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胡爽:寓言四则

 新用户7391BFGL 2023-06-01 发表于安徽



寓言四则

山东 胡爽

可怜的小喜鹊

 

  小喜鹊出生以来第一次学飞。她飞到附近一棵大柳树上;正好碰到好逸恶劳、不务正业、臭名远扬的老乌鸦。

  老乌鸦先是送给她两颗“黑软枣”作为见面礼,其实是两颗野兔屎。接着就“哇啦哇啦”地教小喜鹊唱歌。年轻、幼稚、心奇的小喜鹊便不假思索地随着大声唱起来。她的声音也“哇喳哇喳”,既像喜鹊,却又有些像乌鸦。

  乌鸦说:“你唱的还行,但还不是十分好听,如果按我教的这样连唱一百句,你就完全可以变为凤凰。我的八辈姥姥原来就是凤凰的近亲,她老人家唱的非常好听,况且也长得漂亮,颇有鸟中之王的美称。人家可是吃香喝辣,豪华奢侈呢?”

  小喜鹊信以为真,又羡慕,又渴望,一心想过上凤凰的豪华生活。于是每天“哇喳哇喳”地学唱。她的父母得知后,又气又火地斥责、纠正:“不要老是跟着乌鸦学那些“哇啦”声、做那些乌七八糟、不三不四的事,莫说一百句,就是一万句也学不成凤凰。

  不懂事的小喜鹊不听父母劝,只信乌鸦言。一天,她又从乌鸦那里得到两颗“黑软枣”,反而更来劲;她在大柳树上高兴地跳来跳去,一时心血来潮,决计要唱上一百句。她唱啊,唱啊,一十,三十,五十……她喉咙喊疼了,唱哑了,有气无力,声调仍是鸦、鹊不辨,是唱是哭难以分清,简直难听的无法再难听;她没命地唱,几乎是声嘶力竭,竟把自己唱傻了,发疯了、发昏了,晕厥了——扑嗒一下,像铅锤似地从树上摔落下来。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她刚落地,就被早已在树下等了好久的狐狸一口叼走了。

  不听规劝,一味固执、偏听偏信那些花言巧语,其结果还是上当、受骗。

自知之明的猫头鹰

  以捉鼠见长的猫头鹰,不小心被农夫捕获,从而被关进鸟笼,得到好吃好喝的优厚待遇,从而被迫学语、卖唱,以讨得主人欢心。她深感内疚,心中自忖:我对主人的器重不能胜任,自愧不能报恩,这样的生活简直度日如年。尤其当她听到房内老鼠“吱吱”乱叫的时候,心中更加焦躁不安。

  于是她鼓起勇气,苦口婆心对主人提出调职请求:“我白白占居一个鸟笼,耗无用武之地,犹如落井之牛,力不从心;天天这样名不正、歌不顺,内心着实不是滋味。我的天职是捉老鼠,强项十分突出。论唱歌,还是百灵鸟,其聪明伶俐歌喉好,鸟所共知,她就住在院后竹林里。”

  主人被说动了心,决计先试试。歌星百灵鸟很快被请来试唱了几句,果真名不虚传,不愧天籁之音。

  三方很快达成协议,百灵鸟迁入鸟笼,专事卖唱;猫头鹰转入野外,主职扑鼠。主人仍如对待猫头鹰那般对待百灵鸟。

  翌日清晨,曙光初照。笼中百灵鸟轻歌曼舞,余音缭绕而博得路人一片赞美之声。由于猫头鹰的积极努力,讨厌的老鼠叫唤销声匿迹。主人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乐在心里,脸上绽放出满意灿然笑容……

  美好幸福,自会赐予自知之明者。

小青蛙与小鲢鱼

  水塘里,小青蛙与小鲢鱼比赛游泳。连赛几次,小青蛙一直落后。

  小鲢鱼骄傲地讥讽小青蛙:“看我,一只脚也没有,你尽管比我多四只脚,也脱不了是我手下败将,你真是笨蛋,地地道道的笨蛋!”

  小青蛙受不了讥讽和刺激,不满地反驳道:“在水里,我承认比不上你,但我总还能游几步;如果到陆上,我不但会爬,还能钻能跳。要是你呀,不但不会跳,怕是连一步也爬不了。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讥笑我呢?你不要以水中独技而自居,更不要以那个本能为高招,还是多练几手本领好。”

  小鲢鱼不服气地说:“就凭我水中这项本领,一生也就够用啦,能游、会钻,甩头摆尾,能快能慢,要吃就吃,要喝就喝,想玩就玩;白费力气去学那些多余的东西,岂不自讨苦吃!”

  它俩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争的面红耳赤,越吵声嗓越高,一下吵醒了在池塘边软泥里睡觉的大黑鱼。后者张着簸箕似的大口朝它俩追来……

  论水中功夫,小青蛙哪在话下,只有尽力躲闪、逃避的本事;在黑鱼紧追不舍、万分危机之刻,它跃身一下跳上了岸,随即钻入草丛。小鲢鱼被大黑鱼紧追不舍、逼得躲而及、逃而不脱,心急如火,气喘吁吁,咋呼着向小青蛙求救。

  小青蛙从草丛缝隙中瞅瞅,很是替小鲢鱼着急,不由它放声大喊:“鲢鱼,鲢鱼,快向岸上跳!”小鲢鱼啥时学会向岸上跳?此时已是精疲力竭,“黔驴技穷”,最后只有束手就擒,被大黑鱼一口吞噬了。

  学无止境,技高一筹,关键时刻总会派上用场。

小蜜蜂与绿头蝇

 

  艳阳高照,繁花似锦,五彩缤纷,清香阵阵。

  辛勤的小蜜蜂东奔西忙,不知疲惫的采集花蜜。她奔波万花丛,飞遍芳草地,穿越林海间,钻入枝稠叶密处;出巢犹如快梭,回巢归心似箭。为安然越冬、甜蜜事业而忘我积累、储存……

  在垃圾堆上饱餐一顿、大腹便便的绿头蝇,浑身窝窝囊囊,臭气烘烘地飞落在花叶上;躺在暖烘烘的阳光下,自鸣得意地嘲笑小蜜蜂:“今朝有酒今朝醉,自己吃饱肚子不亏,干不干的就那么回事儿,何必卖命般自讨苦吃?”

  小蜜蜂不屑理睬、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没有今日苦,哪来明日甜?”接着又继续投入紧张忙碌的采蜜中……

  初冬将至,冷风嗖嗖,寒气逼人。小蜜蜂躺卧在巢里,享受着劳动果实的幸福和喜悦。绿头蝇却是被冻得团团乱转,四处碰壁,垂死地挣扎,几声抽泣,几声凄凄厉……

  得过且过,浑浑谔谔度日总有尽头。



责编:丁松   排版:何苗




作者简介


     胡厚文,曾用笔名胡爽、胡惠文、兵云、陆零等,微信昵称:胡涂。1941年生于山东省高青县。高中文化。曾务农、任教、当兵、公务员。业余爱好写作,至今笔耕不辍。已出版文集《金钟倒挂》《笑对人生》《豆绿情愫》《世象杂描》《鱼缘难尽》《夕阳无限》等六部。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