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震问彭德怀:如何处置西北四大悍匪匪首?彭总怒令:一个不留

 gs老张 2022-12-04 发表于甘肃

是结束也是开始

从1949年5月起,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和华北解放军一部进行了一系列凌厉攻势,令本就已处于劣势的西北国民党军土崩瓦解。随着西安和宝鸡的相继解放,“西北王”胡宗南手下的几十万精锐兵败如山倒,他本人也狼狈地逃到了汉中,永远离开了西北。

与此同时,和胡宗南集团共同走向末日的,还有盘踞在此地几十年臭名昭著的地方武装——马家军。以马步芳、马鸿逵等人为首的马家军和胡宗南集团相互勾结,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西北野战军为保地方稳定,也为报十几年前的西路军之仇,坚决肃清残匪。

兰州一战,解放军歼灭俘虏马家军共27000余人;宁夏一战,解放军歼灭俘虏改编马家军、国民党军共40000余人。

文章图片1

兰州战役

1949年9月,彭德怀彻底终结了国民党反动派与马家军统治西北的漫漫长夜,西北大地终于迎来了新生。

对广大西北人民来说,他们终于挣脱了反动恶霸的枷锁,可以开怀庆祝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但对身经百战的西野司令员彭德怀来说,这既是结束,也是开始。

因为,西北的剿匪还没有结束,他们的残党余孽仍在。

原来,早在马家军覆灭之前,蒋介石特别授意马步芳、马鸿逵二人,称可以将马家军化整为零,再加上胡宗南的国军残部,在青海、甘肃、宁夏等地对解放区进行各种袭扰,先让解放军焦头烂额以至于在西北站不稳脚跟。然后就是等,等到美国和苏联闹掰,等到远东局势紧张,等到第三次世界大战......那时候,国民党就能重新回到西北“东山再起”。

毫无疑问,蒋介石这就是让西北残匪学学共产党打游击的本事,只不过这主意实在不识时务。

然而那些胸无点墨,平日里只知欺男霸女的残匪一听国民党“有可能回来”,便相信了蒋介石的挑唆,还真的“像模像样”地在当地打起了游击。

西北野战军司令部里,彭德怀对着地图分析,兰州战役后的马家军残部大都已无战意,解放军在青海省几乎是一线平推,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顶多是小打小闹。但就歼灭俘虏敌人的数目来看,应该还有几万残匪“消失”在了茫茫西北大地上。

文章图片2

彭德怀

解放军没遇到像样的抵抗,其原因绝不是残匪已经肃清,而是残匪现在学会了避重就轻,不再和解放军硬碰硬了。他们做起了缩头乌龟,正在山岭高原之间徘徊观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扑上来咬我们一口。

在彭德怀眼里,这群乌合之众和共产党打游击,纯粹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西野收拾他们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不止彭德怀,同样持这种看法的还有西野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

为了永绝西北匪患,彭德怀让王震指挥14万大军剿匪,叮嘱他务必清除所有匪患。

王震听罢,称彭德怀太看得起他们了,胡宗南和西北“二马”覆灭之后,剩下的人只是一些零散草寇,要解决他们哪里用得上14万大军?

从不轻敌的彭德怀严肃地告诉王震,绝不能小看这群刚吃了败仗的散兵游勇,他们都是本地人,比我们熟悉当地环境。而且又与我军作战多年,对我军的作战风格很是了解,如果这帮人在本地化整为零,解放军还真不一定能顺利找到。

王震点点头,觉得彭总说得有道理。多年的革命斗争经验也告诉他,一场正规作战的大获全胜有时并不能代表整场战役的获胜,我们不仅要防住敌人的明枪,还要防住他们的暗箭。

当王震带着14万大军出发的时候,心里也在思忖着作战计划,想着只要抓住主要矛盾,将胡宗南和西北“二马”覆灭之后主要的几股残匪击垮,其余的也就不足为惧了。

文章图片3

王震将军年轻时

经过调查,那时西北势力较大的残匪一共有四股,分别是陕西恶匪周寿娃、马家余孽马云山、凶悍土顽张海䘵、狡猾“贺兰王”郭栓子。

胡宗南和马家军一走,西北就开始“军阀混战”,这些平日里的跳梁小丑纷纷跳出来称霸王。

然而,在西北骄横跋扈惯了的残匪头子们,完全没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陕西恶匪周寿娃

周寿娃外号“周狼”,这外号一听就不像善类。

据说他小时候家境贫寒,靠着熬苞谷糖拿到集市上去卖为生。那时西北民风彪悍,盗匪猖獗,周寿娃每每看到集市上有人欺行霸市、拿枪欺压农民便羡慕不已,心里发愿:自己将来也要成为这样的人,绝不能就这么一辈子卖苞谷糖。

1935年,周寿娃通过一些人脉关系成功混进了国民党联保办公处,做了腰市自卫队长王益三的护卫兵。结果他做个护卫兵也不踏实,竟想来个监守自盗,把王益三杀了取而代之。

后来事情败露,周寿娃终于落草为寇。

周寿娃的“发家”主要靠着两场劫掠。第一次是劫掠了一支在西荆、黄川、大荆一带活动的国民党部队,周寿娃凭着对地形的熟悉,带着20多人混进他们的队伍,足足杀了他们80多个士兵,还抢了100多支长短枪;

文章图片4

民国时期的土匪

第二次,周寿娃劫掠了当时秦川一带势力更大的土匪——古世珍。他们靠着缴获来的枪支弹药突袭了古世珍在大荆的两处营地。古世珍的人马几乎没有任何防备,就这样被周寿娃杀了个狼狈不堪。

就这样,一个在集市上毫不起眼、卖糖的货郎担,摇身一变成了陕南土匪一霸。发迹后,穷小子周寿娃又得到了在商县北区当团长的族兄周维华的庇佑,居然正式获得了一个“官方头衔”——大荆镇保甲自卫队长。

从此,周寿娃在陕南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有了“官方头衔”的他更是肆无忌惮。

周寿娃极度好色,娶了6个老婆嫌不够,到处带人强奸妇女,经他侮辱过的妇女多达百人以上,甚至还奸污过人家刚过门的新娘;

有一次他眼睛生病,听别人说人的心和胆可以医治眼病,于是便杀人取心胆治病;

至于各种烧杀抢掠那就更不计其数了,而且周寿娃杀人绝不留“后患”,通常都是一家人全体灭门;

不只是普通百姓,就连过去抗战时的共产党游击队员,周寿娃也照杀不误。

为恶15年,“周狼”周寿娃在当地人神共愤。

文章图片5

民国时期的西北土匪

后来胡宗南惨败,手下的残兵败将投奔周寿娃,人数足有一个保安旅,大概1500多人。鼠目寸光的他便以为从此有了“官军头衔”,竟自封陕南司令,公开抗拒解放军,妄想成为“胡宗南第二”。

得意忘形的周寿娃还放出“豪言”:“我要枪有枪,要粮有粮,打他几年游击怕啥,我就不相信共产党能坐天下!”

不过很快,周寿娃便遭到了现实的狠狠摧残。

王震率领西北野战军主力杀到时,决定用两个团的兵力干掉这伙匪徒。两个团兵分两路,一个团对付周寿娃手下那群乌合之众,另一团专门对付那一个国民党保安旅。

战斗过程出人意料,解放军专门在保安旅还没有做好战斗准备时就发起冲锋,仗还没打完,那1500多人就齐刷刷地投降了。

而专门对付周寿娃群匪的那个团,甚至连冲锋都没有发起,敌人就四散而逃了。

后来,解放军开始了一场大搜捕,当地群众都恨死周寿娃了,纷纷站出来给解放军提供线索。在反复地摸索和巡查之下,终于将周寿娃手下的残匪清除干净了。

但周寿娃本人却逃了。

无法无天的周寿娃,着实是个“人菜瘾大”的家伙,没有人家的庇佑,其实他啥也不是。

文章图片6

前往西北剿匪的解放军

蒋介石为了在西北遏制共产党,所以让胡宗南联合马家军一起作战,这也就相当于将西北所有土匪收入麾下。有了这个巨大的“保护伞”,周寿娃之流才可能为所欲为。

现在蒋介石下野了,胡宗南也完蛋了,失去了“保护伞”周寿娃还以为自己可以就此“上位”。殊不知在共产党眼里,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地方土顽,连国民党杂牌军都算不上。过去的一切“威风”,只不过是他狐假虎威罢了。

周寿娃的失败,就是败在他的毫无自知之明上。

在他兵败前的一刹那,也许会觉得其实自己才是最可笑的吧。

马家余孽马云山

接下来去甘肃剿灭马云山,王震改变了策略,因为这人过去是马步芳的部下,实力不可小觑。

即便马家军早已灰飞烟灭,即便那时新中国已经成立,马云山仍然贼心不死,企图恢复马家过去在西北的“荣光”。

马云山和马家军所有人一样,都是熟悉民风民情的青海当地人。据说当年马步芳兵败时,曾经处心积虑地让马云山回他们的老巢平凉组织暴动,设法把共产党的解放区搅个天翻地覆。

文章图片7

穿军装的马家军骑兵

临走前,一向吝啬的马步芳给马云山留下了15根金条充作行动之资,还给他封了个“忠义军前进指挥所直属第一支队司令”的草寇头衔。

虽然马家军已经覆灭,但马云山对把解放区“搅个底朝天”的兴趣还是有的。

于是,马云山偷偷潜回了原来驻地,利用本乡本土的人际关系很快就召集了众多旧部,组成了一支百余人的残匪队伍。马云山过去当抢匪有个特点,那就是从不抢劫自己同乡的地主老财,这点“人情”让他很快就恢复了当地的情报网。

马云山经过了3个月的谋划,带着100多部众袭击了共产党位于会宁的区政府,一下子抢走了50多支枪。首次尝到甜头的马云山为了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又率匪偷袭了固原王家洼的游击队,杀害了10多名游击队员。

经过一系列的烧杀抢掠,马云山的实力渐渐壮大了起来,他将手下那些流氓地痞、马家军的余孽们集中到一起,还以“司令”为名将其中几个头目封为“军长”、“师长”、“团长”和“专员”。到1950年4月底,马云山任命过的“官员”就多达300多人,整支残匪更是发展到了4100余人的规模,足足有19个“战斗团”。

文章图片8

西北土匪骑兵

5月7日,马云山带领一群匪徒直接袭击了平凉安国区第三乡人民政府,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没有任何人性可言。在这种肆无忌惮地凶残暴戾之下,100多名党政干部血洒安国。

但这还没有完,马云山即将掀起一场震惊整个平凉地区的大叛乱。

王震带兵过来的时候心里十分明白,马云山之所以能在当地做大,那是因为他让很多百姓受到了蒙蔽,甚至说了不少共产党的坏话。而马云山本人虽作恶多端,但他从不会抢劫当地百姓,以此赚取他们的支持。

说实话,这倒有点共产党“群众路线”的味道。

但如此“群众路线”太过小家子气,只要老百姓得知了真相,这一套方法根本站不住脚。

王震一阵哂笑,称马云山这个土匪真是昏头昏脑,殊不知共产党是群众路线的老祖宗?你会在当地搞“群众路线”,难道共产党就不会搞?

王震一声令下,部队化整为零,深入各县各乡,处置当地土豪劣绅,分给百姓田地,与群众打成一片,还帮着维护治安。

文章图片9

王震(中)和战士们在一起

久而久之,百姓们才意识到,真实的解放军和马家军他们宣传的完全不一样,不仅与民秋毫无犯,还经常帮百姓干活,待人和气,军纪严明,从来不拿百姓的东西,什么偷盗抢劫那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共产党货真价实的群众路线,相比马云山的小家子气“群众路线”要好得多了,当地群众们纷纷站到了共产党这一边。

在他们的帮助之下,王震手下的官兵很快便找到了马云山的踪迹,解放军出动了机动性极强的骑兵部队,追得马云山残匪满山跑。

最后,马云山残余势力被解放军团团围住,大势已去。

与此同时,平凉暴乱也顺利平息,马云山被俘虏,解放军共歼灭残匪近3300人。

周寿娃漏网,马云山是王震他们抓到的第一个匪首,至于怎么处置,王震自知不能擅自做主,便请示彭总定夺。

彭德怀只说了一句相当干脆的话:“这种罪大恶极,顽抗到底的匪徒还有什么饶恕的余地,一律就地击毙!”

于是,恶贯满盈的马云山被解放军执行枪决。

文章图片10

身穿军服的马家军

王震清楚彭德怀的脾气,既然彭总下了这个命令,那么之后抓到的匪首也得一律照此处理。

八天八夜抓捕张海禄

和马云山一样,盘踞在宁夏的匪首张海禄过去也在马家军手下做事。只不过,他们属于“宁马”马鸿逵那一支。

解放前,马家军在青海、宁夏一带坏事做尽,兰州战役后的马姓氏族在当地几乎没有了立足之地,这才让张海禄这些外姓人有了聚众闹事的机会,这也是“西北四大匪首”中只有马云山唯一一支马家独苗的原因。

1949年10月之后,即便已经得知新中国已经成立,即便知道时代已经发生巨变,张海禄还是没有放弃抵抗,他将当地两支土匪队伍收入囊中,拉起了一支200余人的残匪武装。

张海禄经常对自己地盘上的老百姓进行各种程度的洗脑,将自己的形象营造得无比神圣,称自己就是马家军的继承人,自己所带领的部队就是“仁义军”。那些西北目不识丁的愚昧百姓很少有人接触过解放军,所以都听信了张海禄的谣言哄骗。

无疑,这一手绝对是张海禄从马家军那里学来的。

文章图片11

正在训练的解放军

有些老百姓听信了张海禄颠倒黑白的扭曲思想,甚至公然抢夺公家财产,而且还认为所作所为都是“仁义”的,都是无罪的。张海禄很好地继承了马家军对百姓施以小恩小惠而获取支持的手段,不过同样是不识时务。

在西野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眼里,张海禄的部众虽说只有区区200余人,但在百姓中造成的不良影响比那1000人、2000人的残匪武装还难对付。

如此顽劣匪徒,王震誓要依法剿灭。

张海禄的人马和解放军作战十分狡猾,他们自知不是正规军的对手,白天与解放军反复周旋,到了夜晚便化整为零,将全部兵力分散开来。由于当地群众都受过张海禄的“洗脑”,所以他们能得到群众的照顾,就像一把盐洒进大海一样,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解放军看不见也摸不着。

但他们完全低估了王震消灭他们的决心,解放军直接来了个如法炮制,宁夏军区部队和西野独立一师同样化整为零,深入当地群众,告诉他们张海禄的所作所为是罪大恶极的,然后发动群众给解放军提供情报,最后根据情报对张海禄手下的残匪反复挖掘,全力搜捕。

很快地,王震就率领解放军把残匪们一个一个地揪了出来,并击毙了张海禄手下的两员大将——马绍武和李成富。

文章图片12

解放军在剿匪行动中

遭到毁灭打击的张海禄凶性大发,嚷嚷着总有一天要“报仇雪恨”。

1950年6月12日左右,王震和宁夏军区突然得到了一个消息,称张海禄率领着还没被消灭的残匪袭击并抢劫了西山窑的乡政府,还杀了乡长的弟弟。

王震当即命令西野独立一师赶过去剿匪,没成想张海禄的人马袭击完了就脚底下抹油,应该是有人提前给他通风报信。

不过我军已经掌握了张海禄部众的行动轨迹,独立一师的马参谋长亲自带领骑兵实施抓捕,张海禄逃到哪里,解放军就追到哪里,张海禄残匪不停地变换路线逃窜,解放军也不停地变换路线追捕。

本来张海禄以为,自己一定会成功把解放军通通甩掉,但解放军这次完全不同以往,好似根本不知道累,他们紧紧地贴着张海禄的人马,就是不放手。

就这样,双方的追逐战从宁夏海原县一直到甘肃打拉池,然后又回到海原县。解放军的穷追不舍让这伙残匪气喘吁吁,他们都觉得这次是绝对跑不掉了。

这场横跨宁夏、甘肃的追逐战整整进行了8天8夜,大部分残匪都累得筋疲力竭,纷纷举枪跪地投降。但是,张海禄还是逃脱了,他躲进了深山老林里。

文章图片13

西北土匪

解放军战士们随即展开了大搜捕,誓要抓到张海禄。

搜捕一连进行了十几天,还是没有进展,不知道他躲哪儿去了。

正当战士们一筹莫展时,突然有人发现一个小男孩背着一个箩筐上山,里面装着好几个大锅盔。

解放军问他是做什么的,小男孩说是去割草,锅盔是他带的干粮。

这一听就是假话,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吃得了这么多锅盔?解放军怀疑他是去给人送饭,而且绝对不是好人,否则他为什么要撒谎?

在解放军的循循善诱之下,小男孩大哭了起来,说有几个土匪藏在山洞里要他送饭,不送的话,他们就会杀了男孩的爸爸。

解放军让小男孩不要怕,随即跟着他去了那个土匪藏身的山洞,果然在里面找到了好几个残匪,其中就有张海禄。

张海禄落网之后,王震不用再请示彭德怀了,十分干脆地将他们消灭殆尽,张海禄也被当场击毙。

文章图片14

解放军公审土匪

也许张海禄被枪毙之前,他会因为和解放军为敌而后悔吧!

狡猾的“贺兰王”郭栓子

郭栓子原名郭永胜,是贺兰山一带的悍匪,此人绝对可以称为“匪中之匪”。

因为其凶残暴戾,相比马家军几位头目有过之而无不及。

郭栓子的“鼎盛时期”,手下曾经拥有3000多人马,常年在宁夏北部甚至内蒙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郭栓子自称“贺兰王”,而被他欺负过的百姓则称呼他“郭阎王”、“郭剥皮”。

他们的气焰甚至嚣张到了连“宁夏王”马鸿逵都要出兵围剿,但郭栓子是贺兰山中的惯匪,自己连同手下人脑子都是鬼精鬼精的,在加上他们的枪法不错,马鸿逵对他们的数次围剿都以失败告终。

既然打不过,马鸿逵就想着招安。他给郭栓子建了3座豪华的大院,同时还给了他10顷良田。郭栓子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从此以后就给马鸿逵卖命了。

文章图片15

马鸿逵

1949年,杨得志的解放军第19兵团进攻宁夏,马鸿逵的人马土崩瓦解,此时的郭栓子眼看大势已去,便带着残部假装向解放军起义。

其实,郭栓子在之前早就得到了马鸿逵的“授意”,让他先向共产党起义保全自己,再暗中发展武装力量,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1950年,宁夏残余的很多国民党特务到处散布谣言,妄想扰乱民心。同年3月5日,误以为时机成熟的郭栓子直接叛逃了,准备到老巢贺兰山“占山为王”。之后,郭栓子搜罗了很多马鸿逵的旧部下,成立了一个“贺兰山黑虎军”,他想要重新当“贺兰王”。

3月9日,郭栓子的部下谢占奎带领残匪,窜至惠农县上庄犯下了血案;

3月23日,郭栓子又率领残匪袭击了宁夏剿匪部队194师教导队的20余名生产员;

7月31日,郭栓子又率部偷袭了定远营,给剿匪部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令人悲痛的是,宁夏军区副司令曹动之将军也被郭栓子残忍杀害。

郭栓子知道,想要获得国民党方面的支持,那自己在西北的动静必须越大越好。但他不知道,解放军已经彻底被激怒了。

文章图片16

王震将军(右)和夫人

郭栓子的一系列残暴行为,尤其是曹动之将军的死,让西野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和华北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怒不可遏,指战员们也都义愤填膺,纷纷请求出战。

王震将军拍案而起:“无论出动多少人,也要把这股土匪全部消灭,一个都不要留!”

解放军集结了65军以及驻扎在宁夏的8个步兵营组成剿匪部队,朝着郭栓子的老巢贺兰山大举进发。

郭栓子带着的那帮残匪只有在偷袭的时候能占点便宜,一旦到了正规战场,作战指挥上的缺点就都显露无疑。贺兰山下,一群乌合之众很快就被身经百战的解放军们打得七零八落,过去异常猖獗的土匪,现在统统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但匪首郭栓子不见了。

过去,郭栓子为了不泄露行踪,一向都是轻装简从,所以即便是他的部下也很难说清楚他究竟藏到了哪里。

但这时候,地方的公安同志突然传来一条消息,说他们找到了郭栓子的家人。在公安干警的好言相劝之下,他们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郭栓子没跑,他还在贺兰山。

文章图片17

解放军剿匪部队

此时天气已经快要入冬,冷风飕飕地直往人脖子里钻,但是王震决心要在1950年冬天之前解决西北所有匪患,要不然当地老百姓都过不好年,现在只剩下郭栓子这一路匪徒了,一定要尽快抓到他!

于是,所有战士们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就往贺兰山里钻,开始了全面的搜山行动。

搜索了一个月后,他们在大峰口山区的一片树林突然遇到了一股40多人的土匪,解放军见状直接开火,他们立马就投降了。大家伙上去一看,那40多个汉子都饿得不像人样了。

郭栓子就在里面。

也许郭栓子至死也不会想到,“泄露”他行踪的是他的家人。

1950年11月19日,在一场正义的公审大会之后,西北为祸十几年的悍匪郭栓子被执行枪决,张怀忠、杨洛娃、谢占奎等其余匪首也相继获得了应有的惩罚。

值得一提的是,最开始侥幸逃脱的周寿娃本来想着避避风头,而且还妄图将来东山再起,但老天岂能饶恕这等坏事做尽之人?时代已经变了!藏无可藏的周寿娃最后终于落网。

文章图片18

土匪公审大会

1950年12月23日,在周围百姓的一片唾骂声中,周寿娃夜在商县这片他为非作歹了15年的土地上被执行枪决。群众一片欢呼,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以报多年血海深仇。

尘埃落定

50年代初的剿匪行动,展现了新中国兑现对老百姓幸福生活的承诺,而西北“四大悍匪匪首”的落网,则预示着西北人民幸福生活的开始。

土匪是中国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他们大都出身贫寒。有人在贫寒中上进,有人在贫寒中生恶,有的天生性格残暴,有的则是不得已落草为寇。共产党既然要建立一个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的国家,那么这种地方武装必须不能存在。

因为他们不属于政府的管理,而且手上有武器,只要他们想就可以发动暴动,古人云: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所以对土匪首先要进行招抚,让那些不得已落草为寇的人回归到人民中间来,而那些冥顽不灵,欺男霸女,注定要与人民为敌的凶残劣匪,则要坚决予以剿灭。

只有这样,生活才会有希望,人民才会有安宁。

所谓人道主义,就是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

这一切,主持西北剿匪的王震将军功不可没,当彭德怀听到西北四大匪首全部处决的消息后,也是长吁了一口气。

文章图片19

老年的王震将军

不过,彭德怀的弦在那之后绷得更紧了。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仁川登陆,彭德怀被中央召回北京,即将迎接一场更大的挑战。

(全文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