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董厚生

 汉茂油桃 2023-07-09 发表于陕西

简介

董厚生(?——2006),原名董生祥,出生于陕西省兴平市。是一个在80年代至90年代活跃在兴平、武功一带的民间秦腔艺人。

人物生平

虽然没有官方授予的荣誉和光环,但在当地很有名气,兴平县民每有厚生演出皆奔走相告,争相一睹。
他将秦腔的高亢悲沧粗犷豪放的传统风格表现的十分到位,他的唱腔风格的最大的特点是情出戏先,原汁原味,韵味十足,嗓音浑厚高亢却不失细腻,喷口、拖腔均很有特点,用的是传统的满口腔。因其多年在木偶剧团演出,加之嗓音浑厚多唱苦戏擅长拖腔,有人说他带有袁派风味,我倒是认为不一定非得套用这个派哪个派,这应是他遵崇地道的原汁原味的秦腔传统风格的必然体现。
董厚生趣闻两则
趣闻一:厚生唱戏必备俨茶一壶,且背手而立,双睛微闭,深情一吼,听者落泪。每到酣时,寻一高椅,一脚踩之,一手执壶,心无旁羁,情随戏走,堪称一绝。而且厚生唱戏,悲情居多,有时顾事,不但主家孝男孝女哭声一片,连配奏的乐队成员也为之落泪,足见厚生唱功,极尽煽情之能事。
趣闻二:某日一农夫,赶一马车,去赶集。此翁超级戏迷也,边走边哼唱乱弹。忽而一先生挡住马车,欲搭乘同行,农夫应允。一路上两人一唱一合,到也逍遥。农夫突发奇想,道:“乡党听你哼戏,有点味道,不如放声一吼,岂不快哉?”先生浅然一笑,遂吼了起来,那真是气冲云宵,山河为之动容;缠绵委婉,天地为之悲戚。农夫听的如痴如醉,纸烟都烧到手了,才想起丢。一曲唱罢,农夫霍然跃立辕头,双目圆睁,破口大骂:“都说厚生唱的美,以我看,他能日他娘!!!!我的婆呀,乡党唱的,比他强多了。”那唱戏的先生苦笑不得,忙双手抱拳:“在下便是厚生,乡党抬爱了。”农夫面红耳赤,不住道歉:“听过没见过,有眼无珠,对不住,对不住。”厚生大度一笑,此事就此做罢”
网上资料
新浪网友贡献的资料(河北保定):2009-04-25 15:02:29
关于董厚生很少有翔实的资料,多是传言,较为确切的是他原名董生祥,出生于陕西省咸阳市兴平县马午镇羊圈村并一直生活在那里,多在乡村县镇演出,曾加入过兴平一民间木偶剧团,在兴平、武功一带很有名气,兴平县民每有厚生演出皆奔走相告,争相一睹。
他的一些优秀唱段常在兴平县咸阳市广播电台播出,其中《孙膑坐洞》、《朱春登哭坟》两段被收录入秦腔专辑磁带发行。90年代中期后因病,很少登台。
2005年4月2日陕西农村广播电台《华夏助你成才》大型科技文化下乡系列活动在乾县人民广场直播,在陈爱美的牵线之下商芳会与董厚生首次相会,董厚生因身体有病,仅唱了几句慢板,这些音像资料成为董厚生流传于网络上的视听资料。
据说董厚生在十多年前因车祸造成心脏位移,长年积病在床,以致家贫如洗,为了看病也偶尔强撑登台挣点小钱贴补家用,2006年初终因不治去世。
他有两个儿子,据说大儿子对秦腔极有天赋,在十一岁时就在兴平县专业剧团司职打鼓,可以打很多本戏,可惜在二十年前的一天在钓鱼时跌入池塘溺死。二儿子董保平十六岁,自小就十分喜欢操琴打鼓,因家境贫寒在初一时便辍学在家务农,在家常用砖块作鼓,锅碗辅之,竟也能打出本戏。陕西戏曲电台著名主持人陈爱美于2006年登们采访披露了董厚后生生前希望儿子上戏校的愿望,在各界捐助下,董保平才进入了西安艺术学院秦腔培训中心学习。
网上流传商芳会是董厚生的弟子,实际不然,商芳会是自小喜欢董厚生的唱腔,跟着董厚生的磁带和广播录音学唱,并自称是董厚生的弟子,直到2005年早已声名远扬的商芳会才与垂垂年老的董厚生在陕西农村电台秦腔直播节目中首次也是最后一次相会尊称了他老人家一声师父。据商芳会说当时看到慕名已久的董厚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人憔粹体弱骨瘦如柴,看上去那个牺惶呀,商芳会当时还掏出了身上200块钱给了董老师。
较确切的董厚生嫡传弟子是杨红梅,据说杨红梅与董厚生同台演出了十年,深得老人家真传,多次在陕西电视台秦腔大奖赛上获得一等奖,被誉为“艺苑红梅,秦腔一绝”,这两年大有名声鹊起的势头。遗憾的是师父董厚生却从未登过陕西电视台这样的省级媒体,也从未获得过任何官方大赛的奖项,甚至连个媒体的誉称都没有。
按说董厚生与戏曲研究院没有什么可比性,将他们放在一起PK显得十分突兀。董厚生当其时只是一介穷的叮当响的连儿子上戏校都供不起的在戏曲界根本没人知道的走街串巷的民间秦腔艺人,戏曲研究院是陕西省政府唯一强力财政支持的财大气粗的国营大型剧团。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董厚生所代表的粗俗艺术的平民秦腔和戏曲研究院所代表的高雅艺术的名门正派的象征性意义。
关于董厚生没有多少可查的资料,网上的也大多是他的几个比较知名的音频片段,如《孙膑坐洞》、《朱春登哭坟》、《放饭》、《祭灵》、《火烧连营》、《大报仇》之类,其中《朱春登哭坟》因商芳会的再度演绎最为著名。《朱春登哭坟》又称《祭母》,是秦腔传统剧《牧羊卷》中的唱段。根据剧情,此段应为《放饭》后一折的内容,盖因传统剧的长年禁演等原因,《牧羊卷》只流传下常演的《放饭》一折,哭坟一段在正式舞台上消失,但这段悲切的唱段因特别适合哭丧,便在民间流传下来。董厚生是一个在80年代至90年代活跃在兴平、武功一带的民间秦腔艺人,在当地很有名气,同时期较有名气的民间秦腔艺人还有活跃在凤翔、天水一带的马天虎和活跃在甘肃平凉一带的张喜魁。80年代至90年代初正是建国后戏曲专业剧团的第二个黄金时代,名门正派拥有任哲中李爱琴郭明霞马友仙这样的大腕压轴,董厚生、马天虎、张喜魁之类的民间艺人自然名不见经传。
人物评价
董厚生---生前身后皆寂寞
昨天听戏曲台爱美戏缘节目,悉秦腔名艺人董厚生已作古。虽身处异地,自己觉得对秦腔界的新闻还是很关注的。可是,也是直到昨天听节目我才知道董厚生老艺人已经作古。
知道董厚生是因为商芳会,那年的大叫板红了商芳会,红了《祭母》唱段。记得当时秦腔聊天室还火暴,振秦每天晚上一登录就被要求唱《祭母》,甚至《祭母》一度成为聊天室最流行的段子。再后来,《祭母》成为农村过白事必需的唱段,纯朴的村民用这个段子衬托悲凉,寄托哀思。
偶然一个机会,在聊天室听人说商芳会的师傅是兴平名老艺人董厚生,某不才,那个时候还是第一次听董厚生的名字,再后来公差到南京,顺便访振秦兄,在振秦处得听董厚生《祭母》唱段,算第一次真正接触董厚生先生的艺术,一个晚上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再后来也曾听电台放过董厚生《祭母》唱段,但似乎每次都没放完过。
再后来,好像是陕西农村台搞什么科技下乡活动,商芳会应邀助兴演出,某日正好董厚生在台下,在主持人晓慧的帮助下这一对师生第一次谋面。当时董厚生先生身体已大不如前,但还唱了几句“满营中三军们……”,这是我在电台第一次听到的董厚生的消息。
昨天听陈爱美老师说董厚生老艺人不在的时候,忽然涌起一些悲凉,当听到他的一些遭遇时更让人觉得有些酸愁――――――极富天分的大儿子溺水夭折,小儿子刚上初一又被迫辍学,在陕西农村还有被学校暴力吓的不敢上学的孩子(听陈爱美介绍这个孩子很内向,很羞怯)!希望在爱美戏缘牵线搭桥下,老艺人的儿子能上一所艺术学校。
生前身后皆寂寞,董厚生生前没有多少风光,去后也没惊动他人,只有《《祭灵》、《祭母》等秦腔段子在诉说着一个秦腔艺人的艰辛和寂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