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化汤为经期、产后诸疾之良方

 谷山居士 2022-12-06 发表于上海
导读:作者认为产后恶露为瘀浊败物,而正常经血既已离经,亦应视为瘀浊败物,其病机是一致的,均属瘀血为患,均当消而去之。故产后腹痛和经期小腹痛,均用生化汤治之。
图片

经期、产后宜用“生化汤”



编著/刘云鹏

产后疾病,言其为虚者颇多,总谓产后阴血骤下,百脉俱虚,此时应大补气血为主,虽有杂证,从缓治之。临床产后失血过多,确属正虚,然产后元气既亏,胞络受损,血液运行不畅,难免瘀血停留。且瘀浊败物,易阻胞中,乃成产后诸疾。其病理特点,为虚中有瘀,故治疗原则,不能专用补法,更不能拘于产后无热之论,竟用温热之剂以养血补气。

临床所见,专用补法,非徒无益于产后之虚,反致瘀血更难消除。是以治当祛瘀为先,在消瘀中行补,寓补于祛邪之中。因产后瘀血当消,而新血又当生,专用补法则瘀血更滞,专用消剂则新血难生,祛瘀生新才是治疗产后病的大法。

清代妇科大师傅青主,治产后病多以生化汤为主,取其祛瘀生新之性,其方行中有补,能生能化,因药性功用而立名,此方原出于钱氏世传,傅青主去熟地而增童便、黄酒,重新斟酌药物分量,重用当归为君,取其辛香走窜、甘温而润之长,既能活血祛瘀,又可生化新血。川芎辛温行血中之气,入活血队中能行血散瘀,入补血剂内使补而不滞,配入本方重在活血逐瘀;桃仁苦平,能逐瘀镇痛,三味合用,以通为主,取其活血行气,祛瘀生新,使以甘草调和诸药,缓急补中。黑姜入伍,尤寓深意,人多畏大辛大热,不敢贸然使用,其实干姜炮黑,则辛热之性大减,况所用不多,仅3~6克,则辛热之性更小,有止血之功而无凝滞之弊。且产后血去阴伤,虚热者多,实热者少,炮姜之用,正合热因热用之理。方中更增黄酒助血液之流通,童便引败血以下行。我每于方中加香附以调气,气行则血行,入益母草以活血,血活则瘀去。全方直入血分,有通有补,以通为主;有生有化,以化为要;用于经期、产后诸疾,最为相宜。

产后以生化汤为主方,取其去瘀生新,其辨证以瘀为主。瘀血症状,主要表现为疼痛拒按,血下痛减,如此反复发作,直至瘀血去尽而后已。我认为产后恶露为瘀浊败物,而正常经血既已离经,亦应视为瘀浊败物,其病机是一致的,均属瘀血为患,均当消而去之。故产后腹痛和经期小腹痛,均用生化汤治之。

因此,每逢妇女经期为病,无论有无他症,一见疼痛,即以祛瘀活血为先,再随证加减,务使经行通畅,血液运行正常,以达到祛瘀生新的目的。我科推而广之,于小产或刮宫之后,运用生化汤善后,已成常规。
图片
病例一

熊××,女,三十一岁,已婚,沙市造纸厂工人。

初诊:一九七八年四月十三日。

患者因“先兆流产”伴发热,于今年元月八日自然流产,当天刮官,三天后又清宫,此后恶露如咖啡色,淋漓不断至今。并述于二月二十八日、三月二十八日如行经样,阴道出血增多两次。现腰痛,小腹隐痛,阴道出血量少,色暗红。脉沉弦软,72次/分。舌质淡略暗,舌苔灰略黄。

治法:证属瘀血阻滞胞宫。治宜活血祛瘀。

方药:生化汤加减。即:

酒当归24克,川芎9克,桃仁9克,炮姜6克,甘草3克,续断12克,益母草15克,制香附12克,赤芍9克,丹参15克,炒杜仲9克,蒲黄炭9克,茜草9克,花蕊石15克。共三剂。

二诊:一九七八年四月十六日。

患者服上方后,阴道出血已减七、八成,现仅白带中有

少许血丝,偶或于阴道中流出点滴黄水。仍觉腰胀,小腹胀,有时胸乳胀,纳食、二便正常。脉沉弦软。舌质淡暗,舌苔灰色。

方药:

守上方加乌药9克。共四剂。

三诊:一九七八年四月二十一日。

患者服药后,腰腹胀痛减轻,但恶露仍未净,量少色暗,余症同前。脉沉弦软。舌质淡暗,舌苔灰色。

方药:仍宗前法加减。即:

炮姜6克,酒当归24克,甘草3克,川芎9克,桃仁9克,益母草15克,制香附12克,赤芍9克,丹参15克,续断12克,炒杜仲9克,蒲黄炭9克,五灵脂9克。共三剂。

随访:一年后访问,患者诉服上药后又抄服上方三剂,从阴道内排出一暗红色血块,恶露遂止。后经行正常。
图片
病例二

李××,女,三十一岁,已婚,住沙市邵家巷十一号。

初诊:一九七九年七月二十日。

患者于十五岁月经初潮,每二十五天左右行经一次,经特多,经期约十四天左右,前七天多,后七天经色淡红如水。每于经前七天开始小腹痛。本次月经七月十八日来潮,现经量特多,色红。感小腹痛,口喜冷,烦躁易怒脉弦,80次/分。舌质红,舌苔黄。

治法:证属血热挟瘀。治宜清热养阴,佐以化瘀。

图片

方药:清经汤加减。即:

炒白芍9克,地骨皮9克,炒青蒿9克,茯苓9克,地黄炭9克,黄柏9克,丹皮9克,紫草根15克,丹参12克,枳壳9克,蒲黄炭9克,续断9克。共三剂。

二诊:一九七九年八月十三日。

患者服上方三剂后,经量减少,但未能来继续治疗,仍持续十余日方净,本次月经八月十一日,提前一周来潮,经量较多,伴腰腹胀痛。本次经潮时口干喜冷,烦躁易怒等疾病均未发作。脉沉弦,74次/分。舌质红,舌苔灰黄。

治法:证属热渐清,阴得养,瘀血未去。治宜活血化瘀,佐以清热。

方药:生化汤加减。即:

炮姜6克,当归9克,甘草3克,川芎9克,桃仁9克,蒲黄炭9克,五灵脂9克,益母草12克,续断9克,炒栀子9克,丹皮9克。共二剂。

三诊:一九七九年八月十五日。

患者服上方后,经量明显减少,小腹疼痛减轻。脉沉弦,74次/分。舌质红,舌苔黄。

方药:

守上方共二剂。

四诊:一九七九年九月十日。

患者服上方后,腹痛渐止,经行七天即干净。末次月经八月十一日,本次月经九月八日,仅提前三天来潮。现腰痛,小腹痛,经量一般,二便尚可。脉弦软,74次/分。舌质红,舌苔薄。

治法:上法已收显效,继宜活血化瘀为治。

方药:生化汤加减。即:

丹皮9克,酒当归24克,甘草3克,川芎9克,桃仁9克,益母草15克,丹参18克,蒲黄炭9克,续断12克,贯众炭15克,炒栀子9克,炒白芍18克。共四剂。

随访:半年后访问,患者诉经以上治疗后,月经不再先期而潮,经量正常,经前腰腹亦不疼痛,
图片
病例三

刘××,女,二十八岁,已婚,沙市棉纺织印染厂工人。

初诊: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

患者一九七八年四月十六日足月顺产一婴,产后阴道出血淋漓不断,量少色暗,至今未尽,并感小腹及腰疼痛。脉沉弦软,78次/分,舌质淡红略暗,舌苔薄黄。

治法:证属瘀血阻滞胞脉。治宜活血祛瘀生新。

方药:生化汤加减。即:

川芎9克,酒当归24克,桃仁9克,姜炭6克,甘草3克,蒲黄9克,五灵脂9克,川牛膝9克,续断9克,制香附12克,益母草15克。共二剂。

二诊:一九七八年五月十二日。

患者服药后,阴道出血减少,腰腹疼痛减轻。脉沉弦软,76次/分。舌质淡红,舌苔薄黄。

方药:

守上方共二剂。

随访:一年后访问,患者诉经以上治疗后,阴道出血干净,腰腹亦不疼痛,以后月经正常。
图片
病例四

王××,女,二十九岁,已婚,住沙市洪门路6号。

初诊: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六日。

患者孕二月,因无生育指标,于十月二十八日在我院门诊行刮宫术,术后门诊给生化汤加减三剂。现药已服完,阴道有时有少许出血,色暗红,小腹略感疼痛。白带多,心慌,纳差。脉沉弦软,72次/分。舌质淡,舌苔薄白,舌边有齿印。

治法:证属瘀血未尽,兼见脾虚。继宜活血祛瘀,健脾益气。

方药:生化汤加减。即:

川芎9克,酒当归24克,桃仁9克,姜炭6克,甘草3克,党参15克,白术9克,益母草15克,丹参15克。共三剂。

二诊: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九日。

患者服药后阴道出血即净。腰腹已不疼痛,心慌减轻,纳食略增,白带减少。脉沉弦软,较前有力,76次/分。舌质淡红,舌苔薄,舌边有齿印。

方药:

守上方加砂仁9克。共三剂。

随访:半年后访问,患者诉服上方后,阴道出血干净,腰腹疼痛已止,心慌渐好,纳食增加,白带基本干净。现月经正常。

体会

经期、产后瘀血症极多,其治应以祛瘀为法。即使兼虚者,亦莫忘祛瘀,当寓补于攻之中,瘀血去,新血生,正气乃复。故此间用生化汤最为合适。生化汤之用,应灵活变通,随证加减,勿拘泥于原方,而失其变化之妙。

如患者熊××因自然流产刮宫、清宫两次,术后阴道出血淋漓不断,已达三月有余。感腰痛,小腹隐痛,证属血瘀之中兼见血虚、肾虚之象。治宜祛瘀之中佐以扶正为法,乃于生化汤加赤芍、丹参等以活血养血,续断、杜仲炭等以补肾治腰痛,并用香附、蒲黄炭、茜草等以调气活血止血,祛邪与扶正并举,服药数剂,恶露遂止。

再如例二患者,月经先期而潮,经行半月方止。证见经来量多,口干喜冷,烦躁易怒,小腹疼痛,系血热挟瘀之症,初诊投清经汤加减以清热活血化瘀。三剂后,血热渐清,但瘀血未活,二诊时即以生化汤为主,以活血祛瘀,仍加入炒栀子、丹皮等以清热凉血,前后四诊,活血祛瘀宗旨不变,收到了效果。

如患者刘××,产后恶露不尽,仍属瘀血为患,故用生化汤加减。仅服药四剂,药到病除。

再如患者王××,刮宫术后,阴道出血不止,并见心慌,纳差,白带多等脾虚气弱症状,故于生化汤中加入党参、白术以扶脾益气。使瘀血得去,虚有所补,服药六剂而安。

生化汤除旧生新,虚实兼顾,寓补于攻之中,为经期、产后诸疾之良方。我于临床之中,凡遇经期、产后及刮宫术后瘀血为患者,以生化汤为主方随症加减,每获良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