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4岁爱女被害,父亲跨国追凶整整29年,终将凶手绑架回国受审

 书页无卷 2022-12-05 发表于河北
图片

1982年7月10日上午,一位远在法国的老父亲突然接到一通跨国电话。

电话中带来噩耗,犹如晴天霹雳,他14岁的宝贝女儿客死他乡了。

自此开始,这个失去爱女的父亲,开启了长达29年的为女伸张正义和复仇之路。

大家好,这里是奇闻观察室,我是长风

之前 我们讲过一期,德国母亲为爱女复仇,不惜在法庭上连开8枪击毙凶手的故事。

而今天的故事是一位老父亲为爱女复仇,追凶多年不惜使出非常手段。

他说“我绑架了杀害我女儿的凶手,因为这是伸张正义的唯一途径。

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面我们就先穿越回1982 年,带大家重新梳理一下案件的细节

图片

1982年·德国·博登湖畔林道

林道(Lindau)地处德国最南部,处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三国的交界处,坐落在博登湖东岸的岛上,风景秀丽,是一个非常适合旅游的小城。

图片

今天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安德烈·班伯斯基(André Bamberski)1938年出生于法国,后来成了一名会计师。

图片

他妻子叫丹妮尔·冈宁(Danielle Gonnin),两人婚后就来到了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生活。

图片

没几年,女儿卡琳卡·班伯斯基 (Kalinka Bamberski)出生了,又几年,儿子尼古拉斯 (Nicolas) 出生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图片

1974年,6岁的女儿卡琳卡出了车祸,好在救治及时,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在治疗期间,安德烈一家结识了一位德国医生迪特尔·克伦巴赫 ( Dieter Krombach ) 。

这个迪特尔名气很大,典型的成功人士,他是一位医学博士,在德国领事馆担任医师的同时还在其它医院兼职。

当时他就住在安德烈家附近,很近的那种,只隔着几栋房子。

由于离得近,迪特尔也比较照顾住院的卡琳卡(安德烈和丹尼尔的女儿),两家人也就慢慢熟络了起来。

图片

此时安德烈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迪特尔会让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迪特尔是成功人士不假,但同时也是个龌龊之徒。

他私生活非常乱,常游走于多名女性之间,他的第一任妻子24岁就不幸去世了,有人怀疑,就是他下的手。

仅10个月后,他就再婚了,婚后继续在外拈花惹草,风流成性,迷途难返。

这不,他一眼就看上了年轻漂亮的安德烈的妻子丹尼尔,我合理的怀疑他当初关照卡琳卡(安德烈和丹尼尔的女儿)就是为了接近丹尼尔。

作为资深海王的迪特尔,一心想要给好朋友戴顶绿帽,总找各种理由搭讪丹尼尔。

也不知道是老夫老妻,没了激情,还是渣男迪特尔太会撩,总之,丹尼尔很快就沦陷了,两人经常偷偷私会。

事件一久,安德烈自然也是有所察觉,他找迪特尔当面对质,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怎么办呢?一个字,躲!

安德烈带着全家搬回了法国佩希布斯克Pechbusque,这下总落个清静了吧。

图片

可没想到,迪特尔把婚一离,追到了法国

他找到丹尼尔后,一套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说的丹尼尔是热泪盈眶,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他们又恢复到了以前,经常私会,只不过换了个城市,这种关系持续了一年多。

图片

1976年,丹尼尔痛下决心,离婚!她要彻底投入了迪特尔的怀抱,离婚后的丹尼尔跟着迪特尔去到他的故乡德国博登湖畔的林道过日子。

根据离婚协议,2个孩子的跟着父亲安德烈,他们一家三口在法国生活多年。

1980年7月,他带着孩子又回到摩洛哥,此时的卡琳卡,已经长大了。

图片

她有迷人的蓝色大眼睛,金色的长发,热情,阳光,她酷爱户外活动,什么冲浪,滑冰,滑雪,玩的都还不错。

而另一边远在德国的丹尼尔或许是太想孩子了,她想要回2个孩子的监护权。

一场官司下来,丹尼尔胜了,接着卡琳卡和弟弟,就到了德国的一家法语学校读书。

可姐弟二人,早习惯了待在父亲身边,又不会德语,待在德国实在难熬。

所有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在德国过完最后一个暑假,1982年9月就回法国找父亲,并且再也不回来了。

图片

可没想到,还没等计划实施,卡琳卡就香消玉殒了。

图片

人亡

卡琳卡的继父也就是迪特尔,提供的给警方的信息是这样的。

图片

1982年7月9日,卡琳卡去世前一天,她在家附近的湖里游泳、冲浪、她喜欢这些,所以玩得很是尽兴。

到了晚上7:30,晚饭过后,迪特尔给卡琳卡注射了一种钴铁化合物Kobalt-Ferrlecit。

他说这是卡琳卡主动要注射的,目的是帮她把皮肤晒黑,可以得到那种小麦色的健康皮肤。

图片

晚上10:30,迪特尔去看了下卡琳卡,还给她倒了杯水。

凌晨,卡琳卡房间的灯还亮着,迪特尔就又去了一趟,给卡琳卡服用了一些镇定剂,帮助其入睡。

早上,迪特尔发现卡琳卡没了呼吸,作为医生的他尝试了急救,可无济于事,卡琳卡已经凉透了。

图片

后来法医出具了长达16页的尸检报告,报告显示:

卡琳卡胃中还有未消化的食物,推算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凌晨3-4点;

气道和肺部有吸入胃容物;

手臂,胸部还有右腿都有针孔痕迹;

下体周围有新鲜血液,还有撕裂伤,内有白色物质,死因则未知。

图片

从尸检报告不难看出,卡琳卡当晚遭受了性侵,而案发时多次进入她房间的迪特尔很有嫌疑。

可奇怪的是,德国警方只通过电话对迪特尔进行了一次询问。

尽管在电话中他的说法跟之前自相矛盾,说注射钴铁化合物是为了给贫血的卡琳卡补血,而不是之前说的帮她晒黑,警方也没有追究。

一通象征性的询问电话之后,此事就没下文了。

后来安德烈无意中得知,尸检的时候,迪特尔竟然出现在尸检现场,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但德国方面解释,迪特尔是站在门外,没有妨碍尸检的公正。

图片

总之德国警方简单的调查后,就得出缺乏“足够的嫌疑”,没有理由提出指控的结论。

意思就是,卡琳卡的去世不涉及命案,案件就这么荒唐的结了。

父亲安德烈心存怀疑地等了三个月,拿到了卡琳卡的尸检报告,报告内容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测,迪特尔脱不了干系。

图片

随后,他找了法国专业法医就尸检报告进行了请教,发现报告里有关键问题表达得含糊不清。

比如下体的白色组织属于谁的,并没有检验,被害者有没有遭受性侵也不确定。

于是安德烈在德国申请了重新调查,并申请拿回卡琳卡的生殖器器官,希望能再次检验。

可检察官以没有足够的理由重新检查,拒绝了他的要求。

图片


      不过额慕尼黑的法医沃尔夫冈·斯潘 (Wolfgang Spann) 给出了一个结论:

注射钴铁化合物Kobalt-Ferrlecit极度危险,如果是在饭后立马注射,可能导致恶心,呕吐等。

极端情况还会呼吸衰竭或心脏骤停,必须要全程密切监督。

得知此消息后,安德烈聘请了德国著名律师律师罗尔夫·博西(Rolf Bossi),让他帮忙争取重审。

图片

罗尔夫忙活了好一阵,取得了迪特尔家其他人的口供,可以确定注射药物的时间正是饭后。

可是,德国法庭还是以理由和证据不足,驳回了重审请求。

在安德烈看来,凶手就在眼前,却拿他没办法,只能孤身前往迪特尔所住的林道,准备靠掀起舆论来博得一丝机会。

无计可施的安德烈想通过舆论来博一丝机会,他孤身来到迪特尔所住的林道,印刷了大量传单,散发给了附近居民。

传单大致意思是说,迪特尔道貌岸然,他杀人凶手,杀害并侵犯了卡琳卡,还暗示其背后有位高权势的人充当其保护伞,妨碍司法调查。

如此一闹,果然在当地引起了风波,作为当事人的迪特尔不堪其扰,直接将安德烈直接以诽谤罪告上了法庭。

图片

这起官司判得倒是快,安德烈输了官司,需要赔付50万马克给迪特尔。

安德烈当然不服,要钱没有,他继续发传单,不顾一切地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在接下来的几年,安德烈想尽了各种办法,希望德国能重审此案,可每次都被无情驳回了。

图片

绝路

1985年,德国方面终于同意,对切除的器官再次检验取证。

不过器官早已跟着卡琳卡的遗体被送到法国安葬了。

安德烈痛下决心,挖开女儿的坟墓,墓是开了,可所说的器官并不在里面。

最重要的证据丢了,这就意味着最后翻盘的机会也没了。

他认为肯定是德国法医包庇迪特尔,销毁了器官,事实上,安德烈查到,当时负责尸检的法医和迪特尔确实相熟。

这回安德烈算是认清了,他作为法国人,想在德国告倒一个德国人太难了,他回到了法国继续想办法。

图片

终于在1988年,法国法医出具了一份权威报告,认定迪特尔给卡琳卡注射的钴铁化合物,就是导致其死亡的原因。

可德国方面直接不认可这份报告,根本无视了。

图片

1993年,卡琳卡已去世11年,安德烈也已经55岁了,经过多年的周旋,他终于又在法国方面取得了突破。

巴黎巡回法院受理了此案,迪特尔因谋杀卡琳卡被正式起诉,可是迪特尔猫在德国,还提出各种理由反对审判,审判时间是一拖再拖。

两年之后,法院算是想明白,估计是等不到人了,但没关系,你不来我也可以判。

最终,在被告缺席的情况下,法院根据事实,认定了迪特尔“故意伤害身体造成意外死亡”的事实,判处了其15年有期徒刑。

图片

全程迪特尔都没有出席,当然他也是不敢来。

程序是走完了,可问题是,没法执行。

德国不同意引渡,法国也无计可施,迪特尔在德国依旧过着潇洒自由的日子转眼。

又过去了两年,1997年的2月,迪特尔在行医期间对一位16岁的少女下药,然后性侵了她。

此案因证据确凿,迪特尔被剥夺了医师资格,并判处其2年的缓刑。

图片

后来又有5名女患者站了出来,指控迪特尔性侵了她们,可这5起案件因缺乏证据,最终不了了之了。

虽然迪特尔的判罚很轻,可他却引起了众怒

因为在法庭上,迪特尔仗着自己的名气,不认错,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好像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甚至有民众进行示威游行,不过这些似乎并不影响迪特尔,他搬家换个地方继续潇洒。

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迪特尔还得了一笔意外之财,之前法国方面不是在其缺席的情况下进行了宣判嘛。

欧洲人权法院认为,迪特尔没有出席,无法为自己辩护,所以判决不成立,得赔他10万法郎。得到赔偿的迪特尔,是更加有恃无恐了。

直到2007年,迪特尔再次被抓,因为过去6年,他一直在无证行医。

被告发之后,法院没收了他的非法行医所得,还判处了他两年零四个月的监禁,后来因在监狱表现良好,他于2008年6月被提前释放了。

出狱之后,迪特尔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家,并开始低调生活。

图片

实际上自从1997年他声名狼藉之后,他至少已经搬了7次家了,主要是想避过众人,继续过他潇洒快活的日子。

虽然德国人并不关心迪特尔搬去了哪里,但远在法国的安德烈却很在意。

这些年来他从未停止为女儿复仇,他每年都会多次去德国的巴伐利亚州,去摸清迪特尔的具体住址。

可是摸清了位置,除了发传单,他又能怎么办呢?

图片

转眼时间来到了2009年,德国方面依旧拒绝引渡迪特尔,此时距离卡琳卡去世已经过去了27年,眼看30年的诉讼时效期就要到了。

图片

安德烈明白,再不行动,就没机会了,于是他制定了一个疯狂的计划,绑回法国。

图片

为女冲锋

2010年10月17日,三名陌生男子偷偷摸摸的来到迪特尔位于林道附近一个叫沙伊代格Scheidegg小镇的家。

此时的迪特尔已经74岁了,面对三个绑匪,他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图片

三人将迪特尔绑起来,塞进车子后座,驱车约180公里,越过奥地利边境,经过瑞士,将他带到了法国的边境小镇米卢斯。

最后将迪特尔绑在电线柱上,打匿名电话给当地警察说:

在海关办公室对面的小巷内,有一份大礼。

尽管警方以为是个恶作剧,但还是派人前去看了看,这一看,果然有个老人被绑着。

嘴里的抹布被拿掉后,老人大呼,他叫迪特尔,是被人从德国绑架过来的,他强调自己有心脏病,希望警方赶快将他送回国。

法国警方没有贸然轻信,稍微调查一番,就确定了其身份,竟然法国一直苦苦寻找的逃犯,这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直接逮捕了他。

图片

当然那通匿名电话警方也调查了,很快追踪到了米卢斯的一家酒店,抓住了安德烈。

安德烈大方承认了,就是他策划了这起绑架案,并说,这是为女儿伸张正义的唯一途径。

实施绑架的主谋安东·克拉兹尼基 Anton Krazniki也被警方抓了。

图片

安东是居住在奥地利的科索沃人,他可不是为了钱才干的这活。

他是通过新闻知道了安德烈为女伸张正义,几十年来辛苦奔走的故事。

就主动过联系了安德烈,说可以帮他把迪特尔给绑回来,且不收费,当然了,安德烈坚持要给。

迪特尔被法国逮捕之后,他的律师和德国方面坐不住了,多次要求法国把迪特尔送回去,并且3名绑架犯以及安德烈也要引渡到德国接受审判。

不过想想之前德国是怎么对待法国的,就不难猜测结果如何了,法国也是直接拒绝。

2011年10月22日,针对迪特尔的审判巴黎法院举行。

图片

迪特尔因故意造成身体伤害导致卡琳卡意外死亡而被判处 15 年监禁。

迪特尔表示不服,向最高上诉法院,甚至是欧洲人权法院上诉,但都被驳回了。

2020年2月,已耄耋之年的迪特尔因身体原因被提前释放了,不过仅7个月后,他于养老院中去世了。

至于策划绑架的安德烈,法国人给与了他充足的同情,很多父母都觉得,如果是我,我一定也会这么干。

图片

大家一致认为:

“他为了女儿的所作所为是一场崇高的战斗”。

所以在法国,出现了很多安德烈的拥护者,希望法院能网开一面。

安德烈表示,并不后悔,即使再来一次,他依旧会这么做。

如果安德烈绑架罪名成立,最高将获得15年的监禁,不过法院考虑到事情原委和民情,最终判处了安德烈一年的缓刑。

图片

至于绑架者安东以及另外2人则被判处了1年有期徒刑,他们并不后悔帮助安德烈为女儿讨回公道。

安德烈不畏权势,为了爱女奔波了大半生,终得正义的故事,简直可以称得上德国最曲折感人的案件。

图片

几十年来,安德烈每个月都会去几次女儿坟墓,迪特尔被判刑后。

安德烈来到的女儿的墓前,弯下腰对他已经去世近 30 年的女儿说:

“卡琳卡,你看到了吗?” 

“我保证会给你一个公道,现在你可以安息了。”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的故事,我是长风,我们下期再见!

 图片

参考资料:

/wiki/Kalinka_Bamberski_case /wiki/Dieter_Krombach /the-kalinka-affair/ /wiki/T%C3%B6tung_von_Kalinka_Bamberski /world/2010/oct/24/thirty-year-search-justice /tv/tv-news/daughters-killer-who-killed-kalinka-27448743 /features/my-daughters-killer-what-happened-to-kalinka-bamberski-all-your-questions-answered /travel/what-happened-to-kalinka-bamberski-64967073/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FE411n7yK/?spm_id_from=333.788.recommend_more_video.0&vd_source=6736866cd60627e1877c50637529bb61 /societe/article/2011/10/06/proces-krombach-jusque-la-je-n-imaginais-pas-qu-il-puisse-avoir-fait-du-mal-a-ma-fille_1582860_3224.html /doc/autopsie061082_de.pdf 尸检报告

    作者:奇闻观察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