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淋巴瘤患者陷入困境,美国专家给出治愈新方案

 AuroMCS0610 2022-12-07 发表于广东
患者金先生,52岁。2017年左右出现全身瘙痒,伴全身皮疹,给予对症治疗,略缓解。2019年出现右侧腋窝淋巴结肿大,穿刺病理提示:外周T细胞淋巴瘤;给予中药治疗。2021-4行皮疹病理穿刺:Szary综合征。行骨髓病理检查提示:骨髓克隆性T细胞增生,考虑T细胞增殖性疾病侵犯骨髓。
2021年2月流式检查可见异常T淋巴细胞,占有核细胞的53.76%。2021-5-11行全身PET/CT示:全身多发淋巴结肿大。骨髓涂片:三系增生骨髓象,骨髓及外周血易见不典型淋巴细胞。骨髓流式细胞学符合T-LPD表型。分子生物学: 基因重排TCRg、TCRβ均为阳性,TCRd阴性。染色体荧光原位杂交-P53/CEP17: 检测TP53基因缺失阳性。染色体荧光原位杂交M YC: 检测MYC基因未见异常。染色体荧光原位杂交-ATM/CEP11:检测ATM基因未见异常。

2021年5月-10月给予GVDD化疗8周期:吉西他滨、长春地辛、多柔比星脂质体、地塞米松。复查骨髓涂片:三系增生,骨髓及外周血,均可见不典型淋巴细胞。
2021年11月10日至2022年8月期间先后给予维布妥昔单抗(Brentuximab Vedotin), 西达本胺片;盐酸米托蒽醌脂质体以及口服XPOVIO;给予西达本胺,沙利度胺,聚乙二醇干扰素α-2a;维奈克拉+高三尖杉酯碱+地西他滨;卡瑞利珠单抗等方案治疗,均效果不佳。
2022-11-3给予抗CD7 CAR-T细胞治疗,复查外周血流式示肿瘤细胞比例最低下降至9.61%。患者双下肢、下腹部多发红色丘疹较前有好转,双侧腋窝均可触及1个大小2*3cm淋巴结,双侧腹股沟可触及数个淋巴结,最大约6*7cm,活动性差。

患者用尽了国内所有的药物,肿瘤仍没有完全缓解,委托我们希望了解美国有无更好的治疗方案。我们推荐并预约了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Ann S. LaCasce教授,她是美国NCCN淋巴瘤治疗指南制定者,是美国知名的淋巴瘤专家。
Ann教授在视频门诊中,谈到患者患有Sezary综合征,最初于2017年出现皮肤受累,然后于2019年发现患有淋巴结疾病。截至2021年,患有广泛性疾病,累及皮肤、淋巴结、血液和骨髓。他接受了多种全身治疗,包括标准化疗、HDAC抑制剂、维奈托克、沙利度胺、干扰素、甲氨蝶呤和PD1抑制剂的组合治疗,但疾病持续。近期在11月,接受了CAR-T细胞治疗。似乎出现皮肤反应,但目前仍患有持续性淋巴结累及。患者有TP53突变,经历多种方案的治疗,属于难治性淋巴瘤;接下来异基因干细胞移植是获得长期疾病控制的唯一机会,该疗法的5年无进展生存率约为25%。如果想成为骨髓移植的候选者,需要使疾病得到控制。患者尚未接受的唯一可能有效的药物是Mogamulizumab,如果在CAR-T治疗后疾病没有继续改善,那么可以尝试该药物,但需警惕该药物可能会增加移植物抗宿主病的风险。
视频会诊结束后,患者表示在国内没有任何药物可用情况下,美国专家给出了新的药物以及可能治愈的骨髓移植方案,“只要有药,有方案,我就有信心”,我们也将持续关注患者的病情变化,并衷心祝愿他早日战胜癌症,恢复健康。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