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湖湘逸响:新化苏鹏《海沤词剩》

 WENxinHANmo 2023-06-03 发表于辽宁

图片

简介:

苏 鹏(1880-1953),又名先翥,字凤初,自号柳溪遁叟,湖南新化(今属冷江市毛易镇)人。1902年,苏鹏自费留学日本弘文学院,参与组织“拒俄义勇队”和“军国民教育会”,从事反清革命活动。1904年,偕杨笃生等人赴京谋刺慈禧太后,未成功。1906年初,受湖南学界委托,赴日迎接陈天华灵柩回湘并组织公葬。民国成立后,曾任湖南省铜元局局长,秘密资助蔡锷之护国军;1921-1926年,当选为湖南省议员并任副议长,与程潜、唐生智等支持北伐。1927年后退出政界从事教育,在新化创建青峰农业职业学校,并任校长十馀年。1949年,参与湖南和平解放运动。1953年1月,病逝于新化。著有《海沤剩渖》(含海沤诗剩一卷、词剩一卷、文剩三卷)。

桃源忆故人·旅途书感

十年江海无知己,依旧工愁文士。肝胆赤,关山紫,驾逐风云驶。

于今日暮途穷矣,谁是骏才千里?宝剑寒光秋水,静看胡尘起。

高阳台·寄蔡松坡、赵百先两军友

乱墨数行,短歌几阕,此中容我盘桓。谁是鲁阳,挥戈止住流丸。年来抛却不平思,问闲流、何事翻澜?怎禁他流莺弄舌,斥鷃扬翰

由来众女多谣诼,况羊肠九曲,行路歌难。匹马功名,莫教辜负征鞍。寒潮入港晚来急,看斜阳,已到栏杆。劝使君,珍重戈矛,努力盘飧。

注:①思贤也;②为营葬陈天华事,逋放岭表,犹悬赏缉予;③忧谗畏讥也;④内忧外患相乘;⑤伤时事日非也。

南浦·怀女同志林宗素、秋瑾、陈缬芬在日本

韶光容易,又蒹葭秋水正怀人。遥望蓬莱旧地,欲渡渺无津。回首行船别馆,把国忧种祸话酸辛。忆英气干云,清谈拨浪,巾帼有天民。

我惯穷愁潦倒,向蛮烟瘴雨久栖身。谁悯包胥哭国,觅不到西秦。只剩离愁孤愤,钦玉树、翘首望风尘。托南溟流水,凭波送悃到瀛滨。

蝶恋花·怀罗师仪陆在奉天

沈北珠南流水处。两载离愁,苦向文波诉。望断长空云带雨,羁魂飘泊随飞絮。

天涯心绪何堪数。过客年华,惆怅匆匆去。搔首闲庭还自语,伤心又是春归路。

满江红·乡梦

秋入楼台,岭云外、羁愁无数。漏声静、轻凉到榻,鸣螀在树。莽莽故园湖海隔,翩翩幻蝶身魂渡。快当时、细细把离情,从头诉。

情两载,语初絮。鸡三唱,人偏寤。锦被拥孤衾,依然如故。商娥应织相思字,江郎难写消魂赋。寂无言、推枕览中天,月和露。

菩萨蛮·怀人

斜阳伫立光寒碧,海天漠漠情如织。云亸似张罗,相思如许多。

羁绪伤烦缛,彼美人如玉。愁到强登楼,登楼愁更愁。

水调歌头·怀谢介僧留学东京

珠江与瀛海,别意托纹波。同是天涯作客,秋到兴如何。为问风流小谢,三载别来岁月,好景莫蹉跎。回首当年事,乌兔走如梭。

百年内,数甲子,苦无多。吾曹郁郁风尘,休自惹愁魔。生物界中争竞,说甚生存天择,一例总消磨。万事等闲耳,有酒且高歌。

注:①同其兄干清在日本。

金缕曲有序

五羊城畔,有客姝侑酒,歌声幽怨。相与款谈身世,觉万斛浓愁,压在眉宇,而盈盈秋水,潸然不能成视。予亦凄绝,不知所慰。噫,古来伤心人必别有怀抱也。仆本恨人,安能遣此,感成此解,书以慰之。

情是伤人痼。古今来、吟魂芳魄,缠绵苦误。醉眼看花花解语,宋璟梅花今赋。垂首际、伤心无数。侬亦半生飘泊子,更何堪、脉脉私衷度。惊窗雨,声声注。

珠江曲曲江流路。但柔肠、千回百折,曲无凭据。怪问珠流朝夕下,不把烦愁送去。有片语、向卿低诉。宇宙茫茫无量劫,有情天、毕竟仙才住。叹相见,年华暮。

念奴娇·咏梅

千红万紫,算阿娇、占了花魁第一。东阁报开冰蕊艳,春到那家消息。玉比精神,雪为肌骨,怕是狂风急。爱怜谁最,只此广平词笔。

赋得倩影亭亭,黄昏淡月,付与何人识。我愧孤山林处士,红萼无言徒忆。归雁天遥,游骢道阻,梦绕罗浮侧。长安来岁,那管马蹄得得。

满庭芳·咏荷

画舫谁家,横塘几处,凌波西子亭亭。出淤不染,几见在风尘。南浦幽芳自抱,清风送、雅淡宜人。羁愁客,裁笺咏汝,香到句添馨。

红芳初待嫁,嫣然摇动,倚翠为屏。奈浮鸥香梦,潮急惊醒。寄语西风珍重,繁华影、怕易飘零。凝眸立,烟波浩渺,打点客中舲。

临江仙

戊申冬,黄克强、谭石屏诸君有云南河口之役。粤中党人罗曙苍、葛覃等被捕,予因而去粤。轮发香港,邮寄周瑟铿、姜胎石诸同事。

昨夕匆匆轻话别,而今共对珠流。来朝放棹驾寒湫。香江携手处,逝水大悠悠。

岭外淹留几两载,算来功利都休。聚时平易别时愁。不堪潮信恶,掀浪送归舟。

渡江云·海舟书感

舟抵夏门,狂飙怒涛相撼时作也。

吴闽还浙粤,扁舟横渡,归路海云遐。剑书都误我,底事频年,飘泊遍天涯。惊涛午夜,搅羁怀、绪乱如麻。端怕是、浮槎无力,雨急趁风斜。

堪嗟。残明季宋,弱帝孤臣,更仓皇何似,都向此、东南海澨,喘度年华。河山不少兴亡感,望中原、满眼尘沙。今古恨,凭他几度啼鸦。

南浦·怀方叔章、梅撷云在广州

春来消息,想长堤、有客走青骢。渺渺予怀何似,几度梦魂通。寒食清明时节,正愁人、烟雨满湘中。冀此日瞿塘,潮来有约,信到大江东。

记得骈肩拜月,到如今、月缺似弯弓。回首旧游无恙,劳燕怅长空。极目青葱遍野,只芭蕉、心卷恰如侬。问鹧鸪何事,苦将离憾诉东风。

菩萨蛮·怀赵兰荪、周瑟铿在粤

春来常共闲愁住,春归不带闲愁去。愁住与春归,长堤柳线垂。

柳条烟似雪,只赠人离别。啼鴂怨东风,阑前豆种红。

卖花声·感流光、悲世变也

花落剩青山,春去漫漫。问君此去几时还。容易潘郎丝满鬓,应感朱颜。

紫燕大安闲,飞绕回栏。旧栖王谢画堂间。沧海成田田变海,世局如环。

台城路·怀杨笃生在燕京

纵横眼底看馀子,英雄几辈堪数。一领尘衾,十年孤愤,莫向长门献赋。剑书如故。怅易水歌寒,击秦频误。叔度雍容,襟怀涤我津沽渡。

沧桑世变无据。奈鸡鸣不已,八荒风露。紫燕无家,哀鸿满野,尚待何人相顾。关山旧路。为结客燕郸,京华流寓。珍重加飧,年华容易暮。

注:①同狙颐和园事未成。

蝶恋花

作客长沙,见铸程表弟,为幼申君画一短箑。双蝶寻芳,落花满地,可见节序催移、韶光易老,誊此题之。

三月艳阳晴又雨。千里平芜,漠漠动情绪。不道天涯芳草路,鹧鹄无奈春归去。

满地落花无片数。此意年年,没个商量处。双蝶多情深拥护,翩跹苦把东风妒。

梦江南·辛亥反正,客滞临武香花岭矿场有感

江汉上,霹雳一声雷。五色旌旗翻上下,关心成败费疑猜。庭院几徘徊。

更漏永,新月上帘钩。忽梦少年豪壮事,屠龙快似解庖牛。燕市尽遨游。谓狙伺颐园事。

山月小,风挟万松号。乍见繁华歌舞地,割鸡曾许用牛刀。鱼服困龙鳌。上海因万福华刺王之春案,予与黄瑾午等同被捕。

风瑟瑟,吹过蓼花洲。黄鹤楼高仙迹渺,长鲸未斩剑含羞。江水逝悠悠。钦命铁良检阅三江两湖新兵,予与张榕川等狙伺黄鹤楼下,未成。

心绪恶,无计去安排。商遍恩仇都不是,前尘留影拨难开。似去又潮来。

齐天乐·寄杨皙子在燕畿

萧萧叶落苍梧野,今古幽情如许。尘海茫茫,衣冠相哄,优孟几番容与。欧潮吼怒。问亚陆风云,伊谁为主?忧患环来,须知天意玉吾汝。

虎哮狗偷无数。莫侈言绛灌,羞与为伍。刚毅膺艰,聪明解事,智勇原难并举。盱衡寰宇。只矗立高峰,万山妒侮。止谤无争,有容德自树。

庆春泽·刘命侯丈以妙高峰怀古十六绝见示,填此报之

怀古怦怦,临高邈邈,骚人一例情深。百尺天边,妙高峰上长吟。梅城诗叟衿矍铄,几登临、惠我琅琳。动幽忱,旧梦难温,新怨胡禁。

桑田世变惊沧海,况胡笳曲譟,律吕声瘖。倚遍山阴,南轩馆影沉沉。羊亡彳亍悲岐路,有何人、慰藉孤衾。怕推寻、来轸方遒,往哲徒钦。

齐天乐·寿矿业总会同事湘乡廖祜初六十初度

幽梅绽笑南台下,恰起声声腊鼓。海屋添筹,华封晋祝,洛社耆英咸叙。登堂选赋。愧笔不生花,也随词侣。扢雅扬风,骚坛一代觅盟主。

检点书签琴谱。更智珠在握,陶计堪伍。饱阅沧桑,晚耽禅悦,顶礼空王一炷。人天延伫。待证到菩提,大千净土。东阁筵开,看鹣鹣对舞。

注:①山在湘乡县治对河五里许。

图片

水调歌头·题眉山夏生忠道衡门集

宇宙蕴神秘,万象入磨砻。枢机铎钥谁管,都付与文雄。为问眉山沱水,一例钟灵毓秀,今古几诗翁。拔剑酒歌后,倾词巫峡中。

含绵邈,吐尺素,写嫣红。骚人俯仰身世,强半为愁工。不见蛮争触斗,多少凄凉景色,谁复愍哀鸿。裁笺一惆怅,长啸倚东风。

注:①卷首自写《酒酣拔剑砍地图》。

忆旧游·赠陈树人同志,有序

陈君荆,字树人,同盟会旧友也,出其题册属书。故旧零落,怅怀往事,誊此以归之。

忆狂来说剑,酒后拈诗,四座都惊。不解温和饱,惯撑持傲骨,拼却牺牲。宗社百年幽憾,洒血洗神京。喜胜友如云,丹忱为国,会结同盟。

陈荆,到今日,汉业已重兴,漫说升平。虎视眈耽逐,蜗角年年斗,嗟我民生。剩得几人新贵,意气许纵横。只劫后相逢,班荆道故谈转清。

菩萨蛮·汉上有怀

洞庭波暖蛙如鼓,榆钱历乱风和雨。倚枕梦难圆,艳阳三月天。

天南人似玉,报我琼瑶句。湘浦雁生疏,雁来书也无。

满江红有序

刘君粹叔,论交于前清末叶,重见则民国改元十六年矣。时经丧乱后,君于其亲墓建孝寿祠亭。亭上作望云楼,取白云思亲之意。屺岵兴悲,有此同感,填此阕以纪之。

放眼神州,陆沉痛、苍茫今古。大同梦、漫天轇轕,彝伦无主。只有昭陵刘季仲,殷勤却把南陔补。白云乡、楼阁有人兮,时延伫。

墓门畔,崇祠宇。春秋祀,荐鸡黍。更山环水抱,胜擅三楚。草报春晖心曷极,鹤归华表神来许。挽浇漓、敦本与培源,当推汝。

满江红·登岳麓山礼黄克强、蔡松坡两公墓,用萨天锡《金陵怀古》原韵

一代人豪,均去也、湘流不息。曾收拾、河山故国,抚今怀昔。峤岭黄花馀烈事,共和洪宪交相识。望中原、依旧待澄清,风云急。

生死异,神交织。风雨晦,怀芳迹。对摩空华表,停云孤日。留守金陵王气尽,功标铜柱生民泣。我重来、瞻仰旧威仪,天空碧。

注:①黄花冈之役,党人有自认为黄兴而死者三人,皆冀以一死易黄之生也;②松坡推翻洪宪,始再见共和。

菩萨蛮

陈氏止庵,花城坐拥。喜蓄兰,中有红兰花尤俊,倩文澜就爱日堂作双钩画征题咏,填此补白。

繁华洗尽群芳歇,吟魂入梦身疑蝶。兰畹独芬芳,香浓爱日堂。

幽香王者耦,入室馨闻久。靥醉映丹霞,相依处士家。

水调歌头·咏大同学校三十周年新校落成

十步有芳草,帱载无偏私。多少良材嘉卉,荣植仗培持。含笑资东桃李,各自争妍竞秀,青帝几嘘吹。赓咏豳风什,无忘稼穑时。

百年计,凭进化,拓宏规。前贤筚路褴褛,履险事如夷。喜此庄严庠序,尽有摩空峻宇,一德奠初基。不息天行健,相期惬易辞。

锦堂春慢·祝钟甫丞七十双寿

蝦谷春回,岭头梅绽,画堂酒映流霞。华祝三呼,耆英会似无遮。献赋自惭才尽,江郎笔不生花。看九华耸翠,山灵默契,偕隐堪夸。

鹏程昔日高翥,只飘萍宦路,负了才华。检点琴堂签牒,云水归耶。今日彝伦日斁,收谱系、功胜抟沙。世事沧桑莫说,且倾樽酒,晋祝龄遐。

注:①隐居虾溪之谷、九华之麓。

高阳台·寿洪兰生六十

极目沧桑,扶筇薮泽,绮筵相见情深。抚昔谈今,同看两鬓霜侵。数奇惯困将军志,健男儿、半老风尘。叹玄黄、龙战将酣,蜗斗犹寻。

钦君弱冠投戎去,况阳关荡塞,㵣浦盟心。显晦无凭,年来啸傲沩岑。封侯输与羊头贵、话江山,息影泉林。颂冈陵、预引蒲觞,且进桃斟。

水调歌头·寿宗幼申君六十祝词,有序

幼申君,与予为总角至交。近十年来,寝馈毛诗,今其专著《诗学赘言》出刊,其年已六十矣,填此祝之。

劫灰遘阳九,欲海纵洪涛。礼教纲常名节,一例等闲抛。堪佩吾宗耆宿,十载葩经纂述,心血几煎熬。欲把温柔旨,来医世俗佻。

叹周道,风雅颂,久沉销。诸家聚讼纷驰,异说苦嗷嘈。著得芸篇数种,揭破古今疑案,功不愧臣毛。兕觥颂周甲,名与寿齐高。

注:①时蒋委员长蒙难西安。

蝶恋花·寿刘粹叔六石词,有序

旧友昭陵刘粹叔,擅文事,喜蓄砚,亲眷为置佳石以进。今届六十矣,谱六砚石征诗词,填此报之。

荼蘼满苑桃赊熟。东阁筵开,海上筹添屋。癖似米颠吾粹叔,女娲炼石今馀六。

孝先人笑便便腹。翰墨因缘,金石联宗属。唾咳成珠珠一斛,风流潇洒人如玉。

蝶恋花·代幼申君祝粹叔

昭陵风雅儒称宿。叔度汪洋,迥不随流俗。瑞石羡君成眷属,坚贞比德人争祝。

后先周甲同跻六。试把砖抛,冀引金和玉。大地龙蛇今起陆,秘书相与偷闲读。

注:①幼申有六十自寿诗索和。

满江红·祝陈吉昂七十双寿

寿域宏开,九阊外、钧天乐奏。桃觞颂、太邱世德,荆台贤助。少小惯谙原宪乐,芳踪竟把陶朱步。性伦天、养志奉施钱,萱帏豫。

筹饥馑,社仓裕。恤孤独,育婴处。见义勇输将,口碑驰誉。千金周济贪夫愧,半生书画幽人趣。古今来、明德达人生,嗣君属。

贺新郎·丙子春,王爽公兄自益阳以六十自寿诗见示,填此寿之

息影林泉里。忽青禽,尺书飞报,相看惊喜。湖海交游零落尽,健羡王郎杖履。徜徉在、湖滨资尾。自比百花三日长,数年华、花甲重周矣。尔与我,差相似。

光阴荏苒如流水。看今朝、画堂东阁,樽金筵绮。汤饼当年高宴日,浑似一般情味。更领取、停云诗旨。漫道华封三晋祝,祝使君,也与华封比。将进酒,觥称兕。

注:①渊明《停云》诗,思亲友也。

罗敷艳歌·用冯正中原韵

鸳鸯绣罢韶光老,春意绵绵,春色无边,杨柳临风似线悬。

踏青上巳传佳事,欢约今天,人待花前,不是同行不上船。

黄莺啼破深闺梦,关渡春风,人忆辽东,欲寄相思豆种红。

恼人春色眠难稳,梳洗都慵,山寺来钟,愁在含情览镜中。

罗敷艳歌

卖饧风暖春如醉,云卷绵绵,书寄天边,雁阵排空一字悬。

天涯草长年年绿,鸠唤晴天,蝶浪花前,逐胜归来懒放船。

封侯夫婿无消息,花信来风,潮约江东,何日檀郎面唾红。

瑶琴古调弹多少,欲抱翻慵,破晓惊钟,乐事无边忆梦中。

甘州·庚辰残秋,久病不愈,调寄罗植乾、柳敏泉两友,依张叔夏寄李筠房原韵

望丹枫一色,想吴江、都被绛云遮。正维摩困病,漫天鼓角,遍地尘沙。更觉鸿飞秋老,飘泊有谁嗟。且看玄黄战,龙斗天涯

昨日衡阳回雁,喜青冥书到,细数年华。料营田高士,案牍当烟霞。闲诠注、心经一卷,藉波罗、广渡万人家。待庾岭、阳春十月,将发梅花

注:①时欧亚战争均烈;②植乾复书称,兄属庚,弟属辛,当自称庚兄;③柳居营田左;④现充新化秘书;⑤柳注《心经》,甚渊博;⑥数点梅花天地心,为抗战胜利将到之兆。

水龙吟·灯烛

汉宫日暮分传,轻烟散入侯门第。沉香晚浴,玉堂新宠,竞夸佳事。十载寒窗,仗君高照,文章鸣世。怕棋敲花落,影摇蛾扑,微风袭,都垂泪。

多少离人怨侣,对星星、几番愁思。茫茫世路,漫漫长夜,伊谁光被。愿一盦相伴,皈依到、燃灯佛寺。让寒儒凿壁,光偷一线,蔚成佳器。

卜算子·卧病医院,自夏徂秋未愈偶成

独自卧胡床,命已医相托。历尽骄阳溽暑天,又见悟桐落。

昨爱葛衫轻,今怨秋罗薄。苦在刀环药饵中,病比魔还虐。

忆旧游·寿仪陆师七十祝词

记武城祠畔,霁月光风,浴我灵渊。启聋和振瞶,听黄钟律吕,声彻大千。说破奇书万卷,舌转似翻莲。有湘泽嫣桃,沈阳新柳,各自争妍。

迷离看棋局,幸鳣堂杖履,矍铄依然。我亦婆婆老,任风尘奔废,学愧薪传。办得馨香一片,三祝到华筵。辄引领西瞻,中天太白长夜悬。

注:①师主讲实学堂,赁城南曾祠。

二郎神·病中罗植乾寄词,步原韵以报

万方同慨,遘劫运,同悲阳九。纵封豕奔腾,长蛇荐食,赖有精神不朽。血海波涛翻不尽,尽有那、沼吴时候。但满目鸿嗷,怆怀鱼頳,可怜黔首。

依旧。多情雁系,书来秋后。报霹雳轰空,河山破碎,难认衡阳官柳。老骥鸣长,醒狮睡足,准取黄龙樽酒。只叹我、渴病相如,人比寒梅癯瘦。

注:①民元,予监国选,驻车衡州府署东廨,庭前杨柳依依,今被炸,故忆之。

河满子·遣怀

痼病经年,回肠百结。侵略战四年馀,被害国家数十,人民更逾十万万,怆然赋此。

旧事黄粱一枕,新愁病茧千丝。老骥鸣长悲伏枥,艰难身世奔驰。忙叹作巢双燕,雏飞羽自参差。

征戍万方同慨,侵凌举世兴悲。天视视民应厌乱,个中消息谁知。试向成都问卜,沼吴终有鸱夷。

西江月·悯世

东阁燕尝巢幕,南山兔自罗罤。名缰利锁总栖栖,测海谁非窥蠡。

过市撄金目眩,亡羊悲路情迷。灵台一点若通犀,秋月澄江如洗。

生查子·族某穷老交加,独子夭亡感赋

艳阳三月时,春意浓如洒。天若不仁祥,百卉荣幽薮。

骄阳九月时,秋气号如吼。天若果仁祥,万籁摧枯朽。

生查子·叹世乱、祝胜利也

极权唐克车,闪击横如虎。天若长侵凌,嗜血群魔舞。

自由民族花,正义严于斧。天不长侵凌,捍御终扬武。


附孤桐章士钊题《百字令》:

卌年一瞬,记南冠横縶,楚囚黯对(同系上海外权下之西狱)。几辈狐鸣初试手(革命军蜂起),隐隐陈王堪戴(指黄瑾午)。张楚终穷,过秦年少,劣有文章在。黄花开日,撩人往事如海。

追念我等书生,走空皮骨,出处成尴尬。惟羡山人坚不起,少室微云不碍。鹏翥孤忠,凤雏雄略,尚友存英概。偶然天问,琼楼高处无奈。

附衡阳罗植乾题《绮罗香》(有序)

词者,三百篇之馀也。形于唐而盛于宋,宋诗多赋体,而词则饶有兴意。余最爱张叔夏绮罗香,以红叶之飘零,写亡国之痛苦,是叶是人,不能化分,人谓其词主清空,不知其情真其事真,如天马健行,海鹏逍遥,岂驽骀斥鷃所能窥其涯涘哉。遁叟苏子凤初,以葬陈烈士天华于岳麓,被缉,犹曰满虏凶横,宜也。革命后又因团枪团款,为民自卫而疾呼,以触大吏之忌,遂尔侦网四布,是诚吾民之不幸,于叟也何伤。今叟随物而寄于词,尝读其词,叹其能自造境界。善造境者,虚者实之,实者虚之,是虚是实,令人不可摸索。因其境高,其意深也。高则无所不包,深则无隐匪显。方之张氏红叶而上溯风雅,庶或近之。用张韵谱此,以讯世之读其集者。

岱妇怀居,湘词讽井,宁畏彼哉之妒。洲上关关,鷙别自吟佳句。正芳荇、清响焦桐,看丝菟、高缠云树。者醇流,饮尽人人,焉容铁板唱东去。

麓山营葬榇旅,胡又长沙痛哭。毫辉燕许,可叹新愁,忍入龟山琴谱。戴吾头,一剑飘然,要斩绝、幕空烟缕。祇而今,吃咐康成,莫笺无正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