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颠覆夏商周断代:“最早中国”在凌家滩的“始州”或“西周”

 timtxu 2023-03-31 发表于上海

提要:本著或已证鉴:“夏”的始祖“大禹”,是“商”与“周”的“晚辈”,其“国别、帝系、里居、帝都、氏族与百姓”的“来龙”与“去脉”的不知所踪,竟然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叫做“夏商周断代”和“中华民族探源”的“专家组”的“组长”或“首席”,用“工程”断成了“最早中国”的首领。此谜题的真相是:“最早中国”的“周商夏”体系,应当从“帝俊少典”的“始州”或“西周”始兴。

满怀着打开历史重关叠幛的感慨,今天我们终于要提出、演绎并回答:“哪里才是中华民族史前文明'最早中国’”的问题。在“帝俊-黄帝-少昊-颛顼-帝喾”、“陶唐虞”和“夏商周”的始祖中,“夏”本应是最晚的一个,从“禹夏”至“吴越”的历史,应续于“周虞陶唐商”之后。因为只有理顺了“周虞陶唐商夏”等中华民族史前文明的君国体系之后,从炎黄至禹启的30代帝王,才不会再被人继续无知而狂妄地简化或忽悠为6一10代。

一、“稷神文化”史,与“西周之国”考

此前,在历史教科书与考古学术端,凡事涉中国史前文明与信史文明的朝代序列中,皆被习惯性地以“夏商周”行序排列于“周”之前的“夏商”2朝,其“殷商”始兴于距今4300年前帝喾子商契;其“夏后”始兴于距今4150年前帝喾曾孙辈的大禹。在中华民族史前文明“炎赤黄”政权兴替交接全过程的“黄帝-少昊-颛顼-帝喾”之后,“炎赤黄陶唐虞夏商周”行序排列中,始兴于距今5300年至4700年前《山海经》的“西周之国”的“周”,甚至已序于公孙“黄帝”之前的炎帝“帝俊”。注:公孙为“伯”或“侯”,非“王”。

1、比“上下5000年”更“早”,史前文明“最早中国”是“西周”

2022年,是现代考古学问世200周年,中国的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经过百年奋斗,我们终于有了数10万人的考古研究群体,与历史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的研究体系。“夏商周断代工程”与“中华民族探源工程”,和几千亿人民币堆积起来的“科系、院所、刊物、专著、场馆与殿堂”,在“他们”的指导下,已进行了百年的“姓氏寻根”与“民族探源”,大多与“假装在考古”或“假装在勘史”差不多。

“他们”数万名副虢级至副科级的“大师、专家与领导”中,无一人能从“手拿把攥、驰骋笑谈”的“专业”与“学术”的“经营”中,搞明白“最早中国”是《山海经》与“凌家滩”的“西周之国”,是个怎样颠复的“研究成果”。个中“夏先、禹夏与夏后”的“神谕”和“天启”,在他们“探源”与“断代”的“夏商周文明”序列中,不过是“既无来历又无去向”的“飘忽者”,分别比“周”和“商”晚了1300年和700余年。

在他们“组长”或“首席”了“夏商周断代”和“中华民族探源”的“工程”中,和建立举国体制的“科系、院所、刊物、专著、场馆与殿堂”以来,始终没有去探索、总结并形成,进行“历史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必须有的“定义、标准与原则”等“规矩”,和“认识论、方法论与矛盾论”等“实践论”体系,这些行业与领域必须有的“形而上学”的“圣经”,甚或是“真理”并“放诸四海而皆准”。

“最早中国”中的“女娲-神农-柱稷”的都广之野”、”始州之国“及“西周之国”,均始兴于距今5300年至4700年前《山海经》中的“豐山”、“鍾山”、“南岳”、“和山”与“合墟”等,既今浙江省杭州会稽山、江苏省南京横山、安徽省合肥的蜀山、巢湖与马鞍山的凌家滩一带。距杭州良渚30公里的“跨湖桥”、凌家滩约40公里的“不周之山”今马鞍山市长江两岸的“东西梁山”既“双山”,便是“帝俊”与“后稷”父子“并封”为“黄帝”的“两黄兽”图腾。注:帝俊图腾“鵕鸟”与后稷图腾“稷米”皆为黄色。

在他们的台下与队尾,曾经还有一堆对“历史学、考古学与人类学”认识与思考过于因循“要人”或“洋人”的“专家”,闭眼猜谜或赌咒发誓地一会说“最早中国”在河南,一会说“最早中国”在山西,一会说“最早中国”在陕西,一会说“最早中国”在埃及。但是事实是,他们都错了,因为“最早中国”在距今5300年前炎帝神农之子“华阳柱稷”的“江淮西周”。因此“中华西周”的首领,不是距今4700年前的“帝俊子后稷”、不是距今4300年前的“帝喾父弃稷”,更不是3150年前周太王古公的三子“季历”。

本著王耿2006年在上海社科院主办的“中华大族谱”协作会,发表《“中华大族谱”纂前亟需共识的几个课题》的演讲以来,日益热力四射地,在学术会议、大学讲坛,实名博客、各地报刋与《今日头条》等平台,以“中华文明发源于东南发展于西北”的系统性论述和结构性证明,对“文明西来”与“中原起源”学说,进行了近20年的连番质询与爆裂颠复,并对李学勤和王巍等人坚持在“晋豫探源”公开抗议之后,直到2022年夏季以来,他们终于不再以“忽悠”或“绕弯”以应对“最早中国在哪里”等课题。

在他们排列的“最早中国”的目光焦矩中,终于开始从“兴隆洼-半坡-红山”、“裴里岗-双槐树-二里头”与“磁山-龙山-石峁”等河洛流域,移动关注至“上山-跨湖桥-良渚”、“贾湖-宝墩-三星堆”和“顺山集-双墩-凌家滩”等江淮流域。从“夏商周断代”西周课题研究起步,到“中华民族探源”研究“首席”的王巍,终于说出“良渚遗址实证了中华民族的5000年文明,凌家滩遗址可能是实证中华5000'多’年文明的证据”。这个一字千钧的“多”字,终于使中华文明豋顶人类文明巅峰的证据链成形。

我们不能断定他们对距今4500-5300年前,这个“史前文明”创世阶段的“广域中心”,与距今5300-10000年前的“传说时代”神话时期的“文明薪火”,和距今4500年至距今100年前,“信史文明”的“君国核心”等“三阶段”分际,是否已是“成竹在胸”或已“瓜熟蒂落”?在近期演讲、报告和历快课本中,确实看到了他们对“文明西来”和“中原起源”的陋习,正在“松动”与“改善”,类似“最早中国”和“最早西周”在哪里等千百个具体课题,如果你想让“他们”来抢答积分,肯定还是不会有“及格”的可能性。

2、从“柱稷、后稷”到“弃稷”,“最早”的却被“断代”成“最晚”

人类最早的“农神”,出自李元星《甲骨文中的殷前古史》中的炎帝“神农”,与唐虞始纂的正史级百科全书《山海经》中的炎帝“帝俊”。殷墟甲骨文“虙农黄”即三皇祀典的《卜辞》中,“虙(伏羲)、农(神农)”约20条、“虙列山(伏羲氏、神农氏、烈山氏)”三字“单、双、繁、简”四式合文约40条。这里的“农”既“神农”亦称“农神”和“稷神”,至少也应有50代共计1500年,遗憾的是,“夏商周断代”与“中华民族探源”都认为“最晚”的“弃稷”才是“最早”,因而就晚于1300年后出生的“夏禹”。

(1)最早的“东南稷”,兴于能“冬夏播琴(种)”之地。

(2)“农神”以“柱稷”为“第一”。

(3)第二代神名“帝俊”子“后稷”。

(4)第三代神名“帝喾”子“后稷”。

(5)第四代神名不窋父“弃稷”。

(6)江淮-江汉-河洛-河套-河西。

3、“西周之国”的“稷神”:柱稷”、“后稷”与“弃稷”

为什么要说“周”比陶唐虞夏商”更早?因为其始祖“柱稷”的“农稷”,和帝俊的“西周”,为“最早中国”的“最早西周”。若谓中华民族史前文明的最早君国,当不可离开苏浙皖间的凌家滩与良渚,两遗址出土的城市设施与文化结构的时代先进性,在全球无出其右者。距今近5300年前炎帝神农时的柱稷,经距今约4700年前的帝俊子后稷、距今4300年前的帝喾子后稷、比距今3700多年前的不窋父弃稷,早了整整1500年,比兴起于距今4300年前的帝喾子商契,早了整整1000年。

(1)炎帝神农氏“柱稷”,亦名“烈山氏”。

(2)炎帝“神农氏”,兴起于南方的“华阳”。

(3)“西周之国”的农神:“后稷”。

(4)“弃稷”是继“柱稷”的直系。

(5)不窋子“弃稷”,后代们的“周原”。

(6)“周原”的“西周”晚于帝俊的“西周”l000多年。

(7)“自窜戎狄”的“周虽旧邦”其实是“始州之国”。

二、在“史前中华”的“祀神”与“帝系”中,只有“周”,没有“夏”

1、帝俊既少典,帝俊与黄帝的关系,后稷与黄帝是兄弟

(1)少典子神农。

(2)帝俊既少典。

(3)帝俊生帝鸿。

(4)黄帝曰帝鸿。

(5)黄帝与后稷是兄弟。

2南方勾龙”与“东夷鸟帝”,对“稷神”的“河祭”与“山祭”

(1)祭祀“农神”与“稷神”的传统。

(2)“河祭”与“山祭”的“顶”级“南郊”。

(3)“祭祀”中“南郊”与“北坛”之盛大。

(4)第三个“西周之国”。

(5)“豳”地“周原”的“周国”。

(6)“不周”国“东梁”对“西梁”的“望祭”。

3、“周”与“和”,“双头凤”之“豐”与“双头猪”之“豳”

(1)凌家滩出土的“双头凤”之“豐”与“双头猪”之“豳”。

(2)“三江”之“中江”,分开了东西梁山,因有“不周”与“西周”。

三、“稷神”与“西周”的帝俊,是“周虞陶唐商夏”体系的“首帝”

1南方勾龙”与“东夷鸟帝”,对“稷神”的“河祭”与“山祭”

(1)祭祀“农神”与“稷神”的传统。

(2)“河祭”与“山祭”的“顶”级“南郊”。

(3)“祭祀”中“南郊”与“北坛”之盛大。

(4)第三个“西周之国”。

(5)“豳”地“周原”的“周国”。

(6)“不周”国“东梁”对“西梁”的“望祭”。

2、本著或可立言:“最早中国”在“始州”或“西周”

(1)帝俊族的“始州”或“西周”,是史前文明时期的“最早中国”。

(2)“周、州、舟”三字的过渡与通代,证明“始州之国”既“始周之国”。

(3)“东海之外”的“大壑”在皖西,“马里亚那海沟”在日本“东海之'内’”。

3、“周立71国”的“封赐之地”,并非“中华姓氏”的“始兴之地”

(1)“周公立71姓”时的代表性8姓的姓源之重构。除通常所说的“焦(河南陕县),祝(江苏赣榆),蓟(河北蓟县),陈(河南淮阳),虞(山西东南),虢(陕西宝鸡),杞(河南杞县),宋(河南商丘)”等外,还有更早更丰富的时空内涵。例如周人“始姓”中的“先周”之姓:

其“始”封不单是焦(谯)国的炎帝后裔姜姓;其“始”祖不单是蓟(姬)国的黄帝后裔伊姓;

其“始”封不单是祝(诸)国的唐尧后裔祁姓;其“始”祖不单是杞(苴)国的夏禹后裔姒姓;

其“始”封不单是陈(胡)国的虞舜后裔妫姓;其“始”祖不单是宋(殷)国的商汤后裔子姓;

其“始”封不单是虞(吴)国周武王的叔爷爷太伯;其“始”祖不单是虢(郭)国周武王的叔叔虢仲等。

(2)“华人姓氏寻根”中,充满了“十大神奇”。

(3)“十大神奇”的伎俩,变形为“十项原罪”。

1)南辕北辙。代表性事证:伏羲生于大西北;(僭越之乱)

2)春秋笔法。代表性学说:子不语怪力乱神;(避炎之乱)

3)李代桃僵。代表性史实:唐侯的新旧更替;(周封之乱)

4)诡异血缘。代表性案例:三大伪超级祖先;(基因之乱)

5)非常无厘头。代表性论述:钱姓始祖很有钱(字根之乱)

6)刻舟求剑。代表性作品:蚩尤祖籍在解州;(时空之乱)

7)指鹿为马。代表性传说:范蠡是陶姓始祖;(始祖之乱)

8)鸠占鹊巢。代表性轶闻:晋祠是王氏祖祠;(望邑之乱)

9)郢书燕说。代表性公案:涿鹿在黄河以北;(方向之乱)

10)弃本求末。代表性姓氏:朱襄氏图腾正误。(图腾之乱)

四、肇于“秦岭以南”的“周陶唐虞夏商”,“周”早于“夏”的始末与真相

民国年代,很多人喜欢叫安徽人为“侉子”,意为“夸父之子”。夸父是被晒死的,“夸父之乡”到底有多热呢?在安徽巢湖至镇江焦山的核心地段,是“椒焦”与“噍谯”二族的始兴之地,其间的安徽省合肥市地处江淮丘陵,缺水易旱,酷热难当。旧志中暑情旱象曾屡见不鲜,“火龙岗”、“晒死鸡”、“烧麦岗” 、“红茅冲”等地名也都因为当地干旱炎热,而在历史上留下的风物、舆情与鉴证。

1、夸父渴死于合肥与南京间的“正立无景”与“日下无影”

毗邻合肥的江苏省南京市及苏皖边区,更是头戴了一顶“中国十大火炉”的帽子,但是其地其“热”的程度,不止与合肥难说高低平分秋色。《山海经·海外北经》记载:“博父国在聂耳东,其为人大,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邓林在其东,二树木。一曰博父…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可见其“热”太“酷”了。

2、“夸父之国”的“华东”或“皖东”之“氐人国”的时空地理

《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日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山海经·中山经》记载:“夸父之山,其木多棕楠,多竹箭”。本著王耿按:此节经文中的“后土、夸父、黄蛇、日景、多雨、棕楠、竹剑…,均为秦岭以南江淮流域炎帝初国末帝时代的人物、风物与物产。

3、“扶木在阳州,建木在都广”,其地均在秦岭以南的“扬州”至“荆州”

《山海经·海外东经》云:“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淮南子·地形训》“扶木在阳州,日之所曊。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初学记》引《河图括地象》曰:“东南曰神州…正东曰阳州”(形讹作扬州、杨州,阳古作阳)。《后汉书·张衡传》注引《河图》曰:“东南神州曰晨土,正南昂州曰深土…正东扬州曰信土”。《淮南子·地形训》曰:“正东阳州曰申土”。《尔雅·释地》曰:“汉南曰荆州,江南曰杨州”。《吕氏春秋·有始览·有始》曰:东方为青州,齐也。东南为扬州,越也”。

《山海经·海内经》:“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儛,灵寿实华,草木所聚…此草也,冬夏不死”。郭璞注:“其城方三百里,盖天下之中,素女所出也”。《淮南子·墬形训》:“东南方曰大穷,曰众女。南方曰都广,曰反户”。高诱注:“都广,国名也。山在此国,因复曰都广山”。文中的“西南黑水、膏稻、冬夏播琴、此草也,冬夏不死”,与“素女”、“东南方曰大穷,曰众女”等,都是古中华“秦岭以南”的风物与地象。

四、“都广之野”与“栗广之野”,地在“不周”与“寒暑”之间

1、“栗广之野”亦即“历广之野”,“栗广之史”亦即“历广之史”

2、从南京的“八卦洲”“幕府山”,从巢湖的“不周山”到“合虚和山”

3、“合虚和山”的“牛郎织女”、“并封文化”与“和合文化”

4、“和人、和夷与和氏”,是“昊、寒、亥、韩、含、乞、合、河、何、阿、亚、俄、哈”等“地名、国名与姓氏”的出处、发展与变迁的闭环

五、“稷、挚、契、尧”之“帝喾”的后代,才是中华民族的“主流”

在中华古史中,“夏”与“禹”为什么不是中华民族后续传承的主流?“夏”与“禹”为什么会被排在“稷、挚、契、尧”之“帝喾”的“主流”体系之外呢?在历代广饶的史籍地志等中华古史中,“帝喾”始终保持了其在“帝俊-少昊-帝喾-帝契-帝舜”等史前远祖中东方“鸟帝”的正统地位,说简狄因玄鸟(帝喾)生契,就是实质性地指出了帝喾的图腾和族系,是经少昊出于“太旲-神农-炎帝-后稷-鸟帝”的体系。

1、“伏羲少典氏”后代中“帝俊至黄帝”等“三大体系”

从公元5300年代延续至前3500年代的伏羲少典族,到公元前3300年代已完成了由伏羲少典族,向少典炎帝族的转型,又经过“伏羲-祝融-少典-启昆”的“炎帝公孙氏”体系的发展,基本已形成史前中华一统江山的绝对统治者。到公元前2700年代时,再经过炎帝柱稷的黄米文化,与炎帝帝鵕的黄鸟文化的融合,开始嬗变为中华民族史前文明创世时代三大集群中最后阶段的“黄帝轩辕氏”体系:

(1)炎帝神农氏。

(2)炎帝烈山氏。

(3)炎帝轩辕氏。

2、“都广之野”的“寒荒之国”,与“方雷至禹启”共计30世的后代们

方雷是最后一代炎帝或赤帝,由于方言与地域的变迁,史书中也有将“方雷”记述成“干类”的。在两方,“方雷”的“方”音“荒”,“干类”的“干”音“寒”,“寒”因“寒、荒”通,《山海经》故有“寒荒之国”,“干类”也有“寒哀”的载记。在北方方言中“寒哀”的“哀”,在南方方言中只能讲出“干类”的“类”的效果。就象北方话中的“鱼肉”两字,在南方话中无论怎么捋直舌头,也只能讲出“五六”的感觉。

3、“太昊伏羲氏”至“炎帝神农氏”“炎赤黄”共计60世的混生时代

炎帝神农氏体系,在距今5300年前至距今4700年前,经过炎帝神农子柱稷的黄米文化,与炎帝少典子帝俊鵕鸟的黄鸟文化的融合,开始嬗变为的炎帝公孙氏体系。在此炎赤黄融合时期,是从炎帝少典至炎帝启昆的11代人,加上“(12)有熊/伯荼(13)大藏/轩辕14)帝俊/公孙(15)黄帝”共四代黄帝,最后定格为“黄帝”。但由于近代学者中篡夺了话语权者,更崇信“孔夫子”至司马迁为代表的“汉儒”,和他们虚构出来的事关“最早中国”以“夏”为始的“黄帝体系”,致使贯穿了中华史前文明全程的“周商夏”等“炎赤黄共生”,变成了“夏商周”等“轩辕氏独占”。

此间,经“炎黄至禹启为世30”,可以称之为炎赤黄政权的“交替时代”;经炎黄二帝至文武周王的60世为炎赤黄政权的“共生时代”;但是以“孔夫子”至司马迁为代表的“汉儒”,则以“孒不语怪力乱神”和“臣亦不敢言也”,隐匿、折叠与复盖了中华民族史前文明创世阶段的“炎赤元素”,而被“汉儒”剔剩的“黄帝体系”既从“距今4700年黄帝至距今4070年前的夏启”,虽经东拼西凑,也只能在《史记》等一切“儒史”中,留下仅7-10代的格局,不得不令人有读史如听神话或鬼话的感叹与唏嘘。完整的“周虞陶唐商夏”中华连续史,变成了“陶唐虞夏商周”中华断裂史。

六、“黄帝至禹,为世三十” ,应为“炎黄至禹,为世三十”

1、少典长子石年,至少典12世黄帝,帝俊既少典

(1)帝俊既少典。

(2)少典子黄帝?

(3)帝俊生帝鸿。

(4)黄帝曰帝鸿。

2、从少典至夙沙,从箕文到神农,炎赤黄共生并出于少典之确证

《竹书纪年统笺》之《前编/炎帝神农氏》:“少典之君,娶于有蟜氏之女,曰安登,生神农。育于姜水,而以姜为姓。其起本于烈山,号烈山氏。其初国伊,又国耆。合而称之,又号伊耆氏。时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帝命。其臣箕文谏而被杀。炎帝益修厥德,夙沙氏之民自攻其君而来归其地。于是南至交趾,北至幽都,东至旸谷,西至三危,莫不服从其化,在位一百四十年,陟于长沙之茶乡。

《说文》:古者,宿沙初作,煮海盐。或云在(炎帝)帝魁之世。《资治通鉴外纪/卷一/神农氏》:“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箕文谏而杀之。神农退而修德,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来归。其地南至交陆,北至幽都,东至旸谷,西至三危,莫不听从”。《四库全书/皇王大纪》之《卷一/五帝纪》:“夙沙氏煮海为盐,行不用道,其臣箕文谏而杀之。神农修德不征,夙沙之人,以其君归命”。这其中的箕文,便是黄帝的直系祖先。

关于夙沙,《广韵》说:“(夙沙为)复姓…《左传》齐有夙沙卫,神农时夙沙氏之后”。宋衷注《世本·作篇》言:“宿沙卫,齐灵公臣;齐滨海,故卫为鱼盐之利”。“宿沙”即为“夙沙”,如《说文解字》曰:“古者夙沙初作煮海盐”。段玉裁注云:“夙,大徐作'宿’,古'宿’、'夙’通用”。今苏皖间的“宿迁、宿豫、宿州与宿县”等地,皆其古“夙”里居。而今离东海更近的“盐城、威海、临沂至连云港地区,当时还多在海底。

箕文是黄帝族兴起的始祖之一,因反叛夙沙既蚩尤之后归附了炎帝,据公元92年至民国7年(1918年)之《刘氏总族谱/古代世系》之《勖其至启昆谱系》载述:(1)少典(2)勗其(3)巨駓/箕文(4)芒昧(5)夷栗(6)柏坚(7)节(8)赫胡(9)封胥(10)依卢(11)启昆(12)黄帝。但是黄帝不止一代:(12)有熊/伯荼(13)大藏/轩辕14)帝俊/公孙(15)黄帝。由于有《资治通鉴外纪/神农氏》载述的箕文叛夙沙归神农之事证,故此《刘氏总族谱/古代世系》之《勖其至启昆谱系》实属不谬。

3、黄帝历与道历的元年,在距今4697年前与距今4707年前

七、《颠复夏商周断代:“最早中国”在“始州”或“西周”》前传

2010年4月20日,本著王耿完成了题为《兽交、性气功、密宗和丹道导引术的来世今生》,这篇解析道家秘术“丹道和导引”的科学考古论文。同年11月24日又根据“时间、地点、主角、事由、事证、旁证、辅证、结论、悖论和鉴证”等“考古十要素”,作出相应修攺。是文指出:“公元前4000年,也就是距今6000年前,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从中华民族的发源地—四季分明、风调雨顺的江淮之滨的太昊天吴国,因为要廻避水侵的灾变,迁徙到了华夏的东北、西北、东南和西南的高原”。

1、、荆蛮衡山-当涂横山-南海三苗-三茅国既三毛国的五色人种

“江淮之滨”的中心在钟(中)山与衡山。当然,对于地名的认定,仅着眼坐标本身是不行的,还得参照一下周边的坐标系。我们必须了解到,在钟山与衡山之外,古南京既大丹阳境内,还有一个茅山,茅山有茅峰三座,又叫三茅山、三毛山和三苗山,《山海经·大荒南经》说:“'三苗国’在赤水东,其为人相随。一曰'三毛国’”。

在此前后,全世界其他民族的先民也在不同时期,或以不同渠道,因为要远离洪荒和极寒而汇聚到我国的西南—一个叫做香格里拉,《圣经》中载为'中甸’云南语称'九甸’的高地,由于他们的到来和融汇,得以使我们伟大的文明,有了全世界各民族的参与和见证的背景。(本著王耿2023年3月7日午夜按:根据《山海经》的记载,和全国各地的遗址出土文物发现,这里的“全世界各民族的参与和见证”,是指“在中国本土由来已久”并非单纯的“汇聚而来”。

也许会有人认为:这些“5色人种”都是从远方迁徙而来,但上节等文却都在说他们络绎不绝地从“江淮之滨”远行而去的太多证据。而任何说江淮人种自海外远方“西来”,或自国内中原“南下”的史前文史论述,与史前遗址考古的勘证,他们连一个字也没拿出来过。反之,我们随时可以举海量的江淮人种向四面八方东进南下西迁和北上的史前文史论述,与史前遗址考古的勘证。虽如此,有证的从未公开说过,没证的却喋喋不休地说了很多年和千万次。有证的不是不说,而是看他们是否真的看不懂典籍中的精华,因为我们始终相信,这些文献他们不会不看的。

2、从炎帝柱稷“始州”,到文武二王“西周”,“从哪来”,又“到过哪去”

但是,历史中真实的情况正好相反,《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中记载,“三苗在江淮(苏浙皖)、荆州(鄂豫皖)数为乱,于是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幽陵(冀晋蒙辽),以变北狄;放欢兜崇山(赣湘滇黔),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川陕甘藏),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豫鲁苏皖),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三苗起义的距今4500年前至距今4300年前,正是中华民族史前文明的创世时期,他们从苏浙鄂豫皖出发,将江淮与荆楚的体系性先进与结构性文明,在自我放逐中播迁到史前中国的四边各地。

3、从“始州”到“西周”,周人非正式的祖地:炎帝之都的“衡山”

各姓的“始祖”级创世人物,就是中华民族史前文明的创造者与建设者,他们在史前文明创世阶段的“里居、封地和食邑”就是中华民族起源的源头;这些源头的“中”与四边的“东、西、南、北”,在《山海经》中,就是“中山”与“东山、西山、南山、北山”。这个《山海经》学说中的“五方山系”,就是《盘古王表》“五方区系”的映照,也是人类远古文明创世时期的社域格局。建议还不知这其中“中”与“中山”是当今哪里?其余“山系”与“方位”皆可倚“中”而列前,不要说自己曾“考古勘史”并“研究过《山海经》”。“中山”与“衡山”,同在“江淮之滨”。

在“周商夏”或“夏商周”以前,中华民族史前文明的创世群体,曾经还有过一个不同于《中华民族文明探源》与《夏商周时空断代》“工程”的叙事:(1)江淮-川蜀-西藏-西亚-北非-地中海(西南线);(2)江淮-中原-蒙古-通古斯-白令海峡-南北美(东北线);(3)江淮-中原-新疆-中亚-东欧-波罗的海(北线);(4)江淮-川蜀-昆缅-南亚-太平洋(南线)。这些叙事深度说明了“文明西来”与“中原起源”,是以距今3500年以来的文明盛况,取代距今3500年以前的“三桑原创”与“三涂原创”,对“典籍”中与“遗址”中映照出现的史前文明起源郢书燕说或南辕北辙,其状甚欢。你们还在假装考古勘史并在加强研究《山海经》吗?

注:本著全文共39476字,现撷其3分之1奉飨网友,其间未以“……”或“此处略”提示,难免“少头短尾”、“难窥全豹”甚或“挂一漏万”,待全。

八、本文参考的部分证据、史料与文论

1、中国古代典籍

(1)《山海经》(从先周始州至商代早期)大葜/石年/灵恝/窫貐/商契/伯益/太章/王亥/商容等勘著/刘向(西汉)/刘歆绎纂/郭濮(东晋)/袁珂(民国)等诠注

(2)《盘古王表/尧年王表》(从虞至清)大禹/伯益始传/四川盐亭天垣盘垭村发现/何拔儒/钟毓龙补纂

(3)《诗经》(从帝喾西周至春秋战国)伯益/吉甫/许穆等人勘著/周振甫(今人)译注/中华书局出版社2002-7-1

(4)《殷墟卜辞综述》(先商至商末)殷墟出土/王国维/罗振玉/陈梦家(民国)等译注/中华书局 出版年:2004

(5)《易经·系辞传》(春秋)周公叔旦等著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2015-08

(6)《左传》(战国)左丘明著/杜预(西晋)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9

(7)《楚帛书》(战国)楚墓出土/饶宗颐/曾宪通(今人)释注/中华书局(香港) 1985-01-01

(8)《世本》(战国)始传/“宋衷”或“宋忠”(东汉)注。195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斯时将清人王谟、孙冯翼、陈其荣、秦嘉谟、张澍、雷学淇、茆泮林、王梓材等八人的《世本》辑本加以排印、校勘、汇集,整理,出版了《〈世本八种〉(竖排版)》

(9)《尚书》伏生(先秦)纂/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

(10)《吕氏春秋》吕不韦原著/陆玖译注/中华书局出版社2011-9

(11)《史记》司马迁(西汉)勘著/陈书良/周柳燕(今人)译注/作家出版社于2017年7月

(12)《史记/索隐》司马迁(汉)撰/裴骃(宋)《集解》/司马贞(唐)《索隐》/张守节(唐)《正义》顾颉刚领衔点校/赵生群主持修订/中华书局出版社: 2014-08

(13)《淮南子》刘安(西汉)总纂/陈广忠(今人)译注/中华书局出版社2011-12

(14)《汉书·食货志》班固(东汉)撰/ 颜师古(唐)注/中华书局出版社1985年1月

(15)《说文解字 》许慎(东汉)撰/徐铉杨(宋)校定/中华书局出版社/中华书局影印1963-12

(16)《吴越春秋》赵晔(东汉)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8

(17)《潜夫论》王符(东汉)著/辽宁教育出版社2021年9月12日

(18)《水经注》郦道元(北魏)/中国书店出版社编汇出版2012-02

(19)《路史》罗泌(南宋)/罗苹合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

(20)《南岳总胜集》陈田夫编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03-01

(21)《景定建康志》(南宋)马光祖/南京出版社2010年01月

(22)《六朝事迹编类》张敦颐(南宋)张敦颐(南宋)/出版社:南京出版社1989

(23)《御批通鉴纲目前编》金履祥(元)撰/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5-05

(24)《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赵道一 (元)/1997年广陵书社出版社

(25)《肇域志出版社》顾炎武(明)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26)《纲鉴易知录》吴乘权/周之炯/周之灿(清)等辑/中华书局出版社:2009-05

(27)《廿二史考异》钱大昕(清)著/陈文和(今)校/凤凰出版社2008-01

2、考古发现报告与历史研究论文

(1)钱穆《史记地名考(上下册)》/商务印书馆出版社2004年

(2)赵辉《良渚的国家形态》[J] .中国文化遗产,2017(3)

(3)科林·伦福儒(英国),刘斌(中国)《中国复杂社会的出现:以良渚为例》[J] /南方文物,2018(1)

(4)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增订本),文物出版社,1985年版,第69页。
  (5)赵世超:《炎帝与炎帝传说的南迁》,《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98年第4期。 
  (6)《贵州文史丛刊》2000年1期。 
  (7)《连山氏与炎帝考》,《长沙电力学院学报》,2001年2期;任俊华:《魁隗氏、大庭氏、连山氏——炎帝、炎族发源新考》,《湖北大学学报》2003年4期。 
  (8)《炎帝——南方民族的始祖》,《贵州社会科学》,1994年1期。 
  (9)《炎帝、神农氏、烈山氏的分合因由》,《中南民族学院学报》,1999年4期。

(10)刘坤厚 图/钱仕豪《江山社稷”源自何处----曹书杰稷神、稷祀的文化解读》贵州师范大学新闻网2011-06-20

(11) 刘勤《后稷“三弃三收”新论——来自神话学的阐释》 《历史与社会》(文摘)2022年第4期

(12)王渭清《后稷崇拜的神话还原》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第 27 卷 第 5 期 2007 年 10 月

(13)曹书杰《稷神崇拜与稷祀文化系统》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 第5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