因此,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沙俄西进就成为了欧洲国家互相勾心斗角之余共同的行动纲领

红色国家兴焉亡焉,强人普京重塑尊严

然后,一战就开打了,英国、法国发现,在这场决定国家命运的总体战中,能打,又愿意打的沙俄是最好的盟友。因此他们暂时摒弃了对沙俄的恐惧,拉拢其进入协约国阵营,一起与德、奥作战。

没想到的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沙俄没了,苏维埃来了。这个建立在沙俄废墟上的新国家,有着与当时世界上所有国家完全不同的治国方式和思维方式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一战前,共产主义的红色思潮就已经在欧洲广泛传播。一战后,红色思潮演变出红色国家,这个红色国家又是疆土面积最大,作战潜力最大,人称战斗民族的俄罗斯族建立的。这足以让欧洲国家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因此,二战初期,第三帝国尽管和英国大打出手,但是时刻都在幻想着尽快与英国媾和,全力对付东方的苏维埃。

德国的转头一击确实让苏联一度惊慌失措,但是战斗民族的好战性也被彻底的激发出来。钢铁洪流一举拿下柏林,把整个东欧、东南欧地区和德国东部染成了红色,开启了共产主义阵营的巅峰时代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随后,中欧和西欧的国家或亲眼目睹,或受媒体挑唆,一直生活在对钢铁洪流以及核灭绝的恐惧下,战战兢兢的过了近五十年。

苏联解体后,看似被驯服了的北极熊在经过十几年的阵痛后,重新又恢复了作为一个大国的尊严,不服就干的风格屡次体现。在车臣,在格鲁吉亚,在乌克兰,说打就打,毫不含糊

如此凶猛,手中又握有随时可以荡平欧洲的终极大杀器,这样的情况下,欧洲国家能不害怕吗?

因此,想尽一切办法削弱俄罗斯,将其肢解成一系列小国,使之一盘散沙,永无复兴之日,就成为欧洲国家,以及他们身后的那个国家念念不忘的想法了。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结语

所以,你看,欧洲难以容下俄罗斯,在于对俄罗斯庞大体量的恐惧。这种恐惧,起源于东方力量的数次西进,发展于西斯拉夫-波兰的一度强盛,定型于沙皇俄国的雄霸一时。

日耳曼人,包括盎格鲁-撒克逊人对自己的种族和宗教怀有强烈的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在面对强大的斯拉夫人国家时,受到了严重的挫折,也使得日耳曼人产生了不适感和心理扭曲。

他们是一群需要绝对安全感的人,而这种绝对安全感则建立在所有非日耳曼人,非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国家,必须弱小到对自己毫无威胁的地步。

打开米尔军事,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容”得下这些国家,而这个“容”,则是自上而下的,俯视的,白莲花一般荡漾圣母心的“容”。

看透这一点,也就能够明白俄罗斯为什么会与同族的乌克兰不惜一战,也能够明白欧洲为什么一拥而上,大举制裁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