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薛宝钗:极致的理性和清醒,是女性最大的底气

 少读红楼 2022-12-07 发表于上海

真正具备理性思维的女性,是令人敬而生畏的;因为她懂得时刻切换思维去经营自己的人生,虽深沉,但也是幸运的。

宝姐姐务实又落地,却像一块永远捂不热的冰翡翠,漂亮,圆润,没有棱角,可始终给人一种冷与端凝的气息。

幼时,笔者读红楼就在想,若是宝钗全心全意喜欢一个人,她会是哪般模样呢?

长大以后,细读才明了,宝钗可以在自己十五岁生日宴上,向宝玉道出《寄生草》里的唱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样深知生命本质的女子,怎可能会对谁有着强烈的情感呢?

宝钗很早便知晓“无欲则刚”的道理,所以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冷淡,像是没有情绪的玉石。

自我克制、冷静空无才是宝钗的底色,宝钗的居所蘅芜苑素净、淡雅,她本人也不喜胭脂水粉,从不浓妆艳裹。

以前总觉得宝钗不够可爱、不够鲜活,而今才知沉稳、宽容又不矫情的女性有多难得。

宝钗是皇商之女,她的性格里难免有理性务实的一面。薛家是四大家族中最先败落的世家,薛父去世后,她既要照顾母亲,还得帮忙管理家族生意。

薛蟠是指望不上的,薛家真正的顶梁柱是宝钗。商人世家把读书当成辅佐他们做生意的法门,所以宝钗对待读书,更重实用性。

宝钗认为,书里的学问需得用到生活里去,如果不能学以致用,那就是浮泛的空架子。

由此看来,宝玉不喜欢宝姐姐的“务实”,而宝钗也未必看得上宝兄弟的“务虚”;这二人注定缺乏可以碰撞出火花的共性。

她虽通今博古,却是学究型的女子,宝钗认为写诗不是女儿家的本分。

她家道中落,母亲糊涂、兄长败家、仆人刁滑,沉重的担子都落在她的肩膀上。

宝钗对写诗的兴致不高,只因她是没有资格活成自己的,她早早自立,已没了小女孩的天真,她心底的诗意让自己活生生地压制住了。

她私下里从不写诗,在诗社活动中,偶尔写上几句,对宝钗而言,也只是一种社交行为。

她的诗词沉郁浑厚,风格像杜甫,这是她内心沉静、宽宏谦卑的明证。

宝钗对人和善又极具疏离感,湘云曾那样崇拜她、靠近她,后来,两人的关系还是达不到亲密无间的地步。宝钗把自己摘得很开,多数人是走不近的。

“繁华者短寿,自持者清冷”,她很早将繁华看淡,自愿选择了后者。

心明通透的宝钗,看待生死离别也非常淡漠。

金钏儿跳井,她既不感慨也不伤心;她认为,逝者已去,哭也无用,还不如做些实事,既让王夫人心安,也让金钏儿一家人得到些实打实的补偿,还令王夫人更认可自己,一石三鸟。

诗人顾城讲她“生为女儿身,却并无多少女儿性”,多么鞭辟入里。

她对世俗规则一直都是顺从的,从不叛逆,出事儿了就平事儿,从不哀怨。

这样心如古井、波澜不惊的境界,并非宝钗刻意为之,她只是把看过的书、知晓的事理运用于生活中,抑制住女性天然的感性,收起无用的情绪,周旋于各式人中,将自己活成一位标准的大家闺秀。

人生实苦,大家各找各的药,宝钗的药是“冷香丸”。

薛宝钗幼时也是病秧子,体内带热毒,时而咳喘,癞头和尚给了她冷香丸的方子:“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

新奇的药方与繁琐的制作过程,为的是治疗宝钗的“热毒”;她外冷内热,用理性遏制感性,才免于夭折,健康成长。

宝钗不是天然冷淡之人,众人瞧着她不爱戴花,屋子雪洞一般,而那半新不旧的蜜合色棉袄里罩住的大红袄出卖了她,其实,这个姑娘的气韵是生动的。

她温情脉脉,帮湘云请客、送黛玉燕窝、给岫烟赎衣,生在“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却十分了解人间疾苦。

宝钗深谙药学、识得当票,对物品的来因去果与市场价格了解得一清二楚;她在众女儿之间,是最接近谋生和劳作的千金小姐。

在探春理家时,宝钗便讲道:“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

探春够清醒、够务实,却居“膏粱锦绣”中,不曾想“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而宝钗早就知晓了。

可见,宝钗愿意下功夫的地方,从来就不是画意诗情,而是人间烟火。

她不生执念、不发魔怔,理智到不像少女,直接从一朵花活成一棵松;在听到宝玉否定“金玉良缘”的梦话后,立刻收敛了心神,当机立断、拎得清爽。

黛玉在前期那般酸她、针对她,后期也被她的宽厚打动了。

薛姑娘爱劝人,总想要牵引着别人的脚步往理智的方向走,这在真性情的人眼里就会显得多余。

编辑闫红评价她:“能够共情,并且愿意付出,已经是善莫大焉,但我还是奢望能够有一种大善,不带感情色彩,脱离价值取舍,更多一些理性考量,我称之为无情之善。”笔者深以为是。

贬钗派认为宝钗的言行都充满着功利的考量,可人心都有一杆秤,谁又比谁傻多少呢?

众人跟宝钗相处是轻松的、欢喜的,因为不需要照顾她的情绪,也不用担心伤害到她的自尊,她沉稳大气,并不自艾自怜,是很稳妥的女子。

大观园内那么多心思玲珑的女孩,都喜欢薛宝钗,这足以证明她并非藏奸狡诈之人。

宝钗通禅理、谈话里藏机锋,面对不欣赏的人和事,不迎合也不抵触,她早就体悟到:心内自明,何须点灯?

癞头和尚很早便点化了她,让其明白理智才是生活的解药。而她的理智也是一种性情表现,滴翠亭事件可看出,宝钗在利益攸关面前,会选择先保全自己。

理性至上的她是最会权衡利弊的,人情练达的成熟,抱朴守拙的机敏,都是以牺牲本真为代价的务实。

她真正在乎的人并不多,也清楚自己的角色,所以,宝钗非常愿意各安其位,这是一种生存大智慧。

友人曾说,年轻女孩子还是不要看得这么开才好,可宝钗已经悟了,芸芸众生,谁又能做到十全十美呢?幸与不幸,由人解读吧。

作者:杨琥媚,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