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988元浴袍被群嘲,「明星潮牌」不灵了?

 新用户49687622 2022-12-05 发表于北京



11月21号,欧阳娜娜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倒数22个小时」,配图则是六张她身穿白色浴袍的照片。

这里提及的倒数22个小时,指的是欧阳娜娜的个人品牌「nabi」即将上线和粉丝见面。欧阳娜娜曾称,为这个品牌筹备的时间长达两三年,再结合那六张甜美惬意的浴室照,粉丝纷纷前来留言:「期待」。



22日,「nabi」如约上线和大家见面,但风向却一下子被逆转。此前的「期待」变成了「失望」,原因就是——贵。




「nabi」目前只上线了小程序商城,全部商品也仅有8件——浴袍、睡衣、兔子玩偶、卫衣、卫裤、袜子围巾和眼罩。最便宜的是单品是眼罩,标价148元;最贵的则是浴袍和睡衣套装,标价988元;两双袜子也卖到了168元。

还不包邮。


目前除浴袍、睡衣外,均显示售罄


988啊!明明可以直接抢钱,却还要给我一件100%聚酯纤维的浴袍……

其实贵并不是原罪,如果用料扎实,设计巧妙,那么988元的浴袍甚至都不能算奢侈,只能算轻奢。然而粉丝们不买账的原因就是,这两点他们都没有看到。

详情页中明确展示,浴袍主体采用了86%的聚酯纤维,睡衣外层也是100%聚酯纤维,内衬还算良心地使用了棉和桑蚕丝。




这个不算高级的用料,品牌却把它放在了商品详情页的最上端展示,让溢价更明晃晃地被摆在了台面上。更何况这是贴身穿着的浴袍和睡衣,对质地的要求更高。让人掏千八百块钱买件浴袍也可以,但连纯棉,都不给吗?

打开橙色小软件,你会知道有哪些品牌能把自己的浴袍卖到千元。大家都熟知的万豪,旗下丽思卡尔顿酒店的浴袍就卖999元。酒店品牌的溢价够高了吧,但这件浴袍也是纯棉。

当然,纯棉并不代表着绝对的好,聚酯纤维也不代表绝对的烂,但谈到设计,「nabi」更是有点捉襟见肘了。

欧阳娜娜曾表示,「云朵胶囊系列是围绕我很喜欢的自然元素——云朵来构思的」,所以「nabi」所有单品都使用了纯白色。可偏偏纯白色最考验设计感,而如果说「nabi」有什么设计的话,可能就是那个金棕色的手写体logo了。




所以20块钱一双的白袜子,加上logo摇身一变80块?




以至于在小红书上,白色的饭碗、平平无奇的白瓷水杯、甚至是一卷卫生纸,都被p上了「nabi」logo,阴阳怪气、火力全开、无情嘲讽。


不过,「nabi」的单品并非完全没有下过心思的痕迹。

纯白的睡衣采用了华夫格设计,从官方图和博主们的上身照中也能看出,效果并不廉价。浴袍的宽腰带、兔子耳朵设计也是巧思。



欧阳娜娜平时确实也偏好这种浅色、极简的风格,她是有将自己对设计的理解融入到品牌的单品中的。如果定价是388而非988,事情绝不会像现在这样难以收场。




「nabi」也给所有明星提了个醒:明星靠时尚品牌圈钱,不灵了,甚至还有点危险。

「nabi」口碑的崩盘并不是赚不到钱那么简单,它也对艺人本身造成了反噬。在品牌推出后的2天,欧阳娜娜在微博中发布了新剧《永安梦》的宣传,评论区已经看不到粉丝控评的影子,那些被消耗了好感的粉丝,已经无力再为艺人维持体面。






真正存活下来的明星时装品牌也不少,这些成功运营多年的品牌告诉我们:明星品牌不光靠个人影响力,长期主义也很重要。

走极简风格并在博主圈子里相当受欢迎的 The Row,背后的创始人是奥尔森姐妹。这两位在美国是家喻户晓的童星,她们的妹妹 Elizabeth Olsen 是《复仇者联盟》中的猩红女巫,对国内观众来说也相当眼熟。




不过,在 The Row 成立后,奥尔森们并没有通过个人影响力大力带货,甚至在品牌创立后的三年内没有以设计师身份接受采访。她们认为「The Row」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时装品牌,应该凭设计出圈,而不是搞名人效应。


The Row 2023 Pre-Fall

贝嫂 Victoria Beckham 的个人同名品牌成立于 2008 年,与 The Row 相反,Victoria 在早期街拍中尽可能多的上身自己品牌的单品,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做最好的代言人。

同样的,Victoria 也扎扎实实地亲自操刀设计,自 2008 年之后所有精力基本都投注在时装品牌当中。Victoria 按照传统的设计师品牌运营自己的时装系列,一季一季地筹备自己的大秀。


Victoria Beckham 2023 Spring


即便如此,还是传出了 Victoria Beckham 财务状况紧张的消息,想在如今的服装圈子分一杯羹,哪有那么容易?

而近期常常被拿来和 nabi 对比的 Drew House,则是贾斯汀比伯的个人潮牌,由比伯与造型师 Ryan Good 共同创立。Drew House 有浓烈的街头风格,带有黄色描边的「drew」字母和黄色笑脸都成为了经典标识。


DrewHouse 的两双袜子210元
相比之下 nabi 还算平价


比伯也很懂潮牌化运作。2017 年底,他在个人IG上发布了一张穿着带有黄色笑脸刺绣图案的酒店拖鞋的照片,而这双酒店拖鞋,就是 Drew House 的首个上架单品,售价 4.99 美元。

这双拖鞋瞬间售卖一空,Drew House 也用这个廉价、有点实用又有点奇怪的小玩意彻底打开了知名度。




目前 Drew House 的官网售卖着200余款单品,彻底成为了一个完全可以脱离明星而存在的独立潮牌。


Drew House 售价 2480 元的毛衣单品


即便上述三个明星品牌的定价都不算便宜,单品均价均超千元,但产品本身的风格和设计可以让人信服,sku 也足够丰富。在这一点上,仅有8件单品的「nabi」显然做得还远远不够。

粉丝们在评论区要求欧阳娜娜给出回应。然而,现在的局面确实是难上难下。如果直接放弃品牌,虽然未必花费了太大的成本,但目前显然没有回本,一通操作反而成全了一笔亏本买卖,得不偿失。

但如果如粉丝所愿全线降价,又会表明产品有大幅降价空间,相当于自己承认溢价严重。即便降到平价水准,也伤了粉丝的心,又有谁会买单呢?





纵观整件事,那个反复被检验的真理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人赚不到自己认知以外的钱,原来明星也一样啊。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