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间医生二三事(高手在民间!治病需要灵感!)

 扫地僧一一 2022-12-04 发表于江苏


图片

导读:作者在基层业医已近四十年了,现退休赋闲在家,偶尔回忆起个别医事,作为闲话故事记录。文中的机构和人名均为化名虚构,病证和方剂则是真的,但每个人的病情都有其特殊性和差异性,请勿对号治疗。
图片
痢疾
鲁老师对肝病,癌症颇有研究。常能看到过去经老师治愈的病人回访先生。其中也有癌症病人愈后十几年了,又来咨询的。但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则病例:
那是夏天的一个早上,我们厂里的一位电气工程师找我。说是其女儿,当时大概就四五岁吧,现在可能快四十的人了吧。因病,在当地医院住院已快一月了,医院要给她做肠镜检查,还说有可能做要採样做病理分析。夫妻二人急得不得了,特来找我,看中医有没有办法?希望找一位高水平的医师看看。
细问病情,实际上并不复杂。原来小女孩患了“痢疾”,拉红白粘滞便,在医院住院治疗。现在大便干结如羊屎,解便极为困难,且解后仍然有红白粘液。医院考虑临床痢疾症状不是太典型,故要做肠镜检查。实际上这做肠镜检查并不可怕,只是孩子太小,也就有些担心。
鲁老师察颜观色,切脉,舌诊,腹诊后说:“请大人放心,小孩并无大碍。不用住院,回家吃中药吧。”然后处方:
白头翁30克,生牡蛎30克。二味药,五剂。
我查遍方书,还未见用牡蛎治痢疾的,颇感疑惑。不过只过了四天,工程师即来感谢,说只服了三剂,病就好了,饮食大便正常。我忙请教是何道理?
鲁老师说:“这个病人抗菌素用的太多,细菌耐药,机体与细菌互相适应,所以体征减轻。饮水不足,肠道吸收水份的能力加强,故大便干结,而痢疾迁延难愈。用白头翁杀菌,清热毒止痢。用牡蛎者,因牡蛎味咸,咸能软坚也。”并说:“这用药不能死守成规,要临证变通,跟打仗一样,根据战场情况灵活调配兵马,才能打胜。”
我真是受益匪浅,直到现在我用药处方,还是鲁老师的治法多些。
慢性结肠炎
曾经治疗一例顽固的长年腹泻病人,就得益于不能死守成规的思想,用常规治疗方法不能治愈,改用别种治法而痊愈的。也是厂里的一个工人,发作性腹痛,拉稀水一样的大便,每日五次以上。遇冷更加厉害,伏天也要用棉絮护肚。生冷饮食只要入口,腹泻必然加剧。最苦恼的是年节时不能去做客,因有时经常把大便拉在裤子里。已经经过中西医诊了四年了,七八年直肠镜检,诊断为慢性结肠炎。
我当时认为此证易辩,不外脾虚、肾亏、或木乘土、命门火衰等等而已。于是疏肝健脾,补中益气,温肾健脾等等,凡是治疗虚症腹泻的法子都拿来用,相继杂投近二个月,未见一点效果。
苦思之时,想起鲁老师之言,不能死守成规。就去读书。《景岳全书》说:“外感之邪未除,而伏留于经络。食饮之滞不消,而积聚于脏腑……病久之羸,似乎不足,不知病本未除,还当治本。”《临证指南医案》徐评说:“无邪而纯虚者或能有效,如正虽虚而尚有留邪者,则此证永无愈期。”
这意思是说,有的人患病,虽然是虚证,全身症状也表现的是虚证,但如果有一二处有实证的现象,实证比虚证更要紧些;实证的邪气,有时可能是外感之邪留于经络,或饮食停滞积聚于脏腑。病久了,看起来是虚证,但不能以虚证治疗,应该治疗病因,祛邪消积。用固涩补益的止法,如果用于无邪的纯虚证,可能有效果。但如果正虽虚而有残留的邪气在内,用补虚的方法则永远无治愈的可能了。
读到此大受启发。想这患者脉沉而有力,腹痛而不喜按。证虽然多现虚证,难道就无实邪积聚?不能以久泄必虚自囿。
改投温脾汤加味:生大黄,枳实,制附片,干姜,甘草,党参。服药后头两天,大便次数增多,拉些豆渣颗粒样大便,但腹痛减轻。以此方加减,只服了十剂,病已基本上痊愈。嘱服参苓白术散二个月善后。
急性黄疸肝炎
我们单位一个职工,平时身体极为健壮,很少生病的。突患亚急性肝坏死,不治身亡,死时还不到三十岁呢。就与鲁老师说起此事,不免叹惜不止。就听老师讲<栀子连檗汤>,说是曾用此方治疗亚急性肝坏死病人两例,均都痊愈,电台也播过,报刊也登过。
正听得入神,单位来人叫我赶快回去,说是小孩病的不轻。我不觉头都大了,儿子五岁,平素身体不是太好,真是十分的着急。那时没有高速公路,火车早晚一次,坐汽车绕来弯去的,得五六个小时左右,还算是顺利的。心急的没办法,只好坐船。待到达港口后,公汽又收了班。我们厂区在市郊远着呢,没办法只好到一个医院门诊大厅里坐等第一班公交车出发。
儿子患的是急性黄疸肝炎。起因为邻居的小姐姐患黄疸肝炎而不知,小孩老是跑去在一起玩。待邻居的女孩确诊为黄疸肝炎后,已经过了一周。儿子病时,频繁呕吐,以为是胆、胃方面的毛病。厂里卫生所的国大夫十分热心,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刚回来工作。跑上跑下热情治疗。他总以为是炎症,先点滴青霉素二天,不效。又继续点滴红霉素,把儿子滴的乱哭,几成不治。幸好夫人见机不对,说小孩打红霉素如此反应加重,莫非是肝炎吧?就问国医生,肝病怕不怕红霉素?国医生说,那是不能用的。于是赶紧拨掉输液针,此时已是全身可见黄疸了。
我回家后见儿子象面条一样软躺着,心中不觉发酸。在家里怕传染左邻右舍,急忙在卫生所里置一张床,父子二人同住一室,并进行治疗。在用西药护肝的同时,想起鲁老师的<栀子连檗汤>,于是仿照方义,每日煎服:茵陈,黄柏,大黄,败酱草,五味子,栀子。另用鸡蛋煮熟后对剖两半,去掉半边蛋黄,中间置切碎的积雪草,将蛋合起来,用丝线扎紧,再煮透后吃蛋。
不到一周黄疸退净,调理一月,带儿子请老师检查。鲁老师摸了摸肝脏说:“你这小孩命大啊。甲肝如此肝大,是非常危险的。幸好未发展为严重的肝病,要注意休息啊,三个月内勿作大的运动。”如是我将小孩置于招待所里,像软禁一样。儿子很听话,每日里看看电视,小人书什么的,就等我下班回去弄饭给他吃。这后来儿子一直身体还可以,是健将级运动员呢。
藿香正气治阳痿
那一年我到浙江开会,有朋友介绍一个病人来,患阳痿六年。因为这病已经离婚四年了,总也治不好,想叫我试一试。我对这毛病也没有好的办法,不外乎常用的几个套路。偶尔有效,多半无效。
细问病由,原来此人婚后本来性功能正常,同房次数较频,慢慢的就发觉房事时容易出汗。有一次同房时全身大汗,女人顺手弄一条湿冷的毛巾搭盖在他的后背腰上。自那以后就渐渐“不起”了。
喝了很多的药,喝的小便流清稀的白浊精液一样的东西,但就是不行。他把历年来的病历和处方给我看,我一看都是补肾填精,壮阳之品。这和我过去的套路差不多。我心里想这又是一个不能按常规治疗的病哦。不能死守成规,要临证变通才行。因为用常规套路,这个病例绝对无痊愈的可能,这么多病历和处方就是前车之鉴嘛!
细思慢想,突然就想起“藿香正气散”来了。我想这藿香正气散,风、寒、秽、湿都能治。汤头歌不是说风寒秽湿并能收吗?这患者的病因,风寒秽湿说不定都有呢。但在我的记忆里,从未有此药能治阳痿的说法。这治伤暑,伤湿,伤食,暑天感冒的药来治阳痿,要是传出去不是大笑话吗?但当时就是觉得应该用它。这可能也算是一种灵感吧。反正就是不效,对人也没有什么大的坏处。就拿起笔处方:
藿香,白芷,陈皮,苏梗,法夏,神曲,白术,厚朴,大腹皮,桔梗,茯苓,甘草。
每日一剂,水煎两次,日服两次。每次送服蜈蚣粉0.5克。这蜈蚣要带头足的,研极细末,过300目筛。这蜈蚣有毒,入肝经,功能止痉,解毒,追风,祛湿。我临床观察,见此物有很明显的抗凝作用,常发现用此物时间长了,能够稀释高粘的血液,说明它有很好的活血作用。不过未检测到相关报告。因条件限制也未作系统的病例观察,只是个人的一点经验而已。用于这个病例主要是取其解痉,祛湿,解毒,活血追风的功能。
二个月后,我在单位接到来信,居然说病已经好了。又要准备恢复“工作”了,赶紧回信,嘱咐千万要注意,房事后切忌湿冷,风寒,不然后患无穷,变病百端。也要慎服补肾填精之品,此类药多有流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